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佛州州长:封锁防疫是巨大错误

人气 1462

【大纪元2021年04月17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潘艾文报导/高杉编译)去年4月1日,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州长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发布了一项全州范围的防疫居家禁令。在全球对中共病毒疫情的爆发感到恐慌之际,在这个阳光之州实施了30天的封锁措施。整整一年之后,他坐在办公室里,对《大纪元时报》表示,包括在他自己的州所实施的封锁防疫措施,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德桑蒂斯说:“当时我们希望减轻损失。现在,在事后看来,试图减缓疫情传播的15天的(封锁措施)和30天的都没有起到作用。”“我们不应该走那条路。”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与其它州实施的一些所谓“待在家里”(stay-at-home)的居家令措施相比,佛罗里达州的封锁令明显不那么严格。诸如步行、骑自行车、打高尔夫球和沙滩散步等娱乐活动都不受限制,而同样不受限制的“必要的生意”的界定也更广泛。

德桑蒂斯说:“我们的经济在继续发展。这与你在一些封锁州所看到的情况大不相同。”

尽管如此,州长现在还是后悔当初发布了这个命令,并且确信,那些仍在继续实施封锁令的州,正在延续一个具破坏性的错误。

在佛罗里达州最初的30天封锁令过去之后,德桑蒂斯开始分阶段重新开放该州。在每个阶段,他都面临着来自媒体集团和他自己的选民的激烈批评。

去年9月25日,州长全面重新开放了佛罗里达州。作为冬季激增的一部分,当感染病例数量开始上升的时侯,他也没有重新实施任何限制令。封锁防疫措施的支持者们预测,该州前景黯淡。但德桑蒂斯坚持了自己的立场。

州长的坚持并不只是信念的放飞。在佛罗里达州于9月底全面重新开放后不到两周,来自斯坦福、哈佛和牛津的科学家们公开发表了《大巴灵顿(麻萨诸塞州)宣言》(Great Barrington Declaration),称封城防疫是一种具破坏性和徒劳无功的疫情缓解措施。这份由13,985名医学和公共卫生科学家签署的声明,呼吁政府官员采取更有针对性的保护措施——这正是德桑蒂斯所采用的策略。

尽管此前有很多关于佛罗里达疫情的可怕预测,但德桑蒂斯已经被证明是正确的。2021年4月1日,佛罗里达州在人均死于中共病毒的所有州中排名第27位。

这个排名的重要性实际上要更大,因为阳光之州的人口,按平均年龄计算,是美国第六“老”的州。而加利福尼亚州,这个人口平均年龄第六“年轻”、人均死亡率较低的州,这个实施了严格疫情封锁措施的民主党人主政的州,经常被拿来与共和党人主政的佛罗里达州进行对比。

根据相关数据,老年人在疫情中死亡率相较年轻人更高。55岁以上的老人死于中共病毒的风险最高,该群体占全美国中共病毒感染死亡人数的93%。

尽管与实施了严格封锁令的州相比,佛罗里达州在中共病毒死亡率方面做得要么更好,要么相当,但与加利福尼亚州和纽约州的严重受损的经济相比,佛州的经济正在蓬勃发展。

虽然难以量化,但是因为封锁令而导致的自杀、心理健康问题、被推迟的医疗和阿片类药物滥用所带来的死亡人数,无疑是巨大的。

德桑蒂斯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政策错误。”

他补充说:“我所要做的就是跟着数据走,只是有勇气被宣传攻势撕咬,并与媒体抗争。”“当人们打我的时候,我说的是,我宁愿他们打我,也不愿有人失去工作。我宁愿让他们打我,也不愿让孩子们被学校拒之门外。我完全愿意承受一切压力,因为我们在做正确的事情。”

“不要让他们压倒我们”

4月1日,《大纪元时报》(The Epoch Times)花了一天的时间跟踪采访了德桑蒂斯。他从州政府所在地塔拉哈西(Tallahassee)飞往东南,去泰特斯维尔(Titusville)参加新闻发布会,然后回到杰克逊维尔(Jacksonville)郊区的克莱县集市(Clay County Fair)参加活动。

在与来自各行各业的佛罗里达人的几十次接触中,有一种场面不断重复。不断有人感谢德桑蒂斯的工作和他的政策。企业主们称赞他没有让他们关门大吉。

Java Jitters的老板克里斯·艾伦(Chris Allen)在疫情期间在奥兰治公园步行商业区(Orange Park Mall)开了一家咖啡店。

在克莱县集市活动上亲自对州长表示感谢之后,艾伦对《大纪元时报》表示:“如果不是罗恩·德桑蒂斯,我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在进行此次采访时,佛罗里达州的失业率为4.7%,而全美国的失业率为6.2%。纽约州、新泽西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加利福尼亚州等,这些实施了严格封锁措施的州的失业率,在全美国都名列前茅,分别为8.9%、7.8%、7.3%和8.5%。

