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田田:減壓式生活未必就是消極墮落,由國之大考所想到的

人氣 267

【大紀元2021年06月12日訊】6月7日、8日,每年一度的國之大考終於落下了帷幕!高考後的第一天,隨著估分緊鑼密鼓的進行,考生中也出現了有人欣喜、有人失落兩種截然不同的人生態度和情緒!其實人生,無時無刻不是在進行一場場大考:上學、就業、結婚、生子……面對如此複雜多變的人生環境,我們真的有必要較真、非輸即贏嗎?不!​人生本來就沒有輸贏,所謂的輸贏只是你為自己設定了一場看不見的比拼——和別人比,和自己比,和心中看不見的未來比!

自從來到這個世界,我們就被教導要活得更好:學習要比別人強,做事要比別人精明強幹,即使一些無足輕重的事情,也要分出個你高我低……似乎不逞強的人生從來都是一無是處、失敗的人生!每個人都要努力跳出苦菜花的命運,成為生活中高大上的強者。以至於在今年的高考考場上,出現了考生緊張得不會走路的現象!況且不論這位考生考試成績怎麼樣?單就這種因為一場考試就被嚇得不會走路的現象正常嗎?

不正常,一場考試並不是你人生的全部,同時並不能決定你人生的全部!小學升初中、初中升高中、高中考大學、大學畢業找工作,工作之後謀生活……人生一環扣一環,哪一環不是大考?如果說一環沒跟上,就像是犯了極大的錯誤;那麼你想要在這個世上安身立命,就得捲入無休無止的生存競爭中——因為你總想做強者,那麼這個世界到底誰該做弱者?

大家都想考入北大、清華,成為優等生,擁有體面的社會地位與財富……那麼誰來當普通人?誰來耕田種地?誰來城市打工?誰做這個社會的底層服務者?因為既然是考試,就必定存在著名次,就存在著物競天擇,不同智商的人做不同的工作,怎麼可能所有人都考進北大、清華,都想著將來做這個社會的管理層?

難道所有人都必須非要按成功者的標準艱辛、疲憊地活著嗎?都要做優等生、首富和成功人士嗎?為什麼不能根據自身實際樸素、快樂、明亮、飄逸地活著呢?如果有這樣的心態,高考我們還會緊張得不會走路、被抬進考場嗎?這不由讓我想起小時候,由於父親的早逝而導致家境貧寒,我們姊妹幾個總是比同齡人更加勤奮地學習,希望用讀書改變逆境、出人頭地。結果我們幾乎一直活在痛苦的陰影和爭強好勝的壓力下,而那些沒有壓力、灑脫面對人生的同學未必現在就沒有我們活得好。

當時沒有一位長輩、老師或人生智者告訴我們:即使失去了父親,當時的社會環境也並非就是萬丈深淵;即使不用心苦讀,未必人生將來就不會有另一番情景。沒有誰會帶著我們欣賞皎潔的月光、傾聽鳥兒的鳴唱、看看山花爛漫的湘西水土、仰視天上繁星點點的浩瀚宇宙!那時的我們,心中只有苦,只知道奮鬥;即使生活在一個桃花源般的古寨裡,但我絲毫感受不到世間的美好。現在自認為奮鬥成功的我們,除了每月能得到幾兩聊以自慰的碎銀,其實心中一片荒蕪,生活中也有許多無所適從!

因為我們接受的教育只有一種:你必須奮鬥,必須做強人,必須靠各種可能(讀書學習)改變命運!大人並不知道,其實我幼小的心靈早已埋下了苦逼、自卑、憂鬱、哀傷的種子!當時的我是多麼害怕考試失敗,似乎考試失敗就意味著人生慘敗;所以即便成年後,那些潛藏在內心的種子也如影相隨,隨時可能生根發芽。以至於我一個名校畢業的師範生,在條件極其艱苦的山村小學任教也怕失去工作!我雖然通過努力,確實跳出了充滿悲情的農門和大山,但我自認為不是一個心理十分健全的人;我時常對這個社會感到厭倦、對人群感到恐慌,因為每個人都想在他人面前逞強鬥勝……

