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武汉疫情错失黄金防控期的时间线

人气 1513

【大纪元2020年02月10日讯】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重灾区武汉市1月23日“封城”迄今近20天,官方专家预估的拐点未现,灾情仍持续扩大,凸显当初错失黄金防控期

武汉疫情开始如何失控,现在回头检视相关时间线,特别是在官方防疫专家抢发论文、华春莹松口事件等“节外生枝”后,多条时间虚线变实线(或可改变先前解读),以及浮出新的时间线(或可许新增解读)。

2019年12月27日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张继先上报疫情给江汉区疾控中心,后者29日上报省、市卫健委的疾控处。30日武汉市卫健委内部发文《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31日上午国家卫健委专家组(第一批)已抵达武汉展开相关检测核实工作。

也是2019年12月31日这天,武汉发布第一份公告《武汉市卫健委关于当前我市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调查发现27例病例,未发现明显人传人,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如果仅仅按上述这条时间线,武汉是否耽误向上通报国家卫健委?第一份公告内容是否经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指导?应该不难判断出。公开信息显示,国家卫健委第一批专家组组长是中国疾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所长徐建国。

2020年1月3日武汉发布第二份公告,首提“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发现符合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诊断患者44例,重症11例,截至目前,初步调查表明,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消息由央视新闻转发报导、疾控中心转发公告,武汉发布的第二份公告同样获背书。

也是1月3日这天,中方首次向美国通报了疫情信息。而这至少说明两点,一是此时疾控中心专家调查组已向直属上级──卫健委报告疫情及建议,卫健委──全国防疫工作最高主管已做出决策向更高层报告。二是自此以后,武汉的发声与沉默皆须卫健委许可。例如1月5日武汉当局坚持表示“没有人传人证据,没有医务者感染”,1月6日至1月10日武汉当局处于静音状态。

1月4日香港媒体采访徐建国,他表示,从目前看,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且没有发生死亡案例,说明病毒威胁水准有限。徐建国还强调,中国的传染病控制有多年的积累,绝不会出现因为春运发生大扩散的可能性。合理判断,徐建国此番言论相当于1月3日最高层听取到的卫健委卫健委第一批专家组疾控中心所做出的调查结论。

1月8日卫健委第二批专家组抵达武汉,全员名单不详,但知有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王广发。现在还知道,1月11日这天,王广发怀疑自己被感染,联系医院采样。

1月11日卫健委官方发布仍称,专家研判认为,当前疫情仍可防可控。

1月12日卫健委专家组成员王广发被确诊感染中共肺炎

1月15日疾控中心内部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一级响应,这是公共卫生响应的最高级别,意味着事情“特别重大”。试问,王广发如果没有感染确诊,不知疾控中心是否还会启动一级响应?

1月16日武汉通报中首次改称“不排除有限人传人,持续人传人风险低”。而武汉此时改口原因,不言而喻。

1月16日湖北省疾控制中心收到卫健委下发的试剂盒。这说明,在此之前整整半个月,湖北省没有检测试剂盒,需采样由区、市、省层层转送到北京卫健委指定的检测机构进行病毒分离和核酸检测,结果返回约需要3至5天。

1月19日卫健委确认深圳首例输入性中共肺炎确诊病例,并与北京大兴区确诊的两例一起,成为国内首次在武汉以外的地区确诊这一疾病。

1月20日最高指示发出,并由钟南山宣称中共肺炎可以人传人。

1月23日武汉成为一座因疫情而封闭的城市。

1月24日李克强拍板中央直接向全国各地民众征集疫情线索。这或可重新解读,最高层不信任的不仅是湖北官场,还有卫健委专家调查组。

1月29日科技部发出突发通知,翻译其重点是,各专案负责单位发表论文“不要流入外人田”,“要把研究成果应用到战胜疫情中”。科技部这一份罕见通知影射意味浓厚。

1月30日李克强首赴疾控中心考察中共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值得注意的是,这则新闻稿中未见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的名字。

外界高度关注,若按高福及其团队发表于《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一篇论文中的图片标注显示,1月3日这个时间点,文字描述启动紧急监测调查提到“密切接触者管理”,这是专业术语,俗称“人传人”,以及1月1日至12日有7例医务人员感染。

至此不难看出,从1月3日确定人传人至1月23日武汉封城,在这防疫关键20天,放纵病毒20天,高福团队首批研究论文出炉。

高福仕途格外引人关注。其中有一篇昔日报导参考,人民网2009年1月9日刊登《中国科学报》专题报导,中科院副院长江绵恒对中科院在青海湖的e-Science项目一直很关心和支援,武汉病毒所原所长胡志红、中科院微生物所原所长高福,都对这一合作项目给与了大力的支持和肯定。有限检索,江绵恒和高福二人不乏其他同框报导,二人在中科院系统有着不短时间的交集。

江绵恒1999年至2011年中科院副院长,主掌全院高技术研究所的研究与发展工作。高福2004年入选中科院百人计划,并进入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工作,官至研究所所长。2008年高福担任中科院北京生命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同年担任中科院病原微生物与免疫学重点实验室主任。2011年5月高福转任疾控中心。及至武汉这场疫情,高福领导疾控中心的调查结论一直是卫健委决策来源。

据疫情统计图,从去年12月底开始画出一条感染人数急遽上升的曲线。从去年12月31日卫健检委派出疾控中心专家组到1月3日中方通知美方,再从1月3日到1月20日《习近平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作出重要指示》,不论疾控中心,还是其直属上级卫健委,有没有谁渎职?有没有谁误判?有没有谁错误报告?有没有谁压住、拖延了疫情的信息?甚至有没有“内鬼”、“两面人”?答案或藏在目前已知的时间线。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程晓农:疫情扩散为何快慢不同?
王赫:如果武汉军管
叶俊麟:从武汉疫情看世界
中共肺炎疫情失控 习要动刀子 湖北官挨训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习大秘或晋升 北京急删红歌内幕
【新闻大家谈】恒大楼盘烂尾?暗藏更大雷
【远见快评】新文件再揭武毒所蝙蝠洞可怕秘密
【新闻看点】厦门疫情势猛 武毒所更毒计划曝光
【秦鹏直播】立陶宛再发难 建议丢弃中国手机
【财商天下】海航易主 方大集团再次“蛇吞象”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