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警修例改传媒代表定义 记协摄协被踢走

评论:“改造”媒体生态为专政服务 新闻自由堪虞

人气 1499

【大纪元2020年09月23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祁一一综合报导)继中共人大订立《港版国安法》、北京及香港当局不承认“三权分立”后,22日再推出新招数,香港警察公共关系科早上向四个新闻工作者协会发信,指将修改《警察通例》下“传媒代表”定义,删除现行承认香港记者协会及摄影记者协会会员证持有人为“传媒代表”的内容。完全改变《警察通例》要求警员尽量配合传媒工作的原意。消息指,有关修订最快23日生效。

记协及工会批修例 等同实行官方发牌

记协、独立评论人协会、明报职工协会及港台节目制作人员协会等七个传媒工会发表联合声明,批评警方修订《警察通例》,是变相由官方界定何谓记者,从根本改变香港原有制度,严重影响采访及新闻自由,其中修订“传媒代表”的定义不合理,等同实行官方发牌制度,亦令香港逐渐走向极权管治之路。

联合声明又指,警方所指有自称记者人士阻碍执法甚至袭击警务人员,仅属一面之辞,并未提供实证,更与记协或摄记协毫无关连。警方针对两会所作的修订,并不合理。记协曾多次邀请警务处处长邓炳强会面,但被拒绝,不能理解警方所指的“聆听意见”。

多家网媒也发表联合声明指,今次警察通例的修改,明显会令到香港在国际上蒙羞,亦都有负市民及国家的期望,并表示会继续采访,继续实践制度和法律保障的新闻自由,他们会无惧风雨继续前行,捍卫新闻自由。

声明提到《基本法》27条,保障香港的新闻自由,政府及警察并没有权力去界定何谓传媒,以保障新闻自由及公民的采访权,确保不同形式的报导及声音可以自由流畅地表达,“这亦是为何‘一国两制’、《基本法》、《国安法》多番表明政府承诺保障香港人的新闻自由”。

记协主席杨健兴质疑警方改例目的

记协主席杨健兴接受“Now新闻台”视讯访问时,批评警方的做法不合理,指过往部分反映警方执法有问题的片段,都是由非传统媒体拍摄到,质疑警方改例的目的。

他说:“借我们来搞官方发证制度,进一步、大幅度去收紧在公众场合里的传媒采访工作,对很多他们不想公众看到的东西加以限制,令传媒拍摄不到。”

曾经拍下去年8·31港铁太子站内现场警暴情况的自由摄影记者梁柏坚,批评警方有关修订打压采访自由。

本身是记协会员的梁柏坚说:“如果8·31或当日(警方围攻)理工大学,只要他(警察)说一句:‘你们不是一个合资格的采访机构,记协证我们也不承认。’然后用这种手段,指我们非法集结或犯了一个他们认为的法例,拘捕我们,或阻碍我们采访,这是很大问题。”

他担心日后拍到的片段上载网络后,会成为警方控告他在现场的证据。

民主党立法会议员许智峯22日发新闻稿,批评警方修订“传媒代表”定义不合理,有关决定没有经过讨论及咨询,损害新闻自由。

他说:“由行外人管行内人,将香港变成警察城市。今次修改把两个传媒机构证件排除之外,日后警方都可以用此方式,排除其它不喜欢或与它政见立场不一样的传媒组织。”

“传媒代表”机构须有新闻处登记资格

据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郭嘉铨发出的信函指,“传媒代表”仅限于已登记政府新闻处新闻发布系统(GNMIS)的传媒机构;或持有国际认可及知名的非本地新闻通讯社、报章、杂志、电台和电视广播机构发出的证明文件的记者、摄影师及电视台工作人员。

根据政府新闻处网页,新闻发布系统登记资格,包括根据《本地报刊注册条例》注册;政府资助或持有《电讯条例》牌照;政府资助或持有《广播条例》牌照;国际认可及知名非本地新闻通讯社、报章、杂志、电台和电视台,及符合特定条件的网媒。

新闻处有权复核GNMIS资格

新闻处又订明,在多个情况下,政府新闻处有权复核传媒机构的登记资格,包括如有关传媒机构代表在政府活动场地进行非采访活动、作出不当行为、未有听从政府人员指示;或有关传媒不再是合法注册、不再被视为大众新闻传播机构,或有关机构已停止运作等。

