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抛弃推特 好男女行动起来

人气 3669

【大纪元2020年12月06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Roger L. Simon撰文/余欣然编译)推特刚刚审查封杀了(用他们的话说“暂停账户”)纪录片《针对总统的阴谋》(The Plot Against the President),一部改编自李‧史密斯(Lee Smith)的同名最佳畅销书,由阿曼达·米利乌斯(Amanda Milius)执导的热销影片。这丝毫不奇怪。

此举不过是推特最新的代表性动作,我们早已屡见不鲜,甚至能够预见它的发生——审查封杀,或任何你想冠以的委婉说词。我们反反复复被告知,这家庞大的网站属于私人公司,可随心所欲。管你是美国的人权法案,还是英国的大宪章,它一丁点儿都不放在眼里。

是的,这或许反为影片做了宣传,准确复述了恐怖的通俄门事件,但这不能成为借口。

凡是杰克·多西(Jack Dorsey,推特创始人)和他的奴才们不喜欢的,所有威胁到他们的推文,都被自动封杀。最好的境遇是被暂时容许,但得贴上傲慢的标签,展示该推文哪里思想不对劲了。(而他们宣称自己是公共设施——好比电话公司)

他们几乎从来没有解释过审查的具体理由,只是说封就封。

真正不可思议的是,还有那么多人仍旧在推特上流连,就好像圣莫尼卡毒瘾难耐的流浪者一般。我们无意中沦为一方网络极权领地的奴仆,并养肥了它的霸主,一个疯狂的、所谓“进步的”亿万富豪的金库。

我几年前就想摒弃推特,却一直若即若离。即便是《纽约邮报》关于托尼·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的报导被无端封杀,也没当下离开。波布林斯基的证词关乎亨特·拜登和那位“大佬”与中国的商业交易内幕,真可谓超级联盟,领袖档次勘比戈培尔(纳粹德国宣传部长)或贝利亚(苏共秘密警察首脑)。

对我来说,那可能就是压断可恶驼背的最后一根卑劣的稻草。

很快我彻底远离了它,并且无意返回。

在此迫切敦促每一个人都步我后尘,并非我有多特殊(正如之前所说我花了好几年才斩断与它的联系),只因这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

离开它,将你的生意搬往别处,这是摧毁推特和其它科技巨头毒害的唯一途径。我之前也是嘴上说说,但这一次身体力行,(终于)。

不能期待政府出手为我们做这件事。

特别是如果拜登的选举结果通过(我知道,幸好看似越来越不确定),那么(《通信规范法》)第230条则不太可能改变。该条款允许推特和其它类似平台逃避承担它们对发布内容的法律责任。科技巨头彻头彻尾地拥有民主党。

如果唐纳德·川普连任,我,唉,也怀疑他会有所作为。显然他对推特上瘾得不行。他应该当机立断。

我不会再浪费时间批评那些有自恋情结、不愿离开的社媒玩家了,包括那些被虐待的右翼网民。很明显,我也曾是其中一员。

但是,我要透过一段个人经历回应以下议题。有分歧的双方究竟能否秉持合作的诚意展开讨论。推特的意图貌似冠冕堂皇,实施起来却荒谬至极。它对一边的偏见如此极端,甚至到了封杀或审查的地步(现实世界里两者无任何差别)。

当PJMedia政论平台(当时名为Pajamas Media)建立初期,我们曾尝试合议的概念,让自由派和保守派人士共同投稿。后来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自由派撰稿人开始索取更多稿费。(虽然我们的酬金可能天差地别,我一直好奇胡安·威廉姆斯Juan Williams究竟从福克斯新闻拿多少钱。)

虽然我当时是公司首席执行官,但财政官才有权做决定。可一边付费比另一边多,这个主意实在太离谱了,我压根就没跟他提过。就算提了,我几乎可以肯定他会拒绝。

即便早在2005年,这个做法也无法实施,何况现在!

所以,我现在Parler开了账号。如果你还没有,请加入我吧。虽然有时候那里看起来就像个回音室,但它是个完全公开的平台,我没有看到过任何审查。

不用担心,在那儿就算是保守派或自由派内部也总有可争论的话题,等它一两分钟就行。且称它为弗洛伊德的“小差异自恋”。

总之无论你做什么,一定得抛弃推特。必须停止喂养这头怪兽。

原文Now Is the Time for All Good Men and Women to Get Off Twitter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罗杰‧西蒙(Roger L. Simon)是一位屡获殊荣的小说家、奥斯卡提名的编剧,也是PJ媒体的联合创始人。他最近的著作是《我最了解:道德自恋如何摧毁我们的共和国,如果它还未被摧毁的话》(I Know Best: How Moral Narcissism Is Destroying Our Republic, If It Hasn‘t Already)(非小说)和《山羊》(The GOAT)(小说)。

本文中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推特—高科技领域的新极权
【名家专栏】推特新规比旧规更糟糕
【名家专栏】媒体公司操纵竞选 以失败告终
袁斌:中共党魁最不放心的还是军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