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赤龙(71)地方自治

作者:戟枫
中共在全球的渗透一点一点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剥离,但是还有多少邪恶的伎俩还未揭开?(制图:夏琼芬/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417
【字号】    
   标签: tags:

第七十一章 地方自治

中部战区特战大队在地下通道穿行半个小时便到了通道的出口,抵达由防卫营把守的栖霞山军事堡垒入口。

通过口令、电子密码、人脸识别,很快打开了通道大门,几十辆装甲车,一路向着营区方向挺进,后续的卡车则冲向作战大厅大门。

大门处一个班门卫在还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下车的特战队员俘虏,成为堡垒第一批被缴械的人员。

装甲车队如法炮制,占据营区的各个要口之后,开始对军营宿舍、岗楼、办公楼释放毒气弹,放倒了在营区宿舍、办公楼值班和休息的大部分官兵。

唯有守卫作战大厅的防卫营官兵和中部战区特战大队交火,死伤几十名后,在装甲车重型机关枪的威胁下,其余大部分守卫营士兵缴械投降。

栖霞山军事堡垒重新回到何金元的掌握之中,何金元立刻命令徐州地段的防守部队放行,中部战区第一军团三个师部队铺天盖地扑向南京城。

接触南京卫戍区部队防线后,重型坦克和空中直升飞机配合,在重炮轰炸和空中火箭弹攻击下,卫戍区前沿阵地全面崩溃,中部战区第一师一路杀向卫戍区部队指挥部。

迅速包围了南京卫戍区大院、大楼,卫戍区司令刘哲呼叫东部战区政委何光支援,却得到回复――何光已经被拘押。

东部战区司令何金元在电话中命令刘哲放下武器,等待整编。

刘哲本来是何光的嫡系,委派到卫戍区担任主官,其实是一尊为了平衡东部战区的权力,不让任何人独揽大权采取的措施。

所以刘哲表面上答应了何金元的指示,实际并不准备投降,马上向一尊汇报了东部战区发生的情况。

一尊大惊失色,本来指望自己两个嫡系何金元、何光能够保持对他的忠心,稳住东部战区,就有一线希望维持局面的平衡,和反叛势力分庭抗礼。再加上如果俄罗斯能够出手相帮,就会挽回败局。

没有想到何金元已经变心,放开防线让中部战区的两大集团军轻易占领南京,打开了进攻上海、福州地区的大门。

形势并不如意,但一尊也不能放弃抵抗,命令刘哲虚以委蛇,表面听从何金元的命令,固守待援。

一尊即刻命令浙江衢州的空三、四军,派轰炸机和歼击机编队轰炸中部战区前沿部队,掩护刘哲突围。

从浙江起飞的空三、四军的轰炸机和歼击机编队还没有到达南京上空,在无锡上空便被中部战区的歼击机编队阻截。

双方都是老熟人,经过一番空中交涉,空三、四军派出的编队绕了一圈,返回浙江衢州的基地。

形势比人强,面对中部战区绝对优势的空中打击力量,不占优势的空三、四军飞行员本来心中怯怯,加上老熟人的劝说,以及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李佐城的讨贼檄文,飞行员们不愿意做殊死搏斗,便装模作样绕了一圈返回基地。

被围困的刘哲前后无援,等了一天也不见空中轰炸机开路。第二天清晨,在中部战区一师前线部队指挥员的最后通牒之下,刘哲放下武器投降了。

至此,东部战区南京部分地区全部接受了联合参谋部的指挥,听从全国维持秩序委员会的调令。

李佐城派出自己的亲信副参谋长张景明抵达南京,协同东部战区司令何金元指挥中部战区和东部战区,计划中部战区两大集团军一部分经过无锡向上海、宁波方向挺进;大部分则经过杭州、上饶向福州挺进。

一切顺利发展,随着中部两大集团军到位,就可以对浙江衢州地区的空军基地和福州地区的六十三、六十四集团军展开武力威吓,促使其投降、哗变。

可是第一集团军进军上海在无锡段却遇到阻碍,上海卫戍区部队将高铁电力阻断,高速公路设置路障,不让中部集团军通过。

上海卫戍区有三个师的兵力,和京城卫戍区一样,也配置了轻重型的火力。

这让副参谋长张景明迷惑,按照道理,上海卫戍区根本没有实力和中部集团军对抗,也没有必要对抗,东部战区南京总部已经投诚了,他们是哪根筋犯浑,居然抵抗中部集团军的占领?

