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HS提反极端主义计划 人权组织忧公民自由受压

人气 237

【大纪元2021年09月23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Ken Silva报导/高杉编译)在周二(9月21日)的参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Senate Homeland Security Committee)关于反恐问题的听证会上,美国国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DHS)部长马约卡斯(Alejandro Mayorkas)吹捧该部门的一系列旨在打击国内极端主义(domestic extremism)的新计划,其中许多计划引起了美国整个政治光谱中各个派别的警惕。

美国国土安全部的新计划是在2021年3月的一份情报报告出炉之后提出的。该报告认为,白人至上主义(white supremacy)和国内暴力极端主义(violent domestic extremism),是对美国国土最危险的恐怖主义威胁。马约卡斯在9月21日的听证会上也发表了类似的声明。

马约卡斯说:“如今,美国的个人行为者和小团体,包括本土的暴力极端分子和国内的暴力极端分子——他们受到广泛的、各种各样意识形态动机的鼓舞,对我们的国家构成了最严重和持久的、与恐怖主义有关的威胁。”

据马约卡斯说,这些“广泛的意识形态动机”包括“种族偏见、认为政府过度干涉、促发暴力的阴谋论,以及对2020年总统选举中未经证实的欺诈行为的错误说法”。

马约卡斯没有解释他所说的“认为政府过度干预”或“促发暴力的阴谋论”具体指的是什么。然而,他向立法者保证,他的部门正在努力打击这些潜在的威胁。

马约卡斯吹捧的主要计划之一,是新成立的“国土安全部预防方案和伙伴关系中心”(DHS Center for Prevention Programs and Partnerships,CP3)。其前身是“有针对性暴力和恐怖主义预防办公室”(Office for Targeted Violence and Terrorism Prevention)。与此相结合的是,国土安全部还正在实施一项7700万美元的拨款计划,为各州和地方机构提供打击极端主义的工具。

国土安全部在5月份首次对外公布了成立“国土安全部预防方案和伙伴关系中心”(CP3)的消息,并在“国土安全部情报与分析办公室”(Department’s Office of Intelligence & Analysis,I&A )内设立一个新的、专门的反国内恐怖主义的分支机构。马约卡斯告诉国土安全委员会,“预防方案和伙伴关系中心”正在“通过发展地方预防框架”来帮助扩大国土安全部预防恐怖主义和有针对性暴力的能力。

他说:“通过CP3,我们正在利用基于社区的伙伴关系和基于证据的工具,来解决早期风险因素,并确保个人在其实施从激进到暴力的行为之前,会得到帮助。”

然而,马约卡斯没有详细说明“国土安全部预防方案和伙伴关系中心”(CP3)的其它部分——各个利益派别认为,这些部分对公民自由构成了威胁。

“国土安全部预防方案和伙伴关系中心”(CP3)在自己的网站上说,它“利用威胁行为评估和管理工具,处理可能导致从激进到暴力化行为的早期风险因素”。但其中没有讨论这些做法的细节。

人权活动家埃德·哈斯布鲁克(Ed Hasbrouck)是非营利组织“身份项目”(Identity Project)的顾问。他对此表示,这项计划相当于一个预防犯罪的项目。

当“国土安全部预防方案和伙伴关系中心”(CP3)首次被公布时,哈斯布鲁克写道:“‘预防方案和伙伴关系中心’(CP3)预测未来犯罪的尝试,将会基于已有行为模式(即对个人资料的收集、评估),以及鼓励公众举报他们的家人、朋友和同学。”

他写道:“当然,问题是法律不允许仅仅基于合法的已有行为模式的起诉。”“有充分的理由认为:基于‘预防犯罪愿望’作出预测,是反乌托邦奇幻电影《少数派报告》(Minority Report,又称‘未来报告’)的创作者凭空想像出来的。”

“布伦南正义中心”(Brennan Center for Justice)也表达了类似的担忧。但“布伦南正义中心”与保守派组织的看法相去甚远,它同意国土安全部和联邦调查局的观点,即美国国内的极端主义是一个日益严重的威胁。

