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勇:中共早年在香港纽约制造暴力恐怖纪实

人气 2761

【大纪元2021年04月18日】承印香港《大纪元时报》的香港新时代印刷厂,4月12日凌晨4点遭到中共爪牙的疯狂袭击,他们闯入后肆无忌惮举起大铁锤,砸烂印刷机、控制台、电脑,导致香港《大纪元时报》被迫暂停出报。多年来,中共把揭露中共恶行的香港大纪元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发生过多起骚扰、破坏事件,甚至在2019年“反送中”期间派人闯入印刷厂纵火焚烧,但这次事件,直接导致印报的机器严重损毁,影响出报,是破坏最严重的一次。

这令我想起几十年前,中共香港纽约用黑社会手段所进行的一系列暴动、恐吓,它们在1976年间当时也曾经对《世界日报》采取下三滥的手段。我之前曾写过一文长文,追溯早年中共在香港、纽约到底干过什么恐怖罪行。中共靠暴力、谎言起家,统治中国的七十多年间,它也全靠暴力、谎言控制广大民众,中共不但在中国大陆屠杀同胞,同时把暴力输出到海外自由国家与地区,海外亲共分子当年在大陆打砸抢受到共干赏识,现在到了海外,当然更希望争取到中共驻海外干部宠爱,让他们有赚钱发财的机会。

1950年代中共在香港搞的恐怖袭击

先说香港。1949年大陆沦共后的两年间,数百万大陆同胞逃到香港定居,或者经过香港借路转去台湾及欧美、纽澳、日韩,其中,以香港收容的难民最多,高达数百万人。这些逃避共产灾难抵达香港的人中,有七千多人是国军的伤残人员,他们断手断脚、扶老携幼抵达香港。港英政府基于人道理由,只好接受他们,把他们安置在东华医院与广华医院,有一部分则散布在中环的花园广场,靠乞讨维持生活。港英政府为了市容观瞻,只好把他们送到摩星岭一带,替他们搭建了几百个三角棚当作暂时难民营,每天供应两餐饭,让他们安定下来。

港府的人道措施遭到中共强烈反对,他们说:这些难民是流寇,基于毛泽东“穷寇必追”的理论,港府应该把他们遣返回中国大陆,由“党和人民”清算斗争后处决。

英国政府不敢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这七千多名伤残的国军残余才得以苟活下来。中共方面当然不会甘休,故意派出他们的爪牙到“摩星岭”一带跳“秧歌舞”。爪牙中甚至有人身怀枪械,当“摩星岭”难民跑出来指责跳秧歌的中共爪牙时,混在人群中的特务便掏出枪械向难民射击,并高叫“杀死反动派”,幸亏港英政府派出军警弹压,才把事情平息下来,但对香港社会已产生严重影响。

所有逃到香港的人都忧心忡忡,为了安定社会,港英政府乃于1950年6月25日、26日,以两天时间把7,719人用木船载运送到偏僻的将军澳海湾附近的一座叫“吊颈岭”(后改称为“调景岭”)的荒山。

但来自中国大陆的难民不绝,他们知道有一个收容难民的“调景岭”,便纷纷乘船或翻山越岭到“调景岭”定居。不到一年,人数增加到16,000人,但不列入港府核定的难民名单中,他们没有居屋,只好自己盖搭棚屋,没有饭吃便以绣花、做火柴盒维持生计并拾面包皮糊口。

难民在“调景岭”高悬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拥护中华民国,并盼望台湾的国军早日反攻大陆、光复国土。中共政权因此对这些难民更为深恶痛绝,不断派他们的爪牙到“调景岭”的棚屋放火,并在山沟水中放毒,企图把难民烧死、毒死。七千多人曾经有人多次因火烧棚屋而风餐露宿,也有人多次因饮用毒水而中毒以致奄奄一息。甚至有人被烧死毒死,因此引起国际人士注意并关切,中共的暴力才开始收敛,但并不停止。

1952年1月16日傍晚,广东台山籍的31岁男子陈寒波,在九龙黄大仙竹园联合村的“觉荫园”住处附近,被中共派到香港的杀手开枪击中胸部死亡。经香港警方调查,才知道陈寒波是中共尚未夺得政权前重用的特务,因看穿中共残民祸国的真面目,一九四九年从大陆南下逃抵香港,经常在报上发表抨击中共的文章,人称“反共作家”。他所写的畅销书其中一本定名为“一个红色女间谍的新生”,中共在香港的报纸曾对此大肆攻击,骂陈寒波“反共”、“反华”、“反人民”的“三反顽固分子”。香港警方判定这是政治暗杀,不可能破案,传讯了几个关系人之后就不了了之。

