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務院:我們有專門部門評估中共虛假宣傳

人氣 3594

【大紀元2020年03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高杉編譯報導)美國國務院週五(3月27日)舉行了電話特別簡報會,其中談到了「中共病毒」疫情問題,並再次批評了北京方面在疫情期間的推廣虛假信息的做法。此外,還介紹了美國針對中共、俄羅斯和伊朗的虛假宣傳專門成立的評估部門的詳細情況。

在簡報會的一開始,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摩根‧奧塔古斯(Morgan Ortagus)就未點名地批評說:「世界各地爆發的『中共病毒』疫情向我們所有人都證明了及時、透明和誠實的信息共享的重要性。美國已經把這個任務放在重要位置上。不幸的是,並非所有的國際成員都這樣行事,相反,他們選擇了使用詭計、掩飾和指責。」

美國國務院全球參與中心(State Department’s Global Engagement Center)的特使和協調員利‧加布里埃爾(Lea Gabrielle)在簡報會上著重討論了關於「中共病毒」疫情期間的外國敵對勢力傳播虛假信息的問題。

加布里埃爾首先介紹了美國成立的專門針對中共、俄羅斯和伊朗等國的虛假宣傳的部門的情況。

她透露說:「在我們開始討論這個問題之前,我想確保大家對國務院的全球參與中心,或者我們所說的GEC有一個大致的了解。全球參與中心最初成立時,只專注於反恐任務,當時主要側重於打擊伊斯蘭國(ISIS)的宣傳。美國國會通過的《2017年國防授權法案》實際上擴大了全球參與中心的使命,其中包括打擊外國散布的旨在破壞美國安全或政策或我們的合作夥伴和盟友的虛假信息。」

「因此,全球參與中心隨後成立了三個新的小組,一個負責俄羅斯的虛假信息宣傳,一個負責中共的虛假信息宣傳,還有一個負責伊朗的虛假信息宣傳。全球參與中心還有一個反恐小組,繼續執行我們最初的反恐任務。我們還有一個分析和研究團隊,由大約25名數據科學家組成,還有分析師和主題專家,這樣我們就可以使用科學數據,並確保我們所有的工作都採用數據驅動的方法。我們還有一個技術參與小組,負責對不同的技術能力進行對外聯繫,以便我們能夠跨部門召集力量討論正在開發的能力,並對這些能力進行評估。我們有能力通過技術測試平台對正在開發的技術進行更深入的評估,我們還利用我們的技術參與團隊與不同的技術平台,包括社交媒體平台進行對外擴展聯絡和協調。」

「現在我已經向你們簡要介紹了我們團隊的概況,以便了解今天的電話會議的目的,就是關於我們所看到的外國散布的有關『中共病毒』的虛假信息。我首先希望讓你們知道的是,自一月份以來,全球參與中心一直在跟蹤俄羅斯、中共和伊朗贊助的網站或與『中共病毒』有關的不同平台所推廣的各種說法。我們的全球參與中心主要職責之一,就是隨時向國務院領導層、跨部門機構和我們的合作夥伴通報情況,以便他們了解我們在全球信息環境中所看到的情況。因此,這給我們的領導展示了一個更全面的畫面,以便他們可以繼續作出明智的決定,因為我們正在努力解決這個問題。」

「……我想,我們都知道這不僅僅是某個單一的行為或問題。在危機期間,我們看到俄羅斯、中共和伊朗政府的虛假信息和宣傳生態系統都圍繞著一些旨在促進其達到自身目標的虛假信息主題。所以在中國,在整個(疫情)危機過程中,我們注意到了一些(虛假)說法被傳播的軌跡。一種是誹謗性的虛假信息,比如:錯誤地指責美國是這種『中共病毒』的源頭,另一種是中共試圖把這場危機變成一個新聞故事,以期突顯出中國共產黨在處理健康危機方面的主導地位。我們看到的是,中共動員其全球宣傳系統,其中包括國家媒體和中共外交官,把那些精選出來的、本地化的、不斷重複的虛假說法推廣出去。」

「我要說的是,信息空間是不斷發展的,這不是一個一成不變的過程,中共的宣傳方式也是如此。儘管我們確實看到了中共官員自己發表的令人不安的言論,但我想強調的是,我的團隊最近也初步看到了中共官員還在社交媒體上發布虛假信息的跡象。」

此外,加布里埃爾還介紹了關於俄羅斯和伊朗在虛假宣傳方面的一些情況。

在接下來的記者提問過程中,加布里埃爾和國務院發言人奧塔古斯多次被記者問到了中共政權在應對此次疫情方面的做法和責任問題。

一位記者問道:「你好。謝謝你。我有一個問題,但它好像包括了兩個部分,那就是:第一,你們是否擁有一種衡量標準或一種能力,來判斷這些虛假信息宣傳活動的敘述有多成功嗎? 然後,你們有多關注這些虛假信息,這些錯誤的說法是否占據了主導地位? 謝謝你。」

加布里埃爾女士回答說:「謝謝你的問題。答案是肯定的,我們確實有能力評估信息空間,我們有一些不同的科學數據能力,我們與我們的分析和研究團隊,能夠評估虛假信息環境,包括虛假說法正在被接受的程度。」

