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抗疫9人小组无防疫专家 被称防民变

人气 3395

【大纪元2020年02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江禹婵台北报导)中共肺炎重创中国政治经济,以及公共卫生安全,中共紧急成立9人抗疫小组,但却未包含国家卫健委等主管机关,也无任何防疫专家。学者分析,中共抗疫思维还停留在17年前SARS时期,名单只出现中宣部、公安部人员,这根本不是为了防疫,而是为了宣传、抓人、封锁消息。

美出现第一例  纸包不住火

中国问题专家、台湾智库咨询委员董立文受访解析,观察中共政情、疫情等,美国是重要指标。为何是1月23日武汉封城,1月25日开会成立防疫小组董立文分析,因为美国在1月21日西雅图发现第一例病例,“这已经纸包不住火了。”

中共中央在1月25日成立的抗疫领导小组,董立文说,抗疫小组共有9人,仔细看防疫小组名单中,组长为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副组长为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小组成员包含中央办公厅主任丁薛祥、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中宣部部长黄坤明、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外交部长王毅、国务院秘书长肖捷、公安部部长赵克志等。里面未包含国家卫健委等主管机关,也无任何防疫专家。

他解析,中央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在防疫小组里面担任副组长,他是主管意识形态、宣传。另外一个主要领导组长孙春兰,她上一个职务是统战部部长,其他组员不是中宣部,就是公安部出身。

防疫小组无医疗专业

董立文说,这么重要的抗议小组竟然没有卫生主管机关、防疫专家,这个名单看起来就不是防疫用的,“这不是抗疫工作小组,而是政治、宣传工作小组,以及防民变小组”。中共国家卫健委下面有疾病管制局、疾病指挥中心、专家组等都被排除在抗疫情名单外,一点儿也使不上力。董立文说,这是制度上的大问题,更是抗疫的最大问题。

从中共防疫小组名单,再对比台湾的防疫体制与机制。董立文举例,台湾所组成的跨部会中央防疫指挥中心指挥官是卫福部长陈时中,同时更成立专家组,将台湾最优秀公共卫生、疾病等专家集中在一起共同抗疫。

防疫思维停留17年前

中共防疫小组第一个决策就是盖“火神山”医院。因此“火神山”、“雷神山”医院与多所“方舱医院”短时间内拔地而起,但院内医疗设备简陋,被网友批评是“死亡集中营”。

由于武汉当地政府近日征用体育馆等设施,设立“方舱医院”收治大量病患,但连日来许多住院病患纷纷在网上PO出影片,反映医院内部环境恶劣、向外界求助;影片中,不但病床挤在一起、没有隔间、晚到的病患只能打地铺,且连洗漱都有问题,供餐也不稳定,更没有医生。

图为武汉展览中心改为的方舱医院。(STR/AFP via Getty Images)

董立文分析,中共当局还用17年前的思维来防疫,当初2003年SARS就是用国家力量,在十天之内盖一个医院给所有人看,这样的思维到今天完全没变。

其次,中共希望把全世界的目光关注在盖医院的过程,中共喉舌媒体央视还开直播向全世界公布医院建造进度,从中共在报导抗疫新闻里可观察到,几乎有一半都是在讲火神山医院。

建造火神山过程是一场秀

“这就是个火神山大舞台,是个样板,作秀用的”。董立文直言,接下来可能会开放几个“样板病房”公开给国际看,比如内部有叶克膜、负压病房里需要的医疗设备都有。此外,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加起来顶多2,300到2,400个病床,“不过武汉确诊病例至少有10万人以上,到底哪些人可以进到医院诊治还是个大问题,这整个过程就是个宣传战,并不是在抗疫。”

对于方舱医院在中国各地陆续出现,董立文说,像这类集中营式的大通铺模式的医院,根本不是防疫,“是把大家集中起来等死。”这显示出中共治理已崩溃,最明显的就是宣布封城、封省措施。

由于火神山医院是参照北京“小汤山”模式建造的临时医院。北京某间医院的陈姓资深专家指出,火神山医院草草建好后让军方1,400人接管,发烧的“全都让他就地消失”,“说白了就是建医坑、活人坑、死人坑,完了烧,烧完了就完了”。

病房加装铁窗  病患当犯人关

海外社交媒体推特上传出的一段视频显示,中共火速建成的火神山医院,如同监狱牢房,病房窗户外焊铁条、钢门,而且从外面上锁,疑似防止病人逃跑。有网友披露,医院实行军管,表明这里属于军事机密,这哪像医院?摆明了就是死亡集中营!

