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岸觀察】加州是美國大選舞弊始作俑者?

人氣 6217

【大紀元2020年11月07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西岸觀察,我是林驍然。一夜之間,川普在搖擺州賓州和喬治亞的領先優勢沒了,隨著郵寄選票的清點,拜登已經在這兩個州反超川普了,民主黨已經準備好隨時慶祝拜登當選了。不過,在賓州和喬治亞雙方的票數太接近,僅有0.3%和0.1%的差距,至少喬治亞州已經宣布了,按照規定,要重新計票。所以,拜登還不能宣佈勝選。

(音頻版)

密歇根計票軟件被動手腳 投川普票卻給拜登

另一方面,更多選舉舞弊手段被曝光,特別是在有16張選舉人票的關鍵搖擺州密歇根,被舉報用於計票的軟件明顯被人動了手腳。明明是選票上投的是川普,可是軟件把結果歸到拜登頭上。率先舉報此事的是當地安特里姆縣(Antrim County)的一名投票站工作人員。隨後川普團隊和當地的共和黨委員會提起訴訟,要求安特里姆縣重新計票,改為手工重計。結果川普在該縣的投票翻盤,超過了拜登。

安特里姆縣最初報告說,62%的選民將選票投給了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而事實上,這個縣是個紅縣,川普在2016年大選中,在該縣以30個百分點大幅領先民主黨候選人希拉里。所以當拜登62%的得票率出來後,當地很多人都無法相信這是真的。後來這名投票站工作人員就出來舉報了,說是計票軟件出了問題。

就這樣,通過人工計票,最終川普在當地獲得了9,783張票,拜登則得到7,289張票。與最初公布的結果相比,更新計票結果為川普增加了超過5,000多張選票,川普領先拜登14個百分點。可是這不僅僅是安特里姆縣一個縣的情況,密歇根有47個縣的投票站都使用了這款被人有意篡改了的計票軟件。現在拜登在密歇根比川普多出了近15萬票,這裡面又摻了多少水分呢?

為什麼拜登在搖擺州與同黨議員得票差太多?

大選之夜,我做了一檔直播節目,我和時事評論員藍述不停的看那幾個搖擺州的開票數字。當時川普形勢大好,在威斯康辛川普領先近11.7萬票,在密歇根領先近30萬票,在賓州領先70萬票,在喬治亞領先7.7萬。我和藍述都以為按照當時的開票速度,川普拿下這些搖擺州已經不再話下。可是就在4號凌晨,形勢大變。威斯康辛僅一個叫做密爾沃基縣(Milwaukee County)的地方,突然冒出17萬缺席選票,直接導致拜登反超川普。同樣手法也出現在了密歇根,突然增加了13.8萬張郵寄選票,離奇的是居然沒有一張是投川普的!

從目前全美的開票結果來看,網上也有人分析說,結果明顯不正常。按常理,大多數選民都是「一投到底」的,也就是說,選民支持某個黨的總統候選人,也多會支持該黨的國會議員候選人。我支持川普,那麼很大概率我也會支持我們選區的共和黨國會議員候選人。但是今年的投票結果卻顯示,拜登在搖擺州「獲得」的選票數量與民主黨議員候選人的票數之間的差異太大,完全不合常理。

有推特用戶就列出了數據,比如在密歇根,川普和共和黨參議員候選人約翰.詹姆斯(John James)得票數的差距是7,131票,而拜登和民主黨參議員候選人加里.彼得斯(Gary Peters)之間的得票數相差卻達到驚人的69,093票。在喬治亞州,情況更加明顯,川普與共和黨參議員之間的選票數差別只有818票,而拜登與民主黨參議員之間的選票數差別為95,000票。這個現象相當詭異,怎麼會有那麼多人大選只選總統,把參議員那一欄空出來呢?

今天有推特網友發布多段視頻,顯示在投票站有工作人員,不是一個人,是好幾個,坐在那裡疑似塗選票,然後再扣上簽收選票的戳子。如果這是在搞鬼,大家也就不難知道,為什麼突然之間出來那麼拜登的選票了。

收割選票由來已久 加州是美國大選舞弊始作俑者?

