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关山大碗公饭 好吃秘诀大公开

台东关山米国学校是怀旧兼学习的休闲农业场域。(龙芳/大纪元)
人气: 13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1年04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记者龙芳台湾台东报导)到花东纵谷旅游,很多人会去台9线关山镇农会的“米国学校”参访,且在校内的田妈妈餐厅享用一碗古早大碗公饭,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古早大碗公饭承载着台湾农村的历史,早期的农村妈妈们送饭到田间给辛苦的农夫时,都会用大碗公盛装饭菜。碗里装着满满的饭、大块的肉和农村常见的菜肴。

米国学校田妈妈的大碗公饭,充满农村古早味。(龙芳/大纪元)

米国学校的大碗公饭,主菜有爌肉或鸡腿,再加上青菜,菜色大约有6样。虽不是山珍海味,但总能让游客吃得津津有味,连在家不爱吃饭的小孩,在这里也抢着跟爸妈分食,甚至吃不够还要再来一碗。

很多人问,这里的大碗公饭为什么这么好吃?除了能回味传统的农村生活,还有什么制作的秘方?

米国学校田妈妈的古早大碗公饭,吸引许多大人小孩前来品尝。(龙芳/大纪元)

米国学校校长彭衍芳笑着说,“食物新鲜就好吃”,碗公内的米饭是道地的关山米,猪肉也是关山猪农提供的;再加上田妈妈们栽种各种当令蔬菜及腌制福菜、萝卜干等,全是关山在地农产,除了新鲜之外,还有着令人难忘的古早农村味道。

食物里程归零 身体更健康

彭衍芳强调,食物会随着气候、地方而有所差异,也与烹煮者的心情大有关系,“碗公饭好吃,我们强调的是食物里程归零,简短到50米,可以节能减碳爱地球,更可以保障身体健康。日本、韩国现在推‘身土不二’,吃身体周遭长出来的植物,才是对身体最好的。”“曾经有个朋友买了一箱国外进口的有机苹果,他抱怨上面有蜡,我说因为食物里程太远,所以必需做包装加工处理,有机也可能变成不有机。”

古早农村的餐桌上摆着传统的饭菜,是游客喜爱的打卡点。(龙芳/大纪元)

关山米为何好吃,“并不是好山、好水就能种出好米,是因为关山是纵谷地形,夹在两山之间。太阳公公每天迟到、早退,早晨要越过海岸山脉才照得进来,下午又因中央山脉而提早下班,导致这里日照比人家短少两小时。日夜温差大,加上当地叫丰泉里,泉水丰沛、适合种稻,所以米好吃是天然环境造就的,是不可移动、不可复制的绝对因素。”彭衍芳分析。

米国学校在民国100年开办田妈妈餐厅,邀请社区妇女分享厨艺,“她们是快乐的田妈妈,只负责把餐弄好。中午做完,下午去田里种菜,晚上照顾家人,她们的任务不是赚钱,是为了把关山的农产品行销出去。”

彭衍芳认为,台湾人都应该好好品尝并认真对待自己的食物,“现在很多人没有在真正品尝食物,吃习惯了都觉得理所当然,当你有天离开了再回来,你才发现它是那么美味。五星级饭店再好吃,但最后你还是会回归到最原始、最简单的食物。”

彭衍芳还说,根据农粮署资料,民国60多年时,每个人一年平均使用白米量133公斤,最新资料显示,现今国人每年使用的白米量只剩45公斤。他发现农业市场有消失的危机,希望藉由教育把农业市场找回来。

米国学校包含幼儿园到研究所,还有主修和很多的选修课程。彭衍芳希望来到这里的游客,除了看到、吃到、买到好的农产品,还能有所感动,对台湾农业和农民有更深的认识。

米国学校有养鸡、鱼和兔子,充满农村风情。(龙芳/大纪元)

有鸡!有机

米国学校的校园内到处可见雄赳赳、气昂昂的公鸡带着母鸡四处散步,一点儿也不怕人。小朋友看到鸡会高兴的大叫:“有鸡!”大人则回应:“有机?有认证吗?”这是彭衍芳最喜欢讲的笑话。

米国学校到底养了多少只鸡?校长说,“我好久没点名了!它一直繁殖,现在有几只也不知道。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些鸡每天下午会跟着学校员工一起下班,自动回到鸡窝里。”

彭衍芳认为,推广有机应该站在保护农民健康的立场,而不该是为了讨好消费者或为了多卖一点钱,“因为就算花再多钱每天三餐吃有机,可是一天到晚熬夜、上网、喝酒,那怎么能把身体健康归责在农民身上呢?”

