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中共政治局常委集体神隐的背后

人气 760

【大纪元2020年06月30日讯】(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主持人:杨光 / 嘉宾:横河)和公布的确诊人数相比,北京第二波疫情官方似乎反应过度,原因何在,和高层活动异常有何关系?高层动态真正的疑点是政治局常委每月两次例会本月都没有开。
https://youtu.be/nqdsKEJ1Oh8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今天我们录音的时间是美国的端午节,我们在这里先问候大家端午节安康。有人说2020年庚子年是灾难之年,确实是有些道理,就中国来说,我们看到北方的疫情一直没有平息,现在北京的疫情又是二次爆发;南方则是暴雨不断,特别是在长江中下游地区更是汛情严峻,这个时候民众最担心的是三峡大霸是不是能承受百年一遇的洪灾呢?但是我们看到北京可能担心的是首都的疫情能不能控制住。虽然我们看到官方报导的数字并不多,但是北京的种种动作都暗示着情况并不乐观,特别是这些政治局常委们的集体失踪,更是让人浮想联翩。除了天灾连连,美国也不让北京喘息,这个星期美国又突然宣布了四家中共的媒体为外国使团。今天就请横河先生来给我们点评一下这一个星期的时事热点。

横河先生,我们先来看一下北京的疫情,北京第二波疫情,我们看到官方的数字其实并不多,十几天只确诊了两百多,但是我们看到北京很多的动作让人感觉到风声鹤唳,您现在怎么评估实际的疫情呢?

横河:我们上次谈到北京的第二波疫情,这次疫情官方报导出来的病例,和实际采取的措施相差似乎很大。从病例上来看,我们知道北京官方的数据是1月20日才出现第一例,这是指最早的第一波的时候;到了2月29日的时候,北京确诊的病例是411例。

这次是从6月11日出现第一个病例,在这之前已经清零了,所以第二波算起的,6月11日出现的。到12日当出现了两例和新发地有关的病例之后,北京市教委马上就决定暂停原计划6月15日开始的小学一二三年级的返校复课;还有电影院也暂停了,暂不开放了;北京市体育竞赛管理中心也决定从当天开始暂停各类体育赛事。

这个是出现两例就发生了,就是在下午4点到午夜的时候又确诊了四例,而上述这些通知都是在四例发生之前就已经做出的决定,也就是说仅仅发生两例就做出这样的决定。当然这种紧急措施是非常有必要的,如果当时武汉采取这样的措施的话,就不会造成后来这样。

但是给人感觉这个反应速度似乎太快了一点,就好像是这些决定是事先准备好的,就等疫情爆发了,因为这是当天发生的事情。第二天,到13日,它的行动就包括在丰台区启动“战时机制”,海淀区和石景山区恢复二级响应防控措施。到了14日就把三个人免职了,就是丰台区的副区长、丰台区的花乡党委书记、新发地农产品总经理,把这三个人免职了,这个速度也太快了,你就是追责的话,还得调查的嘛,这是疫情才刚刚开始调查,而政治责任还不可能查清楚的情况下就已经免职了。

而到后来封门,对有些有了疫情的地方,不是小区,就是人家这个单元,就把门给焊起来了。这种做法就直追武汉的做法了。这些措施是远远超出了北京2月份、3月份时候的措施,而当时北京2月份、3月份的病例总数已经达到四百多了,比现在北京的情况要严重得多,但措施却没有这么严格。

这就有几种可能性,一种是实际的疫情比官方承认的要严重的多,官方的措施是对应实际疫情,而不是对应承认的疫情的。再一种可能性就是,第一波疫情,北京的,我们讲的不是武汉,第一波北京的,就是刚才讲的,1月底2月初,2月份,那个是被控制在底层民众,而第二波可能直接危及到了高层。比如有这个传说,说301医院被病毒攻破了,尽管或者尤其是医院官方出面否认了。再一个可能性就是,北京的政治圈里面发生了什么重大事件,而用增高对疫情的反应等级来掩盖那个重大事件,这也有可能。至少现在我们没有很多证据来证明究竟哪一种可能性更大。

主持人:您刚才分析了两种情况,一种是实际疫情可能比官方承认的严重的多,这个可能是大家目前比较普遍的一种解读。您觉得第二种情况,它有可能直接攻进了高层,这个也确实有一些人会这么想,为什么呢?北京这个政治局高官平常都是在北京,但是这一次北京这个疫情发生了以后,没有一个人露面出来慰问一下,或者视察一下,大家就会有很多的猜想,说这些人是不是跑到外地去躲避疫情了?您觉得有没有这种可能性呢?

