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根本就是What the Hell Organization

【有冇搞错】世卫搞什么鬼

世卫组织在疫情中的表现广受诟病 还不止是谭书记有问题

石山

人气 3662

【大纪元2020年03月11日讯】3月10日,有冇搞错

谢谢网友,在昨天节目下面留言,教我说这个“有冇搞错”。这个“搞”发音得长短,代表了我们要表达的情绪的程度。很有用,我们等一会真的可能用得到。

因为今天想说一下,世界卫生组织,WHO。

2008年北京奥运之前,中国官方发了一个文件,要求观众观看比赛喝采,不能用不文明得用语。当时我采访了一些大陆民众,问他们什么是“不文明用语”。有一个人说,北京观众有个特点,一旦不满意,会非常团结地,几千个人非常整齐地喊一个词,两个字。

我问我们领导,我们广播报导中,被采访人说到这个词的时候怎么用?他回答说,可以用一个电子音beep覆盖。所以报导出来后,就成了“傻Beeeep”。

听起来,是不是文明多了?今天要谈世界卫生组织,WHO,待会忍不住,可能会用到这个“文明词”。

今年中共肺炎(武汉肺炎)一开始,世界卫生组织的公开讲话,就一直和中国政府保持一致。早期说可防可控,没有人传人。等到疫情传出来了,世卫又说不要发旅行禁令,不要反应过度,等到疫情传到各国了,又开始说中国表现得好,应该向中国学习。

所以,中国网民说,世卫组织WHO,根本就是武汉卫生组织,还有人把总干事谭德塞教成了谭书记。

说他是谭书记,可能真的一点都不冤枉。

这位谭书记,就是谭总干事长,8日派出WHO主管资讯宣传的部门,联络了世界主要的社交媒体和搜索网站,包括脸书和谷歌,要求他们封杀所有有关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病毒疫情的“谣言”。这是中央电视台公开报导出来的。

各位做自媒体的youtuber,现在大家知道自己为什么被黄标了,是不是要跟我学一下这一句:有冇搞错!

说到谣言,我们现在可以证实的,还真的有一个谣言。疫情最开始,大家记得吗?中国政府指天发誓说没有发现人传人迹象,那时候大概是1月20日左右吧。昨天官方的消息说,武汉地区医护人员,1月份感染超过三千。很明显,中共官方当时的讲话,现在已经可以被证实是谣言。

后来官方一直在强调说,疫情是“可防可控”,现在染病人数四万,死亡好几千,而且传到全球一百个国家,这是否仍叫做“可防可控”。除了美国,中国好像没有把疫情通告给别的国家,然后还引述WHO的讲话,让别国不要反应过度,结果上当的国家不少。

日本《产经新闻》有一篇文章,题为“韩国跌入中国和世卫的泥潭惨剧”。提到疫情初期,韩国文在寅政府,曾试图限制中国入境者,但中共驻韩大使邢海明向韩国政府提出抗议,他就引述了世卫组织的说法,“不应该对中国实行出入境限制”。最终,韩国屈从中共压力。韩国后来的情况,大家都很清楚。

其实日本、意大利的情况和韩国差不多,现在日本舆论都在痛批WHO。为什么?中共撒谎成性,大家都知道,WHO以前起码算是个国际机构,还有CREDIT,所以误信上当了,别人当然要恨你。

这也就罢了。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病毒现在已经造成了如此大的影响,连带全球股市都跌到接近崩溃。谭德塞又说了,这个武汉肺炎是“世界上第一个可控制的大流行”,意思就是经过中国的努力,全世界终于可以有控制疫情的办法了,要不是中国,现在会死更多人。

有冇搞错?

咱们举个例子。社区里面有一家着火了,他不但不报警,也不告诉别人,还不让别人做准备。结果大火蔓延,烧到别人家里了,而他家已经烧完了。他现在开始看笑话了,指责别人家的火星飞过来了,还笑话别人烧得很惨,还问别人:要不要借你个水桶啊?要不是我们家,你们烧得更惨。

消防来了,却告诉大家说,这是第一个可以控制的火灾!

这还不是最可恨的。布鲁斯.艾尔沃德,加拿大人,世卫组织总干事的高级顾问,更过分。2月份,他带了一个世卫组织专家团去中国,然后在北京开发布会,大声赞扬中国政府。

他说:“我们要认识到武汉人民所做的贡献,世界欠你们(一份情)。当这场疫情过去,我希望有机会代表世界再一次感谢武汉人民。在这次疫情中,很多中国人民遭遇困境,仍在牺牲奉献。”

《华盛顿邮报》记者问他,依照规定,凡是去过武汉的人,都需要强制隔离14天。布鲁斯.艾沃德回应说:“我没有去过武汉医院任何‘脏区’(Dirty Area)”,引发外界哗然。你没有去过Dirty Area,那你去过哪里呢?看到过什么情况?了解了什么内情?

