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病毒有眼睛:联合国红色背景

人气 6240

【大纪元2020年05月17日讯】大家好,欢迎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5月16日星期六。又到了“病毒有眼睛”的板块时间。

【原声视频1】我们想一想我们长期生活的全球结构,它始于二战结束,包括两个非常重要的机构,即联合国(UN)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这两个国际组织,都是由两个在美国政府有很高职位的苏联特工促成的:一个是美国国务院的阿尔杰‧希斯(Alger Hiss),他基本上促成了联合国的诞生。他是第一任秘书长。或者说他召集了旧金山的第一次会议。

【原声视频2】不要忘记,《联合国宪章》的起草者是阿尔杰‧希斯,在老罗斯福政府工作的最臭名昭著的苏联间谍之一,人们对此浑然不知。

【原声视频3】我的朋友在莫斯科接受训练的时候,苏联人明确地告诉来自全世界的学生:联合国是“我们的囊中之物”,联合国的事,“我们说了算”。它是我们推行政策的工具,它是我们的婴儿。

刚才在视频中讲话的三位都是美国人,第一个是《红线》(the red thread)一书的作者戴安娜‧韦斯特(Diana West),这段话是她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说的。第二位是前白宫经济学家、作家吉姆‧辛普森(Jim Simpson)。第三位是《来自内部的敌人》一书作者、研究员特雷弗‧洛登(Trevor Loudon)。这两位的话,是出自纪录片《蚕食美国》。

这三位都提到了联合国,这也是我们今天要重点说的对象:疫情冲击下的联合国。

截止到4月12日,联合国公布的数字显示,它在全球的职工中有189人确诊染病,其中3人死亡。我们查不到更新的关于联合国工作人员染病的情况,但就这个数字来说,已经说明问题,联合国在疫情冲击下损失很大。

长期关注新闻看点的朋友可能知道,我们一直在强调这个问题:病毒有眼睛,亲共疫情重。比如疫情最重的美国,是因为美国往届政府养肥了中共,现在美国人民承受痛苦;好莱坞主动迎合中共审查,世界名校主动亲近中共,所以才有今天的局面。

那么联合国是怎么回事呢?它的疫情为什么也很重呢?

“联合国是共产阵营的工具”

二战后成立的联合国是世界上最大国际组织,目前有193个成员国。成立联合国的目的,是为了加强国与国之间的合作协调。

成立了联合国,总得有一个章法,不能像无头苍蝇一样。所以当时的苏联提出,应该建立一个各个成员国都遵守的《联合国宪章》。因为苏联是发起国,所以起草宪章它也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也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苏联后来也成了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一。

宪章的起草人之一是当时的美国国务院官员阿尔杰‧希斯,他也是美国当时的总统罗斯福的重要顾问,同时也是《联合国宪章》会议的代理秘书长。

但是希斯还有一个秘密的身份,这就很少有人知道了。在《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一书中,明确指出他是“苏联间谍”。这样的人起草《联合国宪章》,可想而知,这个宪章一定会对苏联有利。

而苏联当时是共产主义阵营老大哥,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联合国宪章》对整个共产政权都是有利的。查一查《联合国宪章》,包括各种公约,它都给共产政权留下了后门。为什么?《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表示,就是因为联合国从酝酿出生,到现在成长壮大,它一直都是共产阵营利用的工具。

这么说,可能有人会认为我们有些武断。我们来详细地说一说。

联合国很多重要机构负责人有共产色彩

不知道大家是否注意过,红色政权的头子都受到联合国极高的礼遇。很多人对这个现象不理解,为什么会这样呢?