不过后来有人查出,陈寒波原在中共华东区区特务头子杨帆的手下,地位重要,他叛离中共逃来香港后,杨帆就扬言要手刃此叛徒。不过杨帆到了文革也因为是刘少奇的亲信被打成叛徒工贼,被红卫兵活活打死,家破人亡,为自己的杀人罪行付出了代价。

1953年9月7日上午,香港湾仔星街天主教“炼灵堂”主持神职的两位神父,程野声、魏蕴辉,均被人以刀刺及棍击打死在他们的宿舍内,室内电话线被剪断,财物金饰现金均在。警方根据两位神父的言行判断他们死于政治暗杀,原因是两位神父所办的《公教报》与《时代学生报》坚持反共立场,曾接到不少匿名恐吓信,要他们立即离开教堂,并在《公教报》上刊登离职启事,否则“人民”不会放过他们。两位神父并不向这些恐吓信屈服,没想到果然遭到中共“人民”的毒手。

一连串政治暗杀发生后,英国远东情报局派人向中共方面表明英国的立场与态度,希望中共方面节制,不要再在香港从事暴力暗杀行动,否则英国将向国际间公布中共政权的罪行。至此,中共在香港的暗杀行动才略有收敛,但暗杀计划仍在拟定,只是不敢下手。

女记者写《毛泽东杀了我的丈夫》一书 遭遇威胁

1953年4月,从上海逃到香港的女新闻记者许瑾女士,出版了一本名为“毛泽东杀了我的丈夫”的书。此书只有142页,由美国中央情报局所支持在香港创立的“亚洲出版社”出版,内容是叙述许女士的丈夫莫自新被中共在上海枪杀的经过,同时披露中共统治下上海腥风血雨的政治运动如何展开。这对中共宣传的新中国如何得民心完全相反,于是许瑾女士遭到一连串恐吓。中共方面并透露一张要处决对象的黑名单,许瑾女士被列为第一个被整肃处决的对象,其次是撰写反共政论的名作家李焰生(笔名马儿),第三是《新闻天地》杂志社的卜少夫,第四是另一粤籍政论家黎晋伟。这些黑名单上的人,都接到过恐吓信,信内附有子弹头与刀片,内容都是说要取他们的性命。

在恐怖气氛笼罩下,许瑾女士知道不能再留在香港,只好带着三个儿女离开香港去台湾,回到她从前服务过的《中华时报》做事,这才摆脱了中共暗杀的阴影。(注:日后许女士又带着儿女逃去西班牙,辗转来到美国,定居纽约,去世之前曾向笔者说及这段可怕的经历,并历述她逃难的辛酸。她第二个儿子莫虎律师,曾经是纽约市警察局总局副局长。)

中共烧掉董建华父亲的豪华邮轮

此后,中共在香港的暴力行动息止了一段时间,到了1966年5月又再重燃,到了1967年更发展到了高潮,终于引发香港暴动,不少人死在中共爪牙的定时炸弹上。首先遭殃的,就是前香港特首董建华的父亲董浩云。董浩云的东方航运公司,早期在台湾创业,后来发展到香港,并成为亚洲船王。发迹后的董浩云,一直梦想办一个“海上学府”,他买下了英国伊丽莎白豪华邮轮,驶到香港,投下巨资改装成为“海上学府”,准备招收学生四海遨游。

那时董浩云主持的东方航运奉国府为正朔,他的货轮上面悬挂青天白日满地红的中华民国国旗,并以中华民国的国花“梅花”作为公司标志。这种表现在中共眼中是不可饶恕的“反动”及“反革命罪行”,于是中共便命令他们在香港的爪牙给董浩云一个警告——当伊丽莎白号改装成为“海上学府”的当天,一场大火竟然把这一艘豪华邮轮烧毁,“折戟沉沙”,沉在九龙海滩上,成了一堆废铁,粉碎了董浩云办“海上学府”之梦。

没有想到,当董浩云儿子董建华被中共赏识,出任香港第一任特首(行政长官)之后,竟颁奖给当年放火烧他父亲邮轮的工人头目杨光,表扬他对香港的贡献,这真是闹了个天大的历史笑话。叫人哭笑不得。

中共爪牙放火烧船之后,港九人心惶惶,大家争先恐后移民离开香港,今日许多生活在美加地区、年龄在80岁以上的老侨,就是那个阶段移民来美加的。然而更令人心惊胆战的是,当中共策动的香港暴动进入高潮之际,一名在香港商业电台主持节目的香港人林彬,因在节目中抨击中共在香港的暴行,并高声谴责暴力,骂搞武斗的左倾分子“污糟邋遢”(广东话:肮脏卑劣),竟被中共活活烧死。

另一个被中共仇视要剪除的文人是在《星岛晚报》上写专栏的名作家万人杰(本名陈子俊),他每天在晚报的专栏《牛马集》上大骂扰乱香港安宁的左仔与北面那个残民政权。由于读者喜爱他的专栏,把《星岛晚报》的销量推上香港第一位,把中共办的《新晚报》打在后面。不但如此,读者每天写信或打电话给万人杰,向他透露左派集团及中共政权在大陆胡来的种种内幕,使万人杰的专栏更有可读性。于是中共爪牙先去信恐吓万人杰,接着打电话去骂万人杰反华、“反人民”。