所以當我成為鄉村教師後,看到某些與我童年相似的農村學生,看到他們一樣被教導要出人頭地,然後無奈地去面對各種考試、各種競爭、甚至還有各種收割,我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悲哀。人的一生難道真的就像一片飄飛的羽毛,起飛和墜落都不由自己嗎?是誰在大時代下操控著別人的命運?當然,我並非要我的學生不思進取,而是希望他們的一生能按自己的意志活著,不被時代裹挾前進!因為自古以來,有很多人已經被淹沒在時代的滔滔洪流裡。

在古代社會,有一種提籠架鳥、四處溜達的人,他們或約人鬥蛐蛐兒,或三五成群喝茶聊天,許多人會嘲笑那類人為閒散無用的人!其實仔細想想,現代社會又有幾人能有這樣的閒情逸緻?很多人早出晚歸,不過是像我一樣,圖得生活中那幾兩少得可憐的碎銀,以應付柴米油鹽、衣食住行、子女教育、家庭醫療,或動輒幾年、幾十年的車貸、房貸!今天的我們,未必有古人那樣的生活幸福指數?常聽今人跳樓死,未聞古人患抑鬱症這樣的頑疾!

因此,現代社會也有一些被稱為想要「躺平」的人。他們利用最低的生存成本維持生活消耗,想在物慾橫流的社會尋求一絲精神上的寧靜。結果,有人認為他們的人生觀是錯誤的、消極的、墮落的!他們錯了嗎?他們並沒有錯!他們也許只是暫時想放鬆疲憊受傷的身體,在相對舒適點的環境裡停泊心靈。他們的這種活法,並不影響其他個體,甚至也沒有違反人類社會的生存發展規則。如果「躺平」可以讓一個人緊張的神經得到緩釋,疲憊的心靈得到解脫,那麼誰又能說「躺平」是一種違背人性的頹廢墮落呢?如果一個社會環境不能給疲憊的人一點自由和喘息的機會,只是發瘋般的鼓勵你拚命干,那怎麼又能稱之為和諧美好的社會呢?人累了,就必須休息;加班加點,並不代表著就是榮耀萬千!想想那些「過勞死」的人,在別人的生命裡只不過是徒留一聲嘆息!

所以我在想,倘若有天社會能進步到更高的層次:我希望大人能成為真正的大人,孩子做真正的孩子;想當科學家的學習科技、想當畫家的學習畫畫、想當農民的學習種植、想當醫生的就學習醫術、想「躺平」的也可以像美國作家梭羅那樣去湖邊定居、建一棟湖邊小屋,寫一本世界名著《瓦爾登湖》,陳述自己對人生的所見、所思、所想。總之一個和諧、美好、自由和充滿人性的社會,不應該去過多干預和指責一個個體的生活方式和生存權利;無論對方怎麼生活,只要他是快樂的,不違反這個社會的法律法規和生存原則,我們都應該給予他們最大的寬容和理解。

正如詩歌《我會採擷更多的雛菊》所寫:

如果我能夠從頭活過,

我會試著犯更多的錯。

我會放鬆一點,我會靈活一點。

我會比這一趟過得傻,

很少有什麼事情能讓我當真。

我會瘋狂一些,我會少講點衛生。

我會冒更多的險,我會更經常地

旅行,我會爬更多的山,游更多的河,

看更多的日落……

放在今天,我也可以高考落榜,背起行囊,去打拚校園以外更多的詩和遠方。

沒有人可以隨意定義人生的成功與失敗、生活的得意與失意;正如楊絳先生曾經所說:「人生最曼妙的風景,是內心的淡定與從容。我們曾如此期望外界的認可,最後才發覺,世界是自己的,與他人毫無關係。」

最近我在生病,這是我在病中對生活和生命的一點感悟!大家可以批判著接受。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中國6高考狀元拍賣筆記引發熱議
生活節登場  慢步護城河享受悠閒生活
顏丹:高考不公的關鍵是家庭背景不同?
何清漣:中國大外宣那條看不見的戰線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烏軍決心多大 艾布拉姆斯的作為就多大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