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纽时紧张?白宫4.5小时讨论什么

人气 7195

【大纪元2020年12月22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12月21日星期一,欢迎大家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过去的这个周末可以用那句尽人皆知的唐诗来形容,叫做“山雨欲来风满楼”。这“风”,当然首先是白宫发生的风云变幻,而其中倍受关注的焦点就是有关川普(特朗普)是否在准备实施戒严令,宣布局部军管的讨论。

川普否认戒严令

昨天午夜的零点六分,川普突然发出了一条令所有人都猜测不已的推文:“戒严=假新闻。只是更多的明知故犯的不良报道!”

这条推文一出,可以说天下皆惊,很多支持川普的人士感到迷惑不解,而反川普的人士则依然认为川普指责的“假新闻”是真实的。

这里的“假新闻”是有具体所指的,它就是那个“主要下流媒体”的带头大哥《纽约时报》。

在周六,《纽约时报》刊发了一篇报导,再次使用惯用的手法,引述两个匿名消息来源,说川普的团队在周五晚上举行的白宫会议上讨论了实施局部戒严、扣押Dominion投票机并“重启”2020年选举的可能性。

同时,报导还说,川普在当天的会议上讨论了任命鲍威尔为特别顾问,来监督调查大选舞弊的议题。川普倾向于任命她为司法部特别顾问,但会上的讨论主张让她出任白宫特别顾问。弗林将军出席了本次会议,而朱利安尼通过电话连线参加了讨论。

《纽约时报》的报导是不是假新闻呢?起码在我看来,它的确是。首先,该报导的记者就是《纽时》数年来无中生有大肆渲染川普“通俄门”的系列报导的骨干分子,其前科记录可以说是劣迹斑斑。

知情人斥左媒

其次,不仅川普总统本人发推否认该会议讨论了戒严议题,而且也已经有参加会议的其他当事人出面进行澄清。

这个当事人是overstock网站的创始人帕特里克‧布莱恩,他昨天发推证实,自己完整地参与了白宫周五晚上举行的长达4.5小时的会议,在这次会议上没有进行任何有关军事政变或军事管制方面的讨论,相关的报导完全是百分百的捏造。

但他证实川普的顾问在对川普撒谎,意图让川普认输。他说川普被卑鄙包围了,三个男顾问当面撒谎被揭穿。

然后布莱恩说了这么一句话:川普太善良了,如果我是他我当场就把这些人都开除了。他一口气点了包括白宫幕僚长梅多斯在内的4个人的名字。

所以很清楚,这个长达四个半小时的会议的主题,是川普的几个顾问觉得已经看不到希望,决定放弃,并且还想劝说川普放弃,但川普仍然在选择继续奋战。这是川普和他身边的幕僚之间的一场艰难的讨论。

当然,话题还涉及到了是否任命鲍威尔为特别检察官的讨论。

这个场景让川普的护国之战已经带上了一点悲情色彩,他目睹几乎整个国家机器都被沼泽渗透,目睹那么多身居高位的人在谎言和暴力面前选择沉默、妥协甚至助纣为虐,包括他身边的不少人都在巨大的舞弊欺诈面前失去了继续抗争的勇气,所以他只能靠自己去把整个国家从沼泽泥淖中拔出来还要清洗掉所有的污泥。

在很多人眼中,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如果我们换个角度看,这种极致的压力和看似了无希望的绝境,是不是也是对川普这个天选之人的终极考验呢?川普过去4年已经证明了自己是一个好总统,但他要走出类似当年林肯的困境,他还需要有一次蜕变,让自己成为像林肯一样的统帅。

白宫法律顾问被解雇

在昨天午夜,这个布莱恩最新的推文说,他听说白宫法律顾问帕特‧西波隆(Pat Cipollone)被解雇了。他说这是川普做的最聪明的事情。

很显然,川普开除西波隆有双重意义。一方面他展示了自己绝不退缩和妥协的决心,不到最后一刻不会放弃,这让所有的爱国者和无数还在为正义呐喊的人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鼓励。

