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芬太尼假药危害全美 原料主要来自中国

人气 2677

【大纪元2021年10月05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李思齐综合报导)致死率极高的毒品芬太尼在美国泛滥,且严重程度明显增加。9月30日,美国司法部宣布,执法人员日前截获了一百八十多万颗含芬太尼的假冒处方药,以及七百多公斤的芬太尼粉。美国缉毒局指,美国境内的绝大多数伪装成处方药的毒品在墨西哥生产,而制造芬太尼的化学原料则来自中国。

联邦司法部副司长丽莎.摩纳哥(Lisa O. Monaco)在9月30日的讲话中说,2020年,有9.3万多美国人死于毒品过量,比2019年高出了30%,是美国历年来因毒品过量而死亡的最高人数。这其中75%是由阿片类毒品导致的,而合成阿片类药物的芬太尼是致死的主要原因。全美国“从小镇、城市到乡村,无一幸免。”

摩纳哥说,“一颗含芬太尼的假药就足以致命。”“今年缴获的假冒处方药的毒品已超过九百五十多万颗,比过去两年的总合还多。”

摩纳哥还说,这些毒品貌似处方药,价格便宜,对象是青少年,对美国社会的危害极其大。

毒源来自中国

近一个月来,美国官方多次正式提到非法芬太尼对美国的危害。9月27日,美国缉毒局(DEA)6年来首次发布公共安全警报:美国境内含芬太尼和甲基苯丙胺(俗称冰毒)的假冒处方药数量惊人,致死率极高。警报指美国境内的绝大多数假冒处方药毒品在墨西哥生产,而制造芬太尼的化学原料则来自中国。

2021年4月24日在加州洛杉矶举行的美国缉毒局 (DEA) 第20届全国处方药回收日期间,药丸和处方药被装箱处理。(PATRICK T. FALLON/AFP via Getty Images)

8月24日,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USCC)也发布报告指“中国仍然是美国境内非法芬太尼和芬太尼类物质的主要来源国”。目前芬太尼从中国直接进入美国的数量在减少,但转道墨西哥然后非法入境美国的比例在暴增。报告明确提到,中共在这方面的合作“仍然非常有限”。

中共一直否认芬太尼主要来自中国。9月2日,中共驻美使馆发言人就芬太尼问题发言称:“截至目前,中方从未发现中国已列管易制毒化学品流失至墨西哥的情况,也未曾接到墨方向中方通报查获中方流失的列管化学品。”

该发言人同时表示,美国芬太尼问题的持续恶化,致死人数不降反升,是因为“美方没有抓住解决药物滥用的关键问题”;中方曾多次提醒美方“加强对芬太尼药品处方的监管、强化宣传教育等”。

然而查看中国缉毒的年度报告和相关的会议报导,中共通过数年采用“净边”专项行动使境内的毒品形势达到“持续好转”,而不只是“加强对芬太尼药品处方的监管、强化宣传教育等”。所谓“净边”,即保护好边界,清除毒品的入境通道。

中共只对内实施“毒品零容忍”

中共当局一直强调要把毒品拦截在境外。9月17日,中共公安部禁毒局局长梁云在新闻发布会上称,中共公安机关从2018年起,已连续四年开展“净边”专项行动,打击境外毒品渗透问题。

为控制毒品从湄公河边界进入中国,中共当局早在10年前就和老挝、缅甸、泰国启动联手巡逻执法。截至今年6月,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四国相关执法部门共破获涉毒案件3387起,缴获各类毒品20.25吨,抓获吸贩毒嫌疑人3010人。

当美国当局提出希望中方协助时,在国内对毒品持“零容忍态度”的中共做得如何呢?

