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蓬佩奥威州议会讲话开辟制共新战线

人气 302

【大纪元2020年09月29日讯】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主持人:杨光 / 嘉宾:横河)美国务卿彭佩奥在威州参议院演讲,提及中共芝加哥、旧金山和纽约总领馆干涉美国地方政治的案例,在联邦全面反击中共层面上又开始地方政府的反击战。中共的统战系统是如何越过联邦政府钻地方政府空子的,哪些正在受到美国政府关注。纽约藏裔警察是怎样成为中共代理人的。

横河:听众朋友好,我是横河,今天就我一个人做。这周川普总统和习近平在联合国大会上隔空交火,但是我今天不讨论川普总统的讲话,今天想跟大家讨论一下,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另外一个地方,一个不大出名的讲话,就是在9月23日的时候,蓬佩奥到了威斯康辛州,在威斯康辛州的参议院发表了一个讲话。这个讲话和以往他在别的地方讲话有什么不同的特点?他讲到了一些内容,有什么特点、有什么背景?对于在美国的华人有什么意义?今天就想谈一谈这个方面的内容。

大家知道美国国务卿是管外交的,其实他就是个外交部长,只是美国作为一个世界大国,他外交的地位非常高,所以国务卿在各个部里面他是排第一位的。既然是管外交,一般都是到外国去访问,即使在国内的话,他也多半是选择和一些外交事件有关的地方。

比如前不久我们知道他到加州进行了一场演讲,就在尼克松图书馆,那个被称为历史性的演讲,是为了阐述美国对中共的政策,40年甚至是半个世纪以来最大的改变,跟外交历史有关,所以在那里演讲。这次可能是第一次一个在任的国务卿到一个州议会去进行演讲,所以难怪蓬佩奥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开玩笑了,说别人问他到威州去干什么?那又不是一个国家。

我们先来看一下蓬佩奥这次讲了什么。他重点是讲,中共在美国的地方政府层面上,主要是州和市政府这个层面上对美国的渗透和干扰,具体他以三个案例来说明。第一个案例就是他在演讲的那个地方,威斯康辛州,主角就是这一次蓬佩奥演讲的会议主持人,威斯康辛州的参议院议长罗杰·罗斯(Roger Roth)。

他举的例子就是在疫情期间,中共驻芝加哥的总领馆给这个参议院议长写了一封信,要求这个议长在议会里面通过一个决议案,就是表扬中共在疫情期间表现很好,而且连决议案都给他拟好了。罗斯从来没有碰到这样的事情,所以非常愤怒,他不但把这件事情曝光了,而且还提出一个谴责中共隐瞒疫情的决议案。这是他举的第一个例子。

第二个例子是讲到在2017年的时候,加州的议会开会讨论一个决议案,是支持法轮功反迫害的决议案。结果,旧金山的总领馆写了一封信给这个州议会,说了一大套,说如果你们通过这个决议案的话,会严重影响中国和加州之间的关系。结果州议会最后决定不讨论这个决议案了,当然就没有通过。所以蓬佩奥说他们对中共磕头。

这个事情也是非常奇怪的,关系的话应该是对等的,如果是中国的关系,应该是跟美国的关系;中国本身是不应该跟美国一个州有什么关系的。如果影响两个关系的话,不可能一个是国家,一个是州,这本身就是一个问题。

然后他就讲了第三个例子,刚才举的例子都是州一级的,但实际上,中共的影响力还一直到了市一级。他举了一个什么例子呢?就是前几天纽约警察局的一个藏裔警察成为中共代理人的例子。就是一直到市里面,市的警察这一级都有中共代理人出现。这些是什么问题呢?蓬佩奥在讲话当中,说是中共避开联邦政府寻找美国地方政府的薄弱环节来突破,这个我们待会儿会讨论。