目前《警察通例》第39章“传媒代表”的定义,包括持报馆、通讯社、电视台及电台所发出身份证明文件;持香港记者协会会员证,或持有香港摄影记者协会会员证的记者、摄影师及电视台工作人员。《通例》要求警方在现场以“互谅互让的态度,尽量配合传媒工作”,及不应妨碍传媒摄录。不过在新安排下,将变相限制未有于GNMIS登记的媒体,将不再承认只持记协证或摄记协证的传媒工作者,包括不少网媒及学生媒体代表。

“反送中”运动期间,除了报馆、通讯社、电视台及电台将警方涉嫌过度使用武力及武器的场景广为报导外,一些新兴网媒及学生媒体也拍摄及采访到很多未被摄猎到的内容。因此警方对现场采访的“传媒代表”的态度相当严苛,被指仇视“传媒代表”,由初期以胡椒喷雾驱赶或直喷镜头,到近几次在抗争现场或附近拉起封锁橙胶带将“传媒代表”围起严查身份证明。

9月6日,九龙游行促重启立法会选举,警方在旺角拉起封锁线橙带围起市民和记者截查。(大纪元)

22日晩间数十名市民在将军澳知专设计学院外献花及点蜡烛,悼念职业训练局青年学院15岁女生陈彦霖逝世一周年。晚上8时许,警方以扬声器警告在场市民及“传媒代表”——记者在5分钟内散去,否则会被票控违反“限聚令”。警方并重施故伎,拉起封锁橙胶带,要求记者靠墙一字排开站立。警方传媒联络队逐一询问记者所属机构名称,并要求出示记者证,将主流传媒及网媒分流,继续靠墙站立。有记者先后出示香港摄影记者协会证、立法会记者证、政府总部证,均不获放行,最后出示其所属传媒机构的记者证才获放行,但不能随便走动进行采访,都要求在特定位置及范围内拍摄。

评论:“改造”媒体生态为专政服务

接获警察公共关系科信函的包括香港记者协会、香港新闻行政人员协会、香港新闻工作者联会及香港摄影记者协会四间新闻工作者协会。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郭嘉铨在信中指,自去年6月以来,香港发生一连串大型公众活动,吸引数以百计记者在现场采访。

郭嘉铨称,“为加强协助正常采访的记者,并增加警务工作的透明度”,警方于今年8月10日在将军澳一项行动中,透过警方传媒联络队在现场协调,让部分包括电视、电台和报章等传媒进入警察封锁区内,以较有利位置进行更近距离的采访。

上述所指8月10日的行动,是指警方当日拘捕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及多名高层,并派出数百名警员进入壹传媒位于将军澳的办公大楼搜查,包括大纪元及网媒“立场新闻”在内的多间媒体遭拒绝入内采访。警务处处长邓炳强同日接受“香港01”专访时指,警方正试行新措施,只有符合条件的“可信媒体”才获准进入封锁线内采访;“可信”的标准要视乎有关媒体过去表现,包括有否持平报导(警方及港府新闻)、有无阻碍警方工作等。

中国事务评论员晨钟表示,在反送中运动中,记者的街头采访起到重大的作用,在现场对警察滥权的情况能起到一定的监督作用,很多时侯这些记者拍到的片段也成为日后关键的呈堂证物。

他说,警方今次的行动无疑是进一步“改造”香港的媒体生态,导向成为为专政服务的工具。

就如《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媒体篇》里说,“中共建政后,严格控制垄断所有的电视、广播、报纸、杂志、后来的网际网路等媒体,把它们当成灌输共产党意识形态和洗脑的工具,打击异己、威吓大众,扭曲掩盖真相。媒体被严格审查,媒体人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如果记者胆敢表达不同意见,等待他们的是非常凄惨的下场。被审查的不仅包括官办喉舌,个人在公开的网页或私下的群落中发言都被监视。”

大陆民间对媒体在中共统治下的角色有这样的描述:“我是党的一条狗,蹲在党的大门口,党让咬谁就咬谁,让咬几口咬几口。”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媒体篇》则指出,中共治下的媒体不只是“咬几口的问题,每次政治运动,都是舆论先行,用谎言煽动仇恨,再配之以暴力、杀戮,媒体成为杀人机器的重要组成部分。”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港记者蒙面来台恳求:别选被中共控制的未来
港新闻自由评分创新低
中共制造恐怖 香港大纪元记者讲被跟踪经历
【珍言真语】直播挨棍 查案被袭 港记者九死一生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五中全会 十四五接续十三五大失败
【重播】川普访宾州三地演讲:民调在上升
【时事军事】台湾铺路爪雷达 掌握中共空中活动
【直播预告】美大选日 17小时接力直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