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中篇 扎根(18)

【金色种子】台湾公教机关的炼功潮

采访、撰稿:曾祥富 ‧ 黄锦
金色种子
《金色种子》封面(博大出版社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572
【字号】    

【缘起】《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这本书主要纪录了法轮功在台湾发展的脉络及一些感人的故事,而这些珍贵的历程也是一部活的历史。

1994年,一对台北夫妻在山东济南的奇妙缘起,上海医师的远渡来台,贵州老翁的花莲探亲,捎来了大法的种子,串起了旷世难遇的修炼机缘。

2016年2月编辑小组逐步展开台湾北、中、南各地的专访,历经录音档听打后再交互查询比对,历经三年,终能汇整集成册。比原来预期的还要艰难。

欣逢5月13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大纪元推出《金色种子》一书全文连载,期望这本书的刊登,让法轮大法在台湾的发展足迹,能够更完整的留下一个历史见证。

(接前文)

海关总局带动政府机关炼功潮

政府机构里成立的第一个法轮功社团则是在海关总局。

一九九九年时任海关副总的傅仁雄与总局长的司机聊天,得知对方修炼法轮功,他好奇的问:“法轮功是什么?你炼看看。”只见这名司机随地盘坐,缓慢的抬起双手打起手印,这肃穆而祥和的画面令傅仁雄印象深刻。

其实早在一年前,傅仁雄的一位部属就已送给他一本《转法轮》,读完后,向来有许多主见的他一改以往惯于批评的态度,他告诉部属说:“书里面提到,宇宙间有些东西早已存在,不能因为你不知道就说它没有。所以书里提到一些比较高、比较玄的东西,我不敢置喙。但书里要人家做好人、好事、修心,我是认同的。”

有一天,他办公桌上送来了一份社团申请书,申请设立“法轮功社”, 而且申明不要单位补助。而同时,另一个已立案的社团因自认团员较多,要求发给双份补助。两相对照,他心里想:法轮功的确跟人家不一样!就这样傅仁雄也走上了修炼的路。

社团成立不久后,二○○○年初,海关总局里接连举办了两次九天班。上百的座位挤满了人,踊跃的程度超乎预期,原来,许多人早透过不同管道学炼了法轮功,因九天学习班的举办才彼此知晓。

之后,经由同事间的调动、接触,除了海关总局,基隆关、台中关、高雄关都有更多职员炼功,也各自设立社团。

有了这样的经验,在其他的政府机关服务的法轮功学员也陆续在单位里开办了法轮功社团。立法院、农委会、中央银行、邮政医院、经济部、财政部、外交部、入出境管理局、农委会、健保局、气象局、国贸局、关税局、警察局、中华电信公司、各地方县市政府……到处都可以看见法轮功学员炼功的景象。

金色种子,法轮功
二○○一年《中国时报》报导:地检署成立法轮功社团。(博大出版社翻摄提供)

教师研习营在教育界注入清流

不仅是政府机构,教育体系里的法轮功学员也积极的推广法轮功。二○○一年一月,位于彰化县的社头国小开办了全台第一场法轮功教师研习营

彰化侨义国小校长许秀英,当时的她是侨义国小的教导主任,就是因为这场全台最早的研习营而走入法轮功。

当许秀英得知法轮功研习营的消息,她兴奋莫名,因为在此一年多前,住在北部的大伯、大嫂曾教她炼功,也给她一本《转法轮》,但兄嫂回家后,许秀英没有机会再深入了解,因而就此搁下。这次,她打定主意一定要好好了解什么是法轮功。

这天,来到社头国小的研习营,她估算眼前踊跃的人潮应有两百人左右,她还看到邻近学校几位熟识的校长与老师。她向他们点头示意后,找了个最前排的位置坐下。研习营的内容包括观看李老师的讲法带、教功带,再由现场人员教功,除此之外,还有几位大学教授前来分享修炼心得。

让许秀英印象深刻的是东海大学经济系副教授钟谷兰分享全家人得法炼功的神奇事迹。多年后,许秀英仍忘不了钟谷兰演讲时脸上诚挚而充满喜悦的神情,她一点一滴的慢慢琢磨着钟谷兰的话,“神佛原本就存在于我的内心,但是,祂像是一种心灵的力量,存在于自己的想像,给你精神力量。在此之前,我不知道祂是真实存在的,会在修炼过程中展现出来的!”研习营结束,法轮功也就此走入了她的生命。

回到校园,她与校长在校园里成立炼功点,有近十五名教职员加入她俩的行列。在课堂休息时间,她们还向全校播放李老师的讲法录影带。一年后,许秀英考上校长,她也将法轮功带到新的学校,与师生在校园里炼功,随后,她也参与主办彰化县市地区的教师研习营。