然后他就举了一些例子,就是中共怎么样针对美国地方政府进行工作的一些组织、个人,以及美国应该和已经采取的相应措施。我们先简单的讲一下,等一下再讨论其中的一些重点。讲到美国,蓬佩奥说,联邦政府不可能监视中共的每个行动,所以州政府、市政府要采取行动,好在美国是州有独立性,所以州政府有自己能够采取对应行动的权力和方法。

他举了个例子,他说一些争取民主的中国或者是香港、台湾的学生在威斯康辛州的校园里面读书的时候,要确保他们的权利不被亲中共的组织威胁和骚扰,他说这个你们州应该能够保证的,这不需要联邦出面。他还谈到一些外交对等,谈到了美国取消了一千名中国留学生的签证以保护美国的知识产权和美国的国家安全,这些以前我们都说过。

在组织方面,蓬佩奥谈到了一个叫作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我们知道中国对外友协有一个最大的项目牵涉到各个城市的,就是友好城市,蓬佩奥提到的也是友好城市这个项目。友好城市是归对外友协管的,而对外友协是中共外交部管的,也就是说,任何一个西方城市、任何一个美国的城市,当他和中国某个城市建立友好城市关系,或者叫姊妹城市关系,建立这个关系以后,西方的城市所面对的、对应的在中国那一方的,它不是一个城市,而是中共中央的政权,这就是属于不对等。中共避开了联邦一级,直接和州城市这一级来建立外交上的关系,这是严重的不对等。

捷克的布拉格,前一段时间我们讨论过,他拒绝北京姊妹城市的原因就是在姊妹城市协定条款当中含有一个“一中原则”的,只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一中原则。但是这个一中原则实际上它的权限并不在城市,布拉格是没有权力去声称什么一中不一中的,应该是捷克这个国家。一旦这个国家宣布了以后,建立了外交关系,同意了以后,不需要每个城市都去同意,那是中央或者是叫联邦这个政权的权限。

当然了,他还谈到了孔子学院。最有意思的是蓬佩奥说,现在国务院正在评估中共的两个统战组织:美中友好协会和统促会,这样一来,主管外交的国务卿这次去了威斯康辛州就可以理解了。

长期以来,中共避开美国的联邦政府,直接和美国的地方政府打交道,因为中共是一个中央集权的政权,而美国是联邦制,州、市这些地方政府有很大的自主性。但是因为常规嘛,就是地方政府是不管外交的,所以他们对外交方面,对外国政府的行为是很不熟悉的,尤其是针对中共这样的政权。因为中共政权和别人打交道的时候,它每一步都设了陷阱。作为联邦一级政府,容易提防这些陷阱,但是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就很难防范。所以我认为美国政府,就是联邦政府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

在这之前我们谈过,美国对中共的这种进攻态势采取了全面的反击。这个全面反击,全方位的意思指的是各个领域,你像什么知识产权、什么贸易不平等、什么供应链、军事实力方面、情报方面、还有高技术通讯方面,你像华为的5G,南海、印太、台海,这些都是在同一个层面上的,都是在联邦政府的层面上。

而这一次这个反击不是在这个同一层面上的范围,而是在不同层面上,就是说从联邦扩大到了州和市一级,也就是说它也是一个全方位的立体的反击,只是说是在另外一个维度上。这是美国对中共战略的一个比较大的新的战场,或者说新的战线。

下面我打算谈一谈一些特定的案例,其中有一个最重要的案例就是蓬佩奥提到的一个纽约警察充当中共代理人的事情。这几天这个事情炒得很热,我想具体的过程大家都很清楚了,所以我就简单的提一下。

提一下什么呢?第一个,这个事件的主角。这个事件的主角叫作白玛达杰.昂旺。这是个什么人呢?他是以交换学生的身份进入美国的。在第一次签证过期以后,他换签证的时候就提交了政治庇护的申请;后来是批准了政治庇护,以后就入籍了。在这当中还参加过美国海军陆战队,后来又转到陆军,曾经三次在国外部署,包括到阿富汗部署。退伍以后加入纽约市警察局(NYPD),现任是美国陆军的后备役,也是纽约警察局的一个社区联络官,就是专门联络华人社区的,因为他能够讲流利的藏语和汉语。

