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学校就是学校 不该沦为“监狱”

人气 298

【大纪元2020年05月14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Michael Zwaagstra撰文/林达编译)作为大瘟疫限制令陆续放宽的一部分,加拿大魁北克将是第一个重新开放学校的省份。除该省最大城市蒙特利尔以外的中小学生将于5月11日重返校园,而蒙市学校则于5月25日开课。

当然,魁北克学校并非完全恢复正常。课堂规模将限制在15名学生以下,课桌之间也需间隔6英尺。课间休息亦将受到严格管制,学生不得玩游戏,没有小组活动也没有手工课,健身房不对学生开放,也不上艺术、音乐课,就连卫生间也会受到教师仔细监控。

此外,将不对学生作业进行评级,因此在接下来的两个月内,学生成绩单上将是一片空白。总之,学校将严格控制学生一举一动,限制课外活动,这对返校生还有什么意义呢?

说实话,魁北克学生不是在返校,而是去坐牢。

如果有人想把学校变成一个枯燥无味的地方,实施这些苛刻的社交距离要求就是最完美的方式。

以前不讨厌上学的人现在也会憎恨它。强迫孩子们一整天坐在课桌旁,不许做这不许做那,不仅不合理,而且太残忍。

有一件事可以确定,孩子们在这样的学校环境中是学不到什么东西的。

学生学习需要良好的师生关系、和同学健康互动,课程内容既有意义又有趣,及时评估学习成绩、而不是死板的课程表。但是,从现在到6月底,魁北克的情况不会改变。

魁北克省提前重新开学的实验注定将失败,但不是因为COVID-19(中共病毒)。最好的科学证据表明,儿童染疫的风险比成年人低得多,而且不太可能传染他人。由于有效疫苗需要数月(甚或数年)的时间,教育部门须开始应对病毒或与人类共存很久的现实。

魁北克的实验将失败,还因其植根于这样的幻想:学校里的社交距离政策应该像超市那样。非也,学校不是杂货店,学生——不管其年龄大小——亦非成年人。

虽然目前的规则要求人们保持一定的社交距离,这让超市购物较之于从前没那么令人愉快,但并非不可能。然而,假如政府命令你只能去一家商店,买和别人一样的东西,不要触碰任何物品,那就和魁北克眼下的境况有一拼了。

鉴于本学年将于几周内结束,各省须把重点转向9月。不幸的是,一些省份正在研究效法魁北克的经验。

例如,艾伯塔省教育部长阿德里安娜·拉格朗奇(Adrianna LaGrange)最近说,正在考虑让学生错开日子上学,并强制在走廊和教室内拉开距离。我认为,这不是正确的做法。

如果学校重新开放,那就得像所学校,而不是监狱。也就是说,学生们需要上满全天的课程、一周五天。同时也意味着,小孩子需和别的孩子一起玩耍,因为,这才是孩子们需要的环境——他们推推搡搡,打打闹闹,大声说笑,弄得屋子里乱哄哄的。另外,当孩子们课间休息时,需要自由玩耍,而不是被迫执行两米远的社交距离,以及其它僵硬的行政命令。

简言之,学校就该像个学校。教师必须能够执教学生们在教室里互相学习。而这在魁北克目前是办不到的。与其仿效魁北克,不如等到9月再开学,像正常学校那样开学。

但这并不是说学校在开学时就可以掉以轻心。学校可以取消额外的功课,大型集会如典礼、音乐会、运动会也可以不举行。而禁止公众进入学校、当师生有病时不要来校都是可行的。

这些符合常识的规定比那些死板的严格监控要好得多。

尽管瘟疫猖獗,学生学习仍是必不可少的。但把学习变成一种痛苦经历是最要不得的。学校不是牢房,也不该是牢房。让我们在9月初回到校园,去学习去教学。

作者简介:

迈克尔·兹瓦格斯特拉(Michael Zwaagstra)是位高中教师,著有《讲台上的圣人:教与学的常识反思》(A Sage on the Stage: Common Sense Reflections on Teaching and Learning.)。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而不一定不代表《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瘟疫大流行下的政治家和专家
【名家专栏】中共长期与美对抗 美国该反击了
【名家专栏】中共病毒为何危及中共帝国梦
【名家专栏】瘟疫下的种族主义谎言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酷吏进港掌国安 港现“维权律师”
【十字路口】反制中共党媒渗透 台湾下驱逐令
【珍言真语】刘锐绍:国安法四任务 借外打内
【重播】川普在“向美国致敬”庆典上演讲
【深度报导】隐形之战 中共的战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