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8月公布的报的评价是“仍然非常有限”。报告还指出:中国监管当局总是推延检查和调查中国公司可能非法生产化学材料的场所,“要求常常被耽搁数天,使得非法生产者得以清空或清理这些场所”。(第7页)

但当今年8月30日,美国国务院宣布悬赏最高500万美元,以获取导致中国公民张健(音译,Zhang Jian)走私芬太尼的犯罪资讯时,中共方面要求美国停止该悬赏行动。

张健在2017年被美国司法部起诉,通过互联网向美国的毒贩和个人销售芬太尼和类芬太尼物质,然后邮寄到美国;2018年4月被美国财政部宣布为“重大外国毒品贩运者”,同时司法部宣布起诉另四名为张健的贩毒链清洗资金的中国公民。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8月31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辩解说,相关药品当时在中国属未被列管的普通化学品,而美方迄今仍未提供相关人员违反中国法律的证据;并称悬赏求证“将严重破坏中美禁毒合作基础,为下步双方合作制造障碍,由此带来的后果应由美方承担”;同时“郑重要求美方停止悬赏缉捕行为”。

体制保护下的制毒产业

美国缉毒局(DEA)网站介绍了芬太尼的11个俗称,其中有3个俗称都带“中国”两字,如“中国女孩”(China Girl)、“中国城”(China Town)和“中国白”(China White)。

澳洲官方对芬太尼的介绍中,提到了它的8个俗称,其中有两个俗称带“中国”两字,分别是“中国女孩”和“中国白”。

据公开资讯,中国境内曾有多个“制毒村”,甚至有村支书带着村民通过制毒来“致富”,并且毒贩和当地中共官员勾结,使制毒贩毒当时一度半公开化。

据公开的资料,中国近20年境内非法制毒规模最大的当数当年广东的“制毒第一村”——陆丰市甲西镇博社村,村内20%以上村民直接或参股从事制毒、贩毒活动。博社村的居住面积约0.54公里,2009年前后一些村民靠制毒、贩毒,迅速“致富”,该村被称为“小香港”。

博社村原村支书蔡东家是该村制贩毒品的“幕后老板”,他家别墅门廊的一根大理石柱就值三十多万元。1996年,身为保安队长的蔡东家第一次接触制毒,然后慢慢带着村民制毒“致富”,他自己也成了村党支部书记,还兼任汕尾、陆丰两级的人大代表。蔡东家利用职务之便,贿赂办案人员,提前知晓警方的布局计划并通知追捕对象。村里人贩毒被抓了,蔡东家会出面摆平;有时嫌疑人要说出对蔡家村不利的话时,还被警察喝止并要求换个说法。

直到2013年12月29日,广东警方才动用了三千警力清剿这“制毒第一村”,当日缴获3吨冰毒,捣毁制毒贩毒团伙18个,七十多个毒品加工厂,但至今仍有制毒犯在逃。陆丰当地多名警察给“制毒第一村”当过“保护伞”,有12名被抓;陆丰市的数任公安局局长也因和案件有关被调查。

制毒村不仅广东有,广西也有。2015年6月16日,广西出动600警力,捣毁了梧州藤县太平镇2个村子的制毒制枪窝点。村内当时年龄最小的吸毒者仅12岁。

如今,制毒更隐蔽了。2020年6月,中共官媒新华网披露:陆丰“制毒第一村”当时因证据不足被释放的蔡振豪,在兰州市红古区花庄镇一个隐蔽的农场建了制毒窝点。农场外是菜地和养殖场,鸡、羊等动物粪便堆在地上,掩盖毒品制作中的气味。该制毒点的制毒人员都来自昔日的“制毒第一村”。

芬太尼被称为第三代毒品或“实验室”毒品,专业人士解释:芬太尼类物质的前体物质在市面上容易获得,加工需要的化学品和设备也容易买到,并且合成工艺简单,因此制毒团伙容易制,贩毒团伙也容易贩卖;并且通过修改芬太尼的化学结构,芬太尼的衍生物不断被“设计”出来,因此地下制造层出不穷,很难控制。

基于美国在2017年9月提供的线索,中共警方破获了一个地下制毒加工厂,两个新精神活性物质销售网点,缴获芬太尼、卡西酮类、阿普唑仑等新精神活性物质共30余公斤,苯胺等制毒原料150余公斤。据报导,11名被告均声称不知道芬太尼是毒品,但他们在联系客户和邮递快件时都使用假身份,这表明被告们清楚产品会流入非法管道。

具体中国境内的非法制毒厂有多少,无从可查,但中国检察网的公开信息中,仅受过小学教育的人,也能利用简陋的设备制毒,一起青岛制毒化学原材料的买卖规模就达10吨,涉案者明知对方无资格购买仍销售或转卖,直至材料在云南海关出口时被拦截。

