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军事】中共太空威胁 震惊美国

人气 9411

【大纪元2021年07月17日讯】几十年前,里根政府带有科幻色彩的“星球大战”计划,将太空中的冲突描绘成轨道上的枪战。今天的情况与之相比已经发生本质的改变,美国的对手已经从俄罗斯变成了中共,而且环境的复杂和威胁程度也今非昔比。尤其是最近,用美国军方的话讲,中共在反卫星导弹轨道武器太空电子战的迅速发展,达到了令人震惊的程度。

美国印太司令部情报官员迈克尔.斯图德曼(Mike Studeman)少将说:“中国(中共)正在推动开发反卫星武器,其能力从炫目到干扰,从地基到天基的动能杀伤,所有这些都在进行中。中国(中共)咄咄逼人的发展态势给世界各国带来无法回避的影响。”斯图德曼的评论体现了对中共反太空能力的最新评估。中共正在对干扰或摧毁卫星的武器进行大规模长期投资,迅速缩小与美国在太空技术方面的差距。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ODNI)在年度威胁评估报告中说,中共继续训练其空间军事人员,并部署新的破坏性和非破坏性地基和天基反卫星武器,包括旨在摧毁低地球轨道卫星的地基反卫星导弹和能够使低地球轨道卫星敏感光学感应器失明或受损的反卫星激光器。

我们回顾一下中共在过去十几年间公开的反卫星武器实验,就可以清楚地看到,美国军方和情报机构的警告是言之有物的。

反太空武器分为四大类,包括动能攻击、非动能攻击、电子攻击和网络攻击。动能攻击是指通过物体的撞击或弹头的爆炸永久性的破坏目标。非动能攻击是利用电磁手段干扰或破坏卫星感应器,包括电磁脉冲或定向能(激光束或高功率微波)手段。电子攻击是利用射频能量来干扰或欺骗卫星之间的数据通信,使卫星失去功能。网络攻击就是利用软件和网络技术破坏、控制、干扰或摧毁与卫星作战有关的电脑系统和数据。

中共实际上在上述各领域都在取得进展。中共首次反卫星武器试验是在2005年,最初的两次试验均告失败。2007年1月11日,中共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发射了一枚SC-19(亦称DN-1)反卫星导弹,以相对每秒8公里的速度,击毁了轨道高度865公里、重750公斤的报废气象卫星风云一号C。这次实验产生了数千片太空垃圾,直到今天,这些碎片仍然对低地球轨道上的航天器构成威胁。

DN-1采用四级固体火箭,可发射100公斤重的弹头或各种近地轨道卫星。DN-1利用近距离爆炸方式攻击卫星,主要威胁中低轨道上的太空资产。

2010年1月,中共又试验了第二代反卫星导弹(DN-2)。DN-2采用动能杀伤方式攻击目标,即直接撞击目标,要求具备精准目标定位和制导功能,与前者相比,这种攻击方式不会产生更多的太空碎片。

第三代反卫星导弹(DN-3)试验是在2015年11月,该实验在新疆地区上空形成的烟迹引起国际媒体的关注。据推测,DN-3可能采用了更先进的目标捕获系统,并且飞行速度更快,射程更远。威胁范围扩展到高度达36,000公里的地球同步轨道。

上述三种导弹覆盖了低轨道、中轨道和高轨道(同步轨道)的几乎所有人造卫星,使中共实际上具备了全方位的卫星攻击能力。

除反卫星导弹外,中共还发展了天基反卫星武器,即利用卫星拦截敌方卫星。2010年中共发射了“实践12号”卫星,两年后,这颗卫星经过一系列机动变轨后,将一颗名为“实验6号”的卫星撞出轨道。

2013年7月,中共发射了“实验7号”、“创新3号”和“实践15号”卫星,其中“实验7号”卫星配备了机械手臂。“实验7号”卫星在接近目标“实践15号”卫星3公里处,突然机动变轨,靠近目标并用机械臂将其捕捉住。相比其它反卫星技术,卫星捕获结合了信息化和智能化技术,技术难度更大,使用也更容易。

在过去几年里,北京在太空领域跟随美国的脚步,取得了一系列新的进展:在它的载人空间站上,太空人刚刚进行了第一次太空行走;从月球上取回了样本,并绕月运行;中共的火星车也在美国的两辆火星车之后到达了火星表面;现在北京又在设计一种像SpaceX的星际飞船一样可重复使用的重型运载火箭;最近中共还与俄罗斯达成在月球上建立研究基地的合作计划。

中共在空间技术的发展中,基本上都是在美国的后面亦步亦趋。尽管技术上中共仍落后美国可观的距离,但中共所获得的反太空能力,即使是不先进的手段,也已经对美国的太空资产构成了实际的威胁。

中共反太空武器的破坏性还表现在进攻手段的野蛮。一些可能造成太空环境灾难的、美国已经放弃的攻击手段,如反卫星动能攻击武器,还在中共的武器清单上。

中共和俄罗斯在拥有能够击毁卫星的太空武器后,它们也开始寻求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协议,它们的目的不是希望实现太空的和平利用,而是试图以此限制美国发展太空防御系统。

1966年联合国大会通过的《外层空间条约》(OST),主要是限制外层空间的核武器或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发展。当时没有对太空防御、太空武器等概念的统一解释,以及相应的限制。

中共希望完善或建立一个新的外层空间条约,对现在的太空能力的竞争进行限制。因为它们清楚,一旦达成正式的国际条约,对各国形成限制,可能只会对美国这样的民主国家产生实际的约束力,因为民主国家的体制会限制政府的行为,而对中共和俄罗斯这样的极权政府则难以产生实际的约束。

空间政策研究者南拉塔.戈斯瓦米(Namrata Goswami)说:“中国(中共)的空间体制结构与美国太空总署及其空间体制结构不同,后者明确划分了民用和军用,并且是透明的。而中国(中共)的太空体制结构,包括其民用太空机构,都在军方的指导下。它是由中共政治局和中央军事委员会领导。 ”

相比之下,美国的反空间武器更加理性。“草地”系统是目前美国最先进的非动能反卫星武器系统之一,它的作用方式是在不摧毁对方卫星的情况下通过干扰使其失去作用。美国太空部队计划在未来7年建立48个这样的武器系统地基,且第一个地基已经在2020年3月投入使用。

美国在具有强大的太空对抗能力的同时,也针对中共地面反卫星导弹或在轨武器计划采取一些被动的防御措施,包括布置众多小卫星星群建立冗余,或利用核推进器使卫星具备快速、敏捷和持续的机动能力,以躲避攻击。相对于中共不计后果、咄咄逼人的反太空武器计划,美国体现出大国的责任。

撰文:夏洛山
订阅时事军事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3V8J3zzkEXK8SJFR7Vg-9H1Ct0NU8Ay9
时事军事》制作组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时事军事】后美国时代 中共欲填阿富汗真空
【军事热点】未来10年 日本空军成地区主导力量
【时事军事】中共耗弹量大增 促美对台战略清晰
【军事热点】南海对峙 美将兑现美菲防御承诺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奥运场怪事:中共体育政治玩过头
【马克时空】SpaceX星链8月再升空 半年后覆盖两极
【珍言真语】陈宝莹:接棒社民连主席 面对新挑战 思考新出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