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庚子年 中共政权流氓化再升级

人气 9234

【大纪元2020年03月08日讯】中共的流氓本质,在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瘟疫的冲击下,再次暴露无遗。应对瘟疫的“政治第一,维稳第二,科学第三”方针,使2019年本已全面恶化的政局,更加腐烂。对国内民愤,全面封口、极端控制、暴力打压;对国际民怨,死不要脸、倒打一耙、自我标榜;这些都表明中共政权流氓化的再升级。本文择其大端,略述如下。

其一,封杀中共肺炎瘟疫真相,谎言祸世,大谎弥天

吹哨人李文亮医生之死是中共扼杀真相、祸害世界的标志性事件。迄今,中共仍以“举国体制”编织谎言。2月15日,前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全球卫生高级研究员、普利策奖获得者Laurie Garrett在《Foreign Policy》网站撰文指出,中共不断变换说法(如下面8个谎言故事),除了让中国人民付出惨痛生命代价外,也让世界在盲目的猜测中等待瘟疫降临。

第一个故事,在去年12月上旬至今年1月19日之间流行,称武汉海鲜市场传出的病毒,不是SARS或类似SARS。在除夕正式宣布新(中共)病毒后,第二个故事则称(中共)病毒不会人传人,疫情得到控制。1月20日习近平公开讲话后,开始了第三个故事,即借鉴SARS应对手法,封城封路。但是到了2月3日,中共病毒(俗称新型冠状病毒)看来并不像SARS(SARS的潜伏期只有3天左右,并且只有发热病人才能感染他人),有证据表明,没有发烧、只有轻度感染中共病毒(俗称新型冠状病毒)的人也可以将病毒传播给其他人,潜伏期可能长达24天;而且,武汉以外的城市开始经历这种疾病的可怕蔓延,中共又转向了第四个故事(熟悉的剧本)——警察国家严控。

疫情危急,中共又编出了第五个故事:美国政府应该对中国困境负责。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该瘟疫成为国际关注的紧急公共卫生事件的同一天,美国国务卿警告美国人不要访问中国。美国限制了航空公司、机场、中国移民、重返美国的旅客。中共开始指责美国对中国疫情过度反应。

2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召开会议,提出第六个故事:由于管理不善,疫情已失控。现在,中共将领导一场针对该病毒的“人民战争 ”,更加严厉地隔离检疫,并控制“谣言”。但是,6天之后的2月9日,官方数字显示新病例报告的速度有所放缓,这种趋势一直持续到2月12日数字激增。在这三天的时间里,又出现了第七个故事:首先,此次疫情已达到顶峰;其次,是中国该恢复生产、恢复经济的时候了。

虽然在大陆几乎找不到稳定的地方,没有人真正知道病患基数,即多少人被感染了,但这并不妨碍中共编出第八个故事:坚持认为疫情正在逐渐消退。

其二,以防疫之名 社会监控极端化 强化暴力打压

2019中共政局的三大特征之一,就是社会监控极端化,暴力镇压倾向高涨(详见笔者“【2019盘点】中共社会监控的极端化”一文)。进入庚子年,遭受着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瘟疫的强烈打击,这个特征就更加鲜明了。兹举3例。

1、1月26日,中共成立中共中央疫情领导小组。这个9人小组中,有中宣部长、公安部长,就是没有任何一位防疫专家。外界认为,这个小组根本不是为了防疫用的,而是为了宣传及防民变用的。此外,2月8日,陈一新以中央政法委秘书长身份担任中央赴湖北指导组副组长;2月13日,有政法系统背景的应勇和王忠林分别接任湖北省委书记和武汉市委书记,也显示了中共的暴力镇压倾向。

2、2月4日,许章润教授《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在网络热传,许旋遭软禁。2月6号,总部位于美国华盛顿的人权组织“中国人权捍卫者”表示,从1月22日至1月28日,短短6天之内,中共当局至少抓捕了325名中国公民。

在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施虐之际,从最初的李文亮等八人被“依法处理”到最近“被失踪”的民间记者陈秋实、方斌、李泽华等,这些公民或是在自己的朋友圈、或是在微信群、或是在网络上说了一两句真话,或是播放了一些视频,便受到训诫、拘留、罚款、强制隔离,甚至逮捕、被失踪的惩罚。