横河:我觉得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政治局常委们离京避疫,就到外地去了,你刚才讲的。还有一种可能性,高层有人中招了。先讲一下我的观察,这几天有不少文章在分析政治局常委的动态,6月份常委出面的很少,这个我就不重复了,别人的研究。我认为6月份常委他们出镜多少要做两个比较,一个是和他们前几个月的出镜频率比较,还有一个和类似情况的月份做比较。

我们就不比较那么多了,就比两个人,我觉得比较有代表性的。一个是平时出镜最多,而且级别最高的习近平;一个是6月份根本就没有踪影的赵乐际。中共高层的这些活动分成几种,一个叫会议,一种叫活动,还有一种是会见,它把它分成这几类。

我这里就仅仅分析中共共产党新闻网,这是在人民网下面的一个专门报导中共共产党新闻的网站。它有一个叫做领导人活动报导集,这是最正规的、最正式的报导了,其它媒体的报导都没有它正式,我就分析这个活动集里面的内容。

习近平在6月份出席会议,我就只分析会议,不讲其它活动,出席会议在6月份,有八篇报导,但只讲了两件事情,就是与防疫有关的一个专家座谈会,这是在6月2日;还有一个就是中非抗疫峰会,就是和非洲领导人开的,这个是在17日和18日,报导就多一些,比如说一个座谈会就报导了四次,所以八篇报导,实际上是两个事件。

5月份会议报导比较多,一共是53篇,其中当然有政治局常委会,但最主要的报导是两会期间的各种活动,这个比较特殊一些,我们就不把它作为正式和6月份比较,因为53篇比八篇的太多了。就比4月份,4月份有12篇报导,其中两次政治局的常委会,一次政治局会议、一次中央深改会议、一次是安全生产会议,确实比6月份要多。3月份报导是27次,其中除了常委会政治局会议以外,还有20国的集团会议、脱贫座谈会,这是习近平的。

赵乐际的情况是他5月份出面了四次,因为5月份有两会嘛,出面机会比较多一点,4月份只有一次。这个人比较低调,和他的职务有关,因为他是纪委书记,中纪委书记可能到哪个地方就查那个地方的腐败问题,或者是要撤人家职,这种事情不便于公开报导,所以他的活动就比较少。1月份到3月份这三个月,他都没有一次露面,而去年每个月也就是露面1-2次而已,所以我们不把它做比较,6月份他没有露面,其实很正常的。

这样的话我们可以看到,习近平的公开会议在6月份确实减少了,而且这个减少是有统计学意义的。而赵乐际的不露面呢,没有统计学上的意义,当然不表示没有问题,可能以后会发现还是有问题的,但是我只是说他不露面不见得就代表很大的意思。

这一来的话呢,我觉得就应该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了,就从另外一个角度看的话,我们发现确实有非常显着的变化。什么变化呢?在6月份之前,我们可以看到每个月它有两次政治局常委会,有一次政治局会议。这一种会议是叫例会,就是说一定要开的,每个月必须开,而这三个会议呢,6月份都没有开。

当然,你可以说6月份还没有结束,但是常委会的例会它是在月初和月中开的。也就是说现在正常的常委会的开会时间,两次会议时间都已经过去了。就是说,即使在这个月的最后几天开了政治局会议的话,它也不能代替已经漏开了的两次常委会。这是非常不寻常的。

另一个可以相似的比较的月份是2月份。2月份我们知道,武汉的疫情是最严重的,它是1月下旬开始封城的嘛,1月23日封城的嘛,所以2月份应该是武汉疫情最严重的时候。那个月开了三次常委会,三次都是研究应对疫情的。也就是说如果是疫情严重的话,常委会只会增加不会减少,更不应该不开。实际情况也是这样,就是说情况越严重越需要去开会统一思想,去商量对策,而不是躲起来。这是我分析高层动态不寻常的地方。

主持人:那么听您这个分析,很有可能就说高层有人中招了。其实在第一波疫情来的时候,我们就讨论过类似一个问题,就是说在其他国家都有什么总统、总理中招的情况,或者是高官,或者是外交部长啊,或者卫生部长;但是在中国就没有这种情况发生。当时您的分析是说中共的高官他有一些特权。那您现在觉得说,这一次高官中招它可能性有多大呢?

