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我们正在为美国灵魂而战

人气 710

【大纪元2021年09月22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Michele R. Weslander Quaid撰文/原泉编译)我的职业使我走遍了世界各地,包括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区,我在那里支持我们的军队。这些经历让我体会到,我是何其有幸地生在美国——一个因勇敢而自由的国度。

在美国9·11恐怖袭击20周年之际,全国人民聚集在一起,缅怀那些逝去的生命和为拯救他人而无私牺牲的英雄们。2001年9月11日,我在华盛顿看到了五角大楼坍塌的断壁残垣。后来,我去了纽约,在双子塔曾经矗立的地方看到了巨大的深坑。这些都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画面。

2002年,我被征召进入政府部门,领导情报部门进行必要的改革和转型,包括更好地整合我们的图像和信号情报单位,它们是美国的眼睛和耳朵。我作为国防情报部门的高级管理人员宣誓就职,是将军级的文职官员。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ODNI)成立后,我宣誓成为ODNI的第一位情报部门副首席信息官。在这个职位上,我在属于美国情报界的17个政府机构中工作,并定期与情报局和国防部的官员会面。

通过在国家安全部门25年的工作和对历史的研究,我已经了解了我们的敌人使用的技术、策略和程序。尽管冷战在30年前就结束了,我们的国家仍然处于一场酝酿了几十年的战争中──一场关乎美国灵魂的战争。

1958年至1964年统治苏联的(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尼基塔‧赫鲁晓夫(Nikita Khrushchev)曾公开预言美国的毁灭,他说,美国将以所有社会最终都会崩溃的方式毁灭。

他说:“我们将不费一枪一弹拿下美国”,“我们没必要入侵美国,我们会从内部摧毁你们。”

他所说的是整个马克思主义灌输理论和控制体系,这个体系20世纪在一个又一个国家被完善和执行。

苏联叛逃者尤里‧贝兹梅诺夫(Yuri Bezmenov)是前克格勃特工、高级宣传员,1970年,他叛逃到西方。他警告美国,他在苏联亲眼目睹了克格勃颠覆一个国家的招数。这些招数相当于一个有计划的过程,为了一个特定的目的改变人们的思维方式,进而影响政权更迭。这实际上是对社会的洗脑——一种缓慢而有条理的演变。那些颠覆意识形态的人非常有耐心,几十年来一直在使用这种策略。

颠覆意识形态有四个阶段,遵循黑格尔辩证法,这是一种长期被马克思主义者和法西斯主义者用来控制人民的策略。

第一阶段:去道德化。

这是对政府和社会信仰的破坏,让大众相信社会已崩溃、体制失效、爱国主义是邪恶的,提倡这三个关键信念以制造内疚感。这导致了对激进的新思想的接受,因为目前的社会结构被认为是有害的。传统的犹太—基督教道德、教育和美国的爱国主义被抛弃。

第二阶段:去稳定化。

随着美国人的决策能力因去道德化而受到负面影响,这为下一步动摇国家的稳定打下基础。不稳定导致公民相信他们听到的关于他们国家和政府的最坏消息。支持这个国家的传统价值观和根基的人被排斥,甚至被妖魔化。

第三阶段:危机。

美国人的被改变的价值观直接损害当前社会系统的根基。剧变提供了改变的机会。一个社会一旦不稳定,就会开始崩溃,陷入混乱。在这一点上,公民希望政府能够提供稳定。

我们最近看到,当我们的国家面临“大流行”时,一个士气低落和不稳定的社会以恐惧和惊慌来应对。美国人心甘情愿地用公民权利和自由,来换取他们认为能保证他们安全的专制主义和越权行为。

把所有这一切传递给社会是其中的关键,主流媒体和他们的“表述观点”节目起到了关键作用,即把预先设计好的论调界定为真相。

第四阶段:正常化。

“新常态”是我们最近不断听到的一个术语,它是对正常化阶段的准确描述。当政府和社会结构发生变化,以限制自由时,公民被告知这种激进的转变是“不得不如此”。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根本不正常时,却被描述为正常。正常化为一个国家所接受、珍视和提倡的东西创造了一个新的基准。这个循环完成了。

这些步骤一次又一次地重复,每个周期都会带来更大的结果,直到出现一个受控的崩溃。除非我们集体意识到现实并采取立场制止暴政,否则美国现在可能处于崩溃的边缘。

黑格尔辩证法是引导人们的思想和行动进入冲突的框架,将他们引向一个预定的解决方案。美国的敌人正在利用这种策略制造恐惧,使公民与公民对立,分裂我们的国家。(正如林肯总统所言)一个分裂的房子是立不住的。

如果人们不理解黑格尔辩证法是如何塑造他们对世界的看法的,那么他们就不知道自已是如何帮助实施议程的,而议程的最终目的是将人类推进独裁统治,无论是法西斯、共产主义还是全球主义者,以及他们的新世界秩序。我们必须跳出辩证法,这样才能摆脱受控制和受引导的思维的局限。

美国最重要的是自由。对于渴望权力的人来说,美国是他们实现统治世界的障碍。美国真正的敌人试图让我们相信:我们是彼此的敌人,大政府和由少数人控制多数人的生活,是治愈我们病痛的解决方案。

我们都必须认识到,他们正在把危机作为武器,他们的论调是谎言。政府官僚们现在给任何认为他们超越了宪法范围的人贴上了国家敌人——“爱国恐怖分子”的标签。热爱自由的人现在要打击的是纯粹的邪恶。

如果善良的人袖手旁观,那只会让邪恶更加猖獗。当我们回顾2001年9月11日时,在恐怖袭击发生后的那段时间里,有一件事很突出,那就是我们忘记了那些使我们分裂的东西,作为美国人我们团结一致。没有比我们在纽约看到的更好的例子了,我们团结在一起,互相支持,抗击共同的敌人。

为了保障我们的自由并让子孙后代享受自由,许多人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我们中的许多人,有亲人在国外的战场阵亡,或在回国后因与服役有关的疾病而丧生,或在国内因公殉职。我们如何纪念他们、还有在我们国家245年历史中的许多人所付出的牺牲?我们应挺身而出,为维护自由,为美国建国文件中规定的我们不可剥夺的权利而斗争。如果要失去自由,那也不会是在我们这一代。

作者简介:

米切尔‧韦斯兰德‧奎德(Michele R. Weslander Quaid)是Sunesis Nexus的总裁,她是一名经过认证的专业教练、顾问和演说家,在国家安全部门有25年的职业经验。在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袭击之后,她被招入政府,领导国防和情报部门的创新和转型,并担任各种高级行政职务,包括国家情报总监的第一任副首席信息官。

原文:We Are in a War for America’s Soul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美国的最大威胁并非新冠病毒
【名家专栏】美国应支持欧盟以对抗中共
【名家专栏】专制主义对美国造成威胁
【名家专栏】中共备战已久 美国视而不见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中南海内斗激烈 习近平连让三步
【新闻看点】财新被踢出白名单 胡舒立麻烦了?
【探索时分】史上最强法国柴电潜艇 台湾会买?
【财商天下】全球物价大涨 中国面临滞胀危机
【秦鹏直播】中共演绎真实“鱿鱼游戏”
吴明德:中共为何向港人急推跨境理财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