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田田:减压式生活未必就是消极堕落,由国之大考所想到的

人气 205

【大纪元2021年06月12日讯】6月7日、8日,每年一度的国之大考终于落下了帷幕!高考后的第一天,随着估分紧锣密鼓的进行,考生中也出现了有人欣喜、有人失落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态度和情绪!其实人生,无时无刻不是在进行一场场大考:上学、就业、结婚、生子……面对如此复杂多变的人生环境,我们真的有必要较真、非输即赢吗?不!​人生本来就没有输赢,所谓的输赢只是你为自己设定了一场看不见的比拼——和别人比,和自己比,和心中看不见的未来比!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我们就被教导要活得更好:学习要比别人强,做事要比别人精明强干,即使一些无足轻重的事情,也要分出个你高我低……似乎不逞强的人生从来都是一无是处、失败的人生!每个人都要努力跳出苦菜花的命运,成为生活中高大上的强者。以至于在今年的高考考场上,出现了考生紧张得不会走路的现象!况且不论这位考生考试成绩怎么样?单就这种因为一场考试就被吓得不会走路的现象正常吗?

不正常,一场考试并不是你人生的全部,同时并不能决定你人生的全部!小学升初中、初中升高中、高中考大学、大学毕业找工作,工作之后谋生活……人生一环扣一环,哪一环不是大考?如果说一环没跟上,就像是犯了极大的错误;那么你想要在这个世上安身立命,就得卷入无休无止的生存竞争中——因为你总想做强者,那么这个世界到底谁该做弱者?

大家都想考入北大、清华,成为优等生,拥有体面的社会地位与财富……那么谁来当普通人?谁来耕田种地?谁来城市打工?谁做这个社会的底层服务者?因为既然是考试,就必定存在着名次,就存在着物竞天择,不同智商的人做不同的工作,怎么可能所有人都考进北大、清华,都想着将来做这个社会的管理层?

难道所有人都必须非要按成功者的标准艰辛、疲惫地活着吗?都要做优等生、首富和成功人士吗?为什么不能根据自身实际朴素、快乐、明亮、飘逸地活着呢?如果有这样的心态,高考我们还会紧张得不会走路、被抬进考场吗?这不由让我想起小时候,由于父亲的早逝而导致家境贫寒,我们姊妹几个总是比同龄人更加勤奋地学习,希望用读书改变逆境、出人头地。结果我们几乎一直活在痛苦的阴影和争强好胜的压力下,而那些没有压力、洒脱面对人生的同学未必现在就没有我们活得好。

当时没有一位长辈、老师或人生智者告诉我们:即使失去了父亲,当时的社会环境也并非就是万丈深渊;即使不用心苦读,未必人生将来就不会有另一番情景。没有谁会带着我们欣赏皎洁的月光、倾听鸟儿的鸣唱、看看山花烂漫的湘西水土、仰视天上繁星点点的浩瀚宇宙!那时的我们,心中只有苦,只知道奋斗;即使生活在一个桃花源般的古寨里,但我丝毫感受不到世间的美好。现在自认为奋斗成功的我们,除了每月能得到几两聊以自慰的碎银,其实心中一片荒芜,生活中也有许多无所适从!

因为我们接受的教育只有一种:你必须奋斗,必须做强人,必须靠各种可能(读书学习)改变命运!大人并不知道,其实我幼小的心灵早已埋下了苦逼、自卑、忧郁、哀伤的种子!当时的我是多么害怕考试失败,似乎考试失败就意味着人生惨败;所以即便成年后,那些潜藏在内心的种子也如影相随,随时可能生根发芽。以至于我一个名校毕业的师范生,在条件极其艰苦的山村小学任教也怕失去工作!我虽然通过努力,确实跳出了充满悲情的农门和大山,但我自认为不是一个心理十分健全的人;我时常对这个社会感到厌倦、对人群感到恐慌,因为每个人都想在他人面前逞强斗胜……

