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HS提反極端主義計劃 人權組織憂公民自由受壓

人氣 240

【大紀元2021年09月23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Ken Silva報導/高杉編譯)在週二(9月21日)的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Senate Homeland Security Committee)關於反恐問題的聽證會上,美國國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DHS)部長馬約卡斯(Alejandro Mayorkas)吹捧該部門的一系列旨在打擊國內極端主義(domestic extremism)的新計劃,其中許多計劃引起了美國整個政治光譜中各個派別的警惕。

美國國土安全部的新計劃是在2021年3月的一份情報報告出爐之後提出的。該報告認為,白人至上主義(white supremacy)和國內暴力極端主義(violent domestic extremism),是對美國國土最危險的恐怖主義威脅。馬約卡斯在9月21日的聽證會上也發表了類似的聲明。

馬約卡斯說:「如今,美國的個人行為者和小團體,包括本土的暴力極端分子和國內的暴力極端分子——他們受到廣泛的、各種各樣意識形態動機的鼓舞,對我們的國家構成了最嚴重和持久的、與恐怖主義有關的威脅。」

據馬約卡斯說,這些「廣泛的意識形態動機」包括「種族偏見、認為政府過度干涉、促發暴力的陰謀論,以及對2020年總統選舉中未經證實的欺詐行為的錯誤說法」。

馬約卡斯沒有解釋他所說的「認為政府過度干預」或「促發暴力的陰謀論」具體指的是什麼。然而,他向立法者保證,他的部門正在努力打擊這些潛在的威脅。

馬約卡斯吹捧的主要計劃之一,是新成立的「國土安全部預防方案和夥伴關係中心」(DHS Center for Prevention Programs and Partnerships,CP3)。其前身是「有針對性暴力和恐怖主義預防辦公室」(Office for Targeted Violence and Terrorism Prevention)。與此相結合的是,國土安全部還正在實施一項7700萬美元的撥款計劃,為各州和地方機構提供打擊極端主義的工具。

國土安全部在5月份首次對外公布了成立「國土安全部預防方案和夥伴關係中心」(CP3)的消息,並在「國土安全部情報與分析辦公室」(Department’s Office of Intelligence & Analysis,I&A )內設立一個新的、專門的反國內恐怖主義的分支機構。馬約卡斯告訴國土安全委員會,「預防方案和夥伴關係中心」正在「通過發展地方預防框架」來幫助擴大國土安全部預防恐怖主義和有針對性暴力的能力。

他說:「通過CP3,我們正在利用基於社區的夥伴關係和基於證據的工具,來解決早期風險因素,並確保個人在其實施從激進到暴力的行為之前,會得到幫助。」

然而,馬約卡斯沒有詳細說明「國土安全部預防方案和夥伴關係中心」(CP3)的其它部分——各個利益派別認為,這些部分對公民自由構成了威脅。

「國土安全部預防方案和夥伴關係中心」(CP3)在自己的網站上說,它「利用威脅行為評估和管理工具,處理可能導致從激進到暴力化行為的早期風險因素」。但其中沒有討論這些做法的細節。

人權活動家埃德·哈斯布魯克(Ed Hasbrouck)是非營利組織「身分項目」(Identity Project)的顧問。他對此表示,這項計劃相當於一個預防犯罪的項目。

當「國土安全部預防方案和夥伴關係中心」(CP3)首次被公布時,哈斯布魯克寫道:「『預防方案和夥伴關係中心』(CP3)預測未來犯罪的嘗試,將會基於已有行為模式(即對個人資料的收集、評估),以及鼓勵公眾舉報他們的家人、朋友和同學。」

他寫道:「當然,問題是法律不允許僅僅基於合法的已有行為模式的起訴。」「有充分的理由認為:基於『預防犯罪願望』作出預測,是反烏托邦奇幻電影《少數派報告》(Minority Report,又稱『未來報告』)的創作者憑空想像出來的。」

「布倫南正義中心」(Brennan Center for Justice)也表達了類似的擔憂。但「布倫南正義中心」與保守派組織的看法相去甚遠,它同意國土安全部和聯邦調查局的觀點,即美國國內的極端主義是一個日益嚴重的威脅。