该组织在6月份的一份报告中表示:“过去5年,从夏洛茨维尔(Charlottesville)到匹兹堡(Pittsburgh)再到厄尔巴索(El Paso),那些拒绝接受我们多种族民主的人发起的攻击,撼动了我们国家的核心,并引发了关于如何更好地解决极右翼暴力问题的讨论。”

布伦南中心表示:“川普(特朗普)政府助长了白人至上主义的火焰,最终以美国国会被洗劫而告终,因为国会当时正在认证乔·拜登(Joe Biden)在选举团选举中的胜利。”

不过,布伦南中心表示,“国土安全部预防方案和伙伴关系中心”(CP3)和拜登政府打击国内极端主义的整体策略——加强监视、剖析等等——与9/11之后政府针对穆斯林采取的严厉策略相同。

布伦南中心在其6月份长达69页的报告中说:“当全国各地的司法机构都在考虑如何减少执法部门对精神健康和社会问题的参与时,‘国土安全部预防方案和伙伴关系中心’的预防行动,却采取了相反的方法。他们建立了一个机构,在没有正常保障措施的情况下,将对心理健康和社会经济状况的广泛关注,作为会引起执法部门注意的犯罪指标。”

布伦南中心说,国土安全部和拜登的计划不仅威胁公民自由,而且事实已证明,它们是无效的。

布伦南中心的报告特别关注了国土安全部的“融合中心”(DHS Fusion Centers)——分散在美国各地执法机构,旨在整合联邦、州和地方情报。融合中心的目标,是在不同机构和私营部门之间建立伙伴关系,共享有关公共安全威胁的情报,以便执法部门了解整个情况,并能够“将各个点连成一线。”

布伦南中心援引2012年的国会报告称,这些融合中心已被证明是无效的。这些报告发现,自2003年以来,国土安全部花费了2.89亿美元至14亿美元的公共资金,来支持各州和地方的融合中心,但几乎没有取得任何成果。

布伦南中心在6月份的报告中说:“这些融合中心没有在寻找恐怖主义威胁,而是在监控合法的政治和宗教活动。那一年,弗吉尼亚融合中心(Virginia Fusion Center)将穆斯林争取选票运动,描述为‘颠覆性的’(subversive)。2009年,德克萨斯州中北部融合中心(North Central Texas Fusion Center)认定,穆斯林团体的游说活动可能构成威胁。”

从那以后,情况似乎并没有出现任何改善。

就在本月早些时候,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新闻(NBC News)透露了一项对“融合中心”的调查。这个报导以全国融合中心主席迈克·塞纳(Mike Sena)的一件轶事开始,他当时吹嘘说,北加州地区情报中心(NCRIC)帮助关闭了圣克拉拉(Santa Clara)的一家购物中心。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新闻发现,塞纳显然是在扩大他的“融合中心”的帮助范围。

圣何塞(San Jose)警察局发言人史蒂文·阿彭提(Steven Aponte)对此澄清说:“我们没有任何信息表明,北加州地区情报中心(NCRIC)曾参与其中。”

布伦南中心在其6月份的报告中还表示,拜登政府不恰当地让执法部门介入社会问题,应该把重点放在“社区投资上,而不是刑事定罪”上。

布伦南中心说:“美国各地的社区,不应该为了让自己的学校、大学、礼拜场所或社会机构获得资源,而参加反恐项目。”

该报告写道:“政府在作出承诺时,应该直接把这些问题当作社会问题,而不是安全威胁问题来处理。也不应把那些经历过这些问题的人,当作潜在的暴力罪犯来对待。并且应该将解决社会弊病的项目,与各级政府的执法行动隔离开来。”

责任编辑:叶紫微#

相关新闻
应对移民潮之际 美国土安全部长幕僚长辞职
美国土安全部长访德州 警告非法入境行不通
【名家专栏】澳英美联盟会改变亚洲安全吗?
Zoom收购Five9恐涉国家安全 美司法部调查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世界工厂”迁移 台商投资领跑
【秦鹏直播】“流调最辛苦的中国人”全网刷屏
吴明德:孙力军金融政变余震或波及前朝港官
【横河观点】欧洲疫情管制不同 群体免疫利弊?
【新闻大家谈】习关键时刻 党媒意外曝真相
【未解之谜】来自金星的神秘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