加州有一位共和黨國會議員候選人叫詹姆斯·布拉德利(James P.Bradley),他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就指出,其實今天所發生的這些選舉舞弊手段,在加州早就有了。比如郵寄投票(Mail-in ballot)和「收割選票」(Ballet harvesting)。

什麼叫「收割選票」呢?這個詞是加州共和黨首創的,意思是說大面積的收集選票的行為。在加州當一個選民因故不能自己親自去投票站投票的話,會有志願者找上門來說,我幫你把票送到投票站或是選務處。這就增加了篡改選票或者選民被這名志願者誘導的可能性。加州民主黨2016年推動立法,將這種「收割選票」的作法合法化了。布拉德利認為加州共和黨票倉橙縣(Orange County)2018年中期選舉由紅變藍,7個共和黨國會席位全部被民主黨奪走,就是因為這種「收割選票」的作法。

舉個現實的例子。2018年中期選舉,橙縣第39選舉聯邦眾議員席位爭奪激烈,共和黨眾議員羅伊斯(Ed Royce)在這裡耕耘超過25年,他希望自己的前助手。共和黨候選人、韓裔金映玉(Young Kim)能夠接班。開票當晚,金映玉一度領先民主黨候選人、富豪喜吉利(Gil Cisneros)近3900票,可是當地的計票工作遲遲不能結束,就是因為還有缺席選票沒有被清點。

大選結束10天之後,喜吉利的票數開始超過金映玉,又過了一個週,喜吉利最終以4000多票的優勢勝出,令金映玉的支持者們措手不及。當時金映玉已經篤定當選了,甚至還到了華盛頓DC參加了新科議員的培訓。

金映玉不甘心,今年再戰喜吉利。大選過去三天了,她暫時領先不到2500票,據說還有2萬多張票沒有清點完,估計等結果出來了,兩年前的一幕很可能會再度上演,喜吉利會反轉取勝。

我還有一個親身體驗的「收割選票」的例子。以前當記者的時候跑過社區。大家都知道,舊金山華人聚居,特別是中國城,有很多從廣東移民過來的老年華人,他們不會英語,一般都住在政府提供的福利公寓裡面,人數眾多。這部人入籍之後就成為了選票爭奪的主要目標。不僅中國城選區看重這些華人票,市裡的州裡的但凡大小選舉,都到中國城宣傳造勢。可是這些老年華人哪知道政治,他們只知道跟著組織走,這個組織可以是某個僑領頭目發起的,可能時不時的為這些老年人爭取點小福利,免費午餐啥的。那麼這個僑領頭目就死死的掌握住了這些人的票。

2015年中國城選區的市議員選舉,當時就有一派的華人助選員跟我說,他們想到老年公寓裡去派傳單,就被支持另一派的管理員給擋住了,因為某個僑領頭目已經發話了,嚴控外來人員進入做宣傳。大選時,他們把這些老年人的票收集到一起,統一投給了另一派的候選人。每次都這樣,屢試不爽。

還有就是郵寄選票。一般說來,共和黨選民更傾向到投票站親自投票,這就是為什麼開票當天的最初出票來看,川普領先。而民主黨選民投票熱情其實沒有共和黨高,這也就是為什麼他們希望通過郵寄選票的方式,來讓更多民主黨選民投票。票都寄到家裡了,塗好後還不用貼郵票直接寄走就可以了。

再有加州包括洛杉磯縣在內,很多縣註冊選民人數已經超過到達合法投票年齡的居民的總數了,很多已經搬家的、或者去世的,還被登記在內。今年加州全面郵寄選票,這些沒有人認領的選票很容易被人收集,用來做有傾向性的投票。

民主黨從郵寄選票上嚐到甜頭,這就是為什麼今年疫情之後,很多民主黨州開始全面施行郵寄選票的作法。加州州長紐森本週甚至提議,不管有沒有疫情,以後就把全面施行郵寄選票的作法固定下來了。你說,共和黨以後還能在加州翻身嗎?

從現在出現的情況來看,民主黨已經把加州的經驗,全面傳到了搖擺州,今年川普就已經開始吃這個虧了。

好了,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了。如果喜歡我的節目,就請點讚、訂閱和轉發吧。咱們下期再會!

責任編輯:王曦

相關新聞
美大選註冊選民人數現疑雲 事實核查
共和黨參眾議員:選舉應透明 計算合法選票
川普支持者雲集關鍵州 抗議計票不公
川普團隊要求法院阻止內華達州不合規選票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鄭州慘劇不斷 禍起書記一句話?
【秦鵬直播】習訪西藏 為何深夜制裁七美國人?
【新聞看點】鄭州多地塌方嚴重 農村傷亡不讓報
【時事軍事】中共底線被美軍行動越踩越爛
【財商天下】大陸居民五成肥胖 誰在賺胖子的錢
【未解之謎】再生人畫圖爲證 推特尋親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