該組織在6月份的一份報告中表示:「過去5年,從夏洛茨維爾(Charlottesville)到匹茲堡(Pittsburgh)再到厄爾巴索(El Paso),那些拒絕接受我們多種族民主的人發起的攻擊,撼動了我們國家的核心,並引發了關於如何更好地解決極右翼暴力問題的討論。」

布倫南中心表示:「川普(特朗普)政府助長了白人至上主義的火焰,最終以美國國會被洗劫而告終,因為國會當時正在認證喬·拜登(Joe Biden)在選舉團選舉中的勝利。」

不過,布倫南中心表示,「國土安全部預防方案和夥伴關係中心」(CP3)和拜登政府打擊國內極端主義的整體策略——加強監視、剖析等等——與9/11之後政府針對穆斯林採取的嚴厲策略相同。

布倫南中心在其6月份長達69頁的報告中說:「當全國各地的司法機構都在考慮如何減少執法部門對精神健康和社會問題的參與時,『國土安全部預防方案和夥伴關係中心』的預防行動,卻採取了相反的方法。他們建立了一個機構,在沒有正常保障措施的情況下,將對心理健康和社會經濟狀況的廣泛關注,作為會引起執法部門注意的犯罪指標。」

布倫南中心說,國土安全部和拜登的計劃不僅威脅公民自由,而且事實已證明,它們是無效的。

布倫南中心的報告特別關注了國土安全部的「融合中心」(DHS Fusion Centers)——分散在美國各地執法機構,旨在整合聯邦、州和地方情報。融合中心的目標,是在不同機構和私營部門之間建立夥伴關係,共享有關公共安全威脅的情報,以便執法部門了解整個情況,並能夠「將各個點連成一線。」

布倫南中心援引2012年的國會報告稱,這些融合中心已被證明是無效的。這些報告發現,自2003年以來,國土安全部花費了2.89億美元至14億美元的公共資金,來支持各州和地方的融合中心,但幾乎沒有取得任何成果。

布倫南中心在6月份的報告中說:「這些融合中心沒有在尋找恐怖主義威脅,而是在監控合法的政治和宗教活動。那一年,弗吉尼亞融合中心(Virginia Fusion Center)將穆斯林爭取選票運動,描述為『顛覆性的』(subversive)。2009年,德克薩斯州中北部融合中心(North Central Texas Fusion Center)認定,穆斯林團體的遊說活動可能構成威脅。」

從那以後,情況似乎並沒有出現任何改善。

就在本月早些時候,美國全國廣播公司新聞(NBC News)透露了一項對「融合中心」的調查。這個報導以全國融合中心主席邁克·塞納(Mike Sena)的一件軼事開始,他當時吹噓說,北加州地區情報中心(NCRIC)幫助關閉了聖克拉拉(Santa Clara)的一家購物中心。

美國全國廣播公司新聞發現,塞納顯然是在擴大他的「融合中心」的幫助範圍。

聖何塞(San Jose)警察局發言人史蒂文·阿彭提(Steven Aponte)對此澄清說:「我們沒有任何信息表明,北加州地區情報中心(NCRIC)曾參與其中。」

布倫南中心在其6月份的報告中還表示,拜登政府不恰當地讓執法部門介入社會問題,應該把重點放在「社區投資上,而不是刑事定罪」上。

布倫南中心說:「美國各地的社區,不應該為了讓自己的學校、大學、禮拜場所或社會機構獲得資源,而參加反恐項目。」

該報告寫道:「政府在作出承諾時,應該直接把這些問題當作社會問題,而不是安全威脅問題來處理。也不應把那些經歷過這些問題的人,當作潛在的暴力罪犯來對待。並且應該將解決社會弊病的項目,與各級政府的執法行動隔離開來。」

責任編輯:葉紫微#

相關新聞
應對移民潮之際 美國土安全部長幕僚長辭職
美國土安全部長訪德州 警告非法入境行不通
【名家專欄】澳英美聯盟會改變亞洲安全嗎?
Zoom收購Five9恐涉國家安全 美司法部調查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自由開放的科學討論遭大科企封殺
【直播預告】美國會將就UFO舉行聽證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