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梦(116)

作者:老膑逊
Heaven

几十年的事实已证明,在中共统治下,追求所谓共产主义的天堂,原来是一场恶梦。(制图: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32
【字号】    
   标签: tags:

第四十四章 下乡插队

下乡插队当农民,交权接班成泡影,

文革浩劫全民苦,恶果转嫁学生吃。

罪魁祸首龙庭坐,奸污穷困何时了,

经济崩溃国库穷,小将眼泪肚中流。

美红、育红和甘月梅三个红卫兵坚持要回到共产党的怀抱,为社会主义奋斗终身。在东莞抢劫分到一笔赃款后,继续到重庆、成都、西安、乌鲁木齐、兰州、开封、武汉等地玩了一大圈才回到父母身边,好不开心。在这几年中,他们跟毛共在校外闹革命,没有上过一天学,读过一本书,甚至连过去老师在课堂上教的文化也都还给老师了,但学校当局却发给他们每人一张高中初中的毕业文凭,回到社会上,成了一群失学失业青年。

他们在社会上到处游荡,这时毛泽东已打倒了政敌,把党政军大权牢牢控制在自己手里,所以他不需要红卫兵和造反派了,而且他把这群人看成是不安定的因素和对共产党政权的威胁。于是他又施展阴谋诡计,欺骗学生说,农村是广阔天地,在那里大有作为,提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把知青骗到农村,以解决由于毛泽东发动文革,造成国民经济崩溃的恶果,转嫁到知识青年的头上,泡制了一个全国性的上山下乡运动,把几千万的知识青年统统驱赶到农村这只大监狱里去受苦受难,这大概是这些青年学生跟随毛泽东犯下滔天罪行的一种报应。

一天肖泽对女儿美红、育红说,文革后国家形势严峻,全国有几千万知识青年没有工作,毛主席说总不能让知识青年失业闹事,所以要把他们送到农村去就业。你们是我的女儿,先叫你们带头报名下乡,只要我大权在握,保证不用多久就会把你们调回城来,并给你们安排好工作。美红、育红听了肖泽的这番话,在一次群众大会上,她们带头报名,肖泽有意将育红分到条件艰苦的农村,而让亲生女美红分到农场。

由于舆论和各级政府各单位的巨大压力,知识青年被迫无奈几乎全部被骗到了农村。知识青年临行的那天,车站、码头、轮船上红旗招展,锣鼓喧天。党政领导肖泽等还特意前来送行,轮船上站的是男女知青,码头上站的是知青的父母兄弟姐妹。

当轮船在鞭炮声中渐渐离开码头时,轮船上的知青和岸上送行的人哭声震天,一些看热闹的人也激动得流下热泪。肖泽在回去的途中对左右说,又不是战争年代的参军,要上前线送死,也不是死爹死娘死儿女,为什么要哭得如此伤心,我们党送他们到农村去,是为他们创造新天地,到时定叫这些人乐得连嘴都合不上。

肖泽大女儿育红和一大帮男女知青来到泽县的南溪公社,他们分在许多大队插队落户,住进了生产队仓库的破草房子里。他们见到的和共产党宣传的新农村有着天壤之别,在这里经过共产党的合作化、公社化、大跃进、大饥荒,农村元气大伤,至今生产都没有恢复。随后又遇上了文革大动乱,农民每劳动一天,工分只有一二角钱,连自己吃饭的粮食都买不进,年底连过年的钱也没有,几乎所有农民都是在死亡线上挣扎着。此时毛泽东又把几千万的知青推到农村,让农民兄弟来承担毛泽东造成的失业恶果,无疑这是给原本已贫困到极点的农民兄弟雪上加霜。

中国的农村简直是共产党的大监狱、垃圾桶和试验场。右派、四类分子,在新旧社会做过流氓、土匪、小偷和劳改释放的统统往农村塞,让他们去夺农民的口粮工分,什么土改、镇反、统购统销、合作化、大跃进都在农村做试验。更可恶的是他们把一些贪污腐化、作风恶劣、欺压民众、专门喜欢嫖女人、民愤极大的垃圾干部,共产党把这些人包装起来,隐瞒他们的罪恶历史后,送到农村让他们在农民中继续作恶和胡作非为。

