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曾志豪:香港第四权末日来到

人气 1494

【大纪元2020年11月09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黄采文、梁珍采访报导)日前,香港电台铿锵集》编导蔡玉玲因查“7.21”车牌被捕,消息震荡香港传媒圈。前港台《头条新闻》主持人曾志豪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这标志着香港“第四权末日”。他说,时至今日,香港记者俨然从出生入死的“战地记者”演变成“游走于钢丝的特技人”,且钢丝仍持续收窄中,手中的平衡杆也已掉失,不可预期的强风吹来吹去,令得在钢丝上“左摇右摆”中前进,随时面临生命危险。

“第四权末日” 传媒武功被废一半 成港府传话筒

香港电台电视部编导蔡玉玲,参与制作《铿锵集:7.21谁主真相》,是去年新界元朗“721”袭击事件的追踪报导,节目从多个闭路摄影机拍摄到当天出现在相关地点的车辆,进而追查车主与相关人员,试图还原事件真相。

港警11月3日以查车牌时违反“道路交通条例”,拘捕蔡玉玲。“这个事件对港台或对整个传媒界震动是很大的。”曾志豪说,以申请车牌查册,是调查报导采证的过程之一,“如果这样都要惹上官非,甚至被抓的话,已经宣布传媒不用再做这些侦查报导了,甚至做侦查报导的某一些手段已经没有了。”

他说,这显示香港“第四权末日”,港府已用不同的方式收紧新闻自由。“深度的侦查报导这条路就不见了”,香港传媒已被“废了一半的武功”,他质问,难道以后传媒只能采访记者会,成为港府的传话筒,“你传话就行了,记者会讲的就可以报导,想在这个资讯之外去找真相,路路不通。”

出台“港版国安法”,中共步步收紧香港自由,而今恫吓传媒的手法,更是令人意外。曾志豪形容,“港版国安法”像是武装分子手中的“重型机枪”,由于执行不便,巡逻时武装分子改用“手枪”──香港本地法例。就如这次港警以违反“交通条例”抓捕蔡玉玲,“这个条例在这星期之前,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想到,它是一个可以对付传媒的工具。”

“传媒现在面对的挑战,不是港版国安法,而是无限的、那么多的,可能是侵犯私隐、煽动仇恨,一些相对轻一点的,动静不是那么大的,但是运用起来也是很容易的,现存的本地法例。”曾志豪说,“港版国安法”备而不用,但这些无处不在、各种各样的香港本地法例,对传媒的威胁却是“全面、全方位的”。

他说,当今香港记者已然从“战地记者”变成“特技人”,“就是走钢丝、玩爆破的,随时有生命的危险,而最惨的是你走不了了。”此前,幸运的人手里还有支平衡杆,得以前行,但现在“一边走那条线一边收窄,还有一些风吹来吹去,你现在是左摇右摆。”

他为蔡玉玲鸣不平,“她(的报导)左右平衡,意见全部搜集了,她也都不用主观的结论,她都是在陈述,她没有指控。”讽刺的是,港警逮捕蔡玉玲的同时,她的作品甫入围2020亚洲电视大奖(Asian Television Awards)。

“跟你的(报导)手法没关系,它认为,你调查的范围是政权不喜欢的,你就跌下去了。”而关于这点,曾志豪心有所感……

投入15年 《头条新闻》被叫停

早在5个月前,曾志豪投入15年头的香港电台老牌节目《头条新闻》被叫暂停,因自2月起,连连收到投诉指节目内容“侮辱警方,煽动公众对警方的仇恨”。

1989年开播的《头条新闻》,以嬉笑怒骂形式讽刺时弊,31年来成为港人生活的一部分,节目嘲讽的对象包括末代港督彭定康、中共已故领导人邓小平等。

“技术上,就像英超球会落后10多分,还没宣布失败,数字上还存在着翻盘的可能。”言语里透露着对节目的不舍,曾志豪仍抱复播的希望。曾志豪在节目里扮演太监“小豪子”,对太后吴志森阿谀奉承,两人以幽默对白嘲讽时事,深受港人喜爱。而这些剧中对白,来自曾志豪之手。

港人视为香港言论自由象征的《头条新闻》被叫停,而今具公信力的《铿锵集》也被针对,是否造成传媒圈的寒蝉效应,扼杀新闻自由与新闻创作?