“教师研习营可以说是很好的平台,一个很好的媒介,透过教师研习营,很快的就能让更多人认识法轮功。”“校长会影响老师,老师又与学生、家长们有许多接触。”许秀英说,她认识的国小校长中就有七、八名法轮功学员,而教职员炼法轮功的就更多了。

首场教师研习营在彰化开办后,台湾北、中、南各地也有人仿效举办营队,从而走入修炼的老师、校长又纷纷各自在自己任教的学校里举办教师研习营。

值得一提的是云林县市,它是全台举办教师研习营场次最多的县市,也是全台最多中小学校长炼功的县市,目前已退休的云林口湖国中校长吴雁门表示,“云林县最少有二十位校长炼功吧?也许还不止!”

金色种子,法轮功
“法轮功教师研习营”,由云林县十七位校长联合推荐并担任引言人,共吸引了约两百位学校教职员工、公务员与民众参加。(博大出版社提供)

就如许秀英所说,这些接触法轮功的校长、教师会将“真、善、忍”的理念融入教学里,不管是学生或是教职员即使今日不修炼,也可能埋下他日修炼的种子,“所以教师研习营对大法在台湾的弘传上,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待续)@

点阅【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系列文章。

本文原标题〈公教机关成立法轮功社团〉,选自《金色种子——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故事》/版权归博大出版社http://broadpressinc.com/所有,欢迎传阅和转载,不得更改。

购书请洽:
博客来网路书店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40719
金石堂网路书店 https://www.kingstone.com.tw/basic/2012710067523/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金色种子
    我常想,如果中共没有压制迫害法轮功,如果法轮功在中国能像在台湾一样自由发展,那么,中国可能将有数亿遵从“真、善、忍”的好人,就不会有独裁暴力、贪婪枉法,那会是一个多么美好祥和的两岸,多么和平繁荣的世界!
  • 不久前我画了一幅图,脑海不由地就随线条流转,那是行旅时搭火车从花莲到台东的窗外所见-一大片一大片望似无垠的黄橙橙油麻菜田。后来在画作空白处,我临笔一挥,题上“阳光下的油麻菜田”。
  • 金色种子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李洪志先生在长春开办了第一场的法轮功学习班,法轮大法正式对外广传。在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广州举办的学习班,则是最后一场完整的讲法传功班,之后,李老师便只讲法而不教功。这短短两年多期间,台湾也有人参加了李老师的亲自传法教功班。目前所知,最早接触到法轮大法的台湾人是一对夫妇:郑文煌与妻子何来琴。
  • 金色种子
    一九九五年四月二十七日这天清晨六点半,何来琴与先生在花钟附近挂上女儿手写的“法轮大法好”横幅,打开录音机播放炼功音乐,开始炼功。台湾第一个法轮大法“炼功点”就这样成立了。
  • 金色种子
    一九九六年四月二十四日,洪吉弘上了第一天的九天班,内心兴奋莫名,他从此牢记这个日子,他说这天是他人生的转捩点。“李老师讲的法,就是我一辈子所追求、所要的东西。因为他的内涵很深。”他发现《转法轮》书中把他以前想知道的武学“心法”完全展现出来。
  • 金色种子
    在一般人印象中,公园里练功的大多是上了年纪的人,目的是健身。而祛病健身的奇效也的确是法轮功迅速在中国蔚为风潮的因素之一。不过,法轮功实为修炼,不仅止于锻炼身体,因此不少身强体健的年轻人,一旦认识了法轮功修炼的内涵,即使没有祛病强身的需求,他们也纷纷走进了炼功人的行列。廖晓岚与杜世雄就是其中的例子。
  • 金色种子
    一九九九年大陆发生的“四.二五”事件,虽然打破了学员们平静的修炼生活,从单纯的自己修炼,被迫必须面对外界、面对媒体,但也因此让更多人认识了法轮功,对法轮功的弘传起到促进的作用,同时也锻炼了学员们面对社会的能力。
  • 金色种子
    最早认识法轮功的校园是台湾首屈一指的最高学府——国立台湾大学。它不仅是早期最多教授学炼法轮功的大学,也是最早成立学生法轮功社团的大学。而台湾法轮大法学会成立后,截至目前为止的两任理事长均由台大教授担任,对法轮功在台湾的弘传有着重要的作用。
  • 金色种子
    过去,法轮功在台湾多数是个人学炼,进而带动亲朋好友一起学,而台视成为台湾第一个以团体学炼法轮功的单位。
  • 金色种子
    出版有益人群的书,是刘英富最初从事出版的初衷,书店也因此取名“益群”。经过大半辈子,出版过一千多种书的刘英富说:“《转法轮》这本书,真的是宝!”“我一直想出版有益人群的书,现在真的在做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