“严重”失信的正规厂家和隐蔽的芬太尼交易

据公开信息,中国境内即使是正规的芬太尼生产厂家,有的存在商业贿赂问题,有的通过网络违法出售芬太尼,并在包装上做手脚以便能逃过海关检查。

2018年12月1日,中共外长王毅表示要对芬太尼类药物进行整类列管后,江苏恩华药业(002262)和武汉的人福医药(600079)均于12月3日发布公告,各自撇清无芬太尼系列产品出口美国。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9月17日,人福医药的子公司宜昌人福药业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宜昌人福)在河南省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失信等级评定为“严重”。河南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的红头文件称:原因是根据郑州市二七区法院判决书(2020)豫0103刑初693号判决书披露的相关事实,宜昌人福的枸檄酸舒芬太尼注射液、盐酸纳布啡注射液、盐酸氢吗啡酮注射液、咪达唑仑注射液等四个药品在河南省存在商业贿赂行为。

据媒体披露,在2018年1月到12月期间,扶某某为推销产品盐酸纳布啡注射液、盐酸氢吗啡酮注射液,向河南省郑州市某医院麻醉科医生李某给予57.1万元的回扣。人福医药对媒体回应称,“相关商业贿赂行为系子公司前员工的个人行为”。人福医药持宜昌人福药80%的股份,其余20%股份由国药集团药业股份有限公司(600511)持有。

“时间财经”分析:人福医药2018年员工年人均收入仅10.09万元(约合1.51万美元),宜昌人福的董事长、法定代表人李杰的年薪也不过是80万元(约合12万美元),扶某某如何能有财力给李某在一年内提供57.1万元(约合8.57万美元)的回扣?

据河南省巴中市巴州区人民检察院公布的一份起诉书,河南省南阳市某人民医院麻醉科医生齐某某、河南省某县人民医院麻醉科医生王某甲,各自利用工作之便,把包括芬太尼在内的毒品提供给他人在网络上销售获利。其中王某甲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获违法收入近21万元(约合3.2万美元)。

“第一财经”于2020年11月对宜昌人福的报导,介绍了该企业的营销模式。1999年春,李杰决定组建新的销售队伍,专职麻药推广。1999年3月,现任宜昌人福副总裁的陈小清在的小组就销售了60万支芬太尼。营销团队在1998年只有4人,到2012年有1200人,2020年有3000人。芬太尼销售规模之大可见一斑。

中国的芬太尼交易隐蔽性高。据中共官媒新华网报导,芬太尼在中国的非法贩卖和运输利用了互联网、物流,具有“毒品犯罪联系方式网络化、支付方式多样化、藏运毒品隐蔽化的新特点”;芬太尼胶囊还打着“脱毒”和“滋补”的标签,如网店的名字是“云南脱毒特产实惠点”,卖的产品是“鹿茸参补丸”。鹿茸和人参都是滋补身体的物品。仅8月3日被披露的内蒙古呼和浩特中级法院审判的芬太尼胶囊贩毒一案中,涉芬太尼胶囊超过15公斤,有9名被告。

美国记者及官方的数据和调查

美国调查记者本.韦斯霍夫(Ben Westhoff)在2019年发表了调查报告《中国公司将芬太尼成分卖到美国的无耻之道》(Fentanyl, Inc.: How Rogue Chemists Are Creating the Deadliest Wave of the Opioid Epidemic)。

为调查芬太尼在中国的厂家,韦斯霍夫花了一年的时间,假扮成一名有意购买化学品的顾客,先后与中国湖北武汉远成公司的17名销售人员联系,并于2018年1月亲自到远成武汉的总部实地探访。

2019年2月,韦斯霍夫直接和远成公司的老板叶传发取得联系,公开了他作为记者的身份。叶传发没有否认他们有出售芬太尼的前体化学品,但表示:不清楚顾客购买这些化学制品的用途。韦斯霍夫反问他,那远成公司邮寄这些化学品时,为什么要在包装上做手脚,以便海关查不出来?叶传发沉默不答。

