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反制中共党媒渗透 台湾下驱逐令

人气 5315

【大纪元2020年07月04日讯】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吗?

首先带您来看一张照片。这张照片是香港朋友在这两天拍摄的。尽管香港城市还在睡梦中,但“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旗帜,却在黎明的曙光底下,显得分外清晰,绝对是一张记录时代历史的经典照片。

虽然港版国安法已经推行,香港的自由、人权与法治走进了黑暗期,看着这张照片,难免令人感动又感伤。但相信终有一天,香港与中国的朋友们,都会看见自由与人权的归来。

今天,我们要来跟大家聊几个问题,包括了:

话题一:香港国安委成立 谁是“太上皇”?
话题二:台湾驱逐党媒记者 国台办宣称“后果自负”
话题三:【透视共产党】中共四大话术

好,马上来看第一个话题。

话题一:香港国安委成立 谁是“太上皇”?

港区国安法要求香港政府成立“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共中央将派出一名“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并且还将在香港成立另一个“驻港国家安全公署”。

7月3日,香港“国家安全委员会”正式成立,中央并公布,国安会的“国安顾问”,将由现任中联办主任骆惠宁兼任。

原先传出,驻港公署的负责人将由一名公安部副部长出任,但最后却宣布,由广东省委常务委员、也是省委秘书长的郑雁雄出任,而非原先外传的公安部副部长。

换句话说,之前我们提到的香港可能出现“四大领导”,也就是香港特首与中联办主任、香港国安会国安顾问以及驻港国安公署署长四个职位,现在实际上已经缩减为三个人:特首林郑月娥、中联办主任兼国安顾问骆惠宁,以及国安公署署长郑雁雄。

我们先来看郑雁雄是谁。郑雁雄虽然出身广东,但过去与香港没有关系,曾经出任汕尾市市委书记,也就是汕尾市的大当家。

2011年,汕尾市的乌坎村,发生了村民因为土地纠纷,与地方政府直接冲撞对抗,爆发警民冲突,时间长达5年。

郑雁雄以强硬手段镇压乌坎村民,同时还批评村民找来境外媒体报导。他姿态强横的发言,也成为他最知名的资历。

时任汕尾市委书记 郑雁雄:“境外媒体信得过,母猪都会上树。”
“在敌对势力的媒体里头,在别有用心的人里头,藉你这句话来骂我们国家,骂我们党。”

从郑雁雄镇压乌坎村的经历,以及文革式的发言思路与姿态来看,几乎可以说是一匹“忠党爱党的老战狼”。

那么,我们再来看,这项人事安排,透露着哪些意义呢?

首先,中共中央可以在这么短时间内就推出人马来,显然已经是早有预谋,中共早已想好如何布局香港的国安维稳体系,用来延伸中央对香港的全面控制,同时监督港府内部。

其次,国安会的国安顾问将由中联办主任骆惠宁兼任,而骆惠宁本人也同时是中共中央港澳办公室的副主任。换句话说,骆惠宁集香港三大要职于一身,将成为香港最有实权的人物。

这不但反映出习近平对骆惠宁的高度信任,接下来势必会积极传达北京当局的指令来指挥港府、监管港府。说白了,香港已经不再是“港府自治”,而是由中共中央直接管治。

此外,骆惠宁的官职是属于正部级(部长级),而国安公署署长郑雁雄不但不是原先外传的副部级,而且他过去出任过的公职,职位高度都明显不及骆惠宁。

这意味着,郑雁雄与驻港国安公署,应该会听令于骆惠宁,成为骆惠宁在香港以“国安”名义对香港进行维稳工作的主力打手。

而骆惠宁本人,将成为香港唯一的“太上皇”,直接统筹国安与维稳事务,对上直接听令于北京与港澳办,对下则指挥香港政府与国安公署,骆惠宁等于是北京与香港之间的直通沟通桥梁。

