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印花税改革 对你有何影响?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05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杨裔飞澳洲布里斯本编译报导)面对疫情对澳洲的影响,澳洲政府已在筹划疫情后的税制改革印花税是其中之一。

那麽什么是印花税?政府会废除它吗?废除印花税对普通民众有什么影响?悉尼晨锋报高级财经记者Jessica Irvine对此进行了分析,一起去了解一下。

何为印花税?

自政府存在起,政府就需要征税获取收入。澳洲最早的税种之一就是印花税,其它早期税种还包括向进口货物征收的关税,还有酒税和烟草税。

印花税真的有“印花”,它是合同或其它相关文件上盖的那枚印章,以让文档成为官方认可的正式合同或文件。交易的文件每次得到官方以这种方式认可时,交易各方就要支付一笔费用,或者叫税。

现今更多交易在网上进行,所以没有了实质的那枚印章,但是依然对房产过户征收印花税(也叫“流转税”)。另外车辆销售和一些保险合同也需缴纳印花税。

对于一些购房者来说,典型的印花税是按照他们所购房产价值的某一百分比来收取,首次购房者有一定的豁免。

州级政府2001年取消了一些印花税,引进了商品和服务税(GST,Goods and Services Tax),但印花税依然是各州和行政区政府收入的一个很大来源。印花税占新州、维州和昆州自主征得的税款中的30%。

为什么有人谈论取消印花税

既然印花税能带来这么大的收入,为什么州的财长们在推动取消印花税呢?因为这是个非常不稳定的税种。房地产行情高涨时税收增加,房地产泡沫期税收就蒸发了。

经济学家支持财长们,抨击印花税是“低效的”税收来源。前财政部总干事(Treasury secretary)亨利(Ken Henry)更直白的说:“(印花税)是个坏税”,这是他今年早些时候说的。

亨利对各税种进行了审核,他将印花税当作政府收入方式中最低效的税种之一。

说实在的,所有的税种都是坏的,在某种意义上说,它们扭曲了经济,阻止了本可能进行的经济活动。对工资征税打击了工人的工作积极性;对公司利润征税阻止了投资;变相鼓励公司转向离岸或者聘请昂贵的会计师帮助他们把税减到最少。

(征税)诀窍就是对那些无法避税的东西征税。

印花税针对那些决定签订新合约进行新交易的人征税,不符合上述征税的基本特征。人们可以为了避税而不进行交易。

首次购房的买家必须花更长的时间存钱买房。空巢老人对换入小住所没有积极性,但是他们迁入小住所可以空出更多的房源,缓解房价的上行压力。工人也不想迁去有工作的地方,导致了更高的失业率。

经济学家们喜欢看到这些低效率的税种被废除,换成那些对经济的破坏力小一些的税种。

有哪些税种可替代

突然废除印花税会在各州和行政区的钱库中留下一个大窟窿。所以,废除印花税之前,先要找好替代的税种。

讨论得最多的可以替代印花税填补财政收入大窟窿的方法有三。

一是收取更广范围的土地税,二是增加商品与服务税(GST)的范围或数量,三是把前面的办法进行组合。

首都行政区是唯一一个承诺废除印花税的州政府或行政区政府。2012年,当时的首长加拉格尔制定了20年的计划,以便让印花税缓慢地自然退出,让按年征收的土地税逐步增加。这个方法在中期时在政治上非常具有挑战性,因为纳税人不得不交付印花税和土地税两种税种,尽管每一税种的税率都减少了。

经济学家喜欢土地税,因为很难避税。大部分经济学家(尽管不是所有经济学家)还喜欢商品与服务税(GST),因为同样比较难避税:每个人都要购物。自从澳洲2001年推出税率为10%的商品与服务税以来,该税率从来没变过,而其它国家已提高了税率,新西兰提高到了15%。

谁不喜欢印花税

新州财长佩罗泰特(Dominic Perrottet)是所有州财长中领头废除印花税的人。2019年下半年,他设立了一项调查,由Telstra前任总裁索迪(David Thodey)领导,对该州的税种进行调查。提交进行调查的33个税种中,超过一半提到了印花税的问题。

“在整个咨询阶段,我们一直听到(人们说)流转税是一种影响居民迁徙自由的昂贵税种,”索迪说。他准备今年6月份公布他的调查结果。

亨利以及同为前财政部总干事的帕金森(Martin Parkinson)两人告诉索迪的调查组,他们认为印花税应该被砍掉,取而代之的是更广范围的土地税。澳洲联邦政府劳动生产力委员会(Productivity Commission)主席布热南(Michael Brennan)也谈到了转征土地税是一种“划算的改革”。

今年4月,澳洲储备银行行长劳伊(Philip Lowe)表达了支持改革的意见,呼吁对税收进行大幅度改革,“产生收入,鼓励消费,(增加)土地税收”(income generation, consumption and land),旨在帮助提振经济,走出中共病毒疫情造成的经济低迷。

谁可以废除印花税

印花税是州政府和行政区政府收取的一项税种。如果他们愿意,他们可以决定明天就取消它。但这么做会给他们的财政留下一个大大的窟窿。通过增加土地税收,这个窟窿慢慢地会被填补。可为了不被愤怒的房主断送自己的政治生涯,土地税可能仅仅向新置购房征收,这就意味着初期衹有很小的收入基数。

这个时候需要联邦政府出面了。各州和行政区财长在土地税逐步增加的时候,需要联邦政府提供额外的收入援助。简而言之,他们需要联邦政府填补他们财政收入的短缺。联邦政府很可能通过增加商品和服务税(GST)提供帮助。这笔税一直是由联邦政府收取后,再转给各州和行政区。

疫情爆发前,联邦财长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摒斥这一改革的可能性。“这不是我们所拥有的权利,也不是(我们)寻求的计划”(This is not a mandate we have, nor plan to seek)他在去年回应新州财长佩罗泰特的调查时说。

但是现在事情发生了变化。

现在是废除印花税的好时机吗

面临不断减少的政府收入,联邦政府正被迫考虑澳洲税收系统在疫情下应该怎么办。

在联邦政府寻找振兴经济的道路时,改革税收、减少对经济增长的拖累,是他们考虑的其中一条路。

政治智囊说,增加商品和服务税或加征新的土地税会极其不得人心(wildly unpopular)。然而,促经济增长和促就业是迫在眉睫的首要事务。

新州财长佩罗泰特说:“(现在是)各州摆脱阻碍经济增长的那些低效税收的最佳时机。”

疫情爆发后成立的国家内阁可以提供各州与联邦政府合作的新途径,或许可以促成一个改革一揽子方案。

在莫里森总理担任联邦财长时,他支持向进行提高生产力改革的州政府提供财政援助。但是,现在的时机不理想。在过去,政府动用财政盈余去为艰难的税收改革铺路,这是政府初初采用商品和服务税(GST)时使用的策略。可以说,今天这么做的余地小很多。

但是就在政策制定者考虑刺激经济增长的紧迫性时,要求对税收进行改革的呼声在日渐升高。“我认为,无论是处于(经济)循环的什么关头,提出投资(改革)的经济论点会越来越强,” 亨利在评论废除印花税时说,“最好的办法就是开始动手去做。”

责任编辑:宗敏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