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务院:我们有专门部门评估中共虚假宣传

人气 3594

【大纪元2020年03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高杉编译报导)美国国务院周五(3月27日)举行了电话特别简报会,其中谈到了“中共病毒”疫情问题,并再次批评了北京方面在疫情期间的推广虚假信息的做法。此外,还介绍了美国针对中共、俄罗斯和伊朗的虚假宣传专门成立的评估部门的详细情况。

在简报会的一开始,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摩根‧奥塔古斯(Morgan Ortagus)就未点名地批评说:“世界各地爆发的‘中共病毒’疫情向我们所有人都证明了及时、透明和诚实的信息共享的重要性。美国已经把这个任务放在重要位置上。不幸的是,并非所有的国际成员都这样行事,相反,他们选择了使用诡计、掩饰和指责。”

美国国务院全球参与中心(State Department’s Global Engagement Center)的特使和协调员利‧加布里埃尔(Lea Gabrielle)在简报会上着重讨论了关于“中共病毒”疫情期间的外国敌对势力传播虚假信息的问题。

加布里埃尔首先介绍了美国成立的专门针对中共、俄罗斯和伊朗等国的虚假宣传的部门的情况。

她透露说:“在我们开始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想确保大家对国务院的全球参与中心,或者我们所说的GEC有一个大致的了解。全球参与中心最初成立时,只专注于反恐任务,当时主要侧重于打击伊斯兰国(ISIS)的宣传。美国国会通过的《2017年国防授权法案》实际上扩大了全球参与中心的使命,其中包括打击外国散布的旨在破坏美国安全或政策或我们的合作伙伴和盟友的虚假信息。”

“因此,全球参与中心随后成立了三个新的小组,一个负责俄罗斯的虚假信息宣传,一个负责中共的虚假信息宣传,还有一个负责伊朗的虚假信息宣传。全球参与中心还有一个反恐小组,继续执行我们最初的反恐任务。我们还有一个分析和研究团队,由大约25名数据科学家组成,还有分析师和主题专家,这样我们就可以使用科学数据,并确保我们所有的工作都采用数据驱动的方法。我们还有一个技术参与小组,负责对不同的技术能力进行对外联系,以便我们能够跨部门召集力量讨论正在开发的能力,并对这些能力进行评估。我们有能力通过技术测试平台对正在开发的技术进行更深入的评估,我们还利用我们的技术参与团队与不同的技术平台,包括社交媒体平台进行对外扩展联络和协调。”

“现在我已经向你们简要介绍了我们团队的概况,以便了解今天的电话会议的目的,就是关于我们所看到的外国散布的有关‘中共病毒’的虚假信息。我首先希望让你们知道的是,自一月份以来,全球参与中心一直在跟踪俄罗斯、中共和伊朗赞助的网站或与‘中共病毒’有关的不同平台所推广的各种说法。我们的全球参与中心主要职责之一,就是随时向国务院领导层、跨部门机构和我们的合作伙伴通报情况,以便他们了解我们在全球信息环境中所看到的情况。因此,这给我们的领导展示了一个更全面的画面,以便他们可以继续作出明智的决定,因为我们正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

“……我想,我们都知道这不仅仅是某个单一的行为或问题。在危机期间,我们看到俄罗斯、中共和伊朗政府的虚假信息和宣传生态系统都围绕着一些旨在促进其达到自身目标的虚假信息主题。所以在中国,在整个(疫情)危机过程中,我们注意到了一些(虚假)说法被传播的轨迹。一种是诽谤性的虚假信息,比如:错误地指责美国是这种‘中共病毒’的源头,另一种是中共试图把这场危机变成一个新闻故事,以期突显出中国共产党在处理健康危机方面的主导地位。我们看到的是,中共动员其全球宣传系统,其中包括国家媒体和中共外交官,把那些精选出来的、本地化的、不断重复的虚假说法推广出去。”

“我要说的是,信息空间是不断发展的,这不是一个一成不变的过程,中共的宣传方式也是如此。尽管我们确实看到了中共官员自己发表的令人不安的言论,但我想强调的是,我的团队最近也初步看到了中共官员还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虚假信息的迹象。”

此外,加布里埃尔还介绍了关于俄罗斯和伊朗在虚假宣传方面的一些情况。

在接下来的记者提问过程中,加布里埃尔和国务院发言人奥塔古斯多次被记者问到了中共政权在应对此次疫情方面的做法和责任问题。

一位记者问道:“你好。谢谢你。我有一个问题,但它好像包括了两个部分,那就是:第一,你们是否拥有一种衡量标准或一种能力,来判断这些虚假信息宣传活动的叙述有多成功吗? 然后,你们有多关注这些虚假信息,这些错误的说法是否占据了主导地位? 谢谢你。”

加布里埃尔女士回答说:“谢谢你的问题。答案是肯定的,我们确实有能力评估信息空间,我们有一些不同的科学数据能力,我们与我们的分析和研究团队,能够评估虚假信息环境,包括虚假说法正在被接受的程度。”

