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对BLM支持度下降 种族歧视是烟雾弹

BLM运动背后的巨资基金会

人气 2547

【大纪元2020年09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美国纽约报导)最近几次的民意测验表明,尽管左派媒体对BLM(黑命贵)运动进行了大量正面报导,美国大公司和体育明星慷慨捐助及支持该组织,但美国民众对BLM运动的态度愈加感到失望。

福克斯新闻(Fox News)9月13日的民意调查发现,接受调查的选民中有48%的人将在纽约、波特兰和威斯康星州的基诺沙发生的暴力行为视为骚乱,而将其视为抗议活动的比例为40%。

这个结果按照党派细分下来,共和党人中有68%称BLM抗议活动为骚乱,而民主党人中有30%。

Civiqs的数据显示,BLM支持者中,88%为民主党人,而反对BLM的人中81%为共和党人。(Civiqs网站)

据《犹太之声》报导,油管(YouTube)、推特(Twitter)和其他直播放出来的第一手信息,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些小众频道,无需专业编辑人员和新闻撰稿人的现场直播,向公众讲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故事。

报导说,当有线电视新闻对频繁发生的暴力抗议活动大幅减少报导后,许多民众转向了自媒体的直播频道,观看每晚爆发的运动。结果,人们在智能手机上目睹BLM到处打砸抢烧的视频时,再很难将这些事件视为“和平抗议”。

赞成BLM运动的人,62%为18~34岁的年轻人;而反对BLM的中坚,多为50岁以上人群。(Civiqs网站)

同时,其他几项民意测验表明,公众的态度正在急剧发生变化。

根据新泽西州蒙莫斯大学(Monmouth University)的一项民意调查,大多数美国人认为BLM运动并未改善种族关系,有38%的受访者表示,BLM伤害了美国的种族问题,相比之下,有26%的人说运动有所帮助。这项调查是在黑人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死亡后,BLM抗议运动进行5周之后进行的。

在数据分析公司Civiqs的另一项有趣的民调中,在黑人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死亡后数周,反对BLM的曲线在上升,支持的曲线在下降。

值得关注的是,赞成BLM运动的人,62%为18~34岁的年轻人;而反对BLM的中坚,多为50岁以上人群,这说明美国近20多年以来的左派教育,确实造成了两代人之间的巨大认知差异。

此外,BLM街头暴力也获得民主党人为主的民众支持,Civiqs的数据显示,BLM支持者中,88%为民主党人,而反对BLM的人中81%为共和党人。

Politico Morning Consult在9月份的最新民意调查也显示,自6月以来,选民对BLM运动的好感度已下降了9个百分点,其中共和党人下降了13个百分点。

种族歧视只是烟雾弹

位于纽约的“盖茨通研究所”(Gatestone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克恩(Soeren Kern)月前曾推出《黑人的命也是命》专题报导,揭示了BLM的反美议程,该议程以种族歧视诉求为幌子,旨在颠覆美国的民主制度并建立共产主义乌托邦。

BLM的领导人公开承认他们想拆毁以家庭为中心的传统价值观,废除警察、监狱和资本主义,也就是说,废除自由经济,取而代之的是政府控制的经济。

本文简要介绍其文章的第二部分,聚焦BLM的意识形态影响、其活动和资金来源,供读者参考。

克恩说,BLM是1960~1970年代活跃于美国的黑人权力运动,黑豹党、黑人解放军和地下天气组织的“意识形态后裔”,而所有这些组织都主张暴力推翻美国的政治和经济体系。

事实上,BLM的创始人公开承认,他们深受上个世纪六十年代革命团体的影响。BLM联合创始人库拉斯(Patrisse Cullors)在自传中写道:“我们曾经是他们的后代。”

BLM的创新有两个方面:1)成功运用阶级压迫、性别认同与种族主义搞身份政治,引发广泛的不满情绪。这和大陆文革时期不问个人品行和才能、只问人群归属的“唯成分论”,如出一辙。2)用社交媒体将社会愤怒转移到具有广泛在线影响力的政治运动中。

但BLM本质上是伪装成民权运动的反资本主义革命运动。根据马克思主义的原则,BLM对种族问题的关注只是一个烟幕。

BLM庞大的财务来源

根据克恩的文章,BLM的资金来源于BLM全球网络基金会,就美国国税局而言,该基金会不是501(c)(3)慈善组织。但是BLM的财政赞助商“千流”(Thousand Currents)是国税局批准的501(c)(3)组织。民众在BLM网站上的捐赠都流向了民主党附属的左翼平台ActBlue,然后转移到“千流”,然后再将其分发回BLM。