但由于骆惠宁年纪已经65岁,已经到了中共政府的退休年龄。因此,骆惠宁的“香港太上皇”角色还能担任多久?目前还不得而知。

但是可以预见,接下来骆惠宁将集结手中的权力,加上“老战狼”郑雁雄握着国安公署这个刀把子,对香港展开反送中运动的“清场”工作,同时对境外人士、境外媒体进行法律战、舆论战等等的强硬对抗。

骆惠宁还会推广所谓的“爱国教育”,用中共的党国思维来洗脑香港的未来几代年轻人,要“向下扎根”地扑灭香港人的自由、民主、法治思想,借此杜绝未来再次出现任何的反党抗争。

话题二:台湾驱逐党媒记者 国台办宣称“后果自负”

7月3日,中国东南卫视两名派驻台湾的记者被驱逐离境,因为他们虽然以驻点记者的名义申请留在台湾,但是却在台湾制作政论节目,记者担任主持人,已经涉嫌违规。

先说明一下,东南卫视是隶属“福建省广播影视集团”,这个影视集团是由中共福建省委员会批准成立的,董事长还兼党组书记,所以东南卫视是不折不扣的党媒。

根据台湾的《大陆地区新闻人员进入台湾地区采访注意事项》的第十条规定,如果大陆新闻人员在台湾“从事与许可目的不符之活动”,台湾当局就可以废止记者证,并要求记者离境。

而且,中共方面并没有准许台湾媒体可以在中国大陆制播新闻或政论节目,只能采访和播报新闻,所以台湾方面也对中方媒体人员实施同样的对等要求。

不过,中共国台办对此事却回应宣称,台湾的“新闻自由虚伪”,还声称“一切后果由民进党当局承担”。

事实上,中共党媒利用台湾社会的新闻自由进入采访,但记者的行为却频频违规越界,大量制造攻击台湾、贬低自由民主、吹捧中共体制的舆论产品,这等于是直接渗透台湾的媒体战,利用台湾的自由体制来毁损台湾的自由体制。

说白了,这样的行为跟特务没有两样,几乎可以说是“蚕食台湾的敌对势力”。而一旦当台湾当局发现异状,采取行动反制、驱离这些暗中毁损台湾社会的党媒记者时,中共再跳出来喊说“台湾新闻自由是虚伪的”、“侵犯我们记者的新闻自由”。

大家想想,中共是不是打着“新闻自由”的口号在“说一套、做一套”?当新闻自由可以作为自己渗透台湾、攻击台湾的武器时,就高喊“我们有新闻自由”。

当台湾为了维护自由不被蚕食、渗透时,中共就高喊“新闻自由玩假的”,还恐吓台湾要“后果自负”。中共这套作法,不仅仅是“双重标准”的歧视性对待,根本上就是耍流氓的表现。

所谓的自由、法律或人权的标准,都是中共说了算,以他们的政治需要来衡量,而且从来不会去尊重、去认识自由社会的这些普世价值到底是什么,这就是极权体制对自由体制的渗透与入侵。

所以,无国界记者组织也表示,台湾当局的作法并没有违背新闻自由,认为“这是(台湾)民主体制对(中共)政府宣传工作必须采取的反制”。

台湾驱逐大陆记者,中共说要台湾“后果自负”。双方很可能将启动一场“媒体战”,接下来,我们可以看看,中共要制造什么“后果”给台湾?是不是会跟着驱逐在中国驻点的台湾媒体?

如果是这样,那对台湾的损失并不大。因为能够进入大陆采访的媒体记者,都是经过严格的“红色审查”,都是被认定在言论上不会脱离党的要求的媒体。

不然,苹果日报、自由时报、三立新闻、民视新闻或者新唐人电视台,为什么都无法进入中国采访?他们的新闻自由为什么没有获得中方保障?这不正好清楚地反映出,中共社会里的言论自由、新闻自由都是有条件、有政治目的吗?

所以,如果中共驱逐在大陆的台湾媒体,等于是驱逐了帮自己宣传、对台湾统战的一批喉舌外宣。但是,也不能排除中共可能真的会对台湾媒体施压或驱逐。为什么呢?