育红的南溪公社最近派来一个叫张奇文的当公社书记,张奇文原是一纺织厂的机修工,他钻进共产党后,因善于奉承拍马,告密迫害他人有功,被提拔为车间主任直到工厂书记。他大权在手后,曾奸污十多名女工,人称他是色狼,共产党为挽回影响,为他隐瞒罪恶后,把他调到南溪公社当党委书记。临走时他又带去他手下的一群狐群狗党,袁锦锈任公社主任,赵泉林任纪委书记,丁福根任人武部长,严荣法任团委书记。这些干部到农村,就装着关心农民疾苦和知青生活,装廉洁奉公的样子,他们成天往基层,特别是有漂亮女知青的队里跑。

张奇文想再次向上爬,做出成绩,所以他把自给自足的南溪一带的桑树田全部砍光,强迫农民日夜挑土填塘填河,把全乡几万亩桑树田平整为稻田,市里明知张奇文是弄虚作假、破坏生产,但却在全市进行表扬推广。

其次他们把全市的湖面围起来,把水抽光改成农田,这样又增加了几万亩产量。他们强迫农民用几年时间毫无报酬地围湖造田,日夜劳动。南溪公社要赶到湖边挑土筑坝需要走五到十里路,他规定凡不去参加围湖造田劳动的社员一律要倒扣他们的工分。农民要到很远的湖边劳动,无法照顾家里的孩子,所以他们一清早只得把孩子挑到工地上去,遇上下雨天,大人和孩子都成了落汤鸡,苦不堪言。为了压迫农民如期完成造田任务,所以在工地上天天找几个四类分子游斗,杀鸡儆猴。结果几千年来江南兴旺发达的蚕桑事业,和江南几千年来良好平衡的水域生态环境,毁在这帮子共产党人的手里,所以他们是千古罪人。

当农民用血汗和泪水完成围湖造田任务后,这个张书记又以学大寨为名,在办公室里用红笔和绿笔纵向和横向划了数条线,他命令各大队抽调大批劳力利用几年时间,无偿地把多条老河道填掉,而在一旁开出笔直的新河。可怜这些农民又要在冰天雪地的田野上,为开出四条新河而流血流汗。有一个老农说了一句填老河开新河是劳民伤财,被一个监视农民的走狗听到,他汇报给张书记后,张书记扣他为破坏农业学大寨的阶级敌人,在工地上游斗,吓得大家再也不敢开口了。

这位歪戴灰色干部帽子的张书记,对农民的翻土插秧等工序作了许多严格的规定,种麦翻土底层土块只准煤球大小,上层土块要求黄豆大小。他经常在地头巡视,如看了不合格就一遍又一遍地命农民重做。这可苦了在南方粘土上耕种的农民,有好几个大队的小伙子不听张书记的那一套,翻的土块大了点,他便定这是阶级斗争新动向,命民兵把他们翻的土块放在筐里,挂在他们的脖子上,押着在田头游斗。

有一天他到南溪大队巡视,农民正在插种双季稻,他横看竖看秧苗插得不直,他不顾农民在暑天大汗出小汗劳动的辛苦,竟命社员把插好的秧苗拔掉重插。社员不肯,这位书记就命大队干部带了手扶拖拉机下田把插好的秧苗打掉。农民们看着自已的劳动成果被毁,不少人流着眼泪骂道,我们前世里不知作了什么孽,会遇上这群五魂七煞来折磨捉弄我们,这样受罪的日子何时了?