他的罪行主要是代理中共。这里有三件比较大的事情,就是他为中共做代理人,他主要是刺探在纽约的藏人的活动,并把他们的活动报告给中共驻纽约领事馆,这是一个,就是专门收集藏人的情报。因为这个藏人嘛,在海外藏人基本上都是反中共的。

第二个是把纽约警察局的内部消息,包括高阶层警官的个人信息提供给中领馆,那么他讲的是以便让中领馆对他们进行统战,邀请他们参加活动什么的。这个实际上就是违反了他加入警局的时候签的一些保守秘密的合同。

再一个就是代表纽约警察局的一些活动,他却去请示并接受中共的命令。这个例子就是以新唐人电视台为一个例子的。当时新唐人电视台去采访纽约警察局,就向纽约警察局问,我们能不能采访一下关于警察局和华人社区之间的这个联系,要采访这个联络官。警察局就找到了昂旺,让他去接受采访;后来昂旺就跟新唐人电视台记者联系上了,联系上以后他说他要去请示一下。

新唐人电视台记者就想当然的认为他是跟纽约警察局请示,谁知道他是去跟领事馆请示去了。结果领事馆就说新唐人电视台,那是法轮功的,你不能接受他采访;他接受了这个指示就没有去采访。起诉书上还专门说明了这一点,就是说法庭经过核实,后来这个采访确实没有进行,也就是说他确实接受了中共的指令,没有让新唐人电视台采访他。

作为一个纽约警察局联络官,他应该是百分之百地为纽约警察局服务,而且只接受纽约警察局的指令;结果他去接受中共的指令来执行纽约警察局的这个任务,那这个就是非常不应该,现在不是非常不应该了,现在就是违法了。当然还有一些其它的啦,什么电信欺诈、虚假陈述,虚假陈述这个主要讲的是他隐瞒和中领馆的关系。

这个案子其实也不是很稀少的一个案子。我们知道中共在全世界搜集异议人士、宗教信仰人士的信息是一直在进行的,而且很多情况下用的就是这个圈子里面被认为是自己人的那些人。那么什么是被认为自己人呢?那就有特点了,如果这是一个少数族裔,比如藏人或者是维吾尔人,那就是说他有民族和宗教方面的原因被认为是自己人。

你像在欧洲、在美国有纪录的中共去刺探维吾尔人情报的,至少有十多年的历史,用的很多都是维吾尔人。当然了,怎么用这些维吾尔人那是另外一回事了。就很多用的是他们本民族的人,这样的话别人很难防范。那你像这一次的这个纽约就是利用藏人。

还有就是针对法轮功和相关的媒体,实际上他们也一直在刺探情报,比如说这一次公布的,法庭文件公布的昂旺和中领馆官员的对话当中,他就有这么一句话,就这个中领馆的官员说他们那些人都在这个名单上。他意思就是法轮功的这些媒体、这些人可能都在他名单上,那就说他刺探这个情报已经很久了,搜集这个名单也很久了。

讲到法轮功呢,其实前几年还有个案子,就是德国政府起诉过一个为中共610办公室刺探法轮功情报的案子,他把那个是作为间谍案处理的,因为刺探了情报是为了干扰、破坏德国的信仰自由,所以这个案子还是由德国的宪法保卫局调查的。这一些所作所为实际上都侵犯了所在国的主权。

这次讲这个搜集信息,中共收集信息,那么在这个案子当中,领馆担任了收集信息的任务。我们知道收集信息有情报部门、有领馆、有大使馆,各个部门不同的。这个信息最终汇入到什么地方,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是领馆显然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我们知道这一次把休士顿总领馆关掉,也和休士顿总领馆搜集美国情报,而且是越过它的权限范围收集情报而被关闭的。