横河:不好说。本来这种高官中招呢,它的概率应该是很高的。就是说从其他国家,世界各国来看的话,这种概率是比较高的。所以说如果中招本来不是一个很大的事情,但是中共会把这个看成是一个很重大的事件,可能中共会把它摆在一个和中共统治是不是会被人认为遇到了挑战那么个位置上,所以说它把它看得这么重,那就没办法了,就等于是它自己把它自己的统治和这种事件给连起来了。

当然我们知道事实上很可能是有联系的,但是一般的国家它不会这样去联系。那中共为什么这么联系?这个其实倒是一个大家值得思考的问题。我不去猜测它这个概率有多大,应该说感染的机会是很大的。

主持人:那么我们看不管是中共高层有人中招,还是说他们政治局常委集体到外地去避疫,而这两种流言其实杀伤力都是非常大的,处理不好就会影响民心的向背。其实要破除这样的负面影响也特别容易,只要有一个高官露一下面去慰问一下、视察一下,或者说哪怕你做秀都行;而且就是说你不在北京,也可以去一下三峡大坝地区,现在那个地方也非常危急。我们以前也经常看到这个官员会去视察重灾区,为什么这一次就没有这样做呢?

横河:先说一下高官露面来作秀、来视察,我觉得这个规矩其实已经变了。以前是这样,但是现在已经不是了。我们知道以前视察灾区最主要的、最多的就是温家宝。当然有人说作秀了。作秀不作秀,毕竟他是上了第一线,而且是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他可能是属于国家领导人,就是最高层的领导人,能够到达现场,最早的时间他到了的。

但是这一届领导层似乎对第一线视察救灾的兴趣不大。从2013以来几乎没有这种情况发生,就是说某个地方重大灾害了,领导人上第一线视察的,似乎没有看见过。包括这一次武汉肺炎第一次爆发的时候,就没有人上武汉去。当然后来去是另外一回事。可能习近平不喜欢这样做,既然老板不喜欢,别人也就不敢造次。所以不是说哪一个人想去做一个秀,去一下三峡就能去的。这是一个。

当然还可以有其它的方式来露面,比如说开个远程视频会议。实际上我们知道前几个月有不少列在我刚才讲的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站的会议活动,都没有照片,而且在报导会议的时候也没有说这个会议在什么地方召开。而这些内容是应该在中共喉舌媒体报导中央高层活动的时候必须的,你比如说在人民大会堂召开,或者是在什么什么地方召开,而且一大堆照片,那都是必须放在《人民日报》的头版上的。

既然没有报导,那我有理由就推论,很多会议已经就是远程的视频会议了。如果说连远程视频会议都拿不出来,那就可能真的出了问题了。当然,个别人在这里出面或者在那里出面,或者这个人出面或者那个人出面,这是可以的,事实上也有。

我们现在讲的是要同时所有的常委都出面,最好是在同步的时候,人在不同地点都可以,就是同步开一个视频会议,人在不同地点都可以。连这个都拿不出来的时候,也许就是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了。至少在6月份,一直到今天为止,他们做不到。

我们上次讲到,就是说6月份的第二波疫情是11号和12号发生的;而5月底是两会召开。从潜伏期看,重大聚集事件直接相关的其实就是两会,从潜伏期的时间看正好符合。新发地甚至很可能和华南海鲜市场一样是个替罪羊。

主持人:那我们也看到除了疫情,其实北京最近碰到的让人焦头烂额的事情还确实很多,比如说美国对北京的态度一直就越来越明确。这个星期,华盛顿又定了四家中共的媒体为外国使团;上一次是2月18日,他定了五家中共媒体为外国使团。那您认为是什么原因让美国在四个月之后又突然再度出手整顿中共媒体?