2003年SARS期间,中共为了收治SARS病患在北京小汤山建立医院,专门收治SARS病患,它的恶名在民间广为人知,称“病患有去无回”。

武汉宣布建立类似小汤山的火神山医院后,有人随即在网上披露当年小汤山的可怕情景,指医院根本没有有效的医疗设备,就是把病人集中在那里,让他们“自生自灭”,没有人会理会病患的生死,中共对待瘟疫的手法就是封锁。

火神山医院每个病房设有一个双层小窗口,是送饭用的。(STR/AFP via Getty Images)

方舱医院  医:陆医疗体系崩坏

针对中国大陆建造的方舱医院,专业医师看了直摇头。所谓负压病房是指病房内的气压低于病房外的气压的病房,也是抢救SARS病患时,特别强调的一个重要条件。

台湾阳明医院胸腔内科医师苏一峰在电视节目《关键时刻》中谈到,这种隔离病房不是说建就建,首先必须要有两道门,分为前后两室,进出病室要检视是否维持负压状态,医师先进前室着装后,才能进入后室与病人接触。

他坦言,看到火神山医院的配备已不符合规定,看到方舱医院的设施更是无言,只有床,没有安装插头接呼吸器,也无抽痰的负压设备,更没有跟隔壁床隔离的墙或窗帘,“病人躺在这里会有很严重的交叉感染。”

一般来说,合格的负压病房一人一间是基本要求,还需要安装监视器、心电图、呼吸气、血压监视器等,需要的医疗仪器要摆在哪里,都需要在设置时先预留插座,而非先建造病房再放入仪器,况且待在里面不是坐牢,要外面可以看得到里面。苏一峰认为,从医疗专业看火神山医院、方舱医院的流程,显示中国的医疗体系已崩坏。

即使外界觉得不可思议,但是中共现在已在中国各省份公然这样推行。董立文直言,这表示中共在防疫上已手足无措,能做的只有盖方舱医院这种事情,但无论从医疗专业上,还是常理判断,都是非常愚蠢的。

另外,近日黑龙江法院发追杀令,公布若故意传播中共病毒者、或是散播谣言者判死刑,董立文说,从中国内部透过网路流露的视频、内幕,以及所有乱象,以及中共的反应,都可以归结到一个结论,就是中共治理已经崩溃了,已经是乱搞一通,没有能力、不知道要做什么了。

4大直辖市全面沦陷

此次中国封城、封省疫情全面失控,中国大陆北京、天津、上海、重庆等4大直辖市,更全部沦陷,进入封城管制状态。董立文表示,回顾2003年SARS疫情比中共官方公布的更严重,中共肺炎比当初传染力更高,使得情况一发不可收拾,然而这次中共已无法再封锁讯息了。

目前状况已是最糟糕的情况,董立文解读,可以预见会朝向两种状况,中国人封城、封省,“自己人在封自己人”,这个趋势目前看起来无法停下来。另一个状况是,“全世界都在封锁中国”,当封锁的国家越来越多,这趋势也没有消停,还看不到尽头,也就是说,中国的大灾难来了。

近日引起公愤有两件事,包含首位吹哨者李文亮感染肺炎去世,其次是中共外交部承认1月3日就向美通报疫情,却不断隐匿疫情。整件可看出,除了疫情失控,也是整个中国大陆人民,对共产党执政信心的崩溃。

董立文说,这些冲击接下来会集中在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身上,是否因政治压力太大渡不过2022年,任期完就下台,还需要观察。另一个则是共产党统治的问题,接下来是会被人民推翻,还是分裂,目前也无法预测,但不可否认已对中共造成最大冲击。#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拍案惊奇】直击武汉封城一幕幕 揭新病毒恐怖
武汉封城政府不管 民间各种自救应运而生
武汉封城 被困美国女子:我害怕但不想离开
武汉封城一星期 市民生活艰难心感绝望
最热视频
【现场视频】政令混乱 长春城管驱赶摊主
【纪元播报】强力回击!川普禁中国客机飞美
【拍案惊奇】六四更多细节 中共特工乱美国曝光
【直播】香港支联会:遍地烛光悼六四
【直播】6.4疫情追踪:郝海东吓坏共产党
【新闻第一现场】美暴徒讲中文 中领馆或参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