另一方面因为西波隆曾经在川普被弹劾一案中立下汗马功劳,川普果断将自己的这位“马谡”斩落马下,对整个团队发出了强烈的信息:不要以为自己是有功之臣就可以在关键时刻临阵脱逃。现在美国堪称国难当头,任何为了小我进行算计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恐怕在川普这里都没有立足之地。

好的,我们把话题说回这篇报导。文章提到了一个细节,说朱利安尼通过电话参与了会议。但这有点违背常识,我们上次的节目就已经提到了,CNN的反川记者阿科斯塔在周五的下午就拍到了朱利安尼在白宫的照片,还紧张兮兮发到了推特上。所以朱利安尼怎么会一眨眼又离开白宫然后通过电话连线参加会议呢?事实上,另外一家左媒就报导的说朱利安尼参加的是现场会议。

弗林将军建议戒严令 纽时假新闻出炉

纽时这篇假新闻的出台,有一个重要的背景,就是弗林将军在接收Newsmax电视台采访的时候明确发出了呼吁,希望川普总统在局部地区进行戒严并扣押投票机,重新进行选举。

他说的很直接,说美国的Dominion投票系统联系着外国势力,可以追溯到中共,也涉及到伊朗、委内瑞拉和俄罗斯。所以他建议川普总统立即采取行动,在关键摇摆州实施军管并重新举行选举。军管并不是什么史无前例的举动,美国历史上已经使用过至少64次军管了。

而就在此前一天,也就是12月的18号,弗林将军在接受福克斯采访的时候提到了一个重要信息:他说我们今天拿到了证据——11月3号大选日有外国(情报机构)监视到我们的选举系统、选举过程受到攻击。

弗林没有具体说明是哪些外国情报机构、美国如何获得这些情报,以及这些证据的详细情况,但他很肯定这些情报证据来自“外国合作者和盟友”,是这些外国机构愿意直接向川普总统提供帮助。

这些信息是非同寻常的。首先,弗林将军的话从另一个渠道证实了鲍威尔此前关于大选夜爆发了“网络珍珠港”事件,也就是说,有外国势力以很大规模的网络入侵干预了大选,这实际上是战争行为,是不宣而战的行为,其造成的大选混乱与恶果至今仍然在发酵,所以美国事实上已经处于非正常时期,在这样的时期实施非常措施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其次,我们都知道美国的盟国政府几乎无一例外都已经承认了拜登,很多主要的盟国领导人还是早早就支持了拜登。但一些盟友的情报机构却愿意在当下来帮助川普并提供直接证据,这种对立的态度说明什么?说明美国大选之战演变至今,早已超出美国国内政治的范畴。

很多盟国的特别机构的很多人士开始意识到事态严重性,如果美国被中共这样的势力干预操纵了大选,那将是世界性的灾难,这绝不是川普一个人的事,也不是美国一国之事,而是整个世界的正邪大战。

也就是说,不仅是反川普的势力在进行跨国联合,而支持川普的力量同样开始在进行跨国联手,这是一场世界级的网络战和信息战,是世界范围内坚守传统价值观的保守派和正在向极权化过渡的所谓自由派之间的一次终极对决。无论川普和拜登愿意还是不愿意,他们都被推到了这两大力量的最前线,成为各自阵营的象征和代表。

白宫风云到底如何?

