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封国得来好处?外汇高顺差之谜

人气 3034

【大纪元2022年01月26日讯】美联储今年的第一次议息会议马上就开始了,与此同时,中共“以我为主”的宽松之路,也走的是战战兢兢。17日的时候,习近平刚刚在达沃斯论坛上,抱怨了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转向,不过,紧接着的4天之后,也就是21日,中共对美联储加息的态度,又突然变得“淡定”了。原因就是,中共刚刚公布了2021年全年的净结售汇数字,显示顺差高达2,676亿美元。那么,中共这个迅速增加的高顺差从何而来呢?难道和消失的千亿旅行支出有关系吗?中共一直在坚持“清零封国”,难道这个高顺差也是得益于中共的防疫政策吗?我们今天就来谈谈这些话题。

结售汇录得高顺差 当局不惧美联储加息?

1月21日,中共外管局发布最新数据,2021年全年,银行累积结汇25,616亿美元,售汇22,940亿美元,结售汇顺差达到了2,676亿美元,同时,去年12月单月的即期净结汇创下了一年来新高,而且,已经是连续16个月录得顺差。

在中国大陆,通常年底都是结汇的旺季,企业有刚性结汇需求,加上12月贸易顺差的金额也很大,按照中共官方公布的数字,12月单月的贸易顺差达到了944.6亿美元。如果从全年的出口情况来看,12月净结汇创下新高,以及全年结售汇的高顺差,看上去也都是情理之中。

中共外管局的副局长王春英,也在当天的发布会上称,在这一轮发达经济体的量宽期间,跨境贷款和贸易融资等资金流入有限,未来去杠杆的压力较弱。她认为,美联储紧缩预期增强后,无论是跨境贷款还是贸易融资,相关跨境资金的变动会比较平稳,未来调整压力也较低。

王春英还称,近期,企业的外汇资金比较充裕,主要源自于出口创汇;并且,在2020年到2021年期间,外汇存款累计增加了1,600亿美元,这些资金都不是加杠杆流入的,认为有利于提升外汇市场的自主调节能力;另外,外资增加对人民币资产的配置,成为资金跨境流入的重要渠道。

王春英这番话,意思是什么呢?就是说,中国不怕美联储政策转向之后,市场出现波动或是跨境资金大幅流出。这和几天前,1月17日的时候,习近平在达沃斯经济论坛上的态度完全不同,当时,习近平在视频讲话中,抱怨了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转向。

习近平说:“如果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急刹车’或是‘急转弯’,将产生严重负面外溢效应”,希望“主要发达国家要采取负责任的经济政策,把控好政策外溢效应,避免给发展中国家造成严重冲击。”

习近平这番话,一方面承认了中国只是个发展中国家,虽然号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另一方面,也暴露出了,中共担忧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会对中国经济造成的冲击。

但是,没想到4天之后,一个结售汇顺差数字突然就给了中共底气,习近平的担忧变得多余了。不过,有点奇怪的是,如果中共真的不担心跨境资金流动,那为什么在习近平参加达沃斯会议之前,他的智囊们不先给出来这个数据呢?

在之前的节目中我们多次分析过,市场对美联储在今年3月加息的预期很强,而中共却正在反其道而行,准备减息,以宽松的政策刺激快速下行的经济。随着中美息差加速缩窄,中国市场上的资金正在暗流涌动。

不过,习近平和王春英对美联储的态度反差这么大,还是让人有些费解的。究竟是官员在虚张声势,还是中共真的有对策呢?我们看看中共的官员是怎么说的。

王春英在发布会上还提到,今年将适时加强宏观审慎管理和预期引导,特别要防止市场主体的羊群效应;还要防范化解外部冲击的风险、不断丰富工具箱。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中共说要“预期引导”、“防止羊群效应”,其实就是要给市场“洗脑”。美联储加息,中共降息,中美息差缩窄,这是事实,但是,市场上的资金先别急着跑,要跟着我中共政府引导的预期来走。那中共,要用什么引导预期呢,就是用“丰富的工具箱”。就是告诉市场,我还有政策,让你们赚钱的政策。

我们之前也分析过,很多外资或者叫做“聪明钱”,早已经进场布局,趁中国经济下滑,美联储加息之前,埋伏在中国大陆的资本市场上,等着中共当局出台刺激经济的政策。

我们也看到,在上星期,中共央行确实洒了一小把“麻辣粉”试探了一下市场,降息,不过,股市却不给面子,3,400多只股票齐齐下跌。大家说,这是市场不买账,还在等更多的宽松政策。不过,同时有数据显示,在A股普跌,内资撤退的同时,“北向资金”开始进场,连续5个交易日,合计净买入金额接近300亿人民币。

相信中共官员频繁的出来提到要“丰富工具箱”,也是在稳定市场对宽松政策陆续出台的预期,就是稳住市场上的资金。这也反映,中共对美联储政策转向的担忧一直是存在的。

24日,中共社科院宏观经济研究智库,和经济日报中国经济趋势研究院联合发布报告,在提到中国货币政策的时候,也再一次提到要“做好重点领域风险防范化解工作”。还要针对发达国家宏观政策调整,可能产生的外溢效应进行推演,提前准备政策预案。