德桑蒂斯说:“在佛罗里达,我出去吃一顿饭后都很难付费,就是因为我拯救了许多这样的餐馆,使它们免于被遗忘。”在他对记者做出这个声明的几个小时后,市场上的一个炸薯条摊主,拒绝向州长收费。

德桑蒂斯说,有些人见到他时会变得很情绪化。州长在克莱县集市上的几次与民众接触都是这样的场面。一位明显很激动的老年资深官员敦促州长,不要“让他们压倒我们”。

德桑蒂斯说:“如果我们没有站出来,这些人可能会没有工作,企业可能已经破产,孩子们不会在学校里学习,不会有这一切事情的发生。”“这真的是以一种非常个人的方式影响着人们。而且我认为,在COVID–19(中共病毒)爆发之前,我在政治领域看到的任何事情,都无法在这个层面上做到这一点。真正不幸的是,有些州长拥有权力,但他们却反其道而行之。这真的不应该只取决于州长个人。”

对德桑蒂斯来说,重新开放该州并不像取消他自己的居家令措施那么容易。去年9月底,当德桑蒂斯发布最终的重新开放命令时,他还签署了一项配套的命令,禁止佛罗里达州地方政府限制人们工作或经营企业。这项命令在该州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尤其是在人口稠密、倾向自由主义的地区,当地政府在这些领域采取了严格的措施。

起初,德桑蒂斯对地方法规采取不干涉的态度,认为选民最终会追究地方当局的责任。但最终结果很明显,尽管数据显示,这样做不会对遏制病毒的传播产生积极影响,但最终一些地区仍将被继续封锁。

德桑蒂斯说:“他们不会开放这些东西,除非我撬开它。”

他说:“我们有数据。我们采访了国内一些最优秀的科学家。”他指的是哈佛大学的马丁·库尔多夫(Martin Kulldorff)、斯坦福大学的贾扬塔·巴塔查里亚(Jayanta Bhattacharya)和牛津大学的苏尼特拉·古普塔(Sunetra Gupta)。“每个佛罗里达人都有工作的权利。每家生意都有经营的权利。”

德桑蒂斯说,在那些被迫重新开放的地区,随着新酒店和餐馆的开业,经济正在蓬勃发展。

德桑蒂斯获得了哈佛大学的法律学位。在解释宪法方面,他是一个文本主义者(textualist)。他认为,禁止地方政府对人民和企业施加限制,完全在他的权力范围之内。

德桑蒂斯说:“你不能有67种不同的最低工资标准,也不能有67种不同的酒店管理规定。我们是整个州的经济体,我们需要有一定的规则。”

他们永远不会承认自己错了

在塔拉哈西的办公室里,德桑蒂斯站在办公桌后面,翻阅着一个文件夹,里面装着他收到的来自全国乃至全世界的赞扬信。在这个相对狭小的空间,周围的墙上挂着亚伯拉罕·林肯的肖像、《宪法》、《人权法案》以及州长本人作为耶鲁棒球队队长时所穿的制服。

当被问及为什么选择林肯时,德桑蒂斯回答说,林肯总统是一个在危机时刻必须做出艰难决定的领导人的最佳榜样。当被问及为什么今天的一些领导人,即使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封锁防疫措施是无效的,却仍然继续实行封锁措施时,这位州长推理说,参与其中的人们对这种说法做出了太多的奉迎,使得他们已经不可能改变路线。

他说:“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在这个领域,面对疫情,你就需要做好准备。但很多人都搞砸了。”

“当事态严重时,他们主张的政策对抗病毒并不奏效,却具有非常、非常大的破坏性。不幸的是,他们永远不会承认自己做错了任何事。”

根据州长的说法,选举产生的领导人并不是唯一应该为此受到谴责的人。媒体和大型科技公司扮演了一个重要角色,一方面使人们对病毒的恐惧持续下去,另一方面,有选择性地对要求缓和封锁措施的一方,实行信息审查。德桑蒂斯说,媒体和科技巨头能够从封锁措施中受益,因为人们会待在家里,消费他们的产品。

“这一切只是为了尽可能多地给他们产生点击量。所以他们总是试图去做那些能够激起最大恐惧的事情。”