“我刚刚从我的团队那里得到了一些信息,我想我可以和大家分享。具体来说,我们已经看到一些中共官员在非洲散布的虚假信息,我们已经看到中共官员正在从推广这些虚假说法中转向。我们认为,中共官员在非洲所散布的虚假信息表明,他们可能已经放弃了此前的某些虚假信息的传播行动,特别是散布说‘中共病毒’来源于美国这个虚假说法。现在我们正在关注那些指控,我们在3月13日到15日期间注意到了这些虚假指控,但它们大多都得到了民众的负面反应,之后这些虚假指控几乎就消失了。将之代替的是,中共的虚假叙述似乎转向了批评‘美国污辱中国’和‘赞扬中共的行动’。我们可以通过不同的科学数据工具来观察信息环境是如何变化的,以及什么样的说法正在占据主导地位。”

在另一个问题中,有记者问到:“谢谢。我只是想问问你是否能就你上面所说的给出更多的细节,关于中共正在放弃这种虚假说法,这非常有意思。你提到了非洲。你在世界各地都看到中共的虚假信息了吗? 你认为中共是否已经改变了关于‘美国参与阴谋论’的说法? 你还能从中共那一方面看到这一点吗? 你还能在某些地方看到它,还是说它已经完全消失了? 你认为这是为什么呢? 你说也许他们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反应。是因为这个原因,还是因为美国的压力,或者是美国——比如说,美国召见了(中共)大使? 你觉得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谢谢。”

加布里埃尔女士在回答中说,虽然无法描述全部的细节,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们在信息领域看到了什么。在我们最近的评估中,我们看到中共正在摆脱对某些虚假信息的推广,转而关注其在打击‘中共病毒’的行动中的全球角色。”

“所以我提到了非洲。全球参与中心收集并分析了数十个中共政府和外交官员在非洲发布的社交媒体帖子,特别是1月1日至3月18日之间的帖子。在COVID-19问题上,最初这些账户都保持沉默,但到报告期结束时,关于‘中共病毒’的发言占这些账户所有帖子的60% 左右。”

“我们还看到中共所关注的方面,我们分析出了四个突出的方面。一个是所谓中共成功地遏制了病毒。第二个是呼吁国际合作。第三个是世界卫生组织对中共的赞扬。第四是中共经济的弹性。反美推文评论只占帖子总数的0.88% 。实际上,正如我前面提到的,它的虚假宣传表现不佳。因为非洲民众基本上都拒绝了‘中共病毒’源于美国的虚假说法,也拒绝了称之为“中国病毒”是种族主义的提法的评论。他们拒绝接受这些虚假的说法。所以有趣的是,我们看到了我前面所提到的关于虚假信息的推广行动的转向,就是重新去聚焦于赞扬中共的行动。“

“我们在西半球也看到了类似的情况。我想说,这和我们在非洲看到的情况几乎一样。所以与covid-19相关的话题占了中共官方媒体自一月初疫情在西半球卫生组织爆发以来所推动的宣传内容的一半。我们已经看到的是,中共基本上依赖于一个统一的信息系统。我们在非洲所看到的中共官员改变了他们的宣传口径,我们在意大利也看到了。中共官员变得非常活跃,他们从各方面出击,通过#标签系统地向全球受众传递他们的信息,增加他们的社交媒体追随者,让人们相信他们的行为是负责任的,并且在提供援助。”

一位《纽约时报》的记者还问到了中共、俄罗斯和伊朗是否在推广虚假消息方面进行了高层协调的联合行动?

加布里埃尔女士回答说:“⋯⋯中共是已经动用了我之前所提到的整个信息机构,包括中共驻外大使、中共官方媒体。然后,我们看到的是不同国家之间的虚假信息的交叉汇聚。有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我们看到俄罗斯和克里姆林宫的信息平台推出了某个虚假的说法,这些虚假的说法又被其它国家重复转发,其中包括中共,然后俄罗斯再次从中共那里转发,把它们再次推广出去,好像这些说法最初是来自其它那些国家。我们还特别注意到——我以前举过的一个例子,俄罗斯此前引用了伊斯兰革命卫队领导人的错误说法,但这个错误说法实际上是俄罗斯最先推出的。这就是它们的工作原理。我们看到的是一种交叉融合。”

责任编辑:叶紫微 #

相关新闻
疫情下中共再宣传脱贫 学者:民众生活会更惨
中共大外宣甩锅宣传 专家:终以失败收场
德国媒体:来自北京的无耻宣传
中共宣传援鄂医护零感染 广西病危护士引关注
最热视频
【直播回放】国歌法二读 港人吁立法会抗议
【拍案惊奇】香港527关键战 北京一日两震
【十字路口】香港大三罢前夕 传中共制暴栽赃
【直播】5.27疫情追踪:白宫反击社交媒体审查
【纪元播报】若中共镇压香港 “美国与港人站一起”
【纪元播报】美议员促用马格尼茨基法制裁10中共官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