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去年出生率、结婚率 台湾皆创历史新低

2021 年台湾总人口为2,337 万5,314 人,是继2020年后连续2年人口负成长。(中央社)
人气: 1458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2年01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袁世钢、张原彰台湾台北报导)据内政部统计,台湾2021年新生儿较2020年减少1万1,429人,粗出生率为6.55‰,创下历史新低纪录;而据美国中情局(CIA)2021年全球生育率预测报告显示,台湾在227个国家或地区中排名倒数第一。此外,2021年台湾总人口为2,337万5,314人,是继2020年后连续2年人口负成长。

内政部统计,2021年12月出生数为1万4,127人,虽然较同年11月增加70人,却较2020年同月减少3,420人、约19.49%;从县市别观察,粗出生率前三高依序为彰化县9.81‰、桃园市9.78‰、澎湖县9.41‰;最低者则为苗栗县4.90‰。而2021年全年出生数为15万3,820人,较2020年的16万5,249人减少1万1,429名新生儿,年粗出生率为6.55‰,创历史新低。

据美国中情局(CIA)公布的“2021年全球生育率预测报告”显示,在227个国家或地区中,总生育率最低的前五名都在亚洲,分别为香港、澳门、新加坡、南韩,台湾则是最后一名,每位妇女终生平均只生育1.07个孩子。

在死亡数部分,2021年12月为1万5,739人,平均约每2.7分钟就有1人死亡;从县市别观察,2021年12月粗死亡率最高的前三名依序为嘉义县11.76‰、花莲县11.57‰、屏东县11.46‰;最低者则为连江县3.46‰。2021年全年共死亡18万3,732人,较2020年的17万3,156人增加1万576人,年粗死亡率为千分之7.83‰。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自然增加数为负2万9,912人,年自然增加率为负1.27‰;不仅自然增加减少,2021年迁入人口92万703人、迁出人口107万6,713人,社会增加数也为负15万6,010人。整体而言,台湾2021年人口数为2,337万5,314人,较2020年的2,356万1,236人减少18万5,922人,平均每天减少509.4人;这也是继2020年人口首度负成长后,连续2年负成长。

至于人口结构,2021年全国0至14岁幼年人口占总人口12.36%、15到64岁工作年龄人口占70.79%、65岁以上老年人口则有16.85%。从县市别来看,幼年人口比率最高者为新竹市16.63%,最低为金门县8.72%;工作年龄人口比率最高者为金门县75.88%,最低为台北市67.10%;老年人口比率最高为嘉义县21.10%,最低为新竹县13.32%。

此外,2021年全年为结婚数共11万4,606对,较2020年的12万1,702对减少7,096对,年粗结婚率为4.88‰,也是历史新低;全年离婚数为4万7,887对,年粗离婚率为2.04‰。

台学者:区域发展不均是原因

台湾少子化并不是新闻,南台科技大学财经法律研究所教授罗承宗对《大纪元时报》表示,问题在于要怎么解决。他表示,少子化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区域发展不均衡,台湾2,300万人中就有900万人口集中在桃园以北4县市,六都土地面积只占全台三成却挤进七成人口,衍生出高房价、生活压力大等问题。

除了南部地区迟来的经济发展、还未显现效果的社会住宅政策外,罗承宗则提出“首都减压”的概念,建议中央政府搬离台北市,但双北仍是经济中心,如此才能带动区域平衡发展;把地理、经济、居住等不安因素解决才能提高年轻人生育意愿。

罗承宗以近日同样发布类似警讯的日本为例,即便日本政府设立“少子化担当大臣”,但成绩仍不理想,而台湾目前却连相关努力都没有。他建议行政院应参考日本,设有专责少子化政策的政务委员,且总统、行政院长应重视并明确指示。

国发会:政府能做的会尽力

国发会官员接受《大纪元时报》采访时指出,因应少子化,政府提出很多对策,包括配合“0至6岁国家一起养”所推出的“我国少子女化对策计划(107年-113年)”,其中有些加码会在今年实施,目的是希望减轻家长的育儿负担,“但这不会是绝对的诱因。”

官员说,少子化问题要解决,得看结婚与生养意愿,这要通过不断的宣传,政府再用补助进行协助,“这是我们可以全面掌控的,能做的就会尽量的做,减缓国人生养的压力。”“我们心里有数,不太可能因为奖助、补助,就改变国人的观念。”

官员说,去年因为疫情,年轻人在家工作的机会较多,有些人预期可能会增加生育率,但事实不然,主要是职场压力大,还是让年轻人降低生养意愿。

官员说,台湾生育率已在低谷,现在出生人数会连带影响到下个世代的生育母数,不可轻忽,国内政策还有调整空间,特别是经费争取较困难,这需要社会关注。

官员说,少子化影响到后续的劳动人口,因此除了增加生育率外,还有增加劳动供给的政策,尤其是近年台商回流面临缺工问题,对经济成长带来影响。

责任编辑:吕美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