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大重置”与“大干预主义”风险

人气 1636

【大纪元2020年12月07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Daniel Lacalle撰文/秋生编译)据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预测,到2020年底,全球债务预计将达到创纪录的277万亿美元。

发达市场的总债务,包括政府、企业和家庭,在第三季度升至GDP的432%。在同一时期,新兴市场的债务与GDP之比也上升到了接近250%,中国的这一比例达到了335%,预计全年将达到全球GDP的365%左右。

在这15万亿美元的巨额年增长中,大部分都来自政府和企业对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情的应对。然而,我们必须记住,在任何疫情爆发之前以及在经济增长时期“债务都在增加”,2019年的总债务数字已经达到了创纪录的高点。

主要的问题是,这些债务大部分是非生产性债务,各国政府都在利用前所未有的财政空间,使已经膨胀的经常性支出永久化,但是这类支出并不会产生真正的经济回报,因此,可能的结果是,在新冠病毒疫情结束后,债务将继续上升,已经实现的经济增长和生产率水平不足以减轻公共账户的财政负担。

大重置

在这种背景下,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提出了一个通向所谓“大重置”(Great Reset)的路线图。这是一个旨在抓住当前的机会来“塑造经济复苏”的计划,为决策者们提供信息,决定全球关系的未来状况、国民经济的发展方向、社会的优先次序、商业模式的实质以及全球公域(global commons)管理等等。

世界经济论坛认为,世界还必须适应现实状况,引导市场实现更公平的结果,确保投资能够促进共同目标,比如说平等和可持续性,还要利用好第四次工业革命(the Fourth Industrial Revolution)的创新来支持公共利益。”

这些目标显然是我们大家的共同目标,而且现实表明,私营经济已经正在实现这些想法,我们看到科技、可再生能源投资以及可持续发展计划正在全世界蓬勃发展。

我们正在实时见证这一事实:企业能够迅速适应环境,以可承受的价格为所有人提供更好的商品和服务,并且在实现环保目标方面取得了一定的进展。相反,在政府管理的情况下,这一切都是不可想像的。

这场危机表明,世界已经摆脱了稀缺和恶性通胀的风险,这多亏了私营经济在这场看似不可逾越的危机中发挥了意想不到的作用。

政府干预的危险

世界经济论坛的总体信息听起来充满希望,但是有句话破坏了整个积极信息,那就是“引导市场”(steering the market)。政府按照这种想法来推动大规模的干预造成的风险并不小。 “大重置”的想法很快就受到了官僚作风最严重、政府干预最多的经济体的欢迎,他们把它当作政府对经济加强干预的依据。然而,这是不正确的。

有想法认为政府将推动一种能够降低通胀、促进竞争、赋予公民权力的经济体系,这种想法实在是过于牵强。鉴于此,世界经济论坛不可忽视“大重置”理念中政府干预的风险。政府干预不需要强制实施,因为它已经存在很多年了。

科技、竞争和开放的市场将比政府行为更有利于可持续发展、社会福利和环境,因为即使是最善意的政府,也会不惜一切代价捍卫与世界经济论坛的善意信息相悖的三件事:他们的领导型银行(national champions)、上升的通货膨胀和更多的经济控制。

这三件事有悖于一个新世界的理念:人人享有更好、更廉价的商品和服务,拥有更好的福利、更低的失业率,以及一个繁荣兴旺的高生产率的私营经济。

我们应该时刻警惕这样一种人,他们之所以拥抱善意,是因为他们反对自由和竞争。

免除债务

还有更阴暗的一面:许多干预主义者对这一提议表示欢迎,认为这是一个免除债务的机会。这一切听起来都很美好,直到我们明白了它的真实用心。

一个巨大的风险是政府将以取消部分债务为借口取消我们的大部分储蓄。我们必须记住,这甚至不是一个阴谋论。

现代货币理论的多数支持者的前提出发点是:政府赤字与家庭和私人储蓄相辅相成,所以没有问题。嗯,唯一的一个小问题(讽刺语气)就是把一个人的债务与另一个人的储蓄嫁接起来。

如果我们了解了全球货币体系,我们就会明白:抹去数万亿的政府债务也意味着抹去数万亿的公民储蓄。

一个更持久、更清洁的社会经济体系并不是什么新概念,不需要政府来强加。在我们正在说话的时候,它正在实现,原因在于竞争和技术。不应该允许政府减少和限制公民的自由、储蓄和实际工资,即使是出于善意的承诺。

想要确保政府或大公司不会利用这个借口来消除自由和个人权利,最好的方法是促进自由市场和鼓励更多的竞争。前瞻性的投资和增进福利的想法不需要推动或强加,消费者已经在迫使世界各地的公司实施越来越高的可持续性和环保政策。

这种以市场为导向的方法比干预主义和政府干预的风险更成功,因为一旦让后者占据上风,就几乎不可能逆转。

如果我们想要一个更持久的世界,我们就需要捍卫稳健的货币政策和更少的政府干预。自由市场,而不是政府,将会对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更好。

原文The ‘Great Reset’ and the Risk of Great Interventionism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丹尼尔·拉卡勒(Daniel Lacalle)博士,对冲基金Tressis首席经济学家,著有《自由或平等》(Freedom or Equality)、《逃脱央行的陷阱》(Escape from the Central Bank Trap)、《金融市场生活》(Life in the Financial Markets)等著作。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巴雷特不是女王 是法官
【名家专栏】抛弃推特 好男女行动起来
钟原:习近平戴口罩透露疫情可能有多严重
岳山:胡春华随习视察无关刘鹤 另有他因
最热视频
【预告】专访余茂春:中共统治模式威胁世界
【未解之谜】流落人间的金箍棒 印度德里铁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