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泰:左媒是如何炒作“选民欺诈很罕见”的

人气 1822

【大纪元2020年12月11日讯】2020年美国大选中主流媒体和社交巨头否认选举舞弊的最重要的一条依据,可以用推特给川普总统的推文贴上的蓝色警告来概括:“任何形式的选民欺诈在美国极为罕见”(Voter fraud of any kind is exceedingly rare in the US)。“选民欺诈很罕见”是主流左媒们的口头禅,几乎每篇报导中都能看到。但是,这却是一个极其有误导性的口号,因为美国这次大选舞弊的重点根本就不是来自选民的欺诈

大选舞弊”仅仅是“选民欺诈”吗?

选民欺诈(voter fraud)形式主要有三种,非公民投票,重复投票,冒名投票。笔者查阅了一下“传统基金会”收集整理的被定罪的选民欺诈案例数据库[1],四十年下来只有一千多案例。很多案例都是属于比较小的地方性选举,因为投票的基数小,只要多弄几张几十张选票可能就改变结果,作弊的可能性就大一些。对于总统大选,选民作为一个单独的个体,多一张票起到的作用是微乎其微的,却还要冒联邦重罪的风险,得不偿失。这个说法基本上是站得住的。

笔者查看了很多左派智库和主流左媒关于选举欺诈所做的调查报告,它们的焦点真的就是集中在“选民”身上,即使有别的嫌疑,一般都用“人为的数据错误”而轻描淡写地敷衍过去。他们推理的逻辑就是,选民们作弊的动机和机会都不大,所以得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结论,就是“选民欺诈是很罕见的”。这次2020大选,川普团队在说投票机的问题,左媒们就回应说历史证明“选民欺诈很罕见”,这个投票机和选民能是一回事吗?

一场选举并非只有选民,还有从上到下大大小小操办选举的工作人员(Election Official)和管理部门,他们要是作弊,算不算欺诈?这才是2020总统大选舞弊的核心,却被主流左媒、社交巨头和喉舌专家们瞒天过海了。这次曝光出来的死人投票、冒名投票,原则上讲也不是选民自己就能做成的,是因为政府的选民册没有及时更新,死亡的或者已经搬走的仍在名单上,盲目地大搞邮寄投票,造成很多选票流落到别人手里,从而造成了很多欺诈投票,而工作人员在核对签名时又不认真(这还是善意的揣摩),才使得这些欺诈票进入了投票系统。显然这是官员和工作人员的错,或者就是选举官员们在欺诈,不能简单地归为选民欺诈,应该叫做“大选舞弊”或“选举欺诈”(election fraud)才更合适。

两百年来,美国的选举系统也一直在修修补补,主要是围绕“选举诚信”(Election Integrity)与“选举方便”(Election Convenience)二者之间进行博弈。强调“选举诚信”的,希望强制使用选民身份证,减少邮寄投票,以对付日益严重的欺诈;强调“选举方便”的,总是说“选民欺诈很罕见”,不用搞那么严格,弄得大家参与投票的热情都没有了。博弈的结果就是,美国人口普查连是不是公民都不能问,搞不清楚有多少公民;很多州在投票时也不要求施行严格的照片身份证核实;没有全国联网的选民数据库,一盘散沙,与电子时代恍若隔世;人口流动改变地址也没有与选民登记挂钩,应该去哪里投票自己都一头雾水。

这一系列的问题,到了2020年遇上中共病毒带来的大瘟疫,一直想要推广邮寄选票的各派人马,抓住机会大肆提倡邮寄投票,而邮寄投票需要工作人员手工确认签名,还要手工扫描计数,这流程一多,就成为了滋生大选舞弊的最重要环节。

案例分析:选民册上的幽魂

围绕2020选举舞弊,流传的欺诈手法花样繁多,这里就不细数了。有一个欺诈手法让笔者耿耿于怀,就是有证人出来说,看到工作人员拿着一沓选票重复扫描,或者是拿来一堆私下印制的假选票扫描计数(比如那种没有折痕的邮寄选票,肯定就是假的了),或者把监票员骗走后,偷偷摸摸从桌子底下拖出几大箱选票来加班加点地扫描(要不是有录像为证,大概不会有人相信)。