因为,一旦中共驱逐台湾媒体,就可以顺势发动这些红色媒体群与台湾的红色学者、红色政客们,联手发动炮火,向台湾当局进攻,要求台湾当局不要干预中国媒体,不要挑衅中共,才能“捍卫台湾媒体在对岸的新闻自由”。

不过,这种抗争逻辑本身就是在混淆视听,是在为中共的媒体渗透做诡辩护航。因为抗争对象应该是针对中共政府,而非台湾。而在整个过程中,还会对台湾带来新一轮的政争纷乱,也就会再一次推进中共分化台湾社会的战略目标。

所以,接下来我们可以好好观察,中共会不会对台湾媒体有所动作。

话题三:【透视共产党】中共四大话术

又到了我们的“透视共产党”栏目,今天要跟大家来聊聊,中共发言时,经常说的四套“话术”,也就是常见的说话方式。

我们频道的老朋友都知道,我常讲中共的一项特质就是“假、大、空”,“假、大、空”是什么意思呢?最早,这个词就是指中共常说“假话、大话、空话”,后来也延伸为中共总是搞一些“虚假、夸大、空洞”的言行举措。

所以,“假话、大话、空话”就是中共最常见的三套话术,我们来举例说给大家听。

假话,顾名思义,就是虚假、不真实的谈话,也就是谎言、谎话。而撒谎造假,向来是中共的家常便饭,特别是中共的政府发言人与外交官,个个都是张口即来不脸红的撒谎高手。

比方说,中共港澳办发言人在5月22日说,《港区国安法》“不仅不会影响到香港居民依法所享有的各项权利和自由,包括游行集会的自由、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等,而且会使香港广大居民的合法权利和自由在安全环境下得到更好行使”。

可是,大家看到了,港府不但不批准香港今年的七一游行,还动用大批警察上街维稳抓人,三百多人被捕,而且还可能会被送到大陆审判。这是保证人民的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吗?这不是公然说谎、说假话吗?

再看一个例子。6月初,中共发表“抗疫白皮书”,外交部发言人迎春花,喔,华春莹对记者说,“中方发表白皮书绝不是为了辩护,而是为了记录。因为抗疫叙事不能被谎言误导玷污,而应留下正确的人类集体记忆。”

华春莹说要留下正确的人类集体记忆,那么能否请教中方,这次疫情到底多少人伤亡?为什么英国、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这些人口远远少于中国的国家,死亡人数却是中国四千多人的将近10倍?是他们医疗太落后吗?

为什么武汉火葬场的数据,显示当地疫情死亡的人数是官方公布的10倍以上?为什么当局要打压李文亮的吹哨警告,还要封锁李文亮同事艾芬的专访?是不是因为他们说了不符合中共“集体记忆”的真相?

而且,从世卫组织最新修订更新的病毒追踪时间表来看,也可以发现,中共其实没有主动向世卫通报疫情信息,是后来在世卫主动要求下,才提供信息。中共又何来“透明、公开、负责”呢?

再来看“大话”。大话,就是吹嘘、夸大的话,其实也都会成为谎话。

例如,中共国务院在5月24日举办记者会,谈今年的经济工作,其中谈到要如何提振消费,官员洋洋洒洒地说了好几个招式,比方说:

‧大力推动商品消费优化升级。主要是吃、穿、用、住、行。
‧加快培育新型消费。主要是数字消费、网络消费、信息消费等。
‧积极扩大绿色健康节能环保消费。

我们举这三个来说就好,其实现在中国消费疲弱的根本原因,是在于经济不佳、失业扩大,人民所得减少,而且也不敢轻易消费,要储粮过冬。

而官员提出的药方却是要“商品消费优化升级”、要“数字消费”、“信息消费”,还说要“扩大绿色健康节能环保消费”。

我们不禁要想请教官员:不管消费多么优化、多么数字化、信息化,或者多么绿色,但关键是人民手里没钱,要他们怎么消费呢?

