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故事】:赵国良

从街霸“家暴男”到慈眉善目的修炼者(上)

人气 432

【大纪元2021年01月05日讯】文:俞元・大纪元
赵国良年轻时手巧,脑子也灵光。他做过木工、钳工、开过包子铺、批发服装、自制服装和鞋、开信息公司,做什么生意都来钱,认识他的人都说“这小子真行,做什么都能发财”。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他就拥有数万家财了。

老赵有了钱,就过上了花天酒地的生活,跟街头混混、地痞在一起经常滋事斗殴,成为沈阳皇姑屯地区的一霸。他好勇斗狠,看谁不顺眼就动手,一次为了争夺地盘,他一刀砍在对方黑帮老大的脸上,顿时血流如注;那黑老大伤好后,再也不敢惹他了。他脾气暴躁,酒喝多了就打妻子;妻子在他面前不敢多话,不知道哪句话触动了他的神经,就会招来一顿打。妻子桂柏玲娘家的人,认为老赵已经坏得无可救药,就劝柏玲与他离婚,可是柏玲割舍不下自己的女儿,只好忍气吞声地跟丈夫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

曾经的家暴男,现在是妻子的好帮手。(赵国良提供)

到了九十年代,老赵时运不济,祸不单行,做投资经商,做什么项目都亏本,积攒的钱都打水漂了。他又染上了乙肝,住了大半年医院,把家里的钱彻底折腾光了,病情也不见起色,整天浑身乏力;邻居、家人都远离他,怕被传染。昔日骄横的老赵,此时没钱也没健康,心灰意冷,他深深感到钱财乃身外之物,多次萌生到庙里出家的念头。

炼功消业净身,还债痛悔往事

老赵昔日作恶多端,皆因中共的无神论、“战天斗地”的教育灌输所致。其实他的根基还蛮不错的,善良的本性偶尔也会返出,他曾经两次奋不顾身跳入河流中,抢救过两名落水青年。

“四十不惑”对老赵来说非常恰当。1995年老赵正好40岁,正在人生痛苦中挣扎的他,听人介绍请了一本《转法轮》,回家一看爱不释手,一个晚上几乎看完了整本书,他一下子明白了为啥自己留不住钱。《转法轮》中说:“佛教中讲业力轮报,他是按照你的业力去给你安排的,你的本事再大,你没有德,你可能这一生啥都没有。你看他啥也不行,他德大,当大官,发大财。”老赵如梦方醒,自己以前做了那么多坏事,德损失的太多,福分被自己糟蹋完了。老赵从此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对修炼充满了渴望。

看《转法轮》没有几天,老赵做了个梦:一群法轮功学员拿着票,高高兴兴地进剧院去看演出。老赵走到门口的时候,师父把他手里的票拿过来扔在地上,很严肃地看着他。老赵把票捡起来,低着头走进了剧院。老赵悟到:自己以前劣迹斑斑,师父还是慈悲地让自己走进了修炼的大门;师父的严肃表情,正是督促自己要珍惜修炼的机缘,要勇猛精进。

老赵刚开始双盘腿时,一盘就疼,脚就从腿上滑下来,他就用绳子绑,用沙袋压。一次,他让女儿把他的双手背在后面用绳子绑上,把双腿双脚也绑紧,然后女儿出去逛街,计划一小时回家。结果女儿忘记了时间,两个小时后才回家。老赵疼得死去活来,满脸汗水、鼻涕、眼泪不停地流,胸前衣服全湿了;他的双腿双脚都是乌紫的。老赵承受巨痛时,以前做过的坏事一幕幕浮现在他的眼前:打架斗殴、用刀砍人、打妻子、把一只大鹅的脖子活生生扭断……往事不堪回首!他知道自己现在遭受的痛苦,是在偿还以前造下的罪业,他发誓再也不干伤天害理的事。

老赵炼功不到一个月,各种病症不翼而飞,浑身一身轻。他以前嗜烟、嗜酒,学法后他下决心不再抽烟喝酒了。他戒烟酒的念头一起,他再闻着烟味就难受,一抽烟,他浑身的汗毛孔全是烟味,非常难受;一想喝酒,胃就泛酸。赵国良很快戒掉了烟酒,身体从里到外都净化了。

赵国良一家。(赵国良提供)

悉心赡养老人,善待妻子

赵国良炼功后,不仅身体健康了,思想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老赵的岳母说:“我女婿得法转变太大了,我姑娘被他打了18年,受了很多委屈。现在女婿不但不打她了,女儿骂他几句,他也不吱声了。练功后,女婿身体好了,干活也有精神头了,家庭和睦了!我们娘家人都支持他学法轮功”。桂柏玲的娘家人,对中共迫害法轮功非常反感,她的嫂子多次帮助老赵收藏法轮功书籍、磁带和真相资料。

赵国良的妈妈比较喜欢大儿子,把房屋、财产都给了大儿子。从前老赵夫妇认为妈妈偏心,心里愤愤不平;婆媳之间关系也不好,矛盾重重,两家基本没有来往。修炼真、善、忍,老赵夫妇心胸开阔了,认为修炼人应该任劳任怨,无条件的照顾老人。那时老赵母亲的两个女儿和三个儿子(包括大儿子)都不关心她,老人家过着孤苦的生活。老赵夫妇就把老人接到自己家里悉心照顾,老人衣食无忧地活着,直到86岁高龄去世。