其实扒一扒联合国的各个重要机构,就会发现问题的原因:联合国很多重要机构的负责人是共产党人,或者是共产主义的同路人。

先说联合国的历任秘书长。联合国从1945年成立至今,已经有九任秘书长。但其中有四任秘书长是社会主义者,甚至是马克思主义者。

第一任是挪威的特吕格韦‧赖伊(Trygve Lie),他是得到苏联大力支持的社会主义者。苏联给他一个重要任务,就是把中共拉入联合国。在赖伊辞职后,接替上任的瑞典人达格‧哈马舍尔德(Dag Hammarskjšld)也是社会主义者。他对世界共产革命持同情态度,对中共领导人周恩来大肆吹捧。

第三任吴丹是缅甸的马克思主义者,他认为列宁的理想与《联合国宪章》一致。然后第六任秘书长是埃及的布特罗斯‧布特罗斯-加利(Boutros Boutros-Ghali),他曾是社会主义国际(Socialist International)的副主席。

联合国的最高使命是维护国际安全,实现世界和平,所以联合国设有维和部队。维和部队的负责人是联合国“政治与安理会事务副秘书长”,从1946年成立到1992年,担任维和部队负责人职务的共有14人。但其中有13人是苏联人。

很多国际观察人士发现,这个维和部队并没有真正为世界和平出力。为什么?《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一书中指出,“苏共政权从来没有放弃过扩张共产势力”,“虽然喊的是维护世界和平的口号,实施的却是符合共产政权利益的做法,扶持的是亲社会主义的组织”。

就是说,联合国几乎成了共产党的天下。共产阵营在这个平台上“大展身手”,极力推动着共产主义“世界政府”。

正因为共产势力在联合国根深蒂固,所以联合国到处都有红色间谍。即使在苏共政权倒台后,联合国的共产遗毒还普遍存在着。

这是整体上说了一下共产主义在联合国的情况,下面说说中共对联合国的渗透与控制。

联合国成中共的宣传平台

第一任联合国秘书长赖伊遵照苏共的意思,把中共拉入联合国后,又进入了安理会,成了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如果把联合国比做一个生命,那么让中共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就相当于让病毒进入了人体最重要的脏器官。

联合国除了设有一位秘书长之外,还有五个副秘书长,由五个常任理事国的人担任。代表中共出任副秘书长的刘振民,负责的是经济和社会事务。

理论上,担任了联合国副秘书长后,就不能再代表任何国家的利益,因为他是代表着整个世界。但是这个框框对中共推荐的秘书长不起作用。

比如2018年1月,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身为中共党员的刘振民公然为中共的意识形态背书。声称中共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顺应世界发展潮流。

还有中共推行的“一带一路”,很多国家认为这是中共的霸权扩张,使很多国家都陷入了深重的债务危机。比如斯里兰卡还不起中共的贷款,不得不把重要的港口租给中共使用99年。还有巴基斯坦,还不起债务后,不得不向世界货币基金组织求助等等。

这些眼睁睁的事实,使很多国家都看到了问题的实质,中共对参与国是明助暗控,所以纷纷踩刹车。但是在中共运作下,联合国的一些高官却在吹捧“一带一路”。

比如去年4月,中共举行第二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期间受邀与会的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António Manuel de Oliveira Guterres)、常务副秘书长阿米娜‧穆罕默德(Amina Mohammed)、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执行主任亨利埃塔‧福尔(Henrietta H. Fore)等等,都主动为中共站台,吹捧“一带一路”的倡议是“全球治理典范”。

这只是联合国几位高官的表现,但却反映着中共对联合国的影响。而实际上,中共对联合国不只是影响,它已经在深度控制联合国了。

中共深度控制联合国

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表示,中共通过殖民势力、贿赂或其它方式,试图控制联合国内部的每个组织,已经对美国和整个世界造成了巨大破坏。

这位著有《致命中国》的加州大学退休教授指出:“在过去数十年,中共一直非常非常积极地,藉由选举(把中共的人)放到领导位置,取得那些(联合国专门组织)的控制权。它已经控制了15个(联合国专门组织)当中的5个组织。同时也利用代理人、殖民性质的代理人,像是谭德塞。”

公开资料显示,联合国有15个专门机构,其中四个国际组织是中共直接派驻的官员在执掌,还有一个是代理人在执掌。

这四个组织和中共直接派驻的负责人分别是:

世界粮农组织(FAO)总干事屈冬玉,之前是中共农业农村部副部长;

工业发展组织(UNIDO)总干事李勇,之前是中共财政部副部长;

联合国国际电信联盟(ITU)秘书长赵厚麟,之前是中共邮电部设计院工程师;