根据中共官方媒体的报导,艾尔沃德在中国还说,如果他感染了中共肺炎(武汉肺炎),会最想在中国治疗。

我其实不怀疑这一点。因为中国的医疗是分很多级别的。WHO高级顾问,在中国大概可以获得部级医疗待遇,按照内部的说法,基本上差不多是“不惜一切代价”进行治疗。2010年的数据,中国全国的医疗资源,80%用于官员,其中的50%用于部级以上的官员。也就是说,中国14亿人的医疗,有40%用于高级官员。

为什么大城市大医院治疗水平高,因为一旦接收一个超过部级的,比如副国级官员,医院就可以获得几乎无限的资源,可以购买设备、药品,可以邀请外国顶级专家会诊等等。如果你是高官级别,当然要在中国治疗,就算实在不行,还可以更换器官,一个星期换一个新鲜的肺。

但你在中国别当普通老百姓。艾尔沃德博士,在中国不会是普通老百姓。普通老百姓,只能被隔离封锁在家里,不许出街,不许出声,也不许发烧。

那些想说话的人呢?陈秋实呢?方彬呢?李泽华呢?许章润呢?许志勇呢?郭泉呢?

说那些话的人,代表的不是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甚至不能是Wuhan Organization,根本就是“What the Hell Organization”!

这位艾尔沃德回到日内瓦后,25日又开记者会,再度赞扬中国表现,称各国警觉度不足,建议各国应可借鉴中国的防疫经验。

不是你要求各国不要反应过度?不要发旅行警告?现在又“警觉度不足”了?

有冇搞错!

中国网民称谭德塞为中共大外宣的“谭书记”,日本前大阪府知事指他是“疫情蔓延世界的元凶”。这位艾尔沃德顾问,也完全有资格当“副书记”,或者是“副元凶”。

近日,泰国在联合国代表的发言上,也极尽调侃“谭书记”,他说:“主席,全球中共肺炎的旅行禁令都没人在乎啊,例如WHO总干事长谭德塞,他刚去过北京,(未隔离)现在就来这里开会,大家有被传染的风险啊,尤其是主席您最危险,因为你一直坐在总干事旁边。”

他还说:“好在他见到我也不和我握手,所以我本人风险不大”。他还建议道:“要消除世人的恐慌,重建大家对WHO的信心。主席,我建议WHO应该马上到中国开会,尤其是武汉。现在正是造访有两千年历史的黄鹤楼最佳时机,或者去北京也行,可以到长城、紫禁城,现在不但人少空旷、价格也便宜。”

他甚至表示愿意捐出自己的退休金,赞助这一盛举。泰国代表的发言,在网上获得全球网友的喝采。

我想说的是,What the Hell Organization这些人的表现,其实并不奇怪。我们看一个影片。这个是网友传出来的,不一定是这一次,但确是和世界卫生组织官员有关系。这位世卫成员特别有爱心,尤其喜欢用他的手来表现。

这根本就是傻Beeeep行为。

很多人认为,发达国家的人,受过完整的西方教育,表现就会如何如何。其实,在面对中共的时候,人其实非常脆弱,因为共产党专门研究和利用人性的弱点,有一百多年的系统的经验。

名利色气,总有一项可以打中你!

以前我有一个朋友,在中国的外资企业工作。这个外资企业,是世界上非常著名的运动品牌的公司。这家公司,最开始进入中国,发现有很多假货,所以就找了很多中国人,比如律师什么的,找证据去告这些假货公司,之后,就要报销费用。

这家公司的财务总监,看到财务报销的时候非常生气,比如说给法官送礼,他认为这是妨碍司法公正,看到送的礼是人参,人参是什么?说是一种中药,你又不是医生,为什么非法开药,这是非法行医。我这个朋友说起来哈哈大笑,认为美国人那个时候完全不懂中国。

但只要两年,故事就完全变了。两年之后,这家公司派到中国的人,不但知道怎么行贿,怎么受惠,哪里有好的夜总会,知道哪里好玩,甚至可以看出什么样车牌,可以完全不顾交通秩序,就是某种车牌,就是军牌,可以逆行,可以开入行人区。学中国这些事,非常非常快。

等到他们的会计再来的时候,看到一些行贿的钱,给官员或者是某些球会的钱,给俱乐部钱的时候,他说:No problem, Just do it!

别联想啊。

我想说,人性的弱点,其实很清楚。在中共那里,这一切就像白纸一样,他会逐项分析,如何能打动你。可以是钱、可以是名、可以是色、可以是气。什么是气,就是可以帮助你解决问题。

如果你要保持自己的公正,那可就要特别小心。

今天我们就谈到这里。感谢各位捧场。我们明天再见。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何清涟:中国掌控联合国机构越多 世界越糜烂
中共企图设立“新世卫” 学者批评荒谬
罗琼:中共的谎言胜似病毒 危害全世界
泰国代表“高级酸”WHO 各国代表忍不住笑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希斯:取消文化兴起令人生畏
【珍言真语】周伟雄:港人莫放弃 将来再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