“表面上、行动上,我想大家会继续做下去,但是心态上会有些不同了,比如会比之前更加谨慎一百倍。”曾志豪说,如同自己若继续参与制作《头条新闻》,除了担心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创作被抓,还要担心会否连累“监制、编导,会不会连累整个部门都消失了?会不会连累被投诉?”

制作将越来越缓慢,越来越小心。曾志豪形容就宛如人们过马路,以往只需确定绿灯,即可安心行走,但现在路灯号志随时可能变换,“你走两步路,突然嘟嘟嘟然后变成红灯。不能再很悠闲的过,可能要左看右看,很警惕,整个人就不同了,连过马路都过得很不安心。”

他说,以前好友相聚谈的是身旁是否有朋友做房地产、买楼,现在谈的是“你身边有没有人被人抓?然后就有人说:有啊!”以前说:“自己不小心会被抓”,那是往自己的脸上贴金,“那意思就是因为我很重要,可能会被人抓。”但现在“似乎在说一件实在会发生的事情,只不过是什么时候而已。”

港人热爱自由存血液 而今人人心中有伤疤

2000年浸会大学传理系毕业后的曾志豪,即进入香港电台从事幕后工作,十多年的传媒生涯,见证了香港新闻自由的兴衰。目前的他主持电台节目《疯 show 快活人》,也于YouTube 频道论政,并于报章撰写专栏。

他十分怀念八九十年代,香港创作最自由的时期。“我们的电影题材什么人都笑,港督也笑,共产党也笑,什么人都笑。”他说,那是存于香港人血液里对自由的热爱与渴求,“这么热爱自由的这种空间、这种创意、这种能力。”

而这些美好似乎再也回不来了,像影星周星驰从“星仔变成星爷,现在变成导演,整个经历,他的心态也沧桑了很多,他回不去以前了。他现在所编的笑话,也不再像以前了,整个香港都不同了。”曾志豪说。

拥有自由、奔放与无拘无束,那是因为那时的“香港人是幸福的,我们没有受过那些欺压,共产党的魔爪是很遥远的。”曾志豪说,即使“六四”事件后有人移民,但留在香港的人还是“很幸福,可以无忧无虑地笑。”

而今“香港已经是一个伤痕累累的城市,每人心中都有一道伤疤”,“你怎么可能再轻松的去笑呢?可以自嘲呢?”

为港人坚守传媒 一起等待光明

他说,香港若是一艘船,拥有的狮子山精神的港人,在船上同舟共济,经受风浪,突然有一天发现这艘船竟是撞上冰山的“铁达尼号”,有人弃船、跳船,但也有人去扮演那位坚守到最后的船长,以及沉船前仍继续演奏小提琴的音乐家,“有谁会做那些乘客?不知道。”

暴政步步逼近,众多港人为了下一代考虑移民,“这种事情不可以怪他们的,真的不可以怪他们。”曾志豪也曾考虑移民,但最终发现中共的势力已渗透欧美,甚至台湾都经受中共的军事威胁,“我是有考虑的,但是没有想到哪里是安全的地方,最惨的就是我想不到,想不到的。”

于是他留了下来,且他也相信留守的港人,就像坚守铁达尼号的人,“没有人会希望这艘船沉没,也没有人会希望在这艘船还没有沉没之前就跳船。我想香港人无论到了多艰难的时候,他们都还是想挽救这艘船的。”

坚守香港,也坚守传媒阵地,曾志豪说,自己心目中的老板就是人民,“不只是我,我想很多传媒朋友坚持,就是为市民服务。”

“每次一出事,大家可能会给一些打气、说加油的话”,他说,“当说传媒是无冕皇帝的时候,这些也是一种无冕的加冕,它不可能令我们记者多了一件避弹衣,但是会令记者、很多同行觉得他的坚持是有个方向──就是为市民服务。”

等待伤痕累累的香港重生,再度启航。“重生,也没有办法再变回像以前一模一样,它可以再走,它可以再飞,但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香港。”但他仍期待,“希望大家一起,可以看到光明的那一天。”

完整的访谈内容请点击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记者忆采访被刺:报真相不退缩
【珍言真语】陶杰:美大选是南北战后最大内战
【珍言真语】谢田:利益分赃不均 中共叫停蚂蚁
【珍言真语】《十年》再映 周冠威:盼望超绝望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Lacoste经典鳄鱼Polo衫 6折优惠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