那么在这里呢,中共的统战部门也出现了,就是昂旺的第二个领馆的联络人,他在领馆里面有两个联络人。第二个联络人据认为是一个组织的成员,据说是叫作中国西藏文化保护与发展协会。这本身就很奇怪,因为这个协会在名义上它是非政府组织。我们知道在中国实际上是没有非政府组织的,所有能够堂而皇之成立而没有受到打压的都是中共或者是中共政府办的,它只是伪装成非政府组织罢了。

要是真的非政府组织,你想想看,哪一个非政府组织能够派出一个工作人员成为驻领馆的官员的?没有的!驻领馆的一定是政府部门,所以这个组织就是中共的。那么这个组织很可能和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有关,因为中国西藏文化保护与发展协会并不在正规的中共的统战系统的名单上。而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是在名单上的,它可能就是从属于这个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或者就是藏学研究中心的马甲,就是它的伪装。

那我们现在就有一个很奇怪的问题了,就是说作为藏人,白玛达杰.昂旺他是怎么当上中共代理人的?从起诉书的描述,昂旺似乎并不是被领馆下功夫统战过去的,因为他的整个经历当中几乎没有和领馆联系的机会。因为他当兵嘛,海军陆战队到陆军,然后直接就转到纽约警察局了,所以如果说跟它有关系的话,是进入纽约警局以后,这样看来的话他更像是主动投靠中共。

作为一个藏人他怎么会主动去出卖自己的同胞?这看上去是一个疑问。我们知道有很多维吾尔人,刚才谈到的,就是被中共利用来收集他们维吾尔同胞的信息的,我们知道有一部分是他们自己说出来的,就是说是中共用他们在中国的亲人做人质,强迫他们当线人的。但是同样的,和这个昂旺的情况类似的是不能排除也有的人是主动当线人的。

从他的经历看的话,他其实不是一个典型藏人的一生,他的父母都是中共官员,他自己似乎是一个人作为交换学生来的,并不是像有人说的,他自己说的是跟家人一起移民来美国的。从这点来看的话,如果我们不考虑他原来是藏人这一条的话,那么他们家基本上就是中共体制内的受益者。因为交换学生是官派的,不是自费的。这就加强了一个他的背景,他的背景很可能是跟中共利益集团有关的,这个利益集团里面不仅仅是汉人,也包括各个民族当中替中共办事的人。他们家可能就属于这种类型的,所以在他的成长过程当中,他基本上没有一个自己被迫害的概念和经历。

这样来看还有另外一个疑问,就是他没有这个经历,他是不是在明知投靠中共要作恶的情况下也要这么做的?我想这是肯定的。因为他利用了自己同胞藏人被中共迫害的这个遭遇来为自己牟利,就是说他申请政治庇护的时候,用的理由就是因为他是藏人所以被迫害,而且被酷刑。所以他不是不知道,他知道得非常清楚,而且他自己受益于这个。如果你要说他做虚假陈述的话,那么这部分其实也是一个虚假陈述。

不过就是对于被迫害群体来说,哪怕是被中共利用的,这些人永远也不可能成为中共的自己人。特别是少数民族或者是特定的宗教团体,就是说当自己人被迫害的时候,他本人也逃不过去的,最终也逃不过去。你像现在在中国大陆很多被迫害的维吾尔精英,给他们加的罪名很可能就是以前中共统战的政策。一旦当政策改变以后,原来的成绩现在也可以变成罪名。这个也不是针对哪一个少数族裔的,中共一直这么干。

1949年以后,凡是听了中共的花言巧语回大陆去为中共服务的这些海外知识分子,99%都经历过这种事情。就是说当他们被批斗的时候,给他们加的罪名正好就是当年欺骗他们回国的理由:在国外学习,有知识,可以为祖国服务;在国外有知识,就是帝国主义代理人,它只要一转过来就是罪行了。

这件事情对华人社区其实也是有警示的。昂旺这个电话,现在不知道是昂旺的电话被监听,还是领馆的电话被监听了,但是显然美国政府是非常了解情况的,从这次公布的情况来看,起诉书公布来看的话,监听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至少从2017年到2019年监听了很多电话,在这之前也知道他打了50个电话,所以美国政府只是是不是要采取行动,和如何采取行动而已。