虽然韦斯霍夫公布了他的调查,但前中共驻美大使崔天凯2019年9月30日在《今日美国报》发表的署名文章称:“中国厂家合法生产的芬太尼类药物从未流入美国。”

在调查中,韦斯霍也看到了中共腐败以及监管不利等因素,使不法企业能在中国长期运营。韦斯霍于2019年7月31日为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提供的证词中提到:笨拙又人员不足的中共官僚机构很难控制化学工业。不同级别的政府机构互相之间有矛盾,地方官员腐败,行业法规混乱,并且实施得很差。因此,那些不良公司往往能得手,顺利运营。许多公司在网站上打广告卖合法产品,但其实不合法的也卖。(第2页)

他的调查证实:大部分芬太尼来自中国,少部分直接邮寄进美国,或通过墨西哥的毒贩子弄进美国。(第1页第一段)

2019年10月2日,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的执法人员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圣伊西德罗入境口岸对入境人员进行检测,以防非法芬太尼进入美国。(Sandy Huff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德州南部和墨西哥接壤,目前的美墨边境危机和边界截获的芬太尼数量可证实韦斯霍的推断。截至今年7月,德州公共安全部缉获的芬太尼是去年全年缉获总量的9.5倍,多到足以致2100万人于死地。

9月28日,德州州长阿博特(Greg Abbott)再次声明德州边界仍处于灾难危机中。这是自今年5月31日来,阿博特第七次就边界危机发表声明,受影响的郡名单也从最初的28个增至43个。

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8月的报告披露:虽然中国在2019年将芬太尼及其类似物列入监管,但中国的芬太尼供货商正在使用各种策略来规避新法规,包括将转移部分生产到印度,借道第三国进入美国等。因此直接从中国进入美国的非法芬太尼少了,但从墨西哥进入美国的非法芬太尼却暴增。(第1页)

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外勤业务办公室执行主任托马斯.奥弗拉克(Thomas Overacker)在2019年7月16日听证时说:美国的非法芬太尼主要是通过私人汽车、行人和商业车辆,从西南边境的入境口岸输入。2019年,CBP在美墨边境截获2660磅非法芬太尼,而2018年为1500磅。墨西哥政府报告称,2020年在地下制毒窝点和港口查获的非法芬太尼增加了六倍。(第2页)

芬太尼原材料难查的症结是什么?

10月2日,原首都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李元华对大纪元谈了对“制毒村”、企业失信,以及芬太尼原材料来源难查的看法。

“唯利是图是中国目前的普遍现象,还有官商勾结。唯利是图是指:明明知道出售的材料很容易被利用来制毒,仍然卖;明明知道对方没有资格买,仍然卖。不守法是表面的,没道德是根本的。”

“对于正常的社会,如有厂家卖有毒的东西,村落制毒,怎么会不知道呢?但为什么如今在中国能长期存在,是官商勾结,官员腐败拿了好处,成了违法行为的保护伞。”

他还说:“毒品在中国境内也在泛滥,娱乐界、体育界吸毒的人很多,但中共的数位是张嘴就来,啥时想好转就好转。”

“对于制毒的材料出口到海外,成了国家行为,但还是唯利是图,因为中共觉得没伤害到自己,伤害到美国是乐见其成,根本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有腐败,走私可以畅通无阻。”

“因为唯利是图,中共没人性,不管是对国人,还是对外国人,不管多么缺德、伤天害理的事,中共是什么都敢干。那些中共外交部发言人也是,自己打脸的事几乎天天发生也无所谓,睁着眼睛说瞎话,还觉得自己在维护国家利益。”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芬太尼泛滥美国 致死率创新高
中墨毒贩联盟助长美国致命的芬太尼危机
【新闻看点】美悬赏500万缉毒犯 中共发起超限战
金郡服用毒品芬太尼致死人数破记录
最热视频
【直播】50年首次 美国会就UFO听证
【探索时分】俄乌最大规模海战:蛇岛争夺战
【军事热点】中美猫捉老鼠游戏中 辽宁舰的角色
【十字路口】对老领导宣战 习近平连任危机
【拍案惊奇】传习近平患脑瘤 北大生聚集抗隔离
【百年真相】孙力军政治团伙案 下一个是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