赵国良和母亲。(赵国良提供)

为救女儿,老赵身陷囹圄

1999年中共全面迫害法轮功后,赵国良夫妇和女儿赵桂心,开始向沈阳各小区投放法轮功资料,传播真相。2002年赵桂心因发真相资料,被抓到了公安局,恶警对这个年仅19岁的高中女生一点也不手软,零下二十多度的冬天,恶警往她的衣服里灌凉水,她浑身湿透,外边的衣服结了一层薄冰;她被逼坐在冰凉的地砖上,不许睡觉;恶警给她带上铁头盔,用皮鞋后跟猛磕她脑袋上的头盔……恶警不断变换方式折磨她。

老赵闻讯后,第二天和妻子一起到公安局要女儿。警察了解到老赵也炼法轮功,就七八个人一起围殴他,用手铐把他拷在暖气片上,警察使劲踹手烤,他的手腕上勒出了深深的血痕。恶警又开始往他身上泼凉水,老赵昔日里的那股狠劲上来了:“你们浇凉水算什么?浇开水好了。”警察一听,还有敢不服气的,就给他带上铁帽子,然后拿铁棍子往帽子上一阵猛打,老赵顿时感到震耳欲聋,脑袋都要裂开、爆炸一般。恶警把铁帽子摘掉后,老赵仍然昂着头没屈服。一个警察火了,上去就是狠狠一记右直拳重击在他的脸上,老赵被打得眼冒金花,只感觉自己的脸好像充满了气的皮球一样,拳头砸在脸上也不觉的疼,老赵发自内心地感谢师父的呵护。那个警察打完后一声不吭离开了,他边走边用左手不停地揉着右手。

过了几天,桂柏玲独自一人勇敢地去看守所要求释放丈夫,她把老赵的乙肝病历给警察看:“我丈夫这么大岁数了,有多少钱也不如有个好身体啊,别说共产党不给拿钱看病,就是免费看病,人也得遭罪啊。法轮功能把他乙肝都练好了,这么好的功法我也学。”警察听了,立刻把老赵送到医院检查,发现他的乙肝已经阳转阴,真的彻底好了。

最后,老赵和女儿被非法判了两年劳教,好好一个家庭被拆散了,桂柏玲感觉天像塌了一样。她把家里的房子租出去,给人当保姆打工,每月都去劳教所给父女俩存钱,她心力憔悴,痛苦不堪,体重由130多斤一下子瘦到70多斤。

老赵“打不还手”,“缩骨功”逃离看守所

2005年的一天,老赵去一个同修家拿法轮功真相光盘,正赶上警察抄那个同修家,把老赵也一起抓进派出所。警察让他蹲着,他说:“我没犯罪,凭什么蹲着?”警察恶狠狠地说:“你不蹲,是不是?”上去就给他一记大耳光。老赵说:“你再打一个试试”,警察甩手又给了他几个耳光。这一下激发了老赵当年的血气之勇,他一伸手将那恶警掀翻在地,抡起拳头就要打,他突然放下了高举的拳头,因为此时他想起了师父说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警察一下愣住了:警察打骂人是家常便饭,居然有人敢顶撞!?五六个警察一拥而上,把老赵按倒地上,掰胳膊、塞嘴、拳打脚踢,警察打累了就把他关到一个铁笼子里。老赵就用脚踹铁笼子,不听地喊:“你们是土匪,抢我的钱,欺负老百姓,无恶不做,你们是黑社会的靠山,尽抓好人、穷人、上访的人……”老赵足足喊了3个小时,底气十足,声音洪亮,穿透派出所整个三层楼。

警察慌了,坐不住了,几个人想把老赵塞到一辆警车后面的笼子里,可是他们一腾出手来关车门,老赵就窜出笼子,他们累得够呛也没能关住他,只好把他放在警车的前座。凌晨两点左右,看守他的两个警察睡着了。他打开车窗,一股冷风扑面而来,他冻得一哆嗦,回头一看警察居然还在熟睡。他从车窗跳了下去,警车外面是一个居民小区的围墙,中间是大铁门,铁门上有一个小方洞,老赵想都没想,一纵身从小方洞钻了出去。过了几天,老赵特意去了一趟那个小区,想再试一下能不能钻过那个小洞,结果只能伸进去脑袋,身体怎么也钻不进去。他深深地感慨:修炼法轮功真神奇,关键时刻有超常的表现。#(请见下集)

从街霸“家暴男”到慈眉善目的修炼者(下)




关注我们facebook主页,及时获得更多资讯,请点这里。
本文刊载于旧金山1月2日教育版

每周为您献上旧金山最新消息

责任编辑:李曜宇

相关新闻
铁血丹心兑誓约(上)
苦寒梅香志不渝(上)
苦寒梅香志不渝(中)
【中共百种酷刑】性摧残(下)
最热视频
【重播】CPAC大会第二日 蓬佩奥演讲
【有冇搞错】美国的“新排华法案”
【拍案惊奇】翠字惹怒习近平 武统从凤梨开始?
【横河观点】保守派大会迎战左派 谁觊觎核按钮
【横河观点】蓬佩奥赞人权法 中国移植专家跳楼
【时事军事】失去机翼的F-15 以色列空军传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