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嫌犯或将被引渡到中国 人权律师将继续申诉

图为摄于2019年6月12日,位于新西兰惠灵顿的最高法院盾形纹章。( Hagen Hopkins/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21年06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刘淇晴、安琪新西兰编译报导)据《卫报》(The Guardian)报道,6月4日(周五),就一名谋杀嫌疑人能否被引渡到中国一案,新西兰最高法院做出与2019年大不相同的裁决。如果遵照最高法院这个极不寻常的新裁决执行,新西兰将首次把一名新西兰居民送往中国接受审判

该案件是中国(共)第一次要求引渡一名新西兰居民进行审判,且该要求发生在新西兰与中国关系受到密切关注的时期。

和许多西方国家一样,新西兰与中国之间没有引渡条约。最高法院在6月4日发布的长达 150 页的裁决,并未对引渡做出最终裁决,而是将该案延期至7月底,以便皇家法律部门对额外保证进行确认,金京烨的法律团队也可提交新的意见书。

然而,此次审判最高法院得出结论,如果新西兰政府能从中国(共)政府获得更多关于公平审判并确保被引渡者不受酷刑的保证,同时,有监督和充分的依据来确保这些保证将得到遵守,即使是在一个存在系统性酷刑的国家,纽部长也可以合理地批准该引渡要求。

最高法院的最新裁决认为,中国(共)可以做出这样的保证,新西兰也可以信任其保证。

法院还驳回了一项涉及面广泛的上诉。该上诉称,更广泛的人权状况意味着,在遣返嫌犯之前,司法部长必须首先解决有关中国人权的严重问题。

案件回顾:2019年上诉法院撤销部长移交决定

该案件发生在十多年前,嫌疑人金京烨(Kyung Yup Kim)出生在韩国,1989年来到新西兰成为纽永久居民。中国(共)当局怀疑金京烨在 2009 年上海期间,谋杀了一名年轻的性工作者陈佩芸(Peiyun Chen),但金京烨否认了这一指控。金京烨和他的律师强调,如果金京烨被引渡,他将面临遭受酷刑的风险,并且不会得到公正的审判。

新西兰于 2011 年 5 月收到中国(共)以“故意杀人罪”提出的引渡请求。

2015年底,在中国(共)就金敬业的安全问题做出了各种外交保证之后,时任司法部长艾米·亚当斯(Amy Adams) 批准了对金京烨的引渡。但2019年6月,上诉法院撤销了亚当斯的决定,称必须重新考虑,理由是金京烨可能会面临酷刑以及不能得到公平审判的风险。

此次最新裁决是对部长对这一决定提出上诉,以及金京烨的法律团队的交叉上诉作出的回应。

人权专家律师:事实证明中国(共)保证不可信

金京烨的首席律师,人权专家托尼·埃利斯(Tony Ellis)表示,新西兰不能相信中国(共)对公平审判的保证。他指出,在中国进行的其它对外国公民的审判中,就有被拘留者本国的外交官被排除在法庭之外的实例。

例如,在中国面临间谍指控的澳大利亚公民,作家杨恒均在 5 月份表示,他受到了 300 多次审讯,包括持续的酷刑。在杨恒均的单日审判期间,澳大利亚驻华大使格雷厄姆·弗莱彻(Graham Fletcher),就被排除在法庭之外。

再如,在3月,加拿大外交官被拒绝进入对前加拿大外交官迈克尔·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加拿大商人迈克尔·斯帕沃尔(Michael Spavor)的闭门审判。该二人都被拘留了大约两年。

埃利斯还指出,中国(共)法院的定罪率和认罪率极高。他说:“99.9% 的人认罪……因为非常害怕受到酷刑。想要避开(酷刑)是不可能的。”

埃利斯对《卫报》表示:“我们认为存在非常真实的酷刑风险,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非常明确地报告了酷刑在中国是系统性的”。

最高法院裁定,新西兰政府需要填补他们从中国(共)获得的保证中的一些空白——包括金京烨在上海受审和拘留期间的保证。在问讯调查期间,新西兰应至少每48小时对其访问一次。如果上述要求能做到,法院认为可以合理地得出结论,即金京烨没有遭受酷刑的风险。

然而,埃利斯对这些措施的有效性不屑一顾。他说,如果金京烨被中国(共)拘留,他可能太“害怕”而无法透露他正在遭受酷刑的情况,而观察人士也不一定能够辨别金京烨是否受到了酷刑。

法学专家:法院面临两难处境

维多利亚大学法学教授、前法律专员杰夫·麦克莱 (Geoff McLay) 表示,该决定是对上诉法院先前决定的“重大逆转”。

麦克莱说,如果新西兰法院裁定不能引渡金京烨,这将开创一个先例,即从新西兰将他人引渡到中国的可能性很小。

另一方面,麦克莱表示,就中国(共)可能提出的引渡要求而言,“实质上,金京烨只是冰山一角”。他说:“法院面临的两难处境非常严峻。”

法院已要求双方在 2021 年 7 月 30 日之前提交报告。金京烨在新西兰监狱待了五年以等待结果,现在正在接受电子监控保释。

人权专家律师:贸易部长明显受政治压力影响

法律委员会 2016 年的一份报告建议,关于引渡的刑事司法决定应从政府部长手中撤回,并完全由法院处理,以确保这些决定不会受到政治压力或外交问题的影响。

埃利斯律师对此表示赞同,并表示,他将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提出申诉。

政府当时接受了报告的建议,但尚未颁布。

2019年6月,在上诉法院撤销部长对金京烨的引渡决定时,埃利斯曾指出,这场旷日持久的引渡审判在国际人权法和新西兰《权利法案》领域“解决了重要的人权问题”,“具有深刻的人权意义”。

埃利斯还表示,司法部长要想再引渡金京烨将是“艰难甚至不可能的任务”。因为新西兰政府可以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但鉴于作出不引渡判决的三名法官中有两名(包括首席大法官海伦·温克尔曼(Helen Winkelmann)本人已经在最高法院任职,因此最高法院几乎不可能站在引渡一边。

然而,此次的裁决是在首席大法官海伦·温克尔曼和乔·威廉姆斯(Joe Williams)缺席的情况下做出的。这两位法官此前的判决在6月4日的最新裁决中被推翻。

在本案审理的几天之前,新西兰与澳洲总理在澳新年度会议后发表了数项联合声明,对中国(共)可能侵犯人权的行为提出“严重关切” ,包括对新疆维吾尔族少数民族的虐待,以及对香港民主活动人士的镇压。

在发表联合声明之前,新西兰是否会因顾虑对中国的贸易依赖而对中国(共)持软化立场的问题,也经过了数月的讨论。新西兰政府表示,这种紧张关系对其在原则性或人权问题上的决定绝对没有影响。

责任编辑:蓝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