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夢(116)

作者:老臏遜
Heaven

幾十年的事實已證明,在中共統治下,追求所謂共產主義的天堂,原來是一場惡夢。(製圖: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31
【字號】    
   標籤: tags:

第四十四章 下鄉插隊

下鄉插隊當農民,交權接班成泡影,

文革浩劫全民苦,惡果轉嫁學生吃。

罪魁禍首龍庭坐,姦污窮困何時了,

經濟崩潰國庫窮,小將眼淚肚中流。

美紅、育紅和甘月梅三個紅衛兵堅持要回到共產黨的懷抱,為社會主義奮鬥終身。在東莞搶劫分到一筆贓款後,繼續到重慶、成都、西安、烏魯木齊、蘭州、開封、武漢等地玩了一大圈才回到父母身邊,好不開心。在這幾年中,他們跟毛共在校外鬧革命,沒有上過一天學,讀過一本書,甚至連過去老師在課堂上教的文化也都還給老師了,但學校當局卻發給他們每人一張高中初中的畢業文憑,回到社會上,成了一群失學失業青年。

他們在社會上到處遊蕩,這時毛澤東已打倒了政敵,把黨政軍大權牢牢控制在自己手裡,所以他不需要紅衛兵和造反派了,而且他把這群人看成是不安定的因素和對共產黨政權的威脅。於是他又施展陰謀詭計,欺騙學生說,農村是廣闊天地,在那裡大有作為,提出知識青年上山下鄉,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把知青騙到農村,以解決由於毛澤東發動文革,造成國民經濟崩潰的惡果,轉嫁到知識青年的頭上,泡製了一個全國性的上山下鄉運動,把幾千萬的知識青年統統驅趕到農村這隻大監獄裡去受苦受難,這大概是這些青年學生跟隨毛澤東犯下滔天罪行的一種報應。

一天肖澤對女兒美紅、育紅說,文革後國家形勢嚴峻,全國有幾千萬知識青年沒有工作,毛主席說總不能讓知識青年失業鬧事,所以要把他們送到農村去就業。你們是我的女兒,先叫你們帶頭報名下鄉,只要我大權在握,保證不用多久就會把妳們調回城來,並給妳們安排好工作。美紅、育紅聽了肖澤的這番話,在一次群眾大會上,她們帶頭報名,肖澤有意將育紅分到條件艱苦的農村,而讓親生女美紅分到農場。

由於輿論和各級政府各單位的巨大壓力,知識青年被迫無奈幾乎全部被騙到了農村。知識青年臨行的那天,車站、碼頭、輪船上紅旗招展,鑼鼓喧天。黨政領導肖澤等還特意前來送行,輪船上站的是男女知青,碼頭上站的是知青的父母兄弟姐妹。

當輪船在鞭炮聲中漸漸離開碼頭時,輪船上的知青和岸上送行的人哭聲震天,一些看熱鬧的人也激動得流下熱淚。肖澤在回去的途中對左右說,又不是戰爭年代的參軍,要上前線送死,也不是死爹死娘死兒女,為什麼要哭得如此傷心,我們黨送他們到農村去,是為他們創造新天地,到時定叫這些人樂得連嘴都合不上。

肖澤大女兒育紅和一大幫男女知青來到澤縣的南溪公社,他們分在許多大隊插隊落戶,住進了生產隊倉庫的破草房子裡。他們見到的和共產黨宣傳的新農村有著天壤之別,在這裡經過共產黨的合作化、公社化、大躍進、大饑荒,農村元氣大傷,至今生產都沒有恢復。隨後又遇上了文革大動亂,農民每勞動一天,工分只有一二角錢,連自己吃飯的糧食都買不進,年底連過年的錢也沒有,幾乎所有農民都是在死亡線上掙扎著。此時毛澤東又把幾千萬的知青推到農村,讓農民兄弟來承擔毛澤東造成的失業惡果,無疑這是給原本已貧困到極點的農民兄弟雪上加霜。

中國的農村簡直是共產黨的大監獄、垃圾桶和試驗場。右派、四類分子,在新舊社會做過流氓、土匪、小偷和勞改釋放的統統往農村塞,讓他們去奪農民的口糧工分,什麼土改、鎮反、統購統銷、合作化、大躍進都在農村做試驗。更可惡的是他們把一些貪污腐化、作風惡劣、欺壓民眾、專門喜歡嫖女人、民憤極大的垃圾幹部,共產黨把這些人包裝起來,隱瞞他們的罪惡歷史後,送到農村讓他們在農民中繼續作惡和胡作非為。