所以当我成为乡村教师后,看到某些与我童年相似的农村学生,看到他们一样被教导要出人头地,然后无奈地去面对各种考试、各种竞争、甚至还有各种收割,我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悲哀。人的一生难道真的就像一片飘飞的羽毛,起飞和坠落都不由自己吗?是谁在大时代下操控着别人的命运?当然,我并非要我的学生不思进取,而是希望他们的一生能按自己的意志活着,不被时代裹挟前进!因为自古以来,有很多人已经被淹没在时代的滔滔洪流里。

在古代社会,有一种提笼架鸟、四处溜达的人,他们或约人斗蛐蛐儿,或三五成群喝茶聊天,许多人会嘲笑那类人为闲散无用的人!其实仔细想想,现代社会又有几人能有这样的闲情逸致?很多人早出晚归,不过是像我一样,图得生活中那几两少得可怜的碎银,以应付柴米油盐、衣食住行、子女教育、家庭医疗,或动辄几年、几十年的车贷、房贷!今天的我们,未必有古人那样的生活幸福指数?常听今人跳楼死,未闻古人患抑郁症这样的顽疾!

因此,现代社会也有一些被称为想要“躺平”的人。他们利用最低的生存成本维持生活消耗,想在物欲横流的社会寻求一丝精神上的宁静。结果,有人认为他们的人生观是错误的、消极的、堕落的!他们错了吗?他们并没有错!他们也许只是暂时想放松疲惫受伤的身体,在相对舒适点的环境里停泊心灵。他们的这种活法,并不影响其他个体,甚至也没有违反人类社会的生存发展规则。如果“躺平”可以让一个人紧张的神经得到缓释,疲惫的心灵得到解脱,那么谁又能说“躺平”是一种违背人性的颓废堕落呢?如果一个社会环境不能给疲惫的人一点自由和喘息的机会,只是发疯般的鼓励你拚命干,那怎么又能称之为和谐美好的社会呢?人累了,就必须休息;加班加点,并不代表着就是荣耀万千!想想那些“过劳死”的人,在别人的生命里只不过是徒留一声叹息!

所以我在想,倘若有天社会能进步到更高的层次:我希望大人能成为真正的大人,孩子做真正的孩子;想当科学家的学习科技、想当画家的学习画画、想当农民的学习种植、想当医生的就学习医术、想“躺平”的也可以像美国作家梭罗那样去湖边定居、建一栋湖边小屋,写一本世界名著《瓦尔登湖》,陈述自己对人生的所见、所思、所想。总之一个和谐、美好、自由和充满人性的社会,不应该去过多干预和指责一个个体的生活方式和生存权利;无论对方怎么生活,只要他是快乐的,不违反这个社会的法律法规和生存原则,我们都应该给予他们最大的宽容和理解。

正如诗歌《我会采撷更多的雏菊》所写:

如果我能够从头活过,

我会试着犯更多的错。

我会放松一点,我会灵活一点。

我会比这一趟过得傻,

很少有什么事情能让我当真。

我会疯狂一些,我会少讲点卫生。

我会冒更多的险,我会更经常地

旅行,我会爬更多的山,游更多的河,

看更多的日落……

放在今天,我也可以高考落榜,背起行囊,去打拼校园以外更多的诗和远方。

没有人可以随意定义人生的成功与失败、生活的得意与失意;正如杨绛先生曾经所说:“人生最曼妙的风景,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我们曾如此期望外界的认可,最后才发觉,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最近我在生病,这是我在病中对生活和生命的一点感悟!大家可以批判着接受。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中国6高考状元拍卖笔记引发热议
生活节登场  慢步护城河享受悠闲生活
颜丹:高考不公的关键是家庭背景不同?
何清涟:中国大外宣那条看不见的战线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美中天津过招 李克强发话泄密?
【新闻看点】烟花再袭如末日?江浙沪撤200万人
【远见快评】疯狂围攻外媒 中共文宣失控?
【拍案惊奇】美副卿访华遭挑衅 中国“红灾遍地”
【探索时分】澳大利亚也要协防台湾?
【有冇搞错】习近平视察西藏 谁在骗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