好的,现在我们对这次可能涉及到戒严军管的白宫风云来进行一个小结,看看我们能够得出一些什么样的结论。

首先,大家可能需要注意一个关键:川普的推文是否定了纽时的报导,他是说纽时关于他周五晚上会议讨论了戒严议题这是一个假新闻。这是指向特定对象的。严格说,川普并没有公开声明说我不会实施戒严令,否定某篇特定的报导和否定某个政策,是不同的两回事。

其次,一场网络战和信息战是否达到了可以触发总统戒严或平叛的程度,不同的人有不同理解。大家可能都看到了,美国陆军部长莱恩‧麦卡锡(Ryan McCarthy)和陆军参谋长詹姆斯‧麦康维尔(James McConville)在周五发表了联合声明,声称他们不会参与可能影响选举结果的戒严。

这里也需要注意的几个关键点:陆军不参与戒严,不等于总统就不能宣布戒严,历史上很多次戒严都是通过部署国民警卫队来执行的,并不是说缺了陆军这个胡罗卜就不成席了。

根据美国宪法,总统是三军总司令。美国军人的宣誓词是效忠并捍卫宪法。如果宪法面临被破坏或颠覆的威胁,总统为了保卫宪法而宣布戒严,这两个军官如果拒绝执行,总统一纸命令就可以解除他们的职务。这是违抗军令,不是在遵守什么政治议程。所以,他们的表态只具有舆论意义。

第三,弗林将军关于获得外国势力攻击大选的讲话实际上预留了川普采取特别行动的另一条路:惩治叛国者,送交军事法庭审判。

我们过去的节目详细讨论过宪法赋予总统在戒严军管,以及平息叛乱政变等方面的特别权力。这些权力都是不同的途径,可以一并实施,也可以单独实施;可以大范围实施,也可以局部小范围实施,其具体操作具有相当大的弹性空间。

退一万步讲,即便美国陆军拒绝执行总统有关戒严的命令,川普是不是就没有可以动用的军事力量来平叛了呢?他当然有。

朋友们可能还记得,早在11月下旬,代理国防部长米勒在突击访问位于北卡的布拉格堡军事基地时就搞定了两件事:1. 美军特种作战司令部有史以来第一次与其它军种享有平等地位。2. 主管特种作战和低强度冲突的国防部长助理科恩直接向米勒汇报工作,他们都是川普信得过的人。

也就是说,川普可以直接调遣多达7万人的精锐特种作战力量,他完全可以使用特种部队来完成重大的国家安全任务,比如抓捕主要的叛国者。

更重要的是,这支力量他已经使用过了。在三角洲特种部队突袭法兰克福的CIA“农场”截获服务器的行动中,他已经获得了这些叛国者与外国势力合谋操纵大选,颠覆美国的大量证据。

所以,现在的形势很清楚,川普采取非常措施的途径依然存在,问题不在于他能不能做,而在于他想不想做,或者说,在什么时候做。

什么时候做呢?我们当然无法获知川普的时间表,但我们可以看看川普当前的行动日程,或许可以做出一个大致的判断。这就涉及到了川普一方最新的法律行动,我们来简要的梳理一下。

川普的法律战

就在昨天,川普法律团队向联邦最高法院提诉,要求推翻宾州最高法院对该州在大选前后改变邮寄选票法的3个案子的裁决。这是川普团队首次独立在最高法院申诉。

朱利安尼在题为“川普竞选(团队)在最高法院展开宪法战”声明中表示,这些案子指控宾州在2020总统选举前后非法改变该州邮寄投票法,违反美国宪法第二条和“布什诉戈尔案”(Bush v. Gore)定下的判例原则。

这里提到的布什起诉戈尔案,实际上涉及到的就是宪法14修正案的平等保护条款。当年小布什就是因为提出佛州在不同的县采用不同的计票方式,违反了这一条款,才获得胜诉。而大家不要忘了,德州诉讼的两大指控之一,就是被告几个州都使用了双重标准,违反了平等保护条款。

这么一来,我们就可以看得比较清楚,川普此次直接在联邦最高法院申诉,基本上可以视为德州诉讼的总统版本。由于总统是本次大选的直接利益相关方,最起码让最高法院难以用相同的理由来拒绝。

这次申诉基本上就是川普团队在联邦最高法院进行法律战的最终尝试了,如果依然被驳回或败诉,就等于宣告这条路彻底被堵死。在声明中,川普团队还提出加快处理,在12月24号之前做出答复。以便美国最高法院在1月6号国会最终认证选举人票之前做出裁决。

