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对官员阶层的防范

人气 894

【大纪元2020年03月27日讯】中共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政党。它脑袋后面烙着一个“恨”字,脑袋前面烙着一个“斗”字,对谁都不相信,对谁都是利用,对谁都防范,其中包括所谓“自己人”,就连它的多任领导人都没有好下场。本文就杂谈一下中共对官员防范问题。

中共靠暴力和谎言窃国,也靠暴力和谎言治国。它治国的主要工具,是“自己人”,即号称现有的9000万党员、461万个基层党组织。它用巨大的利益来笼络住“自己人”。大陆的中上阶层、油水部门、“肥差”,基本上是被“自己人”霸占了;当然,中共还利用了些“无知少女”(即无党派人士、知识分子、少数民族、女干部),当花瓶,点缀一二。

中共利用“自己人”牢牢攫取、掌控着权力、资源,整个中国都是它的私产。用曾经的南斯拉夫副总统、铁托接班人密洛凡·德热拉斯的名著《新阶级》中的话讲,就是:“共产主义革命是以取消阶级为号召开始,但最后竟造成一个握有空前绝对权威的新阶级,其它的一切都不过是欺骗和错觉而已”,“当代共产主义最主要的一面,是这个所有者兼剥削者的新阶级”。用中国老百姓的话讲,就是“解放是抢劫,改革是分赃”。

但是,利益笼络不是万能的,历史上出身于贵族阶层、即得利益者阶层的革命者多得是,苏联解体很大程度是也是由于苏共高层抛弃了党。因此,中共这个“成熟的流氓”(《九评共产党》语),对其官员阶层的防范,不论公开还是秘密,都极为严密,非苏共可比。

例如,苏联军队讲“一长制”,什么事情军事首长说了算,政委就靠边了,这是苏联解体过程中军队之能反戈的一个重要原因。中共军队就大不同了,坚持搞“党委制”,“党指挥枪”,“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1954年,中共军队《政治工作条例(草案)》送审时,“中国共产党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政治工作,是我军的生命线”一句中,“是我军的生命线”的表述被划掉了,毛泽东亲手用铅笔把这7个字又勾了回来。从此,《政治工作条例》虽多次修改,“生命线”提法却从未变动过。中共军队中的政委可是有实权的。

在军队,军事部门和政治部门平分秋色;在地方,则是业务部门和党务部门一字并肩。虽然名义上都以党的书记为首,但“党政二元体制”却必然造成内斗不断,相互掣肘。一种极端的情况是,在国营企业,书记开除厂长的党籍,厂长开除书记的厂籍。这种事情还不少见呢。

“党政二元体制”的弊端(例如靡费国库——中国行政管理费占财政总支出的比重,2003年已上升到19.03%,高于日本的2.38%和韩国的5.06%),中共难道不知道吗?当然知道。但偏偏就这么搞,一直搞到现在,可见其防范心机之深了。

在“党政二元体制”之外,中共又设计了个党委的多层集权体制。以县为例。县党代表大会,选举县委;在县委委员中,又选出县委常委若干(十余人);在常委之上,又有党委副书记数名;副书记之上,才是县委书记。县是这样,市、省、中央都是这样。权力金字塔一级一级的,官大一级压死人,够人慢慢去爬的。实际上,虽然往往多是一把手说了算,但一把手的政敌也是不少,要摆平才行。

同时,政府部门又多设副职。以副省级市武汉市为例,市政府领导高达九名,其排序是:市长一人,常务副市长一人,党组成员一人,副市长五人,秘书长一人。多设一个位置,就多出一个人来管事;多一个人管事,就多一分是非,窝里斗是断断免不了的。中共搞了多少次的政府机构改革,官员、机构都在绕这样一个圈子:膨胀——精简——再膨胀。为什么跳不出这个圈子?其实也是中共有意为之的啊。

以上讲的是体制上、明面上的事情。中共对官员的暗中防控那也多得去了,就讲一件笔者听到的事。二零零几年吧,我在一个特大城市的一家民企工作,有个公安分局局长与老板关系密切,一次酒桌上,这个局长说他以前是市公安局某处处长,这个处的一项职能是监听市副处级以上干部的电话,一个人好像要监听多少个人,他从来都不去过问,爬得远远的,免得给自己找麻烦。这大概不是虚言。

总之,中共对官员阶层(尤其是高层官员)的防范,是机关算尽的。但是,管得了人,可不一定管得住心。尤其,当时代大潮滚滚而来,洪水冲决一切时,所有的防范都难以扼杀人逃命自救的本能;过于狡诈的中共,最终还是要误了卿卿性命。

责任编辑:林诗远#

相关新闻
王赫:阻击中共大外宣——中美新战场?
王赫:三事“快闪”折射习近平困境
王赫:庚子年 中共政权流氓化再升级
王赫:中共病毒长眼与天灭中共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疫情下的中国经济 面临五大危机
【纪元播报】美政府派发救济金 哪些人受益
【纪元播报】武汉检测数据中的监狱无名氏
【直播】3·29美国疫情发布会 确诊近14万
【思想领袖】极左分子如何将美国制度极端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