国际民航组织(ICAO)秘书长柳芳,她之前是中共民航总局国际合作司副司长。

另一个中共代理人执掌的是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mon Ghebreyesus)在这次疫情期间的表现,已经证明是当之无愧的“谭书记”,禁得住中共的考验。川普(特朗普)曾说过,世卫组织“所有事情都是以中共为中心”,“一切似乎都依照中共的方式做”。

此外,其它国际组织中任职的中共高官,还有世界银行集团的(World Bank Group)首席行政官杨少林、世界贸易组织(WTO)副总干事易小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秘书长林建海、副总裁张涛,以及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副秘书长王彬颖和世界气象组织(WMO)助理秘书长张文建。

上个月,中共外交代表又成了人权理事会协商小组成员,进一步加深了对人权理事会的控制。

这些事实都在证明,联合国已经被中共深度控制。就在这次疫情在中国大陆疯狂肆虐的时候,中共也没有忘记争取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总干事的位置,希望现任副总干事王彬颖能够被扶正。但美国正在努力阻止中共的做法。

中共影响所到之处“尽皆沦陷”

法国《费加罗报》4月9日有一段描述,中共“把触角悄悄地伸进联合国的世界媒体中心、安理会等,隐蔽地推动其在联合国国际社会组织中的棋子,如这次在世卫组织内的做法和结果。它像一只八爪鱼一样,把触角伸进一些组织内的空缺位置,然后悄悄地把候选人推到战略位置上。”

中共就是通过利益收买、金钱开道的做法,把它的触手伸进了一个个联合国下属的世界组织,而这些组织随即就变成了为中共利益服务的机构。

旅美经济学家何清涟在澳洲SBS中文网撰文指出,中共的影响所到之处“尽皆沦陷”。特别是人权理事会和世卫组织的沦陷,给这个世界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

比如人权理事会,中共先是用撒币的方式收买拉拢非洲和拉美等发展中国家,然后再让它撒币后的古巴、巴基斯坦、苏丹、津巴布韦等这样的国家进入人权理事会。在中共的操控下,所有谴责中共人权记录的决议从此失去了通过的机会。

再比如世卫组织,在中共花钱疏通和游说之下,埃塞俄比亚前卫生部长谭德塞2017年成了世卫总干事。

谭德塞在这次疫情中的表现,大家都是有目共睹。以前我们有不少关于他替中共站台、帮助中共隐瞒疫情的内容,这里不再赘述。这里来说说他的前任,就是陈冯富珍。

陈冯富珍做了两届世卫总干事,她的上位,也是中共台下运作的结果。中共强力推荐,花钱买票,才使她能顺利上位。

其实陈冯富珍的口碑并不好,在香港任卫生署长期间,因为禽流感误导公众,被民间称为“鸡珍”。后来在SARS期间又故意隐瞒真相,使香港遭受重创。

她当上世卫总干事后,在2014年处理西非的埃博拉疫情中,又一次反应迟钝。直到疫爆8个月后才推出抗疫措施,因此她备受国际卫生界的批评。

更严重的是,她担任总干事期间,世卫组织陷入了严重的腐败丑闻。仅在她卸任前的2017年5月,这个组织成员一年的差旅费竟高达2亿美元,远远超过给爱滋病、肺结核和痢疾的救济金。

人权理事会和世卫组织这两个事例已经说明,中共触碰哪个组织,哪个组织就会糜烂。它就像一个大淫妇,往下拉每一个国家、组织、机构。所有与它有关系的,无论是国家、组织还是机构,都会给自己的人民、给这个世界带来灾难。

而联合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国际组织,却被中共深度控制,甘心接受中共的控制。在这个天灭中共的时刻,遭受疫情重创,能是偶然的吗?

