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刘达邦:疫情重创港资企业

人气 1831

【大纪元2020年02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报导)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来势汹涌,香港中小企业如何面对中共肺炎的冲击?尤其是在大陆的港资企业,面对停工和封城,前景如何?香港中小企业联合会永远荣誉主席、在东莞设厂四十多年的商界领袖刘达邦最近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主持人梁珍专访,就中小企业和香港经济前景进行分析。

他预计,中共肺炎对中小企业的打击甚于当年萨斯(SARS),尤其是在大陆投资的港资企业,面临疫情、封城、物资短缺、人员短缺等困境,更是雪上加霜。他预计香港餐饮业未来两三千家会倒闭。

以下是专访全文:

延迟开工的损失无法估计

梁珍:新年之后中共肺炎就开始在香港社区爆发,对于你们中小企有什么影响?

刘达邦:影响肯定是很大的,对本地的经济影响,在大陆的那些厂又不能开工,影响是非常之严重。在香港来说,除了超市的那些生意会好些之外,其它餐饮、零售(就不会好)……旅游都可能影响不太大,因为很多人买机票出去,学生不用上学,有些上班族可以在家上班,可能他们趁着这个机会出去旅游一下;但是餐饮是很受影响了,零售更严重了;对比起社会运动来说更加严重,因为现在看不到它(疫情)什么时候结束,是不是啊?工厂那方面呢,原本我们是计划年初十,就是星期一(2月3日)开工,但上月底接到商务局、村委、还有外经办打电话来说:我们不可以开工,直到2月10日应该可以开工了,但这两天会不会又有变化呢?就很难说了。

梁珍:对你们造成的经济损失大概是多少呢?

刘达邦:经济损失,就以我们厂来说,那个成本大概是一个星期40万。如果你迟一个星期开工我们就没了大约40万,迟两个星期就80万,这是直接经济损失!我们原来计划2月这三个星期赶4月货柜要去美国的,如果它10日给我们开工的话,我们还可以压缩一下,其它的定单暂时不做,就集中做美国单,还可以赶得上,最怕的是它10日都不给开工的话,或者员工赶不及回来,我们基本上无法全速去生产,会甩掉美国客那些货期,这个损失就暂时计算不出来。就希望可以就是2月10日可以上班吧!

大陆疫区员工返港情况未明

梁珍:那你们有没有聘用武汉或者疫区的员工?

刘达邦:我们200个员工里面有12个是武汉或湖北省的,其中一位回来了,他就自报,正在隔离之中。其余11个(员工)因为交通问题,湖北省封省了,他们出不来了,就不能回来了;东莞的现在隔离了,可能还要在那要多住一个星期才能出来,假设他健康状况是良好的话。

那我们就有两手准备,现在是看那11个工作岗位的重要程度是怎样,如果可以找一般员工去取代的话,就会聘用临时工去顶替,如果是管理层,就要再安排一下了。

梁珍:但他们的身体状况怎样呢?

刘达邦:不是完全很清楚,他们有没有被隔离,有没有患病,因为有些都联络不到他们,但知道他们还在湖北,还不能出来,我们都尽我们的能力,去跟他们联络的。

梁珍:是的,因为他有些没有症状都可能带菌的,即使20日回来,能不能即刻上班,都是一个问题。

刘达邦:是的,如果交通允许他回到东莞的话,都要先隔离14天,这不是我们公司要,他本身镇政府、村委全部都要他这样做的。据我理解就是在东莞,他们租了几间酒店,有些4星级的酒店,就隔离的,就不是一些隔离营,很差环境的那些。

迁厂扩张计划因疫情而搁置

梁珍:贸易战对你们有很大的影响,记得你当时都说想搬去其它国家,现在有没有打算要搬,即现在加上中共肺炎。

刘达邦:我们过往的那一年,就去过很多不同的国家,我们目标是东南亚的国家,后来在4个月里去了3次泰国,在成立新的生产线那里,有了目标的厂房,设备供应商也都找齐了,材料怎样运过去,全部准备就绪,就差在按个键拍板,甚至银行贷款都安排好。再投资另外一条生产线过去,那个费用也相当昂贵,那个接单的状况,各方面还在考虑。目前计划就是开工之后,再重新考虑,包括2月底、3月初安排去一次美国,了解税务和订单情况。计划原先是这样,但现在这个疫情的影响,我们没有办法做到,去美国一些航班又停,我们去了又要隔离14天,根本无法控制时间,所以这个计划也暂时会搁置,直至等到疫情完了,我们可以开工了,再详细考虑。