「我剛剛從我的團隊那裡得到了一些信息,我想我可以和大家分享。具體來說,我們已經看到一些中共官員在非洲散布的虛假信息,我們已經看到中共官員正在從推廣這些虛假說法中轉向。我們認為,中共官員在非洲所散布的虛假信息表明,他們可能已經放棄了此前的某些虛假信息的傳播行動,特別是散布說『中共病毒』來源於美國這個虛假說法。現在我們正在關注那些指控,我們在3月13日到15日期間注意到了這些虛假指控,但它們大多都得到了民眾的負面反應,之後這些虛假指控幾乎就消失了。將之代替的是,中共的虛假敘述似乎轉向了批評『美國污辱中國』和『讚揚中共的行動』。我們可以通過不同的科學數據工具來觀察信息環境是如何變化的,以及什麼樣的說法正在占據主導地位。」

在另一個問題中,有記者問到:「謝謝。我只是想問問你是否能就你上面所說的給出更多的細節,關於中共正在放棄這種虛假說法,這非常有意思。你提到了非洲。你在世界各地都看到中共的虛假信息了嗎? 你認為中共是否已經改變了關於『美國參與陰謀論』的說法? 你還能從中共那一方面看到這一點嗎? 你還能在某些地方看到它,還是說它已經完全消失了? 你認為這是為什麼呢? 你說也許他們沒有得到他們想要的反應。是因為這個原因,還是因為美國的壓力,或者是美國——比如說,美國召見了(中共)大使? 你覺得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謝謝。」

加布里埃爾女士在回答中說,雖然無法描述全部的細節,但是「我可以告訴你的是,我們在信息領域看到了什麼。在我們最近的評估中,我們看到中共正在擺脫對某些虛假信息的推廣,轉而關注其在打擊『中共病毒』的行動中的全球角色。」

「所以我提到了非洲。全球參與中心收集並分析了數十個中共政府和外交官員在非洲發布的社交媒體帖子,特別是1月1日至3月18日之間的帖子。在COVID-19問題上,最初這些帳戶都保持沉默,但到報告期結束時,關於『中共病毒』的發言占這些帳戶所有帖子的60% 左右。」

「我們還看到中共所關注的方面,我們分析出了四個突出的方面。一個是所謂中共成功地遏制了病毒。第二個是呼籲國際合作。第三個是世界衛生組織對中共的讚揚。第四是中共經濟的彈性。反美推文評論只占帖子總數的0.88% 。實際上,正如我前面提到的,它的虛假宣傳表現不佳。因為非洲民眾基本上都拒絕了『中共病毒』源於美國的虛假說法,也拒絕了稱之為「中國病毒」是種族主義的提法的評論。他們拒絕接受這些虛假的說法。所以有趣的是,我們看到了我前面所提到的關於虛假信息的推廣行動的轉向,就是重新去聚焦於讚揚中共的行動。「

「我們在西半球也看到了類似的情況。我想說,這和我們在非洲看到的情況幾乎一樣。所以與covid-19相關的話題占了中共官方媒體自一月初疫情在西半球衛生組織爆發以來所推動的宣傳內容的一半。我們已經看到的是,中共基本上依賴於一個統一的信息系統。我們在非洲所看到的中共官員改變了他們的宣傳口徑,我們在意大利也看到了。中共官員變得非常活躍,他們從各方面出擊,通過#標籤系統地向全球受眾傳遞他們的信息,增加他們的社交媒體追隨者,讓人們相信他們的行為是負責任的,並且在提供援助。」

一位《紐約時報》的記者還問到了中共、俄羅斯和伊朗是否在推廣虛假消息方面進行了高層協調的聯合行動?

加布里埃爾女士回答說:「⋯⋯中共是已經動用了我之前所提到的整個信息機構,包括中共駐外大使、中共官方媒體。然後,我們看到的是不同國家之間的虛假信息的交叉匯聚。有一個很好的例子就是,我們看到俄羅斯和克里姆林宮的信息平台推出了某個虛假的說法,這些虛假的說法又被其它國家重複轉發,其中包括中共,然後俄羅斯再次從中共那裡轉發,把它們再次推廣出去,好像這些說法最初是來自其它那些國家。我們還特別注意到——我以前舉過的一個例子,俄羅斯此前引用了伊斯蘭革命衛隊領導人的錯誤說法,但這個錯誤說法實際上是俄羅斯最先推出的。這就是它們的工作原理。我們看到的是一種交叉融合。」

責任編輯:葉紫微 #

相關新聞
疫情下中共再宣傳脫貧 學者:民眾生活會更慘
中共大外宣甩鍋宣傳 專家:終以失敗收場
德國媒體:來自北京的無恥宣傳
中共宣傳援鄂醫護零感染 廣西病危護士引關注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港人籲圍立法會 中共面臨巨大挑戰
【直播回放】國歌法二讀 港人籲立法會抗議
【拍案驚奇】香港527關鍵戰 北京一日兩震
【十字路口】香港大三罷前夕 傳中共製暴栽贓
【直播】5.27疫情追蹤:白宮反擊社交媒體審查
【紀元播報】若中共鎮壓香港 「美國與港人站一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