6月18日,BLM全球网络基金会告诉美联社,自5月25日黑人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捕死亡后,该组织已收到超过110万笔个人捐款,每笔捐款平均为33美元。换句话说,BLM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筹集了超过3,300万美元。

监督美国非盈利和慈善组织的“资金研究中心”(Capital Research Center)提供的数据,ActBlue为民主党和进步组织的捐款提供了便利。2018年,仅ActBlue Civics一项就获捐款4,600万美元,用于美国进步行动中心的基金。ActBlue并向拜登的竞选活动捐赠上亿美元。仅9月14日ActBlue就报告了有史以来第二大筹款日,单日获捐款逾3,500万美元。

根据克恩的文章,BLM与“千流”的关系至少可以追溯到2016年6月,当时WK凯洛格基金会(W.K. Kellogg Foundation)向“千流”提供了90万美元的赠款,用于“建设全美BLM运动的互连工作模式和能力,以支持和加强其当地分会的组织能力”。

2016年7月总统大选前夕,BLM组织已经建好网络。当时福特基金会(Ford Foundation)和北欧化工(Borealis Philanthropy)宣布成立“黑人领导的运动基金会”(BLMF),这是“一个为期六年的联合捐赠者活动,旨在为‘黑人生命运动’联盟(M4BL)筹集1亿美元”。M4BL是一个伞形组织,旨在协调数十个种族倡导组织之间的BLM行动。其中,BLM是该联盟的核心部分。

而且那时,索罗斯基金会已经向BLM运动提供了约3,300万美元的赠款。

“黑人领导的运动基金会”(BLMF)自称由顶级基金会创建,包括福特基金会、凯洛格基金会和索罗斯开放社会基金会。BLMF表明自己支持“青年、黑人、同性恋、女权主义者和无证移民的领袖”。

通过“黑人领导的运动基金会”(BLMF),其转移资金到二十多个组织,包括BLM、M4BL、一个面向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LGBTQ)黑人移民的司法项目在内的团体。

“黑人生命运动联盟”(M4BL)的财政赞助商是所谓的“全球正义联盟”(AFGJ),这是一个反资本主义组织团体,也为美国的恐怖组织安提法(antifa) 运动提供资金支持。

“全球正义联盟”(AFGJ)已从那些自诩为是“中左翼主流组织”那里获得了大量资金。据影响观察(Influence Watch)称,该联盟由一群免税基金会提供资金。包括:开放社会基金会(The Open Society Foundations),潮汐基金会(Tides Foundation),阿卡基金会(Arca Foundation),苏德纳基金会(Surdna Foundation),公益基金会(Public Welfare Foundation),本杰里基金会(the Ben & Jerry Foundation)和布莱特沃特基金会(the Brightwater Fund)。

“全球正义联盟”(AFGJ)指出,它反对自由民主的原则,同时也资助一个激进的左翼组织“拒绝法西斯主义”(Refuse Fascism),后者是革命共产党(Revolutionary Communist Party)的分支机构,致力于让川普总统下台。2020年6月,该组织利用黑人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为“全国革命之旅”筹集资金,显然旨在颠覆美国政府。该组织的口号是:“这个系统不能进行改革,就必须被推翻!”

大公司和巨资基金会

美国保守派智库“传统基金会”下的“每日信号”(The Daily Signal)今年7月报导,美欧至少有18家大公司支持BLM组织和运动,并已提供数百万美元捐助款。这些公司包括科技巨头微软、网络商业巨头亚马逊、短租房服务商爱彼迎(Airbnb)等等。而正如上面所述,实际上这些资金可以被用来资助民主党人拜登竞选总统。

活跃在政治舞台上的基金会看似慈善,但是只有从这些巨资基金会在抗议组织如BLM背后起到的关键作用的描述中,民众才能清楚地看到,有一个复杂得多的计划在推动着现在破坏美国各地城市稳定的抗议运动。

“开放社会”基金会的老板索罗斯曾在回忆录里这样说道:“‘革命’不应该被引向防御工事,不应该在街道上,而应该在平民的思想里。”

BLM何以在全美各地引起这么大的风波,和这群享有盛誉的免税基金会所提供的资金有直接关联。

责任编辑:郑桦

相关新闻
新闻简讯 车辆冲入时代广场BLM示威人群  警方否认警车肇事
曼哈顿星巴克等商家遭BLM打砸 损失10万元
新闻简讯 BLM抗议者夜间举行支持拜登游行
“华人进步会”资助BLM创始人设立新机构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王岸然:川普借“硬盘门”助选
车评:美式豪华轿跑 2020 Cadillac CT5-V
【重播】川普新罕布什尔州演讲:空军一号故事
【大陆新闻解毒 】时事小品:放狗式
严真点评&外交部大实话:川普冲刺 习总动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