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天定.拨开迷雾】

【命理】有无富贵命怎看 二举人求功名为何丧命?

作者:泰源
命理中看有无富贵命?富贵如杠铃两端之重,能否举起端看命中有无。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气: 4619
【字号】    
   标签: tags: , ,

清朝时,福州有举人林逸、王元升两人多次科考不中,心里愤愤不平。

这两人没有向内找原因,也没有“失之我命,得之我幸”的胸怀修养,反而是一迳地抱怨。有一天他们喝醉酒去梓潼庙,指著文昌帝君像谩骂说:“如今我们不拜你了,为什么你还在这里受祭祀呢?”接着两人上到神座上,用力推神像,把神像推倒在地摔得粉碎。

林、王二人回家后大发热病。听到帝君说:“你们二狂生,前世只作了一点小善,回报你们做举人,而且家产不薄,已超过了你们该得的分了。如今怎么狂妄放肆,毁坏吾像,恶劣到这般极致的地步呢?立即交付地府惩治。”

家人很惊慌,连夜塑造圣像。但最终两人还是不能挽救而死去。
(资料来源:清代释戒显《现果随录》)

下面就来说一说有无富贵命的“命理”:

以前的文章谈到富贵,在八字中是用财星和官星来表示的。财星,在八字中是以出生日日干所克之五行来代表,官星是以克我出生日日干之五行来代表的。如果在八字中,财星和官星占了八字四柱中的年、月两柱,可见其力量之重;而日干和生我日干之五行(叫印星)亦占了八字四柱中的日、时两柱,这样双方的力量就近乎势均力敌。就像一个举重运动员,身体够健壮,竞技状态也好,一下子就能把杠铃举过头顶。只不过在这里,杠铃的两端的杠铃片是财星和官星而已,这就代表了这个运动员有能力将命中财星和官星承担起来,而成为一个富贵命了。

下面这个例子,也是财星和官星占了八字四柱中的年、月两柱,即占了半壁江山;但日主的力量却无法和上述相比,只在日柱地支中得到了一个余气的帮助,即日主力量很衰弱,和前面二柱的财官重量不成比例。如他硬要像一个举重运动员那样,试图把杠铃的两端的财星和官星举起来,结果用力一挺,后果如何,当然是被杠铃压垮在地上,不堪财官的重负,自然就是一个为名为利终日劳之贫困命了。见下例详解:

命造八字和大运

(大纪元制图)

此造出生日日干为癸水,所以属癸水命。生在夏天四月巳火当旺之时,水本身就衰弱(见下表)。

五行四时旺相死囚休之表:注:“四季月”即黄历三、六、九、十二月,也是指辰、未、戌、丑、月。(大纪元制图)

而且,再看到月柱整柱都是火(丁火、巳火),前面说过,火就是此命的财星,财为我享用之物;我(癸水命)克者为财,水能克火。再看年柱是戊土、戌土,夏月之土处在次旺之位置(见五行四时旺相死囚休表),土又是此命的官星,因为官为管辖我之人,故克我日干之五行为官,土能克水,故戊戌土为此命的官星。如此一来,年月两柱充满了财星和官星,就像举重的杠铃两端挂满了金银珠宝、官衔名位,看起来十分吸引人,就看你能不能把它们举起来,能不能有能力把它们全数拿回家去了。

现在运动员出场了,原来是癸水日主,大家一看,不禁都捂着嘴巴笑出声来,来者是一个又瘦又矮的小子。凭他这么点体格,能把那巨大的杠铃举起来吗?但也有人说:人不可貌相,说不定他会像个李元霸呢。李元霸何许人也?李元霸乃隋唐第一猛将,隋唐十八好汉之首,传说为金翅大鹏雕转世。面如病鬼,骨瘦如柴,但两臂有四象不敌之力,无人能敌。使一对铁锤,四百斤一个,共重八百斤。

那么就来“起底”一下,看下到底会不会是个李元霸?现在看到癸水日主自坐丑土,丑土为湿土,内藏己土、癸水、辛金,但以己土为本气,癸水、辛金为余气。即以己土为主,就像一个烂泥塘,内中含有水的成分而己。所以丑土又可看作水之余气。

再看时柱是乙木、卯木,水生木,木能泄弱水汽,其余就什么都没有了。原来真的是一个假李元霸,只凭丑湿土中的一点余气的助力,就像靠在烂泥塘中抽点水上来,就想把占了天时地利的财(火)和官(土)拿过来给自己用,的确是十足不自量力了,而且还有屋后一大片灌木林(时柱乙卯)等着你去灌溉呢(水要生木)。对于这个不自量力的癸水来说,最终的下场是一生为名(土)、为利(火)、终日劳碌(木)的命,结局当然是终身贫困了。

如果早知道自己是生成这样一个命,一生处世自最好是名轻利薄,学一门养身的手艺,或做一份固定的工薪工作,不好高骛远,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但世人多不悟,以为人有我有,人能我能,结果在经商大潮中,也学人下海做生意,当然是碰得头焦额烂了。

学会算自己的命有什么好处?知己知彼,远离危地,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矣。

此命取用神当然仍是喜金、水助身为用,忌木、火、土再多。由于用神无力(缺金,仅靠丑中癸水余气为根),格局不高,即使行好运,亦仅仅是求得个衣食无忧。但一旦转坏运,假如不知退避,仍去搞投资等冒险之事,必然迎来惊涛骇浪,损失巨大。@*#

──点阅【命运天定.拨开迷雾】系列──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