【西岸观察】加州是美国大选舞弊始作俑者?

人气 6219

【大纪元2020年11月07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西岸观察,我是林骁然。一夜之间,川普在摇摆州宾州和乔治亚的领先优势没了,随着邮寄选票的清点,拜登已经在这两个州反超川普了,民主党已经准备好随时庆祝拜登当选了。不过,在宾州和乔治亚双方的票数太接近,仅有0.3%和0.1%的差距,至少乔治亚州已经宣布了,按照规定,要重新计票。所以,拜登还不能宣布胜选。

(音频版)

密歇根计票软件被动手脚 投川普票却给拜登

另一方面,更多选举舞弊手段被曝光,特别是在有16张选举人票的关键摇摆州密歇根,被举报用于计票的软件明显被人动了手脚。明明是选票上投的是川普,可是软件把结果归到拜登头上。率先举报此事的是当地安特里姆县(Antrim County)的一名投票站工作人员。随后川普团队和当地的共和党委员会提起诉讼,要求安特里姆县重新计票,改为手工重计。结果川普在该县的投票翻盘,超过了拜登。

安特里姆县最初报告说,62%的选民将选票投给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而事实上,这个县是个红县,川普在2016年大选中,在该县以30个百分点大幅领先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所以当拜登62%的得票率出来后,当地很多人都无法相信这是真的。后来这名投票站工作人员就出来举报了,说是计票软件出了问题。

就这样,通过人工计票,最终川普在当地获得了9,783张票,拜登则得到7,289张票。与最初公布的结果相比,更新计票结果为川普增加了超过5,000多张选票,川普领先拜登14个百分点。可是这不仅仅是安特里姆县一个县的情况,密歇根有47个县的投票站都使用了这款被人有意篡改了的计票软件。现在拜登在密歇根比川普多出了近15万票,这里面又掺了多少水分呢?

为什么拜登在摇摆州与同党议员得票差太多?

大选之夜,我做了一档直播节目,我和时事评论员蓝述不停的看那几个摇摆州的开票数字。当时川普形势大好,在威斯康辛川普领先近11.7万票,在密歇根领先近30万票,在宾州领先70万票,在乔治亚领先7.7万。我和蓝述都以为按照当时的开票速度,川普拿下这些摇摆州已经不再话下。可是就在4号凌晨,形势大变。威斯康辛仅一个叫做密尔沃基县(Milwaukee County)的地方,突然冒出17万缺席选票,直接导致拜登反超川普。同样手法也出现在了密歇根,突然增加了13.8万张邮寄选票,离奇的是居然没有一张是投川普的!

从目前全美的开票结果来看,网上也有人分析说,结果明显不正常。按常理,大多数选民都是“一投到底”的,也就是说,选民支持某个党的总统候选人,也多会支持该党的国会议员候选人。我支持川普,那么很大概率我也会支持我们选区的共和党国会议员候选人。但是今年的投票结果却显示,拜登在摇摆州“获得”的选票数量与民主党议员候选人的票数之间的差异太大,完全不合常理。

有推特用户就列出了数据,比如在密歇根,川普和共和党参议员候选人约翰.詹姆斯(John James)得票数的差距是7,131票,而拜登和民主党参议员候选人加里.彼得斯(Gary Peters)之间的得票数相差却达到惊人的69,093票。在乔治亚州,情况更加明显,川普与共和党参议员之间的选票数差别只有818票,而拜登与民主党参议员之间的选票数差别为95,000票。这个现象相当诡异,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大选只选总统,把参议员那一栏空出来呢?

今天有推特网友发布多段视频,显示在投票站有工作人员,不是一个人,是好几个,坐在那里疑似涂选票,然后再扣上签收选票的戳子。如果这是在搞鬼,大家也就不难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出来那么拜登的选票了。

收割选票由来已久 加州是美国大选舞弊始作俑者?