育紅的南溪公社最近派來一個叫張奇文的當公社書記,張奇文原是一紡織廠的機修工,他鑽進共產黨後,因善於奉承拍馬,告密迫害他人有功,被提拔為車間主任直到工廠書記。他大權在手後,曾姦污十多名女工,人稱他是色狼,共產黨為挽回影響,為他隱瞞罪惡後,把他調到南溪公社當黨委書記。臨走時他又帶去他手下的一群狐群狗黨,袁錦鏽任公社主任,趙泉林任紀委書記,丁福根任人武部長,嚴榮法任團委書記。這些幹部到農村,就裝著關心農民疾苦和知青生活,裝廉潔奉公的樣子,他們成天往基層,特別是有漂亮女知青的隊裡跑。

張奇文想再次向上爬,做出成績,所以他把自給自足的南溪一帶的桑樹田全部砍光,強迫農民日夜挑土填塘填河,把全鄉幾萬畝桑樹田平整為稻田,市裡明知張奇文是弄虛作假、破壞生產,但卻在全市進行表揚推廣。

其次他們把全市的湖面圍起來,把水抽光改成農田,這樣又增加了幾萬畝產量。他們強迫農民用幾年時間毫無報酬地圍湖造田,日夜勞動。南溪公社要趕到湖邊挑土築壩需要走五到十里路,他規定凡不去參加圍湖造田勞動的社員一律要倒扣他們的工分。農民要到很遠的湖邊勞動,無法照顧家裡的孩子,所以他們一清早只得把孩子挑到工地上去,遇上下雨天,大人和孩子都成了落湯雞,苦不堪言。為了壓迫農民如期完成造田任務,所以在工地上天天找幾個四類分子遊鬥,殺雞儆猴。結果幾千年來江南興旺發達的蠶桑事業,和江南幾千年來良好平衡的水域生態環境,毀在這幫子共產黨人的手裡,所以他們是千古罪人。

當農民用血汗和淚水完成圍湖造田任務後,這個張書記又以學大寨為名,在辦公室裡用紅筆和綠筆縱向和橫向劃了數條線,他命令各大隊抽調大批勞力利用幾年時間,無償地把多條老河道填掉,而在一旁開出筆直的新河。可憐這些農民又要在冰天雪地的田野上,為開出四條新河而流血流汗。有一個老農說了一句填老河開新河是勞民傷財,被一個監視農民的走狗聽到,他彙報給張書記後,張書記扣他為破壞農業學大寨的階級敵人,在工地上遊鬥,嚇得大家再也不敢開口了。

這位歪戴灰色幹部帽子的張書記,對農民的翻土插秧等工序作了許多嚴格的規定,種麥翻土底層土塊只准煤球大小,上層土塊要求黃豆大小。他經常在地頭巡視,如看了不合格就一遍又一遍地命農民重做。這可苦了在南方粘土上耕種的農民,有好幾個大隊的小伙子不聽張書記的那一套,翻的土塊大了點,他便定這是階級鬥爭新動向,命民兵把他們翻的土塊放在筐裡,掛在他們的脖子上,押著在田頭遊鬥。

有一天他到南溪大隊巡視,農民正在插種雙季稻,他橫看豎看秧苗插得不直,他不顧農民在暑天大汗出小汗勞動的辛苦,竟命社員把插好的秧苗拔掉重插。社員不肯,這位書記就命大隊幹部帶了手扶拖拉機下田把插好的秧苗打掉。農民們看著自已的勞動成果被毀,不少人流著眼淚罵道,我們前世裡不知作了什麼孽,會遇上這群五魂七煞來折磨捉弄我們,這樣受罪的日子何時了?