3、2月10日起,不断有武汉网民披露,湖北省已开始区域性断电、断网。3月1日起,中共出台最严网络管控新规《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施行。中共的理由是拔除网络杂草、给网络空间洗洗澡。但网民抨击,疫情下中共风声鹤唳,封口胜于防疫,网络大屠杀开始了。

4、受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疫情影响,大陆大中小学都推迟开学,开启网路授课。然而,在中共特有的审查制度下,网课直播因涉及敏感词频频被封,陷入尴尬局面。

纽约时报报导,总部在北京的博彦科技公司“内容监控服务应用”上,收录了十多万个基础敏感词和三百多万个衍生词,其中政治敏感词占了总数的1/3。而且这个资料库还会不时地更新、扩充内容。而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专门研究讯息封锁的跨学科实验室最新的研究表明,中共当局在公开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疫情之前数周,一直在网络上封锁与中共病毒相关的关键词,包括“人传人”等,“武汉不明肺炎”、“武汉卫健委”在疫情爆发初期已是禁词。在2019年12月底至2020年2月中,大约500个关键词或句子被大陆影片网站“YY”以及微信封锁。

当前,中共防民之口胜过防疫。有女网警自曝,每天只睡4小时,疯狂删帖“查谣”。更有网警累得猝死(山东泰安市公安局泰山分局李弦)。

其三,“大宣传” 洗脑赤裸化、强制化,无所不在

1月25日,《美国之音》刊登一则报道,题为:“‘不忘初心’,疫情人命关天缘何上不了《人民日报》头三版?”报道说,武汉等15座城市“封城”,党报头版未见“踪影”,反而上了世界主流媒体的头版。这显示中共党报的“党性”碾压“人民性”,或许西方媒体反而“真正与武汉人同命运”。真这是对中共“大宣传”的辛辣讽刺。

人们看到这么一个荒唐画面:《人民日报》自1月5日精心推出系列报导“总书记来过我的家”,迄今一共刊登了6篇,都是头版头条。最近两篇分别是2月29日的“日子过得像蜜一样甜”,和3月2日的“美好家园乐融融”。而且,中共还“紧急编辑制作”《大国战“疫》一书,“集中反映习近平总书记作为大国领袖的为民情怀、使命担当、战略远见和卓越领导力”。外界评论这是愚蠢的、典型的“低级红高级黑”。

在瘟疫中心湖北武汉,据《大纪元》独家报道,湖北官场一批官员被习近平当局以处置疫情不力为由下台后,湖北省宣传部为新上任的省委书记应勇,准备了一份工作汇报,从中揭示:成立11个工作组应对战时宣传工作;组织1600人来监控、删帖、找人,截止2月14日,湖北省宣传部报请中央网信办删除所谓的“谣言和有害信息5.4万余条”;另一方面,他们还组织网络大V撰写“网评文章近400篇”,并组织五毛入群,及时“跟评40万余条”,“以主动发声对冲负面舆论”;武汉瘟疫爆发后,共有33家境外媒体60名记者到武汉采访,在他们的“劝导”下,已有47名记者离开武汉。

此外,据2月4日晚央视《新闻联播》头条播发报道,中宣部已调集300多名记者深入湖北和武汉进行采访报道。2月23日,武汉一位大学教授发文表示,官媒发表的疫情报导基本是在“侮辱人的智商”,没有一篇能读得下去。文中还提到,武汉市民萧贤友临终时写下了“我的遗体捐国家,我老婆呢”这句话,但陆媒在报导时却只提前7个字,后面4个字直接删去不提。

总括中共当前的“大宣传”,如旅美学者何清涟3月2日发推文所称,中共疫情舆论控制分成四部曲:丧事当作喜事办、中共病毒(俗称新型冠状病毒)来自美国的阴谋论(理论基础是钟那句病毒不是中国的)、我们又赢了(此时正在进行),第四部曲是“中国拯救了世界”,还未上演,很快就会出现。文革时期的文胆、笔杆子们,比如梁效、姚文元等,无耻程度略逊于今天这一批。

其四,军机绕台,网军扰台

2月9日至10日,中共军方24小时内连续派出轰6及歼11等军机执行“远海长航训练”绕台湾岛屿飞行,并于10日短暂逾越海峡中线。

2月10日,中共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称这是北京释放给台湾当局的警示。这实际是对如下两件事的恐惧:年初蔡英文高票连任,宣示“我们叫做‘中华民国台湾(the Republic of China, Taiwan)’”;当选副总统赖清德2月2日至10日访问美国华府。