过了不久,大批知青来到南溪公社插队落户,这群披着人皮的狼看到送上门的猎物,一群如花似月的出水芙蓉,漂亮的女知青,更是喜出望外垂涎三尺。由张书记带领,以关心知青劳动思想生活前途为名,经常钻进知青宿舍谈心,帮助他们入党入团。

在红卫兵外出串联跟随美红、育红的甘月梅,现在她和育红插队在南溪公社的一个塘河生产队。这是甘月梅父母小时候生长的地方,她老祖原有的土地早已入社抢走,原有的一间老房因长期无人居住已破烂不堪,因此与育红一起住在生产队的仓库里,二人在一起份外高兴。队里的人都认识小甘,因此他们对小甘和育红等知青来他们的生产队落户,十分婉惜和同情。他们对这群知青说,你知道我们在农村现在过得是什么日子?简直是连十八层地狱都不如,以后你们会慢慢尝到。

从此小甘就开始悔恨自己,为什么当初不听姚锦仁同学的忠告,跟着美红返回大陆,现在毛泽东真的将我们抛到农村受苦。美红、育红有他父亲作靠山,早晚会调进城去,安排一个好工作,而我和几千万知青要遥遥无期地在农村过一辈子苦日子了。

她想来想去想不出好办法,但后来再一想,她看到有许多女知青都在低三下四巴结公社干部,我何不学学她们,也许他们能帮我跳出苦海。于是她就下决心到公社找张奇文书记,向他汇报自己劳动思想生活情况,要求书记说明指教。张奇文见到眉清目秀的女知青来找他,认为她是个送上门的猎物,十分高兴,对她说今后欢迎你常来公社谈心。月梅觉得好机会来了,因此经常你来我往,非常密切。

有一次有个姓张的同学从公社带信给月梅说,张书记叫你明天星期六去公社一趟,月梅听了高兴得手舞足蹈。育红对月梅说,我看这位张书记专找女知青,花言巧语色咪咪看人,不是个好东西,你要提高警惕,不要上当受骗。月梅听了以为育红在妒忌她,所以很不高兴。

这天下午月梅梳妆打扮一番后,赶去公社找张书记听好消息。张书记真的告诉月梅一个好消息,他说经我提议,市里已批准你上工农兵大学,为祝贺你,今天我特地稍备酒菜,在我的值班用房里请你一起饮酒庆祝。张书记假装殷勤,把月梅灌醉,将她抱上床去将她奸污。月梅醒来,见张书记把她抱在怀里,知道自己失身,但悔之晚矣。

早上起床她向张书记要录取通知书,张书记说这是市里王秘书的电话通知,你下星期六来取吧。月梅只好哭丧着脸回到了宿舍。待续@*

责任编辑:苏筱薏

点阅【天堂梦】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暗战赤龙
    从中王淑华渐渐体会到儿子一些思想轨迹,也感到儿子正在向一个“深渊”滑去,逼近危险。
  • 阿尔巴尼亚骂中共修正主义;朝鲜骂中共把美国战火放在朝鲜打;越南则用中共武器、金钱、粮食反过来攻击中国;苏俄则在珍宝岛与中共大打出手,还想用核武器斩首。
  • 暗战赤龙
    得到这位“叛逃”人员相助,可以厘清近几年来美国中情局在中国的卧底不断被清算的真相,查清潜伏在美国情报系统内部内的“鼹鼠”...
  • Heaven
    1960年12月云南宣武暴动,有417人参加,他们的口号是实行二次土改、平分土地、土地回老家、不交公粮、不卖余粮、解散食堂等口号。
  • Heaven
    中共高官在会上简直像一群疯子、瞎子和聋子……真像安徒生童话中皇帝的新衣一样,他们跟随在毛泽东皇帝屁股后面游街,恬不知耻地拼命吹棒毛泽东的光荣正确伟大。
  • Heaven
    要各地按大跃进上报的粮食产量数字,向农民强征粮食,搜刮出更多的粮食。农民因粮食被征光没有粮食吃,开始浮肿饿死。
  • Heaven
    不仅和苏联的赫鲁雪夫弄得反脸,而且东欧共产党国家和几乎所有世界上共产党都远离他,他第一次出征就被钉子碰了回来。
  • Heaven
    在知青们再接再厉的巨大力量冲击下,终于把中共不得人心的上山下乡政策冲垮,几千万的知青才逐渐回城、就业、成家
  • Heaven
    幸亏她插队农村的大女儿育红和其他知青一起冲垮了共产党的上山下乡政策, 回城做了工人,认了这位给她和原来家庭带来灾难的母亲
  • Heaven
    她们除了进城当工人,上工农兵大学和当兵,再没有别的办法了,但要走这条路,必须先要巴结共产党的头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