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三)——纪念四二五

作者:刘琪媛
莲花
不论多么的风霜刀剑,我们一同走过二十二个春秋,人间天上,众目所睹,天理昭昭。(王嘉益/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46
【字号】    
   标签: tags: , ,

(接上文)我上班到家里走路也只要十分钟,我们公司有一部分业务是跟香港某公司做电视股票分析,我做电子商务。一天,人事部经理发给我们一楼食堂的征询意见表,当时我已经开始修炼法轮功,充满对工作人员的尊重和感激,我填完了这个表。

正是夏季。

过了几天,人事部经理兴奋地问大家:你们谁填的反馈表啊,食堂那边很高兴!我说是我那样填的,同事也很欢天喜地。

那是我第一次见证佛法在人间的威力,只要你怀着 “善”,会震撼世人。

以后,我下去打饭,食堂的高帽子们莫不欣喜,脸上笑开花地把我的饭盒盛上谢意满怀的饭菜,还指着我向他们经理说,就是她填的那个表!

一次我们公司办个活动,一般情况,其他公司钻破头也想来参加。经理让我通知业务相关人员。我发现,拨打电话时,我的心态完全不一样了;过去我一定是多少傲慢自矜的,但自从修炼以后,那样的浮华不见了,我的语气非常变得谦恭,有一接电话的人,误认为我有求于他,等我说明来意,对方大吃一惊,口气完全变了,连说好好好。

活动当天,我负责接待,来登记的人都很满意,给予很好反馈,认为我们没有架子、平易近人。在当时九零年代,明明握着好牌却不借此夸耀,尤其在深圳比拼各种能力才华的地方,已经算稀有了。

公司新招一位财务总监,是个女孩子。一天我有空和她聊天,谈到工作中的现实,努力却找不到真实的欢乐,拼搏却无法真正用到实处的感觉,果真是所见略同。

与她谈话中,我更加知道,在虚浮的社会现实,整个系统都不对劲了,当时还想不到是社会体制和共产意识形态的问题。由于缺德,人类社会危机四伏。我们努力工作,被要求须报告自己做了什么,要经过审核才能得到薪水。这种科技无情且官僚式管理,让大家感到工作环境并不好,要努力却找不着北。

有一天我通过公司的局域网上了《明慧网》,被网络部的人看到了,他们非但没阻止我,反而告诫我要小心,注意安全。

看了许多关于修炼、做好人的感人故事,其中有个人说他曾脚踏两只船,但因修炼了,认识到要对得起家庭,于是他改邪归正走回正途。他写道:“感到情是那么地难舍”,并叙述他处理与情人之间的归正过程,句句令我感动流泪。从那以后,我觉得自己不会做一个被感情左右的人了,而以对家庭负责任做为提醒。

因是新学员,当时我对四二五的了解只限于“天津抓人了”,以及后来七二零不许党团员修炼了的通告。当时良知告诉我,要为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于是我写信给当地政府,虽知已有诛连“政策”,但我并没多想,向公司递上辞呈,并告诉同事:如果我去北京上访不知道会不会活着回来,所以就先辞职罢。

后来,我活着回来了,也通知了同事,但我再也没回去上班。后来又历经了流离迁徙,家人也被抓了,家中只有我一人,我也曾消沉放纵,不停的看电视到深夜,最终还是振奋振作起来。在动荡岁月中,被迫失业的我无暇顾及钱包和工作,居然也活下来了!

那年头我二十多岁,也因为是新学员,很多都不懂。而老学员在哪里?炼功点早已被禁,去了只是双方比谁持久。有时保安不敢碰人,因我们是业主且是女性,他们得尊重。

哎绿草地啊!我曾是那般贪玩,没有珍惜坐在你旁边砖石上的时光!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就失去那样的环境,那时的我,才刚刚开始我的人生的新的篇章,才刚刚开启那新的一页,惊风骇浪,就以国家之力开始了。

把我就推向了国家的对立面。

我妈说我要被打成反革命。

出东门,过大桥,拿着竿子去打枣,一个枣,两个枣,三个枣,四个枣,五个枣,六个枣,七个枣,八个枣,九个枣,十个枣,九个枣,八个枣,七个枣,六个枣,五个枣,四个枣,三个枣,两个枣,一个枣。

我终于听说,有位刘喜峰同修,徒步去过北京上访,他妻子被迫害致疯了,他带着孩子流离失所,我决定去找他。

大雨滂沱,冲刷过我的脚面,在如注的雨水中,我还是坐上车。刘来接我,带我去他临时住所。他的八岁儿子,在窗外探头,妻子被关在广东省三水妇教所。听说在南山看守所时,她撞墙,头上缝了十几针,我感到这是一个身强力壮的女人。

刘喜峰说,他去了八达岭,把横幅挂到长城上,足有二十多分钟。分管这一段的片警上来,气急败坏地劈头盖脸打他,自然是鼻青脸肿,神奇的是,一下长城,肿痛立消。

在他往北京途中遇见同修,同修却淡定地告诉他,知道他要来,筷子多摆一双出来。有时他累得走不动了,却有小孩子给他引路,把他拽到一个可以住的地方。

神奇的故事啊,很多修炼人都经历过。就说我吧,中南海府右街派出所一个胖警察煽我耳光,啪一声,多么响亮啊,我却毫无痛感,我想一定是被打麻了吧!伸手捏捏自己脸颊,挺痛的,为什么他打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第二次去见刘喜峰,没想到他太太出来了,我大吃一惊。听说在看守所那些人拿针扎她的腿,又如何被不上麻药的缝了十几针等等,原以为是位强壮精悍的女人,没想到是个闺阁弱质,跟强壮完全扯不上边。原来,力量不是体现在身躯上!