不久,上海卫戍区司令部和上海市政府共同发布了一项声明:

“宣布上海、浙江、江苏的无锡、苏州联合成立沪浙联邦共和国,正式独立,摆脱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控制。领土范围包括原无锡、苏州、上海、浙江行政管辖全境。

从沪浙联邦共和国成立起,共和国临时政府暂时封闭共和国全境,禁止其他地区和国家的飞行器通过共和国领空,同时暂时断绝共和国和其他地区、国家铁路、公路、水域运输渠道,开放日期待通知。”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在京城的吴伟光、许一、李佐城、杨元有点懵,但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紧接着法国和德国宣布承认沪浙联邦共和国的主权,呼吁其他国家和地区尊重沪浙联邦共和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

在一切顺利发展情况下,出了这么一件幺蛾子,确实超出过渡委员会的想像。

但其中体现了国际政治格局的复杂、诡异,法国和德国显然不想让美国一家独大,主导未来中国的政治发展格局,才会怂恿当地当局演出这么一场闹剧。

这给过渡委员会出了难题,你们不是提倡地方自治吗?你们不是宣扬主权在民吗?我们就给你实践一会儿,看你们如何对待。

吴伟光蹙眉望向墙上挂着的中国地图,思索着对策。

许一也是眉头紧蹙,这下打乱了过渡委员会的计划,按照过渡委员会的设想,在维持政变以后秩序稳定的前提下,成立宪法委员会,提出未来共和国的地方自治法律,然后实施。

现在这些原共产党头目越俎代庖,抢先占据制高点,成立所谓沪浙联邦共和国,就是想继续他们的统治。

“伟光,这个先例不能开,如此下去,西北、东北那些地方当局都有样学样了。”许一思索之后开口说道。

“是的,这是这些地方当局欺骗舆论欺骗人民的手段,他们根本没有获得当地人民的授权,成立所谓共和国,其实还是想继续他们的统治。”杨元也插话说道。

此时,吴伟光卫星电话响起,看到号码,吴伟光笑了,想曹操,曹操就到了。

拿起电话接听,果然是雷诺说道:“John,头疼了吧?余明清先生要和你通话。”

“余先生,您好!我们正有难题,想向您请教呢,您就来电话了。”吴伟光谦恭说道。

“是的,大好形势被破坏,是不是有点沮丧啊?John。”余明清开朗地说道。

“嗯!有点,不知您有什么高见?”吴伟光老实承认说道。

“其实也没有什么难度,我想你应该已经想到了,不管任何政府成立,在没有人民充分授权情况下,都是暂时政府或者非法政府。”余明清正色说道。

“嗯!明白,谢谢余先生提醒。”吴伟光回答道。

挂下电话,吴伟光严肃说道:“立刻以全国维持秩序委员会和过渡委员会名义发布通告,在宪法委员会没有颁布地方自治法之前,任何地区宣布独立或者成立所谓共和国都不予以承认。同时指出,在没有全民公投的情况下,任何地方成立所谓联邦共和国都是窃国、盗国行为,我们都不予以承认,而且坚决粉碎这些行为。”吴伟光严肃说道。

“好!我立刻通知老总理和总理,将你的意思传达。”杨元同意点点头说道。

“可是,这背后的法国和德国如何应对?”李佐城提出了重要问题。

吴伟光想了一下说道:“以全国维持秩序委员会名义通知两国政府,收回他们的宣告。告诫他们目前唯一合法政府机构是全国维持秩序委员会。”