估计在中共两会之前,为了“引导预期”,当局还会有宽松政策出来,也会有其他官员出来讲话“稳预期”。

那么,对于中共所说的去年结售汇高顺差,这个数字和普通民众又有什么关系呢?仔细看看中共外管局发布的报告,这个数字还真跟民众有关系,我们接下来就谈谈花钱消费的问题,我们先来看一下这两年中国大陆人境外旅行的消费情况。

旅行支出缩水千亿

大家看到,中共不但在货币政策上,和美国以及主要西方国家是反向的,在防疫政策上,也和世界唱反调,大搞“清零”防疫。

不过,对中共来说,这个“清零”政策,却让中共看到了一个好处,那就是旅行支出大大缩水。

中国人因为疫情和封锁的防疫政策,已经被锁在国内两年多了,不能出境旅游。不能出国,也就自然不能出境消费了。可能一些朋友,已经在计算,这两年在出境旅游上省了多少钱了。

根据中共外汇管理局发布的“年度中国国际收支报告”数据来看,2019年,中国服务贸易逆差为2,611亿美元,其中旅行项目逆差达到了2,188亿美元,旅行项目下,收入358亿美元,支出2,546亿美元。到了2020年,中国服务贸易逆差迅速下降到1,453亿美元,其中旅行项目逆差达到了1,163亿美元,下降了47%,旅行项目下,收入是142亿美元,支出1,305亿美元,支出,和2019年相比,减少了1,200多亿美元。

2021年还没有出来全年的数据,但是上半年数据已经公布了,上半年旅行项目逆差444亿美元,其中收入57亿美元,支出501亿美元,同比下降了29%。

那么,这三年结售汇的情况如何呢?2019年全年结售汇是逆差560亿美元,到了2020年,就变成结售汇顺差1,587亿美元,而2021年又增加了1,000多亿美元,就是刚刚公布的2,676亿美元。

这个结售汇顺差的趋势,和中国人出境旅行消费的走势,出现明显的逆向。假设旅行支出全部来自当年的售汇,那么,2020年一年,当年录得的净结售汇顺差,大部分是由中国旅行支出减少的美元售汇金额贡献的。

按照这个思路,在2021年继续下降的旅行支出,也继续为结售汇顺差做出了贡献。

去年11月,中国旅游研究院国际研究所,发布了一个“中国出境旅游发展年度报告2021”,报告中的数据,也显示了中国出境旅行人数的大幅下降,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全年出境旅游人数为2,033.4万人次,按年减少86.9%。2021年,预测出境旅游人数为2,562万人次。

大家看到了,借着疫情,中共当局是对内封城,对外封国,从中共的角度看,这个好处太多了。不论是当官的走资还是商人投资,甚至百姓只是出去花钱购物,都被一个防疫给锁在了墙内。

锁住一个出境游,就节省了千亿美元的售汇,这可给中共省了不少外汇!当然,不许出境旅游倒不一定是中共进行“清零”封锁的主要原因,中共当局明知过度的管控会伤害经济,还要做,就肯定有它的政治目的——就是二十大之前,不能出任何差错。

不过,这种封锁带来的经济效应能持续吗?

清零防疫与世界反向 专家:经济损失不可计量

现在,我们看到的是,为了迎接北京冬奥会,中共当局又在进一步加大对全社会实施控制的力度了。但是,中共的严防死守,并没有阻挡住病毒的蔓延。

有专家认为,北京继续采取“清零”的防疫措施,不仅造成上下疲于奔命,而且收效远不如预期,因此造成的经济损失更是不可计量。如果世界其它地方产生了群体免疫,并且,先于中国全面开放,那么中国将会面临更加危险的局面。

1月21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也指出,目前中共政府采取的“清零”防疫政策,越来越像是“负担”,对中国和全球的经济复苏都造成严重影响,并认为,中方应该重新评估防疫措施。

印度科学教育与研究所的免疫学家贝尔(Vineeta Bal)认为,中国大多数人没有接触过病毒,缺少免疫力,所以,“清零”政策恐怕会让中国更难走出疫情。贝尔认为,世界一旦开放,中国的处境则会非常尴尬。中共如果继续关闭国门,则中国会更加孤立;打开国门,则会让14亿人面临巨大的感染风险。

我们看到,现在全球应该走到后疫情时代了,当别的国家都已经恢复正常,走出疫情时,中国却可能会再次受到重创。所以,不管最终是要打开国门还是接着闭关锁国,让中共着急的事儿,还在后面呢。

财商经济研究所
策划:宇文铭
撰文:李沺欣
编辑:蔚然、宇文铭
剪辑:曲歌
监制:文静
订阅财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财商天下】开放赌马 武汉来真的?
【财商天下】“世界工厂”迁移 台商投资领跑
【财商天下】史上最严监管 冬奥会倒计时
【财商天下】中共央行急放水 反遭市场冷遇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不让戴口罩 李克强和习杠上了?
【远见快评】美媒曝东航坠毁是人为 东航回应
【拍案惊奇】民航系统不单纯 涉党内倒习操作?
【新闻看点】上海被爆加强封控 居委弄虚作假
【财商天下】核检日赚一亿 钱进了谁的口袋?
【思想领袖】封锁对疫情不起作用 且特别有害(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