她被接出来没几天(当时劳教所说她已经神智不正常,通知家属保外就医),所谓疯了的状态就完全消失了,各方面好端端的,神智正常。

在深圳南山区,他们租住的房子,今生我可能再也找不到了,除非老刘还在世,也许他自己还能找到。

在那间房子里,我听到了法轮大法弟子历经艰困魔折,而志节终不改的故事。不多的两次相聚,成为我动荡岁月中的珍贵片段。

再以后,我自己也不幸坐牢,出来后来到海外,也从明慧网上看到刘喜峰一家人消息:他太太被迫害致死,他则被抓进西丽洗脑班,已迫害致残,儿子成为孤儿。

他们家在深圳,今天,在深圳,一个老师月收入可以几千美金。

刘喜峰,千千万万个刘喜峰和他们的家庭儿女,在往事中,在他们幸存的友人的回忆中。现今世人谁能想到,这世上那些家破人亡、际遇悲惨的人,他们不是为了自己,他们明知活在共产中国,国家机器要绞杀他们,可能会失去工作甚至丢掉性命,是什么让他们走出来?是什么让他们九死而不悔?如果这个世界上存在的声音和呐喊,是那般温柔敦厚,世人啊,难道你听不到、看不见?难道你不思考?难道你不难过?

在四月仍下雪的天气里,我在大洋这一端,明知中国是另一个世界,我雪藏二十多年的记忆,还是像火焰一般明亮的燃烧着,久久不息!高山仰止的崇高的道德,必将会在古老的中国从新开启文明的新纪元。那时,是中国人的春天,是人间的春天。

我的同修的性命,被迫害致死、致残的他们,虽在人间花样年华时牺牲,宝贵的声光影像却在宇宙的历史中历久弥新。他们实践李洪志师父“真、善、忍” 的教导,是人间的春风。不论多么的风霜刀剑,我们一同走过二十二个春秋,人间天上,众目所睹,天理昭昭。

2021年4月22日于美国纽约@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是一名“八零后”的三退义工,“九评”发表后这十年间,在我人生来来往往的十字路口、那些起起伏伏的生命旅途中,都书写下了我与“三退”的故事。“三退”伴随我走过十年青春岁月,那是汗水泪水交融共浸、人生小舟大起大落、一波三折历经磨砺的十年。
  • 是不是因为更接近天空,所以西藏民族有着特别虔敬的心灵呢?风中飞舞的祈祷经幡和藏民们纯朴的笑脸,是让许多朋友感动的人文风景……
  • 有人群的地方就有中华儿女,有中华儿女的地方就有中国年。祭天地,拜祖宗,舞龙灯,放鞭炮,一家人吃顿团圆饭⋯⋯热热闹闹的中国年,是五洲四海中华儿女的大节日,也正走向世界。在这辞旧迎新的日子里,一起来看看中国的传统习俗吧!
  • 如果说上一集的主人公伦勃朗,是艺术史上最悲情艺术家的代表人物的话,那么今天要讲的这位鲁本斯,就是艺术史上最幸福艺术家的代表人物!他们是同时代的人,都是巴洛克时期最重要的大艺术家。他俩离得也很近,伦勃朗是荷兰人,鲁本斯的家乡就是紧挨着荷兰南边的比利时。当时不叫比利时,叫做法兰德斯(Flanders)。
  • “无心插柳柳成荫”,古人观察到柳树的特性产出了这句智慧的谚语。来说一个“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感人故事,也和“柳”有关。
  • 清嘉庆年间,杭州人王严以80岁高龄中会试。而98岁中举活到近120岁的纪录保有人是谁呢?
  • 莲花
    如果他死了,我有没有把我所知的他的故事告诉给更多的人,那沉重的含冤,那沉在血液里的怀念,危难和魔难中一起渡过的日子,到如今,又如何忍的住泪水呢?
  • 莲花
    社会道德的败坏虽“蒸蒸日上”,可是中国传统道德却又绝处逢生。有一群人,努力学做好人,为他人着想。他们是淳朴、发自内心的,这是中国社会失落已久的美德,春风处处。
  • 母亲,是每个孩子心中最深的依恋,是每个家庭最重要的基石,而在这场对法轮功持久的迫害中,多少善良的慈母被迫害至死,让多少孩子沦为心碎的孤儿,多少家庭支离破碎,难以为继!
  • 退休, 老人
    看到一位小友在脸书写下:“我发现一件好可怕的事,刘德华五十八岁、郭富城五十四岁,连莫文蔚都五十了!”捧腹大笑之余,忍不住自己玩起接龙游戏,还有……周润发六十五岁(此时心里不知怎地联想起老人年金)、张学友五十九岁、梁朝伟五十八岁,连“小天王”周杰伦也过了不惑之年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