“嗯!我想他们只是想趁乱打劫,并没有真的以实力支持所谓沪浙联邦共和国。”许一说道。

“嗯,立刻启动上海、浙江地区的安全部门,调查清楚这个所谓沪浙联邦共和国主使人,解铃还须系铃人。”吴伟光目露寒光说道。

“好的,绝不容许这些害群之马捣乱。”许一显然明白了吴伟光的意思。

“那我们的军事行动呢?”李佐城问道。

“十天之内,能解决掉上海、浙江的内部问题吗?”吴伟光又问向许一。

许一低头掐指琢磨一会儿说道:“问题不大。”

“好!向东南方向的军事行动暂停十天,但尽快收拢东部战区其他地区,同时对北部战区、西部战区的行动要抓紧,我想他们听到这个所谓联邦共和国成立,也会蠢蠢欲动。”吴伟光转向李佐城说道。

“明白!”李佐城心领神会回道。

“那南部战区呢?你好像没有提到。”李佐城想了一下问道。

“哈哈!参谋长,南部战区早已解决了。”杨元哈哈一笑解释道。

“解决了?”李佐城疑惑问道。

“嗯!那是我们第一个拿下的战区。”吴伟光微笑说道。

李佐城心里震惊,暗自念叨:这年轻人确实有能力!

待续@*

责任编辑:宋诗恩

点阅【暗战赤龙】系列文章

作者戟枫邮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但斯特拉霍夫知道,这个只是画饼,按照总统府的意见,如果美军真的派战机协助平乱,俄罗斯只能口头抗议,而不能涉入太深。一则和未来的北京政府没有了任何转圜余地,第二也是最关键的,俄罗斯确实没有和美国常规军事力量对抗的本钱,也不会因为东北三省和美国发生核威慑冲突。
  • 对那些利用权力贪污受贿,或利用公有制和转为私有制侵吞国家人民财产的,对靠政府官员和官员老子,或官商勾结得到不义之财的暴发户,一律要追回他们的不义之财,没收他们的非法所得,包括已转移到国外的资金和财产。
  • 前边那架直升机还是没有迫降在海滩,而是冲进了海岸边的山林里,眼见着直升机翻滚起来,好在没有发生爆炸,但机内的人员有的被甩出机舱外直接摔死,留在机舱内的人员估计也受伤不轻。
  • 在群众运动非暴力的强大压力下,如同苏俄东欧共产党一样,中共必会自我解体。因此以后政权更迭,会像中东的茉莉花革命那样,只要一根火柴燃起的火光,就可把中共推翻。
  • 这样的原始森林在中国只剩下大兴安岭了,而在俄国城市的近郊就是原始森林的起点。俄国远东地区空旷如也,人迹罕至,大片的土地没有开发,资源没有获得利用,沉寂在远东深深冬夜里。
  • 中共建政以来,共产党对东北资源无休止的调拨,而当地居民却没有获得应有的回馈,致使东北大地在资源枯竭之后,产业落后,年轻人就业无门,空有肥沃的黑土地,当地居民却流离失所,到全国甚至国外打工求生。
  • 中共用这样一群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地痞流氓,杀人如麻的侩子手来治国安民,中国人民除了忍受无穷无尽的苦难,哪能有好日子过?
  • 北方战区最棘手的问题是靠近俄罗斯,而这个没落帝国一直是桀骜不驯,虎视眈眈东北地区,就是当今世界老大美国对他们也怵头,因为他们确实有危及美国本土的核实力。
  • 同时组织了一次十来位明星的小型舞会陪毛泽东跳舞。会散后,柯庆施单独把上官云珠留在毛泽东住的1号房,陪伴毛泽东喝茶。
  • 今晚将要会面的是北部战区的情报局局长,显然北方战区的军头不那么屈从北京的临时维持秩序委员会的领导,妄想有所作为,那么俄罗斯的态度将成为他们重要考虑的因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