横河:我想这个要看一下他整顿的是哪些媒体。第一次是这几个媒体:新华社、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RI),然后是《中国日报》发行公司,还有《人民日报》的发行商美国海天发展公司。

这几个如果我们放在一起看一下,发现他侧重的都是属于海外的,就跟海外有关的。你像新华社这个通信社,通信社发的消息就不仅限于某个地方,它是全世界发稿,也就是说它是向全世界提供新闻稿的;环球电视网它原来就是央视的外语频道整合来的,实际上就是央视的外语的对外宣传;国际广播电台也是,也是外语的对外;《中国日报》也是对外的。所以说第一次公布的都是对外的,漏掉的中央级的喉舌很多,就是是远远不够的。

所以我不认为这一次是再次出手,而是有计划地分步进行,也就是说,首先对付海外的,针对海外的,然后再去对付那些在海外有办事处,但是它的重点不仅仅是海外的。我们再看一下这一次,这一次是央视、中新社、《人民日报》和《环球时报》。这一来的话就把中央级的喉舌基本上补齐了。

为什么分两步?我想是因为美国对中共的大外宣及其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他们认识的越来越清楚了。最早的时候是美国司法部要求部分的中共中央级的喉舌登记为外国代理。但是这种《外国代理人登记法》,司法部它只是建议,它不是强制执行的。所以有的中共喉舌媒体就不执行,它不去登记。结果美国就干脆跳过这个《外国代理人登记法》,直接就把他们定位外国使团了。

主持人:那么这次列为外国使团的四家媒体,您觉得有什么看点呢?

横河:央视和《人民日报》它是理所当然的,它本来就是党的喉舌,从性质、级别、功能和实际操作,定它做外国使团都是名副其实的。现在就看另外两个了,一个是《环球时报》,把《环球时报》定为外国使团,我觉得倒是过分抬举它了,因为它只是《人民日报》下属的一个小报,只是说它总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所以说很被人关注,它算不上中央级的喉舌。只是说《环球时报》自己太卖力了,有的时候它不仅抢了自己老板《人民日报》的风头,甚至有的时候还抢了政治局的风头。这个胡锡进是唯恐天下不知他,这下我觉得他应该满意了。
另外需要关注的是中新社,因为这马上就要牵涉到海外绝大多数亲共的华文媒体,那么就要先把中新社说一下。中共的宣传分三大块,中宣部、外宣办和海外华文媒体。刚才讲的这个主要的中央级的喉舌都归中宣部管,你像央视、国际广播电台,这几个原来都是广电总局管的,而广电总局是直归中宣部的,虽然名义上归国务院。

《人民日报》是中共中央直属的,新华社名义上归国务院管,但是都是属于中宣部一个系统的。外宣办就是对外宣传办公室,其实它不太管宣传,一般人可能不太注意这个机构,特别是在国内。但是它有另外一个名字,没有人不知道的,就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叫国新办,它是专门发布政府的正式消息的,现在就干脆合并到中宣部去了。这是一摊。

另外一摊就是海外华文媒体,这一摊属于另外一个系统。原来是属于国务院侨办负责的,具体执行的就是中新社,中新社就是侨办下面管海外华文媒体的。这个《大纪元》有一个报导,大家可以去看,我就不重复了。

侨办是哪个系统的?侨办是统战系统的,2018年以后就直接划归统战部管了,国务院根本就不管了。我们知道海外的华文媒体,包括所有西方国家的、发展中国家的、港澳台的华文媒体,绝大多数都已经被中共收买了,或者以其它的形式控制了。

他们的直接控制者就是中新社,当然控制的手段很多,以前我们讨论过。最普遍的两个,一个就是每2年一次由中新社组织的世界华文传媒论坛,在中国不同城市轮流开。这就是世界各地被中共控制的华文媒体到中国大陆去做两件事情,一个是免费的游山玩水,反正中共大外宣这个经费多得很。再一个,接受中共的指示,所以他开会的时候一定有中共的宣传官员或者统战官员到现场去做报告。

第二种方式是中新社给这些媒体提供版面,根据这些媒体受中共控制的程度不一,提供的版面也不完全一样。另外中新社自己还办媒体,这些媒体实际上是侨办办的了,但是在业务上是归中新社来指导的。这个根据美国智库詹姆士敦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2001年的时候有一个报告,还有一个就是胡佛研究所最近有一个报告,其中提到美国《侨报》和中文电视就是属于这一类的。