这样看起来,这个申诉更像是一次向大众展示的对最高法院的测试,因为我们都知道,即便这个案子在最高法获得了胜诉,也只不过能够翻转一个州,20张选举人票而已,这显然不够扭转整个局势。

那么其它州还有没有希望呢?从某种意义上说还是有的。

在乔治亚州听证会后,该州立法机构的一个选举法分委会在近日公布了一份报告,罗列了长达15页的舞弊证据。该报告引人注目的一部分内容提到,他们将向该州立法委员会提出考虑取消该州大选认证结果,重新认证新的选举人。

这当然是一个积极信号,如果能够成功,乔州的选举结果就可以翻转。不过从程序看,要否决之前的认证,需要州议会获得至少2/3多数票通过,目前共和党在该州议会的优势还达不到这个数字,必须依靠部分民主党议员弃暗投明才能成功,所以只能说是有希望,但不能寄予过高希望。

从川普在联邦最高法院的申诉时间表来看,川普对法律战的最终结果,仍然是以1月6号为最后期限来考虑的。

司法部长巴尔表态

今天还有一个最新的重要消息,即将离任的司法部长巴尔公开承认本次选举有欺诈,但他说所有选举都有欺诈,他还回应了任命特别检察官调查大选舞弊的问题,他原话是这么说的:“如果我认为这个阶段任命一名特别检察官(调查大选舞弊)是一件正确工具的话,我会这么做的,但我不这么为,所以我不会这么做。”

巴尔这个说法显然有混淆概念之嫌。我们打个比方,少数几个考生作弊,那只是个别人的品行不端,或许可以说无伤大局。但一个大规模的,从校长到教务处以及监考老师、阅卷老师串通起来的系统性作弊,其目的已经在于彻底推翻、或者说替换当前的考试升学制度,这就是截然不同的另外一回事了。二者绝不能等同看待。

当然,巴尔还有2天就走人了,他任命不任命其实已经无关痛痒。只是巴尔的这种逻辑在大众心目中可以说有着相当的市场,很多人正是以此为借口替自己同流合污的行为进行辩解。

如果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巴尔的表态,这并不一定意味着是坏事。我们都知道,特别检察官对这类大案的调查,其时间维度往往都是以“年”为单位计算的。克林顿绯闻案的调查历经一年多,捕风捉影的川普“通俄门”调查更是长达三年多。

在当前川普法律战只能以“天”来计算,甚至只能以“小时”为单位来计算的背景下,任命独立检察官完成整个调查,出具报告,并最终推翻当前认证的选举结果,其可行性并不乐观。尤其在司法部不愿配合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当然总统也可以绕过司法部直接指定特别检察官,但这样的检察官权限小了很多,最终能否达成目的,仍然存在很大的未知数。

一句话,川普可能需要把有限的好钢用在更加重要的刀刃上。

好的,今天我们就暂时讨论到这里了。这两天在英伦三岛其实也有大事件发生,就是关于中共病毒变异出了更为可怕的新毒株,这显示这个冬天全人类可能都面临一场非常严峻的考验,我将在今晚热点互动的节目中来进行一些讨论,欢迎大家观看,谢谢各位,我们晚上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相关新闻
【远见快评】美国防部暂停过渡 四方皆惊
【远见快评】印变种病毒曝细节 欧盟重拳击中共
【远见快评】中共落井下石惹翻印度 四大不寻常
【远见快评】印度疫情海啸 全球威胁多大?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红二代与习分裂 拜登模糊保台?
【远见快评】印变种病毒曝细节 欧盟重拳击中共
【新闻看点】G7变G10齐抗共 中共备战抢局?
【财商天下】中国滞胀来了?比经济危机更可怕
【秦鹏直播】传盖茨出轨华人 当事女翻译辟谣
【探索时分】不要和美国开战的五个理由(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