采访结束两周后,“真项工程”(Project Veritas)记录的一段卧底视频显示,CNN的一位技术主管谈到了该媒体因其大规模报导疫情而受到的推动。

CNN技术总监查理·切斯特(Charlie Chester)评论说:“这是恐惧。恐惧真的驱动着数字。”“恐惧是让你去不断收看的东西。”

德桑蒂斯说,媒体和科技巨头公司这种散布恐惧的做法奏效了。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的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6月,每10个美国成年人中就有4个,延迟或避免接受紧急或常规的医护治疗。该机构的报告说,这种模式可能导致了在此期间报告的超额死亡,因为本可预防的疾病和伤害没有得到及时治疗。

急诊室医生报告说,因心脏病引起胸痛的病人越来越少,而因阑尾炎晚期而来的病人却越来越多,这种病人通常会来得更早。疫情还导致癌症筛查和检测数量急剧下降。

德桑蒂斯说:“当人们因为害怕而不敢去急诊室的时候,而实际上他们心脏病发作了,这种情况不是在真空中发生的。媒体集团在其中扮演了一定角色,它们确实让人们陷入了疯狂。”

根据州长的说法,利润动机并不是唯一的、潜在的驱使媒体进行倾向性报导的因素。疫情在选举年袭击了美国,这为他们将责任全推到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总统身上提供了机会。

德桑蒂斯说:“他们认为,这是一个损害川普的机会。显然,他们恨川普胜过一切。”

信息审查委员会

在4月1日的采访中,德桑蒂斯批评了大型科技公司,它们针对批评封锁措施的人士实施了信息审查。在本采访结束后不到一周,这位佛州州长本人就成了信息审查制度的受害者。在没有任何警告的情况下,YouTube删除了德桑蒂斯与哈佛、牛津和斯坦福大学的几位著名科学家之间的圆桌讨论的视频,这些科学家认为,封锁防疫措施是无效的。

美国经济研究所(American Institute for Economic Research,AIER)是第一个指出该视频“被消失”的机构。原来的视频已在另一个平台上发布,并在AIER网站上公布了的完整文字记录。

4月12日,在与三名视频被禁的科学家举行的在线视频会议上,德桑蒂斯在回应YouTube的信息审查制度时表示:“在整个疫情期间,谷歌和YouTube都不是真相和科学调查的信息库,而是一个为统治精英服务的、大型科技公司的信息审查委员会,充当了宣传口径的执行者。”

“当他们撤下该视频的时候……他们真的是在继续做着他们过去一年来一直在做的事情:扼杀辩论,使科学调查发生‘短路’,确保它们的宣传口径不会被质疑。我认为,我们已经看到,这对我们的社会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

这段视频被撤下表明,大科技公司打算继续利用其在上届政府的最后几天,针对川普所展示的可怕权力。当时,Twitter和Facebook封杀了美国总统,切断了这位三军总司令和数千万美国人之间的直接联系。

德桑蒂斯认为,现在科技巨头公司的权力垄断,已经远远超过了美国在世纪之初所见证的垄断范围。

这位州长说:“我们从大型科技企业和审查制度中看到,他们行使的权力,比20世纪初的垄断企业所能行使的权力还要大。”“他们现在行使的这种权力,在某些方面,甚至比政府通常行使的那种权力更为深远。”

看不到尽头

德桑蒂斯认为,封锁州可能永远不会完全重新开放,因为那里的领导人已经在这种宣传说法上投入了太多,而选民也已经变得更恐惧。

根据《今日美国》(USA Today)的追踪数据显示,虽然全美国各地的限制令正在放松,但只有包括佛罗里达在内的六个州完全重新开放。有八个州从来没有发布过居家禁令。

德桑蒂斯说:“我认为,如果你的目标是零感染病例,那么它可能永远不会结束。因为你永远不会有COVID病毒(中共病毒)零病例。”他还补充说,一个更加务实的目标,是把住院率作为衡量这个中共病毒疫情传播的指标。

他说:“但我不知道,他们是否愿意接受这一现实。我认为,他们仍在试图等待零感染病例,这基本上意味着,这些封锁政策将永远不会完全结束,这很可怕。”

本文是根据2021年4月初对德桑蒂斯州长,及其团队高级成员的采访,而写成的系列文章中的第一篇。

责任编辑:叶紫微

相关新闻
德州全面开放 疫情住院率呈下降趋势
疫情期间绿卡人士旅行有关问题
调查:近一半美国人将疫情纾困金用来支付账单
【疫情4.15】美5800人接种疫苗后染疫 74死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巴二千飞弹袭以色列 350枚炸自己
【财商天下】脑力赌未来 美团败了?
【时事军事】B-21轰炸机明年首飞 飞龙-2凑热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