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保守派结盟自由派对抗马克思主义

人气 1473

【大纪元2021年12月22日讯】(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原泉翻译)“今天,任何保守的东西要么已经成为贬义词,要幺正在成为贬义词。”哈桑尼说。

反对家庭传统和民族的斗争日益激烈。哈桑尼:“自由主义者和保守派将不得不结盟,共同对抗马克思主义。”

约拉姆‧哈桑尼谈到希特勒马克思主义者如何玷污了民族主义思想。而自由主义者和保守派正在结盟对抗马克思主义。

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举行的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上,我与哲学家、政治理论家、埃德蒙‧伯克基金会(Edmund Burke Foundation)主席约拉姆·哈桑尼(Yoram Hazony)一起讨论民族保守主义的价值观,以及今天它对我们的意义。

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

杨杰凯:约拉姆·哈桑尼,很高兴你来到《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约拉姆‧哈桑尼:很高兴来到这里,谢谢邀请。

杨杰凯:感谢你邀请我们来参加全国保守派会议,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所以,首先要感谢你们举办这个会议,谢谢你们的邀请。

哈桑尼:好的。

西方国家都是伴随着自由主义理念成长

杨杰凯:我想谈一下这个会议,对我来说,你在一个非常吸引人的小组讨论上,谈到保守主义和古典自由主义之间的区别。我们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在某种程度上,我也没有注意到它们之间的区别,当然我们的一些观众可能也有同感。简单地说,我知道你以前就这个问题出过书。

哈桑尼:我尽量一言以蔽之,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是两种不同的世界观,它们是相互竞争的运动。保守主义在英国的普通法传统中,比自由主义早几个世纪。

自由主义诞生于17世纪,此后,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展开了竞争。诚然,在某些时候,比如在冷战时期,他们是盟友,而面对当前的危机,他们可能需要再次结盟,但把他们区分开来仍然很重要。

当我们谈论自由主义时,我们谈论的是一种世界观,这种世界观的基本前提是:每个人生而自由,或至少从成年起是自由的,被赋予了各种众所周知的自然自由,政府必须给予这些自由,并平等对待,这就是自由主义。

我们对此都很熟悉,在这一点上,所有西方国家都是伴随着这种理念成长起来的。

保守主义与自由主义对抗马克思主义者

但是今天,传统主义的民族保守主义的主要对手,是普遍自由主义,是普遍自由秩序,想要把单一的自由主义世界观,强加给地球上所有的民族,而不是给予他们各自以自己的方式找到上帝、找到真理和稳定的自由。当然,去年发生了一场马克思主义文化大革命,这场革命接管了很多直到最近还很自由的领域。

所以我们在这次会议上也讨论了这个问题,但在这一点上,自由主义者和保守派将不得不成为盟友,来对抗马克思主义者。但记住这些差异很重要,因为自由主义的生活与保守主义的生活是非常不同的。而大多数保守派认为,自由主义最终是不可持续的,因为它破坏了传统,不允许传播给下一代。

杨杰凯:你刚才对我说的很有意思的一点是,你似乎在说保守主义与民族主义紧密相连,而自由主义与国际主义紧密相连。这么说公平吗?

哈桑尼:这在理论层面上是公平的,但在历史实践中却有点复杂。当然也有著名的自由民族主义者,马治尼(Giuseppe Mazzini,1805年—1872年,意大利作家、政治家,意大利统一运动的重要人物)和意大利人就是著名的自由民族主义者的例子。

19世纪有一段时期,自由主义者和民族主义者是站在同一阵线上的,紧密联盟。但是自由主义的大多数形式,不是每一种形式,而是在大多数形式中,自由主义是一个普遍的信条。

自由主义自称是基于每个民族的人民都应该知道的真理。而实际上,在过去的30~40年里,某些现象,如美国的全球主义和欧洲的全球主义,都是由这种观点推动的,即自由主义是不言而喻的,或者说它应该对所有人都是不言而喻的。

我是说,在阿富汗或伊拉克建立自由民主的想法,对于保守派来说很荒谬。这看起来本质上是荒谬的,因为他们没有上千年的传统来支持这种政府,这种生活方式。但自由主义者不相信传统,大多数自由主义者认为,如果你是理智的,如果你仔细思考,如果你遵循我的论点,你会发现自由主义根本就是最终的政治理论,是历史的终结。

马克思主义者努力使“传统”成为贬义词

自由主义已经形成了一种政治理论,可以回答人类所有最重要的问题。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把这种理论推广给他们。在美国和一些欧洲国家的上一代人所卷入的许多意识形态的对外战争的背后,你可以感觉到这一点。在我的《民族主义的美德》(The Virtue of Nationalism)一书中,我说这让我们想起了拿破仑,拿破仑也有这种普遍的自由主义理论,他说:“看,这对所有国家来说都是对的。”他开始征服欧洲,然后征服世界,以便将其强加给世界。

很奇怪,自由主义又复活了,在苏联解体后蓬勃发展,持续了30年。现在,它看起来已经岌岌可危,但是,它生存了足够长的时间,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杨杰凯:这也很有趣,你是《民族主义的美德》这本优秀的书籍的作者,我一直认为,民族主义已经变得有点像……有人试图让它成为一个贬义词对吧?而且实际上取得了成功。

显然当你的书中谈到(民族主义是一种)美德的时候,意味着对民族保守主义不同的看法。我一直认为这就是(对民族主义)其它评价的原因,那种(对)民族主义的(负面的)理念,来自于马克思主义的国际主义意识形态,但你在这里告诉我的是,这里面还有更多的原因。

哈桑尼:是的。我认为,当谈论什么是贬义词,什么不是贬义词时,从更广泛的角度看会有帮助。任何保守的东西,任何属于我在描述的、在英国和美国的这种保守的传统的东西,今天要么已经是贬义词,要么即将成为贬义词。从而,人们认为上帝是一个太危险的理念,不能被带进学校。

过去人们认为任何东西都与《圣经》有关,是基于我们这个文明的根本性文本;但今天,你要是说,我是从《圣经》中学到这些,人们会说你疯了,或者他们会系统地行动起来,确保学习《圣经》不会发生在公立学校。而在大学里,《圣经》被诋毁到人们不愿意学习的程度。

这不仅仅是民族的问题。在这一点上,传统的家庭也被尖锐地称为父权制、反女性、反同性恋,还有更多,诸如:荣誉、等级、传统,所有这些在今天都是贬义词,因为马克思主义者努力地、有系统地使之成为贬义词,所以,很多自由主义者参与其中,并继续参与其中。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极左思潮如何从共产中国蔓延美国
【思想领袖】恒大危机及金融体系运作内幕
【思想领袖】桑格:维基百科为何失败?
【思想领袖】中共如何利用美国“觉醒主义”
最热视频
【探索时分】大和神盾 日本最新雷达有多强?
【秦鹏直播】日本停40年援助 中日关系恶化之谜
【横河观点】欧洲将结束大流行 辉瑞开发疫苗?
【军事热点】美日航母迄今最强力量展示
【方菲访谈】桑普:重手压制香港 中共内部不稳
【拍案惊奇】 薄熙来大秘被“双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