但是,笔者很纳闷,这种手法很容易被发现啊。一人一票,一张选票对应着选民册上的一个名字,选票与投票选民在数量上必须相等(就算有误差也不能太离谱)。重复扫描或者整一堆假选票的直接后果就是选票数大于投票的选民数,在选民册上找不到对应的名字。比如选民册上标注投了票(不管是现场还是邮寄)的选民总数是一万人,你扫描出来的选票总数是一万一千人,这无中生有多了一千人,那不马上就露馅儿了吗?于是,笔者就产生了想要验证一下的想法,用选民册上的投票人数来对比公布的选票数,看选票与投票的人是不是对得上。

笔者从宾夕法尼亚州的官网上买来了12月7日的的选民数据包[2],里面有宾州67个县选民的详细内容,还包括过去几届总统大选的投票记录。

结果让人很惊讶。选民册上2020年大选投票人数比宾州的选票总数要少32万。这是什么意思?就是有32万张选票在选民册里找不到对应的投票人,就像有32万个幽灵一样。这些幽灵票是不是重复扫描或者整假选票的结果呢?笔者不敢下断言,因为也可能是投了票的人没有被及时地汇总更新到数据库。于是,笔者又查看了2016、2012的大选数据,结果也是一样,选票数都是多出投票人数不少。

下面列出一个表让读者有更清晰的概念。选了三个县,两个是倾向民主党的,一个是倾向共和党的。我们发现,公布的总票数与选民册上的投票人数的差额(红色数字)从一万多到十几万的都有。拿匹茨堡来说,2020年公布的总票数是722,033,而选民册上标注在2020参与大选的只有604,903,相差117,130。不光是2020,查对2016、2012,也是一样对不上。照理说,选票可能有被作废的,总票数可能比投票的选民人数少一点是有可能的,但绝不应该多,就算有数据误差,也不应该多出这么多。(每年登记选民的总数基本都是增长的,可以假设就算是搬走的人也很少有人会去主动注销的,所以2020年的选民册应该同样适合于考察2016、2012的选举情况)

宾夕法尼亚州选票数与选民册上的投票人数对比。(数据来源:https://www.dos.pa.gov/)

选民册的不准确,为大选舞弊打开闸门

如何解释这个差额呢?两种可能,一是假设数据是准确的,年年都有差额是因为工作人员这些年都在作弊;二是假设数据不准确,选民数据库根本就没有很好的维护,不能及时准确地反映选民的投票情况,差额是属于数据错误。可是,这种数据不准确,又给作弊创造了条件,如果这时候弄进来很多幽灵票,反正数据不准确,不能作为凭证,真真假假混在一起,舞弊行为就得以逃过审查。如果重复扫描或者整假选票使得候选人在票数的差距上超过了0.5%(各个州要求不一样),还不能自动启动重新计票,而且重新计票也不能找出假选票。

这种数据的不准确,是懒惰,是无能,还是别有用心?我们不知道。至少我们可以说,如果美国大选中选民册不能保证准确性的话,灌了幽灵票也查不出来,那就为坏人的舞弊打开了闸门,使得人们对选举的诚实性失去信心。从2020年大选出现的各种舞弊指控看,已经不再是“选民”们的个体行为,而更多的是“选官”们恶意为之。如果零散的“选民欺诈”让美国的民主选举蒙上了一些灰尘,而大规模的各级选举官员都有人参与的“大选舞弊”则是在从根本上动摇着美国民主的基石。

事实上,我们看到这次曝光出来的作弊手法,远远超过了一般工作人员,像Dominion投票机背后的猫腻,几个摇摆州在大选之夜步调一致的停止计票,改变邮戳时间,运送选票的卡车莫名其妙地消失了,等等,这一切的背后都是鬼影幢幢。

炒作传统的“选民欺诈”,用无辜的“选民”来当替罪羊,掩盖涉及方方面面的“大选舞弊”,是现在左派喉舌们的伎俩。“选民欺诈很罕见”这种当作借口的口头禅可以休矣。

[1]传统基金会选民欺诈案例数据库https://www.heritage.org/voterfraud

[2] 宾夕法尼亚州选民数据
https://www.pavoterservices.pa.gov/Pages/PurchasePAFULLVoterExport.aspx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诸世纪》预言揭美国大选舞弊内幕和密谋者
大陆学者:评论美国大选的9个错误姿势
谢田:川普总统,该出手时就出手
调查:川普选民乔州决选会投票 但不信任制度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习说反腐没胜利 传军头劝其退位
【秦鹏直播】追随立陶宛 又一国欲与台互设代表处
【财商天下】马化腾求饶 数字经济风暴再起
【横河观点】冬奥迫使北京承认清零失败?
【拍案惊奇】“护航20大”直指江曾
【方菲访谈】程晓农:2022年美中关系走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