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天行:歷史上一夜「換頭」的神奇男與那個時代

人氣 193

【大紀元2020年12月02日訊】家譜、宗譜記載著一個姓氏家族的世系繁衍、人物歷史,它是中華文明中最具特色的一種文化傳承。譜牒的起源雖然很早,但是譜學是魏晉時期隨著九品官人法的推行才成了專門的學問,譜學名家也隨之產生。賈弼之被認為是歷史上第一位譜學家

賈弼之在東晉孝武帝時的朝廷裡為官,他愛好收集研究士族譜牒,皇帝就命他修撰譜牒。他「廣集眾家,大搜群族」,撰成《十八州士族譜》100帙、700多卷。繕寫抄定後藏在官府中,由專人看管。官修的簿狀譜籍由此建立。譜牒中的士族,是一百家南渡衣冠士族。朝廷選拔官吏和婚姻,首先得核查此人的士族身分。所謂「有司選舉,必稽譜籍而考其真偽」,「官之選舉,必由於簿狀;家之婚姻,必由於譜系。」可見這個譜牒具有嚴格的法律效力。

賈弼之修撰了百家士譜籍,只是份內職責,在當時不出名。如果不是他的孫子賈淵掌握家傳譜學而一鳴驚人,恐怕譜學史上也很難留下賈弼之的姓名。賈弼之的大名在坊間流傳,並被寫進了《幽明錄》,是因為他一夜之間被神奇換臉,然後出現了超常能力。

晉孝武帝死後,東晉安帝義熙年間,賈弼之到琅琊王司馬德文府做參軍。有一天夜裡,他值班,夢見一個面貌十分醜惡的人,鬍鬚拉渣,鼻子很大,對他說:「我喜愛你的容貌,想和你換頭,可以嗎?」賈弼之回答:「人各有自己的頭面,豈能說換就換,沒這道理。」第二天天亮,又夢見此人糾纏換頭,賈弼之非常厭嫌,就在夢中隨口答應了他。清早起床,自己沒覺有什麼異樣,見到他的人都嚇跑了。他找來鏡子一看,才知道頭臉真被換了。回到家裡,家人都很驚異。他走進內室,妻女害怕地躲起來,說:「這是哪來的怪異男子?」賈弼之費盡口舌,解釋了好久,並讓人去府衙詢問後,家裡人這才相信。

這以後,賈弼之「能半面笑」,也就是半邊臉能笑,另一半臉靜止。更奇特的是,他兩手能各執一筆流利書寫,文辭都通暢優美。這就像有兩個魂靈在主宰他。

古語說:事有反常,必有妖孽。在古代史籍的五行志、天文志中,記有大量被視為妖怪的異乎尋常之事,比如樹上的花在不該開的季節忽然開放,皇后大婚的禮服忽然在婚禮前被火燒了,這類被看作樹妖、服妖等等,預示著後面將發生的國家大事。這是天人合一的宇宙觀在生活中的一個反應,其中的智慧在今天大多都已經失傳,我們只能從表面的現象看到蛛絲馬跡。賈弼之換頭夢一事出自於劉宋時期的《幽明錄》一書,被收錄在《太平廣記》妖怪二。這件事不久後,晉安帝駕崩,琅琊王司馬德文即位,就是晉恭帝。晉恭帝是東晉最後一個皇帝,被迫禪位給了實際掌權者劉裕,之後也被殺,是禪位皇帝中第一個被殺的。想想看,賈弼之連續兩次做夢被要求換頭,司馬兄弟倆接連被換頭了,這是表面的巧合還是真有玄機?

這些年來,世界各地尤其是中國出現的奇特事,在古代被視為妖怪之事,真是非常多了。稍微明白點的人,都知道將有大事發生、大難將臨,都在找尋禳災避難的途徑。不明白的那些人,都是被現代科學的無神論涮洗了頭腦的人,他們以為那都是自然的、偶然的。不少現代人根本就拒絕相信那些很神異的事情。甚至,用共產政治意識形態的邪理打擊相信的人。

賈弼之生活的時代,是一個令人羨慕的人與人互相信任的和諧社會。你看他突然變了頭面,完全跟以前不一樣,他的琅琊王府的同僚們、包括後來的晉恭帝都相信他夢中換頭的事實。他的家人妻兒也能很快接受他說夢之事,他沒有遭遇任何阻礙,繼續往常的工作和生活。他古怪的半臉笑半臉不動,他雙手能同時分別寫出不同的語句且富於文采,這些跟他以往完全不同,但是沒有人懷疑他不是賈弼之。因為,那是一個有信仰的時代,人們相信有另外空間的生命存在;神、鬼、妖等等是與人不同的生靈,也能在特定的情況下與人溝通、做出一些事情來。因此,出現一些奇特的事情就很正常。那時的人不撒謊,根本連想都不會去想對方是在撒謊。因此,沒有複雜的社會管理成本,只要說的合理就會被接受。

如果賈弼之活在當下,他就會掉進萬丈深淵。首先,他的臉變了,同事不會相信他的解釋。他會失去工作。家人也很難接受,至少在一段時間內是無法接納他回家的。即使家人能接受他,他也進不了小區。因為中國搞的人臉識別系統就把他拒之門外了。其次,他不得不重新辦理身分證。而那些非人性化的中共警察,怎麼能接受他的說辭,給他新的身分證呢?沒有新的身分證,他就寸步難行,因為中國現在出行、租房等等必需有身分證。一個無身分的遊民,淪為乞丐是難免的。最慘的是,如果警察為了辦案的政績把他抓起來,屈打成招,替人死罪,然後被摘取器官,那也不是不可能的。這類事情,中共的冤假錯案中早有先例,不是我妄加推測。

遙想賈弼之生活的年代,雖然那時中國不乏戰亂、天災,但比起今日之中國,那時人的尊貴是在天上,今日是在地下。中國的一切都被共產黨統治沙漠化、毒化後,處處謊言,人人互防。稍有風吹草動,人生就會陷入絕境無助之地。

祈禱中共早日滅亡,還中華子民有信仰的美好社會。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反思我為甚麼曾經是個無神論者
跟所看到的神蹟相比 「我寫的如草芥」
曾於地府做冥判 清末民初奇人講述幽冥見聞
【魏晉選舉】之三:管理士族 維護精英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漢森:左派覺醒運動製造仇恨
【新聞大家談】中共火箭殘骸揭密 謀霸敗走?
【拍案驚奇】習攻台被潑冷水 SARS武器化被曝光
【微視頻】川普行政令奏效 陸3大電訊公司被摘牌
【未解之謎】科學聚焦:人的意念對植物有影響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