所以,这类看起来洋洋洒洒、术语成串、却又不切实际、没法落到实处的发言,就是典型的“大话”。

再看“空话”,空话基本上就是华丽、空洞、“说了等于没说”的话,这在中共的官员谈话或者党媒评论里相当常见。

例如,7月3日的《人民日报》,探讨“中国制度为何能聚天下英才”。

首先光是标题就是一个华而不实的空洞口号,请问,目前全球的多数人才会到哪个国家去留学、去工作、去赚钱?是美国还是中国?是欧美、日本还是中国?如果不是中国,那这个标题不就是空话吗?

文章中还提到,“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人才工作的重要论述,深刻体现了对人才地位作用和人才成长发展规律的深刻把握,反映了新时代新形势新任务对人才工作的新要求,彰显了习近平总书记对人才制度建设和人才事业发展的系统思考和科学谋划,是新时代做好人才工作、发展人才事业的科学指南。”

嗯,120几个字里,其实只有一个重点、五个字:吹捧总书记,跟人才一点关系都没有。

再看个例子,《环球时报》在5月15日发表社论,里面提到“对美斗争的长期性需要中国内部的真正团结,它需要建立在我们内部更有活力、更宽松的基础之上。这样的对美博弈格局才是最有后劲的”。

能否请问胡总编,什么是“内部团结要建立在更有活力、更宽松的基础之上”?是什么东西要有活力、什么东西要更宽松呢?

所以,这些发言,是不是都是华丽、空洞、说了等于没说的空话?

中共的官场发言里,还有一套非常常见的话语方式,就是“套话”。

“套话”就是说什么都要有一整套、字数相同、句法结构相同的东西,通常出现在中共党魁或者高官的发言里。

比方说,中共官场最近特火的“六稳”与“六保”,就是典型的“套话”。六稳就是: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

六保则是: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这些套话,听起来都是一套一套的,长相很接近,对不对?

日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新华社的报导也是再次大量使用官方套话,堪称是教科书案例。

报导里说,“深入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的重要举措,对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对确保党对军队绝对领导……”

抱歉,读不下去了。简单说,这类“四个自信”、“六保”、“五早”等等,都是中共非常常用的“套话”。使用套话的目的,一方面是可以让中共官员看起来“很有学问”,说话“很有组织性”。

另方面,也是因为中共政策口号太复杂,民众根本不可能记住,官员自己也记不不住,所以就经常浓缩成这种“套话”,方便他们像念经一样的日夜覆诵,洗脑人民,也催眠自己。

好,我们再帮大家重复一遍,中共官场常见的四大话术:
话术一:假话:虚假不实的谎话
话术二:大话:吹嘘、夸大、不切实际
话术三:空话:华丽、空洞、说了等于没说
话术四:套话:成套堆砌、宛如念经

当然,有人说,中共还有一套说话方式叫“废话”。但因为中共的废话实在太多,范围太广、不好聚焦,我们就不特别拿出来讲了。

好,今天就先聊到这里,如果你喜欢我们的节目,请记得订阅、留言、按赞,跟你的亲朋好友分享。订阅之后,请记得打开旁边的小铃铛,这样您就有机会收到我们的新节目通知了。

我们下次再会。


星忆

夕落升海月
风起卷残云
星微淡河汉
故园穹宇寻

唐浩

大纪元《世界十字路口》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十字路口】中共暗阻川普连任 蔡政府退订红媒
【十字路口】战狼四处出击 曝中共9大基因
【十字路口】美中要全面脱钩 中国五大经济警讯
【十字路口】港国安法8点解读 美中决战香港?
最热视频
【现场视频】大客车排队拉大连湾居民去隔离
【珍言真语】潘东凯:保护隐私 拒可疑核酸检测
【新闻看点】TikTok命悬一线 微信还远吗?
【西岸观察】邮寄投票不靠谱?川普为何反对
【拍案惊奇】贝鲁特大爆炸如核弹 中共军备黑幕
【十字路口】中共以疫谋霸风险大 难闯两大危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