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天行:历史上一夜“换头”的神奇男与那个时代

人气 193

【大纪元2020年12月02日讯】家谱、宗谱记载着一个姓氏家族的世系繁衍、人物历史,它是中华文明中最具特色的一种文化传承。谱牒的起源虽然很早,但是谱学是魏晋时期随着九品官人法的推行才成了专门的学问,谱学名家也随之产生。贾弼之被认为是历史上第一位谱学家

贾弼之在东晋孝武帝时的朝廷里为官,他爱好收集研究士族谱牒,皇帝就命他修撰谱牒。他“广集众家,大搜群族”,撰成《十八州士族谱》100帙、700多卷。缮写抄定后藏在官府中,由专人看管。官修的簿状谱籍由此建立。谱牒中的士族,是一百家南渡衣冠士族。朝廷选拔官吏和婚姻,首先得核查此人的士族身份。所谓“有司选举,必稽谱籍而考其真伪”,“官之选举,必由于簿状;家之婚姻,必由于谱系。”可见这个谱牒具有严格的法律效力。

贾弼之修撰了百家士谱籍,只是份内职责,在当时不出名。如果不是他的孙子贾渊掌握家传谱学而一鸣惊人,恐怕谱学史上也很难留下贾弼之的姓名。贾弼之的大名在坊间流传,并被写进了《幽明录》,是因为他一夜之间被神奇换脸,然后出现了超常能力。

晋孝武帝死后,东晋安帝义熙年间,贾弼之到琅琊王司马德文府做参军。有一天夜里,他值班,梦见一个面貌十分丑恶的人,胡须拉渣,鼻子很大,对他说:“我喜爱你的容貌,想和你换头,可以吗?”贾弼之回答:“人各有自己的头面,岂能说换就换,没这道理。”第二天天亮,又梦见此人纠缠换头,贾弼之非常厌嫌,就在梦中随口答应了他。清早起床,自己没觉有什么异样,见到他的人都吓跑了。他找来镜子一看,才知道头脸真被换了。回到家里,家人都很惊异。他走进内室,妻女害怕地躲起来,说:“这是哪来的怪异男子?”贾弼之费尽口舌,解释了好久,并让人去府衙询问后,家里人这才相信。

这以后,贾弼之“能半面笑”,也就是半边脸能笑,另一半脸静止。更奇特的是,他两手能各执一笔流利书写,文辞都通畅优美。这就像有两个魂灵在主宰他。

古语说:事有反常,必有妖孽。在古代史籍的五行志、天文志中,记有大量被视为妖怪的异乎寻常之事,比如树上的花在不该开的季节忽然开放,皇后大婚的礼服忽然在婚礼前被火烧了,这类被看作树妖、服妖等等,预示着后面将发生的国家大事。这是天人合一的宇宙观在生活中的一个反应,其中的智慧在今天大多都已经失传,我们只能从表面的现象看到蛛丝马迹。贾弼之换头梦一事出自于刘宋时期的《幽明录》一书,被收录在《太平广记》妖怪二。这件事不久后,晋安帝驾崩,琅琊王司马德文即位,就是晋恭帝。晋恭帝是东晋最后一个皇帝,被迫禅位给了实际掌权者刘裕,之后也被杀,是禅位皇帝中第一个被杀的。想想看,贾弼之连续两次做梦被要求换头,司马兄弟俩接连被换头了,这是表面的巧合还是真有玄机?

这些年来,世界各地尤其是中国出现的奇特事,在古代被视为妖怪之事,真是非常多了。稍微明白点的人,都知道将有大事发生、大难将临,都在找寻禳灾避难的途径。不明白的那些人,都是被现代科学的无神论涮洗了头脑的人,他们以为那都是自然的、偶然的。不少现代人根本就拒绝相信那些很神异的事情。甚至,用共产政治意识形态的邪理打击相信的人。

贾弼之生活的时代,是一个令人羡慕的人与人互相信任的和谐社会。你看他突然变了头面,完全跟以前不一样,他的琅琊王府的同僚们、包括后来的晋恭帝都相信他梦中换头的事实。他的家人妻儿也能很快接受他说梦之事,他没有遭遇任何阻碍,继续往常的工作和生活。他古怪的半脸笑半脸不动,他双手能同时分别写出不同的语句且富于文采,这些跟他以往完全不同,但是没有人怀疑他不是贾弼之。因为,那是一个有信仰的时代,人们相信有另外空间的生命存在;神、鬼、妖等等是与人不同的生灵,也能在特定的情况下与人沟通、做出一些事情来。因此,出现一些奇特的事情就很正常。那时的人不撒谎,根本连想都不会去想对方是在撒谎。因此,没有复杂的社会管理成本,只要说的合理就会被接受。

如果贾弼之活在当下,他就会掉进万丈深渊。首先,他的脸变了,同事不会相信他的解释。他会失去工作。家人也很难接受,至少在一段时间内是无法接纳他回家的。即使家人能接受他,他也进不了小区。因为中国搞的人脸识别系统就把他拒之门外了。其次,他不得不重新办理身份证。而那些非人性化的中共警察,怎么能接受他的说辞,给他新的身份证呢?没有新的身份证,他就寸步难行,因为中国现在出行、租房等等必需有身份证。一个无身份的游民,沦为乞丐是难免的。最惨的是,如果警察为了办案的政绩把他抓起来,屈打成招,替人死罪,然后被摘取器官,那也不是不可能的。这类事情,中共的冤假错案中早有先例,不是我妄加推测。

遥想贾弼之生活的年代,虽然那时中国不乏战乱、天灾,但比起今日之中国,那时人的尊贵是在天上,今日是在地下。中国的一切都被共产党统治沙漠化、毒化后,处处谎言,人人互防。稍有风吹草动,人生就会陷入绝境无助之地。

祈祷中共早日灭亡,还中华子民有信仰的美好社会。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反思我为什么曾经是个无神论者
跟所看到的神迹相比 “我写的如草芥”
曾于地府做冥判 清末民初奇人讲述幽冥见闻
【魏晋选举】之三:管理士族 维护精英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习大秘或晋升 北京急删红歌内幕
【新闻大家谈】恒大楼盘烂尾?暗藏更大雷
【新闻看点】厦门疫情势猛 武毒所更毒计划曝光
【远见快评】新文件再揭武毒所蝙蝠洞可怕秘密
【秦鹏直播】立陶宛再发难 建议丢弃中国手机
【财商天下】海航易主 方大集团再次“蛇吞象”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