对于亲共社团他们和领馆之间的关系,严格的说,有很多人至少是和昂旺的行为很接近的,甚至比昂旺的行为还要严重,这些都是属于可以在法庭上作为中共代理人没有注册而起诉的。只是说美国政府现在没有采取这些行动,如此而已,不是说美国政府不知道,也不是说美国政府不会管。

谈到纽约警察局被中共渗透,有一个没太被注意的,就是警民合作这部分。其实在华人社区有一个社区守望互助队,这个互助队的队长叫朱立创,他就是没有注册的中共代理人。他的头衔当中有一大半是中共统战系统的机构,或者是统战系统的马甲,或者是它的外围组织;而且他还是另外一个,就是专门把中共迫害法轮功延伸到美国的这个组织的负责人,而他的这两个组织人员是可以互相交换角色的,就是当举行反法轮功的活动,人手不够的时候,他从社区守望互助队把人调过去。那么这个过程曾经被新唐人电视台的记者录像下来,而且报导过。

那么美国对中共的统战系统在美国的活动是不是很清楚呢?蓬佩奥在讲话当中也提到了两个美国政府正在审查的统战组织,一个是美中友好协会,其实还有一个名字很像,叫美中人民友好协会,但是我觉得这两个组织其实名字和性质都很接近,但还是有不同的。美中人民友好协会是一个亲共组织,而美中友好协会是中共统战组织,这两个是不同的。

既然蓬佩奥说的是统战组织,我觉得应该就是美中友好协会。这个组织在中共的统战系统它是属于侨办的。统战组织有几个部分,一个是中共中央的主管部门,就是中央统战部;一个是对外的招牌,就是政协;还有一个就是隐藏在国务院的,伪装成政府部门的,就有侨办、民委和宗教事务局,当然现在也不伪装了,就直接并到统战部去了。

美中友好协会曾经在2009年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等地举办过了一个系列活动,就是所谓“庆祝美中建交30周年”,自称当时的总统奥巴马、还有中共中央统战部和国务院侨办都发来贺电。发贺电的一般都是上级主管机关,这里就是侨办。另外还有一个证明,就是它的名誉顾问是前中新社的副社长,而中新社是侨办的外宣机构。很高兴的是美国政府现在开始注意它了。

另外一个是统促会,就是和平统一促进会。在中共统战系统里面,这个比美中友好协会要正统得多,级别也高得多。我们刚才讲了,中共统战系统对外的最高招牌就是政协,政协主席是一个常委担任的,统战部的直接领导就是这个常委,上一届是俞正声,这一届是汪洋。在北京的这个统促会的会长就是由这个常委兼任的,说明统促会是中共统战组织当中级别最高的,当然它在各地的分部是由当地组成的,美国政府现在注意的应该是分布在美国各地的统促会的分会。

这次蓬佩奥国务卿在威斯康辛州的讲话,重点都是和中共统战有关的,这个也有道理。就是说在州和市这个层面上,中共自己出面或者是通过代理人出面,绝大多数都是统战系统的部门或者是个人。相信不用很久,美国会点名或者直接采取禁令来限制中共统战系统在美国肆无忌惮的活动,我们可以拭目以待。

好,谢谢大家,再见。

转自希望之声广播电台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对中共奉行骑墙政策不再是选择
【新闻看点】中共外交官发飙 联大决议删习语录
纽约藏人集会 抗议中领馆在藏人中搞间谍活动
中情局前高官:中共间谍攻击纽约史无前例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库奇内利谈移民 边界 中国问题
【新闻大家谈】关键一天 川普大战两州
【财商天下】脱贫“大跃进” 习皇帝新衣再戳破
【微视频】亚利桑那听证会 宾州选举人动议启动
【直播】亚利桑那听证会场外 制止窃选集会
【横河直播】反窃选民意沸腾 川普两路讨公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