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嘉隆:美国总统大选中的民调问题

人气 599

【大纪元2020年09月30日讯】观察美国总统大选有很多陷阱,因为美国的大选也是有很多竞选花招,例如会抛状况,出题目给对手,考验其危机处理能力,这是非常管用的一招。

不过,我这里要来先谈一下民调的问题,因为目前对选情的观察,离不开现在的民调。

民调出状况,最有名的案例,应该是1948年的大选,盖洛普民调预测共和党的杜威会赢,结果票开出来是民主党的杜鲁门获胜,可是一些抢时间的报纸已经把头版印成杜威获胜,杜鲁门就笑嘻嘻地拿着这个报纸头版给记者拍照。

经过研究的结果,发现是出现严重的“抽样误差”,就是盖洛普民调机构打出去的电话,通常不容易或者比较少抽到民主党的支持者,因为他们通常在社会底层,可能要出去工作讨生活,不容易在家里等电话。

有了这个教训,民调机构在方法设计上有了创新,就是把选民的特质分类,例如男性女性,白人黑人,高所得低所得,高学历低学历, …,等等,然后根据选民的不同特质来给不同的权数,希望透过这样的加权平均的调整,让抽样到的受访者能逼近/代表 选民母体。这就是说,媒体上报导的民调都是“加工过的民调”。

再来一次民调出状况的,就是上一次2016年的总统大选,选前所有主流媒体的民调全部是预测希拉蕊会获胜,可是票开出来是川普赢。

后来研究的结果发现,是有一向选民特质被民调忽略了,没有调高它的权数,这个特质是“低学历”。然后回去追一下,发现在2012年的时候, 低学历确实没有对选举有重要影响。但是,如果在2016年的民调有提高低学历的权数的话,那么就可以发现川普会赢。

这就是说,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民调,都是被民调机构加工过的民调,都会有加权平均。可是,民调机构对大选的选情的研判,可能也会有专家的盲点,应该要提高权数的选民特质却没有提高,所以没有办法完全解决抽样误差的问题。

目前2020年的大选,又碰上这个问题,就是选情太诡异,因为出现了前所未见的疫情,所以选情就难以预测了,例如,会陷入追究责任的问题,到底有多少责任是在中共的扩散武汉病毒,又有多少责任是在川普政府的应对失策,显然有得谈,是选民要判断的。在这里,民调专家很难事先测出选民母体的真正投票意向。

川普的支持者偏社会底层,他们
1)会被民调抽样到吗?
2)被抽到之后会据实回答,还是隐藏自己的真正意向?
3)然后,民调之后,会真的出去投票吗?这是投票率的问题。

所以,根据现有的民调,就去认为拜登会是大选的赢家,其实基础很脆弱。他是挑战者,在民调上的领先幅度这么低,约5~6%,根本守不住,会被现任者轻易超车。

美国选民知道拜登不能当总统,可是,也不能七早八早就表态支持川普,因为这样子一来,现任者川普就躺着选就好了,整个大选会变成垃圾时间。这样也不行。所以通常选民会先支持挑战者,或不明白表态支持现任者,一直到最后时刻票开出来,才见真章。

回想一下去年的台湾大选,在民调上也是挑战者先领先,甚至于是遥遥领先,最后票开出来,是现任者获胜,而且是获得大胜。

结论是,在民调上,挑战者领先完全是正常现象,但是,如果领先的幅度不够大的话,挑战者等于已经提前出局,因为进入选前最后一个月很容易被翻盘。

——作者脸书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新闻看点】美大选辩论 川普2招或击拜登软肋
【十字路口】川普与拜登 中共最怕谁当选?
邮寄投票出乱子:军人选票印错 平民收到
民调:32%加拿大网民依然在家工作
最热视频
【重播】2021保守派大会首日 小川普演讲
【财商天下】台积电遇致命伤 全球缺芯加剧?
【新闻大家谈】保守派盛会 重振美国新起点
【秦鹏直播】CPAC首日五大精彩看点
【十字路口】揭开“轮回”密码
车评:隐藏实箱 2021 Chevrolet Tahoe High Country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