中国大陆疫情更新

说完了“病毒有眼睛”,我们要把目光转向中国大陆了。

吉林舒兰病毒传染链还在扩大

当地时间昨天(15日)深夜,吉林舒兰市委书记李鹏飞被撤职了。大纪元得到可靠消息,因为舒兰洗衣工的病毒传染链还在扩大,已经涉及到多个事业单位,包括公安局、市政府和学校。

网友爆料说,“公安局这几天没人上班,都被隔离,只有派出所几名警察值班。”

大纪元得到的最新消息是,舒兰市公安局至少有4个人被确诊,其他的都在筛检当中,官方并没有对外公布结果。4个确诊人员分别是洗衣工的先生,这是舒兰公安局警务保障室的司机;洗衣工的三姊夫,是舒兰公安局指挥中心6楼接警员;另两位都是与洗衣工的先生有密切接触的人,一个是舒兰公安局机要室警察,另一个是舒兰公安局的辅警。我们得到了完整的名单,但是出于保护隐私,暂不公布他们的姓名。

记者打电话给吉林市公安局,一位警察回复表示,舒兰这起疫情与日前到绥芬河接从俄罗斯回来的人员有关。他说:“舒兰(疫情)是从俄罗斯回来的,公安局有公安干警去接的,回来后洗衣服,(病毒)可能在衣服上,传给洗衣工了。”

记者随后又给一位确诊病例家属打电话了解情况。那位家属说:“你看她(洗衣工)自己本人都说不清楚这东西。”这名家属表示,她(洗衣工)和先生原本挺小心的,接触的人都是没出过本市的,没有从俄罗斯回来的,或韩国回来的。但“还是确诊了,觉得挺意外的。”

说到这里,不知道大家是否听明白了。根据这两个电话内容,我们可以做一个判断,洗衣工染病,很大可能是在给警察洗衣服的过程中感染的。

就是说,警方人员中,早就有人感染了,只是没有表现出症状。也就是无症状感染,而且这个无症状感染病人的潜伏期比洗衣工的潜伏期更长。否则,警方也不会让所有人员做检测。

武汉全员检测 1100万人上街排队?

说到检测,现在湖北武汉正在全员检测,对1100万人进行地毯式排查。但是当局搞得这个十天大会战,安全吗?据说现在当局又叫停了这个检测。我们来听一位武汉嫂子的吐槽。

【原声视频】你知不知道我们这些,本来平时都不出门的。你突然一下要我们都出门,扎堆啊。今天早上从8点钟开始排队,排到现在也没做成,排了三个小时啊。

我不明白这是怎么想的,你自己想一想,本来很多人是没有问题的,你就因为那么少数的几个人。武汉一千多万人,你就那么几个人无症状感染,就搞得一千多万人都跑出来检测。

然后做检测的过程中间,如果是交叉感染怎么办?检测你要张嘴巴吧?你要把口罩取下来吧?这个医护人员,在这么短时间内他怎么样去换那个口罩、手套?怎么去保证消毒?然后还有的人在这个过程中间咳嗽、打喷嚏,这个周围的空气都被污染了,你怎么及时消毒?

这些问题你都没有想到,你就跑出来,一千多万人做这个检测,脑残!原话,你这里录音呢对不对?原话你录音发给相关部门听听啊,脑残的决定!排上三个小时,结果没有监测到,搞得什么鬼?我不明白。全部几千号人,全部扎堆在一起,怎么想的?现在又不让我们排,让我们回去?搞的什么名堂,我就搞不明白。

每个小区都是这样,不是我们一个小区,我们朋友圈都在转发的,都在骂你们政府无能,做的什么X事情?也就三民小区嘛,而且小区几个人而已嘛。一千多万人,就几个人出现无症状感染,你搞得一千多万人陪葬?

本来就只有那么几个人,十几个人,出现这个反复的事情很正常,是非常正常。每年感冒发烧还多少人哪,对不对?这很正常的事情,而又不得了了,大动干戈。花了几十个亿,跑来XX全民检测。毛病,简直是脑残。我们家孩子已经几个月没出过门,也要检测,怎么想的吗?有病不早就发病了?那些不要命的人,你就让他去死好了。本来从1月份到现在5月份,四个多月,你如果有症状,你如果有什么问题,你是不是就表现出来,自己就出来找医生上报,对不对?

这段录音传出后,很多网友都说,这位武汉嫂子骂得痛快。但是也有网友认为,这位武汉嫂子可能还是被骗了,因为如果仅仅是几个人、十几个人出现症状,当局绝不会这么大动干戈。

其实这种全民检测的大动作,也不太可能是地方当局能够决定的。因为这是一笔相当大的费用,如果没有北京的允许,武汉敢私自这么做吗?这很可能反映着武汉的疫情情况,有可能已经很严重了。

我们反复说,死几个人,中共根本不在乎,否则它也不会隐瞒疫情。现在(中共公布的)中国大陆已经死了几千人了,当局不还是照样吗?有说过一句向老百姓道歉的话吗?