米国学校希望推广两个概念给消费者,“接受与虫共存以及接受不完美农产品,这样农夫不需要把农药用得这么凶,也不会为了一条漂亮的小黄瓜而必需丢掉十几条(不完美的)。”彭衍芳强调,“农药是农业用药,并不等于毒药,关键点在于是否合理、安全的使用,是否在正常值里使用。”

米国学校帮当地农夫搭建销售平台,“我们搭的是舞台不是擂台,不用有机打惯行、不用青农打老农。大家各自说出自己的好,每个人都有选择和被选择的权利,这样也不会造成对立。”

谷仓内早期农村的彩绘。(龙芳/大纪元)

为小农搭建舞台 诚实商店再现

米国学校于民国94年开业,当初以成立米国学校作为关山推广休闲农业的起点,后来又成立发展协会,陆续把点、线、面串联起来,为农产品找出路。

校内设置了农夫市集廊道(直销站),农夫只需交少许的清洁费,“米国学校创造这个平台,我们把游客带进来,农夫农产品卖完了再回去,这样就不会有损耗的问题。”

直销站有现场体验摊位,也有传统诚实商店,香蕉一串10元,地瓜一袋100元,自行投币;卖完了,学校再通知农夫补货。米国学校也辅导当地各族群妇女,用在地食材展现家乡特有的饮食文化,如越南春卷、客家粿等,市集丰富、热闹又多元。

设在农特产展售中心内的小农格子店铺,整片有3、40个格子,“一个格子是一个农民的产品,放在那里让它自己去说故事。”其中有许多是经过彭衍芳悉心辅导、协助开创的特色农产品。

谷仓内早期农村的彩绘。(龙芳/大纪元)

食农教育 煮饭其实很简单

米国学校将闲置谷仓整建为食农体验教室,包括室内的厨艺教室和户外的炉灶体验。彭衍芳认为,把农产品推广出去的最大关键在于教育,“如果后面的市场不再用农产品,我们种再多、再好都没意义,所以透过食农教育要把未来的市场再建置回来。”

他回忆,小时候回家书包一放,第一件事就是洗米、煮饭,但现在很多孩子都是吃速食,“为什么农产品市场越来越缩小,因为大家不再使用了,所以希望重新建立一个观念——煮饭其实很简单。”

彭衍芳认为,食农教育不只是从产地到餐桌,应该也是从泥巴到嘴巴,“所以我们带游客去农田里看农产品生长的样貌,不是做样板。什么季节就种什么,然后体验‘自己生火’其实不难,厨艺也不用太复杂,就是体验自己煮出来放到嘴里那种感动。”

米国学校在旧碾米工厂设计出10道制米流程,让游客体验,“从粗糠到白米,让他从五感深刻体验,最后要考试,考试通过就可以做一包米带回去。”

米国学校农夫市集廊道,展售各种农特产品。(龙芳/大纪元)

找回农的尊严 防止农业市场消失

米国学校长期协助小农开发特色新产品,例如:当地蜂农的手工花粉蛋卷、蛋糕是全世界唯一;最近研发出用释迦和牛奶做出“雪白天使”饮品,让成熟释迦有出路。彭衍芳认为,农民的自尊心、自信心会随着农产品新鲜度而增减,“找回农民的尊严,是我们现在的目标。”

彭衍芳常告诉农民不要妄自菲薄,从事农业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要世世代代累积经验,不是读两天书就会做的事,且不同农作物有不同的专业,“所以日本为什么推这么多达人,就是希望农业专业化,这样才能创造农民的尊严。”

国人使用白米的数量一直下降,“为什么市场在消失,我觉得是台湾的教育出了问题。我们在鼓励孩子念书的过程中,奖励的方式就是吃麦当劳、吃披萨,等于在幼小心灵里烙印‘优秀的人吃外来食物’。”无形中在教育孩子吃速食品,无形中贬低了台湾农业,把吃饭当成太理所当然。

彭衍芳说,每个台湾人都应认真思考这个问题,“农业推广就是要把市场找回来,把市场重新教育回来;这件事再不做,农业推广没有意义。但只要对的事情做下去,就会有人来协助、来帮你。”◇

小农格子店铺,一个格子是一个农民的产品。(龙芳/大纪元)
早期闲置粮仓变身成现代设备的厨艺教室。(龙芳/大纪元)
米国学校户外的传统炉灶煮食区。(龙芳/大纪元)
田野教学,让民众实际感受泥土里生长的作物。(龙芳/大纪元)
有趣的向日葵迷宫。(龙芳/大纪元)
田野教学让民众实际感受泥土里生长的作物。(龙芳/大纪元)
米国学校的怀旧童玩区。(龙芳/大纪元)
米国学校有许多免费学习课程。(龙芳/大纪元)
米国学校的怀旧童玩区。(龙芳/大纪元)
米国学校咖啡厅,可以喝到新鲜水果饮品,校长计划未来让长者在这里讲故事。(龙芳/大纪元)
米国学校研究所展示稻米的世界。(龙芳/大纪元)
米国学校展示各种米食。(龙芳/大纪元)

责任编辑:郑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