過了不久,大批知青來到南溪公社插隊落戶,這群披著人皮的狼看到送上門的獵物,一群如花似月的出水芙蓉,漂亮的女知青,更是喜出望外垂涎三尺。由張書記帶領,以關心知青勞動思想生活前途為名,經常鑽進知青宿舍談心,幫助他們入黨入團。

在紅衛兵外出串聯跟隨美紅、育紅的甘月梅,現在她和育紅插隊在南溪公社的一個塘河生產隊。這是甘月梅父母小時候生長的地方,她老祖原有的土地早已入社搶走,原有的一間老房因長期無人居住已破爛不堪,因此與育紅一起住在生產隊的倉庫裡,二人在一起份外高興。隊裡的人都認識小甘,因此他們對小甘和育紅等知青來他們的生產隊落戶,十分婉惜和同情。他們對這群知青說,妳知道我們在農村現在過得是什麼日子?簡直是連十八層地獄都不如,以後你們會慢慢嚐到。

從此小甘就開始悔恨自己,為什麼當初不聽姚錦仁同學的忠告,跟著美紅返回大陸,現在毛澤東真的將我們拋到農村受苦。美紅、育紅有他父親作靠山,早晚會調進城去,安排一個好工作,而我和幾千萬知青要遙遙無期地在農村過一輩子苦日子了。

她想來想去想不出好辦法,但後來再一想,她看到有許多女知青都在低三下四巴結公社幹部,我何不學學她們,也許他們能幫我跳出苦海。於是她就下決心到公社找張奇文書記,向他彙報自己勞動思想生活情況,要求書記説明指教。張奇文見到眉清目秀的女知青來找他,認為她是個送上門的獵物,十分高興,對她說今後歡迎妳常來公社談心。月梅覺得好機會來了,因此經常你來我往,非常密切。

有一次有個姓張的同學從公社帶信給月梅說,張書記叫妳明天星期六去公社一趟,月梅聽了高興得手舞足蹈。育紅對月梅說,我看這位張書記專找女知青,花言巧語色咪咪看人,不是個好東西,妳要提高警惕,不要上當受騙。月梅聽了以為育紅在妒忌她,所以很不高興。

這天下午月梅梳妝打扮一番後,趕去公社找張書記聽好消息。張書記真的告訴月梅一個好消息,他說經我提議,市裡已批准妳上工農兵大學,為祝賀妳,今天我特地稍備酒菜,在我的值班用房裡請妳一起飲酒慶祝。張書記假裝殷勤,把月梅灌醉,將她抱上床去將她姦污。月梅醒來,見張書記把她抱在懷裡,知道自己失身,但悔之晚矣。

早上起床她向張書記要錄取通知書,張書記說這是市裡王秘書的電話通知,妳下星期六來取吧。月梅只好哭喪著臉回到了宿舍。待續@*

責任編輯:蘇筱薏

點閱【天堂夢】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Heaven
    中共高官在會上簡直像一群瘋子、瞎子和聾子……真像安徒生童話中皇帝的新衣一樣,他們跟隨在毛澤東皇帝屁股後面遊街,恬不知恥地拼命吹棒毛澤東的光榮正確偉大。
  • Heaven
    要各地按大躍進上報的糧食產量數字,向農民強徵糧食,搜刮出更多的糧食。農民因糧食被徵光沒有糧食吃,開始浮腫餓死。
  • Heaven
    不僅和蘇聯的赫魯雪夫弄得反臉,而且東歐共產黨國家和幾乎所有世界上共產黨都遠離他,他第一次出征就被釘子碰了回來。
  • Heaven
    在知青們再接再厲的巨大力量衝擊下,終於把中共不得人心的上山下鄉政策衝垮,幾千萬的知青才逐漸回城、就業、成家
  • Heaven
    幸虧她插隊農村的大女兒育紅和其他知青一起衝垮了共產黨的上山下鄉政策, 回城做了工人,認了這位給她和原來家庭帶來災難的母親
  • Heaven
    她們除了進城當工人,上工農兵大學和當兵,再沒有別的辦法了,但要走這條路,必須先要巴結共產黨的頭頭。
  • Heaven
    現在知青回不了城、參不了軍、上不了大學、結不了婚,所以只能在這裡學習當年毛共領導一幫子窮光棍,做賊、做流氓
  • Heaven
    聽說有很多紅衛兵借串聯為名逃到香港去了,如今我們在廣州,一跨就到香港,何不趁機也逃到香港去,嚐嚐那裡資本主義生活到底是個啥樣子。
  • Heaven
    他們深怕吃了人肉,死者找來報仇,所以越想越噁心,越想胃裡越難過,一股腥味不斷地往嘴裡冒,結果嘔吐不止,吐到連胃裡的黃水也吐了出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