由于有了林彬的教训,香港警局政治部派出多名密探到万人杰住所及办公大楼外保护他的安全,并要万人杰搬到政府提供的大楼居住以策安全,但万人杰表示不怕左仔暗算,他决定与中共政权及其海外爪牙周旋到底。果然,警方密探及停车场的管理人员不止一次在万人杰的座驾下面,发现左倾分子放置的定时炸弹。

到了七十年代正是中共红卫兵血洗中华故国之际,中共爪牙又借着台湾留学生兴起的保钓运动,把他们杀人放火的“武斗”革命暴力行动转移到了欧美地区,在欧美地区的华人社区展开打砸抢,一时间风起云涌。

1970年代中共破坏、恐吓纽约的反共媒体

那些年月,在纽约开办的《世界日报》被亲共保钓分子视为“国民党的喉舌”,眼看该报的崛起暴露了他们的丑恶,影响了他们的活动,于是他们把目标转向该报。左倾分子不敢明目张胆武斗,却悄悄在晚上到该报在华埠窝克街47号(47 Walker Street)的社址破坏。

1979年5月11日,一群不法之徒以铅管石块袭击《世界日报》总社的门窗,把玻璃砸坏;1980年4月10日又纵火烧总社所在的楼宇;1980年6月11日,又有人以强力胶灌入锁孔,使大门无法打开。中共喉舌于是乘机报导说,侨胞痛恨国民党喉舌造谣,给《世界日报》“一个警告”,那些恨该报入骨的亲共分子更投书左报幸灾乐祸。

左倾分子最激烈的活动是1976年华埠孔子大厦落成,孔子铜像竖立的阶段。那时中国大陆正掀起“批林批孔”狂潮,中共爪牙及他们的同路人也在海外响应,把孔夫子当作“反动派”及阶级敌人加以批斗。因为孔子大厦以孔子命名,已经“反华”透顶,还要在大厦前竖立孔子铜像更是伤害13亿人民的感情。何况这座铜像又是台湾当时的中华民国政府所送,于是他们用铁棍殴击孔子铜像、破坏基石,并向铜像泼红漆、贴标语,声称“打倒孔夫子”及林彪与国民党反动政权、完成祖国和平统一。

当孔子铜像竖立那天,中华公所属下60侨团均派代表到场,举行一个祝贺仪式,面对铜像悬挂五星旗的祟正会的人大为不满,纷纷向参加仪式的侨领扔鸡蛋,幸亏警方有人驻守现场,立即展开侦查行动,防止情况恶化,才没有武斗暴力事件发生。经过这番骚扰,侨胞才真切地了解了中共在纽约的动向与他们的暴力倾向。

到了21世纪,2003年法轮功学员游行经过崇正会门前也遭到一群不知名的左仔袭击,当然此刻左仔们已不再仇视孔夫子,也不再把国民党当作头号敌人了。

早年中共在纽约的爪牙,以国民党为敌视对象,现在国民党在台湾失去了政权,他们就把矛头指向了形形色色的反共民运人士,对《世界日报》不再打击,相反极尽拉拢、讨好、收买、渗透之能事。因为现在他们在美国的大敌已变成法轮功学员及反共人士。

近日中共指派暴徒捣毁香港大纪元印刷厂的手法,与2019年在元朗殴打去香港示威抗议港府“送中”的黑衣青年一样,共产党可怕、可恨。难怪美国国会议员提出要把中共政权定为“国际犯罪集团”,中国十四亿人口被它统治,这样的政权真应该快点垮台,否则天下永无宁日,就像这次由于中共隐瞒、撒谎,导致新冠病毒(中共病毒)肆虐全球,世界遭受重灾难!

注:作者李勇为资深媒体人,曾在台、港、北美多家华文报纸担任记者、采访主任、总编辑,创办多份北美华文报纸;著有《新闻网外》、《一棒定江山》、《中国情报人员工作实录》等著作。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见证4·15各大报头版 港人更珍惜大纪元
【思想领袖】郭君:香港大纪元遭袭击内幕
资深媒体人:袭击香港大纪元 中共是始作俑者
香港大纪元遭袭 韩国各界谴责中共暴行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中共敢攻台?美一大招北京真会慌
【新闻大家谈】刘鹤旧文泄密 印度疫情惊恐
【远见快评】巴西轰中共生物战 布林肯王毅交锋
专访李南央:我的两本书《母亲》和《继母》(3)
【直播】布林肯联合国安理会发言
【秦鹏直播】美中激辩联合国 美抗共朋友圈形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