外界还有多种解读。或认为,这可以为中共的维稳统治纾解压力,转移内部施政矛盾;或认为,这是对外宣示共军内部并无严重疫情传播;或认为,共军刻意选在这个时候绕飞,表示即便是在内地疫情如此严重的情况下,也有这个决心和能力武统台湾,以彰显所谓的“核心利益”。而BBC刊文,认为这是对习当局内对外政治“示警”。

蔡英文则在接受访问时表示,最重要的还是要赶快把疫情控制住,让整个区域和全球疫情的状态,可以缓解下来,“在这个时候做这些军事动作,没有意义也没有必要”。

如果说军机绕台是明手,那么网军扰台就是暗手了。台湾的刑事局3月6日在记者会上指出,有网民以YouTube、推特(Twitter)等账号在各新闻媒体网页、脸书(Facebook)社群,散布疫情假讯息,且内容参杂中国用语,皆是境外人头账号居多。

专研中共对台资讯战的台北大学犯罪研究所助理教授沈伯洋分析,中共网军正在等待台湾疫情升温。作为中共“大外宣”战略的一部分,现在的假消息攻势只是“铺梗”的试水温阶段,总攻击还没开始。有论者认为,中共目的是转移大陆内部的民怨,与消除全球对中共隐匿疫情的不好印象,不让台湾置身事外,“中共不把有限资源用在防疫,却用在抹黑跟甩锅,这是很可笑的现象。”

其五,瘟疫人祸害全球,中共竟要世界感谢

中共掩盖疫情,打压披露疫情的“吹哨人”导致疫情失控,并蔓延至全球。但是,中共非但没有向世界道歉,党媒却叫嚣“世界欠中国一声感谢”,并极力将中共病毒(俗称新型冠状病毒)来源“推向国外”。

先是2月27日,中共专家钟南山声称,“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不一定发源地在中国”,由此引领官媒全面转向,开始否定病毒来自中国。

3月3日,习近平在清华大学医学研究院举行的座谈会上要求,利用人工智能(AI)和大数据技术“查明病毒的来龙去脉”。韩国《朝鲜日报》报导指,这段讲话预计将引发“病毒发源地的争议”。

随即,3月4日,新任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对“中国(中共)病毒”、“武汉(中共)病毒”的称呼表示“强烈反对”,声称这是个别媒体“企图让中国背上制造疫情灾害的黑锅”。

同日,新华社转发评论文章,标题就是“理直气壮,世界应该感谢中国”。

对此,《北京之春》杂志荣誉主编胡平撰文指,“祸头子居然变成了救世主,天下还有比这更无耻的吗?新华社发表这篇文章绝不是它标榜的‘理直气壮’,而是理亏心虚。它知道,自己已经是千夫所指。它知道,它无法正面替自己辩护。所以,它就要搅浑水,转移视线,以攻为守,倒打一耙。”

结语

中共政权流氓化当然并不限于以上五个方面。此外,例如,大疫当前,中共一方面推迟召开全国“两会”,另一方面,却又要求复工复产,视老百姓命如草芥;例如,一方面指使、纵容城管、居委会人员暴力打压,封路封小区,另一方面,默许武汉城管拦抢救灾物资,武汉小区居委会搞配送一天赚十万元(垄断了食物派发,而且他们禁止居民自己团购蔬菜、食物);等等。

如上所述,中共政权正在流氓化的道路上狂奔着,这也预示着它的末日就要到了,因为丧智和疯狂是死亡前的两大征兆。

1月27日,丹麦报纸《Jyllands-Posten》刊登漫画,将中共五星血旗上的五星,变成五颗冠状病毒。这幅漫画形象地表明:中共是辐射全世界、祸害全人类的最大的病毒。

人类清除中共这个病毒的时刻到了!

责任编辑:林诗远

相关新闻
王赫:如果武汉军管
王赫:方舱医院是医院、隔离点、集中营?
王赫:从三诉案看武汉当局迫害法轮功之惨烈
王赫:武汉“断网”阴影笼罩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答谢10万订阅特别报导
【珍言真语】港府打压传媒 卢俊宇:加速制裁
【一线采访视频版】前军报记者:黎智英被捕 港人创3奇迹
【十字路口】中共九大威胁 利用网红当外宣?
【罗厨寻味】咸鱼鸡粒茄子煲
【珍言真语】王岸然:美制裁林郑 中资银行割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