武汉嫂子骂“脑残”,几个人染病,让一千万人陪葬。这个骂得听起来是痛快,因为很少有人敢这样当面斥骂中共。但是换个角度想想,武汉嫂子可以想到的事,中共当局想不到吗?它不知道有交叉感染的问题吗?

当然想得到。那如果它知道有交叉感染的问题,为什么还要让人们扎堆来做检测呢?而且排了3个小时的队,还没有检测成。中共这是要干什么呢?是不是觉得人还没有死够数?

网传三个孩子器官被盗走

我们曾说过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的事,有很多国际组织和个人都在追查这件事,也有很多的证据,都指向中共当局在有系统地进行着这桩罪恶。

这个消息最早是由法轮功学员爆出的,指控中共在大面积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但是现在看来,中共已经把活摘的目标扩大了,不局限在法轮功学员身上。

这里有一个令人恐怖的消息,先提醒您,可能会让人感到不安。

这是在网络上正在流传的一个视频。视频中显示,死了三个孩子,年龄都不大。画面中第一个出现的孩子,胸腹位置有明显的一道痕。网友说是被缝过线,“应该是器官被拿走了”。

这些刽子手,摘取孩子们的器官干什么?当然是卖给医院,换钱。医院收购器官干什么?不就是给别人使用吗?换在别人的身上,赚取更大的利益。

还是那句话,只有我们想不到的,没有中共做不到的。它的坏,早就超出了正常人的思维底线。只要中共存在一天,每个人都有危险。别再说危言耸听,也不是事不关己。在中共的统治下,人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至少有64万人感染病毒?

我们继续来说大陆疫情情况。13日,美国《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报导了一个消息,显示在这次疫情中至少有64万人感染了病毒。

《外交政策》得到了一份由匿名人士提供的中共“内参”资料库。这个资料库是由位于湖南长沙的国防科技大学制作的,这所大学隶属于中共军委。这个资料库被整合成一个名叫“战疫复工大数据”的网站地图(网址:nudtdata.com.cn)。这个网站地图是对外公开的,但是却很少有人知道。

《外交政策》报导,尽管该资料库还不够全面,但已经非常丰富。其中包括超过64万次信息更新,覆盖了至少230个城市。也就是说,有超过64万条信息显示特定位置的病例数。每次数据更新都包含这个地点的纬度、经度和确诊病例数,日期范围为2月初到4月下旬。

《外交政策》认为,虽然64万条信息并不是精确代表64万个确诊病例,但也部分反映出真实的感染数据。

大家知道,中共早前对无症状感染患者的处理方式是不管,不做统计,也不做治疗。就是说,这部分人群没有计入中共的染病数据当中。照这样来判断,中国真实的感染数字要远远大于64万条信息所涵盖的数据。

在3月下旬,英国科学家经过计算后指出,中国的感染数字被中共瞒报了15至40倍。那么就以当时中共公布的确诊8万例计算,中国的真实感染人数也应该在120万到320万之间。

请注意,这只是3月份的判断。现在又过去一个多月了,又有多少人被感染呢?武汉当局大动干戈,说明什么呢?

那好,以上就是今天节目的完整内容,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大纪元《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受疫情影响 联合国:全球3亿学生面临停课
应对疫情 纽约联合国总部大楼暂停开放
加智库:中共利用联合国组织推进地缘政治并掩盖疫情
【瘟疫与中共】被疫情冲击的联合国
最热视频
【直播】川普访问Puritan制药厂发表讲话
【罗厨寻味】蜜汁叉烧鸡排
【新闻看点】不想背锅?李克强戳穿华丽泡沫
【胡乃文开讲】天热流汗好难受!9大茶饮消暑止汗又提神
【纪元播报】郝海东投震撼弹 美议员吁世界抉择
【拍案惊奇】中共特工美国布局 郝海东大陆被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