加州有一位共和党国会议员候选人叫詹姆斯·布拉德利(James P.Bradley),他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就指出,其实今天所发生的这些选举舞弊手段,在加州早就有了。比如邮寄投票(Mail-in ballot)和“收割选票”(Ballet harvesting)。

什么叫“收割选票”呢?这个词是加州共和党首创的,意思是说大面积的收集选票的行为。在加州当一个选民因故不能自己亲自去投票站投票的话,会有志愿者找上门来说,我帮你把票送到投票站或是选务处。这就增加了篡改选票或者选民被这名志愿者诱导的可能性。加州民主党2016年推动立法,将这种“收割选票”的作法合法化了。布拉德利认为加州共和党票仓橙县(Orange County)2018年中期选举由红变蓝,7个共和党国会席位全部被民主党夺走,就是因为这种“收割选票”的作法。

举个现实的例子。2018年中期选举,橙县第39选举联邦众议员席位争夺激烈,共和党众议员罗伊斯(Ed Royce)在这里耕耘超过25年,他希望自己的前助手。共和党候选人、韩裔金映玉(Young Kim)能够接班。开票当晚,金映玉一度领先民主党候选人、富豪喜吉利(Gil Cisneros)近3900票,可是当地的计票工作迟迟不能结束,就是因为还有缺席选票没有被清点。

大选结束10天之后,喜吉利的票数开始超过金映玉,又过了一个周,喜吉利最终以4000多票的优势胜出,令金映玉的支持者们措手不及。当时金映玉已经笃定当选了,甚至还到了华盛顿DC参加了新科议员的培训。

金映玉不甘心,今年再战喜吉利。大选过去三天了,她暂时领先不到2500票,据说还有2万多张票没有清点完,估计等结果出来了,两年前的一幕很可能会再度上演,喜吉利会反转取胜。

我还有一个亲身体验的“收割选票”的例子。以前当记者的时候跑过社区。大家都知道,旧金山华人聚居,特别是中国城,有很多从广东移民过来的老年华人,他们不会英语,一般都住在政府提供的福利公寓里面,人数众多。这部人入籍之后就成为了选票争夺的主要目标。不仅中国城选区看重这些华人票,市里的州里的但凡大小选举,都到中国城宣传造势。可是这些老年华人哪知道政治,他们只知道跟着组织走,这个组织可以是某个侨领头目发起的,可能时不时的为这些老年人争取点小福利,免费午餐啥的。那么这个侨领头目就死死的掌握住了这些人的票。

2015年中国城选区的市议员选举,当时就有一派的华人助选员跟我说,他们想到老年公寓里去派传单,就被支持另一派的管理员给挡住了,因为某个侨领头目已经发话了,严控外来人员进入做宣传。大选时,他们把这些老年人的票收集到一起,统一投给了另一派的候选人。每次都这样,屡试不爽。

还有就是邮寄选票。一般说来,共和党选民更倾向到投票站亲自投票,这就是为什么开票当天的最初出票来看,川普领先。而民主党选民投票热情其实没有共和党高,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希望通过邮寄选票的方式,来让更多民主党选民投票。票都寄到家里了,涂好后还不用贴邮票直接寄走就可以了。

再有加州包括洛杉矶县在内,很多县注册选民人数已经超过到达合法投票年龄的居民的总数了,很多已经搬家的、或者去世的,还被登记在内。今年加州全面邮寄选票,这些没有人认领的选票很容易被人收集,用来做有倾向性的投票。

民主党从邮寄选票上尝到甜头,这就是为什么今年疫情之后,很多民主党州开始全面施行邮寄选票的作法。加州州长纽森本周甚至提议,不管有没有疫情,以后就把全面施行邮寄选票的作法固定下来了。你说,共和党以后还能在加州翻身吗?

从现在出现的情况来看,民主党已经把加州的经验,全面传到了摇摆州,今年川普就已经开始吃这个亏了。

好了,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了。如果喜欢我的节目,就请点赞、订阅和转发吧。咱们下期再会!

责任编辑:王曦

相关新闻
美大选注册选民人数现疑云 事实核查
共和党参众议员:选举应透明 计算合法选票
川普支持者云集关键州 抗议计票不公
川普团队要求法院阻止内华达州不合规选票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孟回国内幕难启齿 包机现两猫腻
【新闻大家谈】王维洛:三峡黑幕 谁骗了邓小平?
【远见快评】孟晚舟四大破绽 演砸“爱国秀”
桑普:中共加入CPTPP机会近乎零
专访潘焯鸿:中共将出手救恒大不救人
【时事纵横】25家机构遭巡视 习清洗金融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