现在问题是美国政府把中新社定为外国使团以后,说明美国政府对中新社控制海外中文媒体的情况了如指掌。这些中文媒体很快就会面临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就是是否会被美国政府顺藤摸瓜的关注甚至清查。每两年一次到大陆去接受命令,那些名单都列在那,跑不掉的。你说要割席吧,和中共中新社划清界线,经济来源就切断了;不割席吧,虽然轮不上他们当外国使团,当个外国代理还是可以的。所以说海外华文媒体大规模的重组,甚至可能会破产,都是免不了的。

主持人:说到海外的华文媒体,可能最知名的就是凤凰电视。我们看到上个星期同时,就是几天之后,美国的联邦通讯委员会他也勒令凤凰的一个叫优悦电台停播。这个凤凰卫视它表面上是香港的,当然背后我们都知道是中共,但是显然以前美国是不知道的,所以我们看到前一段白宫记者会还让凤凰卫视的记者去采访,会不会就是那次记者自己暴露了背后的老板呢?

横河:这倒有可能的。在美国政府宣布新的四家中共喉舌是外国使团之前,就有美国政府官员向美国媒体漏风,就是告诉这件事情。所以当时媒体就报导了,当时说的是五家,其中四家已经落实了,这次宣布了,少了一个,就是凤凰卫视。我想之所以没有定它是外国使团,是因为美国政府现在没有足够的直接证据证明凤凰卫视和中共在组织结构上的关系,尽管它们的实际关系美国政府很清楚,但是在组织结构上这个证据不足。

但这不表示美国政府不清楚凤凰卫视的真面目,也不表示美国政府就会放任不管。这一次我觉得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命令凤凰优悦在48小时之内停播,和宣布四家外国使团几乎在同时发生,这个不是偶然的。很可能就是美国政府要表达一个意思,就是说这实际上是同一个案子,我们只是说不同的方式来处理而已。

当然美国政府也存在各个部门沟通的问题,主要原因是因为美国是一个新闻自由的国家,他不会像中共一样的,就是有了一点什么事情了以后,马上就通报所有的部门都统一行动,这个不大会的。美国人一般不会去特意限制某个媒体,因为他要法律基础,定位中共喉舌是外国使团,他就有这个目的,这样的话那你来的话,就要按照外国使团来对付了,我可以不接受你的采访。

凤凰卫视开始被美国政府关注,应该就是位于墨西哥提华纳的电台。2017年的时候,提华纳这个西班牙语的电台被一家没有经营过电台的小公司买下来了,把它转变成了对南加州的中文广播。那时候南加州的华语公共电台FM104.7就发现这个问题,这个台长就进行了自己的调查,发现这个背后就是凤凰卫视,所以他就向美国政府投诉。前凤凰卫视的新闻总监庞忠,他是个法轮功学员,他还向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作证,证明凤凰为是就是中共的喉舌,接受中共的指令。

德州的参议员克鲁兹一直在关注这件事情,这一次他也是在催促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去做这件事情。其实凤凰卫视自己我觉得也是不作不死,上一次你讲的,王又又混到白宫记者会里面,去你就好好提问嘛,她来个长篇大论,直接向川普总统挑战,这就引发了一个轩然大波。当然这也很难避免,就是说中共让他去做喉舌,就是要派这个用处的,不然要他干什么?所以说这个不作不死也是难以避免的。

主持人:好,那么这次节目我们就谈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转自希望之声广播电台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环球时报》新媒体部主任自曝 被拒发美签
台湾禁港澳入境 学者揭原因:林郑“不封关”酿防疫破口
美勒令凤凰卫视所属电台48小时内停播
松绑防疫后 美确诊数激增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习近平“我将无我”?中共末路狂奔
【重播】独立日前夕 川普在总统山演讲
【拍案惊奇】酷吏进港掌国安 港现“维权律师”
【十字路口】反制中共党媒渗透 台湾下驱逐令
【珍言真语】刘锐绍:国安法四任务 借外打内
【直播】川普在“向美国致敬”典礼上演讲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