梁珍:每一次过年对于制造厂商都是相当关键的时候,因为接单都是这些时候的,有没有评估这个接单的情况。

刘达邦:是的,肯定是差的了。因为往年来说就是,在1、2、3月就是做样板,洽谈未来那几个月的订单的状况的,4、5、6月就是开始有局部生产了。但今年就应该会让(疫情)打乱了,下单那里,因为客户可能无法过来看样板,那就变了,他又会停一停,甚至他觉得你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供货,他又会找其它的东南亚供应商,这个影响就更加长久了。

预计香港餐饮业未来两三千家会倒闭

梁珍:那你预计中小企会不会有很多,因为这次的武汉疫情而倒闭或者破产。

刘达邦:我想就在本土,即在香港,零售餐饮就一定是会有公司关门的了,数量比预计会更多,我估计餐饮那里都可能会有二、三千间,很肯定他们会不做的了。零售那些也都会,相继都会有二、三千间会有问题出现,要视乎疫情的进展和拖的时间有多长,越长的话越多公司是受害,希望(疫情)早点完。

梁珍:那在大陆的港资企业?

刘达邦:大陆港资企业受过往那两年贸易战冲击,已经很多都是能走的就走,不能走的继续做,不能做的就结业了,有很多的是在结业的过程当中,因为他结业都不是说一个星期就可以完成的,可能是起码一年、两年,你才可以完全将那商业登记取消的在国内,处理很多部门,环保、海关、税务等各方面,都要处理的。他们有些公司已经开始进行这些动作。

梁珍问:那你自己怎么打算?

刘达邦:都是见一步走一步了,因为很多东西都不在我们控制范围之内,比如说什么时候可以开工?我们控制不了,那些同事什么时候可以从外省回来?我们也控制不了。所以就尽量吧。

不期望大陆及香港政府提供援助

梁珍问:那你对政府的防疫措施你怎么看?

刘达邦:政府的防疫措施,变成每一天你公司都要讲那个疫情的状况,哪些员工从外省回来,他们是哪一个地区回来的?他们本身有没有那些热症,那个每天那都要报上来;至于消毒的洗手液、口罩那些物资,政府是否可以支援到我们?我就不是这么乐观的。那个需求一定会很大。这个就要靠我们在香港,看看可不可以买得到,开工的时候带上去用。

这个事情(疫情)的突发性来得非常紧急,每天确认感染的人数,那个数目是很大的,现在还没有落实,死亡人数那个数字都是很吓人的。

不能因少数人方便而不封关

梁珍:是啊,到现在香港都没有全面的封关,市民就很大的怨气,你自己怎么?对你们有什么影响?

刘达邦:这些可能关乎性命的。如果封(关),那我们是无奈,如果他不封关的话,那我们可能会方便一点点,但是这个未必一定是以我们少数人的方便,而导致造成全香港人都受感染,这件事,受感染的风险这样的事情我们都不想的。

此次疫情对香港中小企影响甚于萨斯

梁珍:对呀,你从商都几十年了,你觉得这一次对经济的打击,从你自己来说,那个经济环境跟以前相比,怎么样做一个评价?

刘达邦:我从商四十几年了,我记得萨斯(爆发)的时候,我们香港是很严重的,香港死了很多人的;但是那时我们一天工都没有停过,就照开工的。顶多我们就有一些洗手消毒的液体,有一些口罩啊给他们(工人),进厂工作的时候要量体温,当时有做这些措施,但是没有停工,就继续生产。但今次国内(的工厂)要停工,对我们影响大一些。

政府补助雷声大雨点小

梁珍:对呀,你现在面临武汉的疫情,政府有没有帮到你们中小企业?

刘达邦:政府似乎他现在解决口罩问题都还没有解决到,他们都没有机会可以帮到我们,而且过往针对中美贸易战或者是社会运动,推出四轮的救治措施那些,我们所接收到的是很轻微的,就是说没有什么特别的。

比如说紧急贷款那里,根本始终他那个审批权都是在银行那里,初步的审批权,你过不了他的关,你根本就到不了政府那里去批准。所以那个也是,无论你加大多少千亿都是没有意思的;另外不够用,所以就变成雷声大可能雨点很小,政府很高调地说要怎么帮我们企业,但实际上我们接收到的,就很轻微的。#◇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萧若元:武汉疫情或令中共亡党
大陆失业潮惨过去年 企业最脆弱时遇疫情
【珍言真语】专访刘细良:中共病毒不及共产党的病毒
【珍言真语】专访刘细良:中共肺炎是对中共致命一击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桑普:中共超限战 庚子赔款会重现
【纪元播报】瑞幸咖啡造假 引发中概股信用危机
【有冇搞错】对付中共须靠纽约人川普
【直播】4·9美国疫情发布会 确诊逾46万
【纪元播报】湖北江西混战 习外防暴乱内防政变
【新闻看点】川普为何批世卫?中共四大谎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