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封國得來好處?外匯高順差之謎

人氣 3034

【大紀元2022年01月26日訊】美聯儲今年的第一次議息會議馬上就開始了,與此同時,中共「以我為主」的寬鬆之路,也走的是戰戰兢兢。17日的時候,習近平剛剛在達沃斯論壇上,抱怨了美聯儲的貨幣政策轉向,不過,緊接著的4天之後,也就是21日,中共對美聯儲加息的態度,又突然變得「淡定」了。原因就是,中共剛剛公布了2021年全年的淨結售匯數字,顯示順差高達2,676億美元。那麼,中共這個迅速增加的高順差從何而來呢?難道和消失的千億旅行支出有關係嗎?中共一直在堅持「清零封國」,難道這個高順差也是得益於中共的防疫政策嗎?我們今天就來談談這些話題。

結售匯錄得高順差 當局不懼美聯儲加息?

1月21日,中共外管局發布最新數據,2021年全年,銀行累積結匯25,616億美元,售匯22,940億美元,結售匯順差達到了2,676億美元,同時,去年12月單月的即期淨結匯創下了一年來新高,而且,已經是連續16個月錄得順差。

在中國大陸,通常年底都是結匯的旺季,企業有剛性結匯需求,加上12月貿易順差的金額也很大,按照中共官方公布的數字,12月單月的貿易順差達到了944.6億美元。如果從全年的出口情況來看,12月淨結匯創下新高,以及全年結售匯的高順差,看上去也都是情理之中。

中共外管局的副局長王春英,也在當天的發布會上稱,在這一輪發達經濟體的量寬期間,跨境貸款和貿易融資等資金流入有限,未來去槓桿的壓力較弱。她認為,美聯儲緊縮預期增強後,無論是跨境貸款還是貿易融資,相關跨境資金的變動會比較平穩,未來調整壓力也較低。

王春英還稱,近期,企業的外匯資金比較充裕,主要源自於出口創匯;並且,在2020年到2021年期間,外匯存款累計增加了1,600億美元,這些資金都不是加槓桿流入的,認為有利於提升外匯市場的自主調節能力;另外,外資增加對人民幣資產的配置,成為資金跨境流入的重要渠道。

王春英這番話,意思是什麼呢?就是說,中國不怕美聯儲政策轉向之後,市場出現波動或是跨境資金大幅流出。這和幾天前,1月17日的時候,習近平在達沃斯經濟論壇上的態度完全不同,當時,習近平在視頻講話中,抱怨了美聯儲的貨幣政策轉向。

習近平說:「如果主要經濟體貨幣政策『急剎車』或是『急轉彎』,將產生嚴重負面外溢效應」,希望「主要發達國家要採取負責任的經濟政策,把控好政策外溢效應,避免給發展中國家造成嚴重衝擊。」

習近平這番話,一方面承認了中國只是個發展中國家,雖然號稱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另一方面,也暴露出了,中共擔憂美聯儲貨幣政策轉向會對中國經濟造成的衝擊。

但是,沒想到4天之後,一個結售匯順差數字突然就給了中共底氣,習近平的擔憂變得多餘了。不過,有點奇怪的是,如果中共真的不擔心跨境資金流動,那為什麼在習近平參加達沃斯會議之前,他的智囊們不先給出來這個數據呢?

在之前的節目中我們多次分析過,市場對美聯儲在今年3月加息的預期很強,而中共卻正在反其道而行,準備減息,以寬鬆的政策刺激快速下行的經濟。隨著中美息差加速縮窄,中國市場上的資金正在暗流湧動。

不過,習近平和王春英對美聯儲的態度反差這麼大,還是讓人有些費解的。究竟是官員在虛張聲勢,還是中共真的有對策呢?我們看看中共的官員是怎麼說的。

王春英在發布會上還提到,今年將適時加強宏觀審慎管理和預期引導,特別要防止市場主體的羊群效應;還要防範化解外部衝擊的風險、不斷豐富工具箱。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呢?中共說要「預期引導」、「防止羊群效應」,其實就是要給市場「洗腦」。美聯儲加息,中共降息,中美息差縮窄,這是事實,但是,市場上的資金先別急著跑,要跟著我中共政府引導的預期來走。那中共,要用什麼引導預期呢,就是用「豐富的工具箱」。就是告訴市場,我還有政策,讓你們賺錢的政策。

我們之前也分析過,很多外資或者叫做「聰明錢」,早已經進場布局,趁中國經濟下滑,美聯儲加息之前,埋伏在中國大陸的資本市場上,等著中共當局出台刺激經濟的政策。

我們也看到,在上星期,中共央行確實灑了一小把「麻辣粉」試探了一下市場,降息,不過,股市卻不給面子,3,400多隻股票齊齊下跌。大家說,這是市場不買帳,還在等更多的寬鬆政策。不過,同時有數據顯示,在A股普跌,內資撤退的同時,「北向資金」開始進場,連續5個交易日,合計淨買入金額接近300億人民幣。

相信中共官員頻繁的出來提到要「豐富工具箱」,也是在穩定市場對寬鬆政策陸續出台的預期,就是穩住市場上的資金。這也反映,中共對美聯儲政策轉向的擔憂一直是存在的。

24日,中共社科院宏觀經濟研究智庫,和經濟日報中國經濟趨勢研究院聯合發布報告,在提到中國貨幣政策的時候,也再一次提到要「做好重點領域風險防範化解工作」。還要針對發達國家宏觀政策調整,可能產生的外溢效應進行推演,提前準備政策預案。

估計在中共兩會之前,為了「引導預期」,當局還會有寬鬆政策出來,也會有其他官員出來講話「穩預期」。

那麼,對於中共所說的去年結售匯高順差,這個數字和普通民眾又有什麼關係呢?仔細看看中共外管局發布的報告,這個數字還真跟民眾有關係,我們接下來就談談花錢消費的問題,我們先來看一下這兩年中國大陸人境外旅行的消費情況。

旅行支出縮水千億

大家看到,中共不但在貨幣政策上,和美國以及主要西方國家是反向的,在防疫政策上,也和世界唱反調,大搞「清零」防疫。

不過,對中共來說,這個「清零」政策,卻讓中共看到了一個好處,那就是旅行支出大大縮水。

中國人因為疫情和封鎖的防疫政策,已經被鎖在國內兩年多了,不能出境旅遊。不能出國,也就自然不能出境消費了。可能一些朋友,已經在計算,這兩年在出境旅遊上省了多少錢了。

根據中共外匯管理局發布的「年度中國國際收支報告」數據來看,2019年,中國服務貿易逆差為2,611億美元,其中旅行項目逆差達到了2,188億美元,旅行項目下,收入358億美元,支出2,546億美元。到了2020年,中國服務貿易逆差迅速下降到1,453億美元,其中旅行項目逆差達到了1,163億美元,下降了47%,旅行項目下,收入是142億美元,支出1,305億美元,支出,和2019年相比,減少了1,200多億美元。

2021年還沒有出來全年的數據,但是上半年數據已經公布了,上半年旅行項目逆差444億美元,其中收入57億美元,支出501億美元,同比下降了29%。

那麼,這三年結售匯的情況如何呢?2019年全年結售匯是逆差560億美元,到了2020年,就變成結售匯順差1,587億美元,而2021年又增加了1,000多億美元,就是剛剛公布的2,676億美元。

這個結售匯順差的趨勢,和中國人出境旅行消費的走勢,出現明顯的逆向。假設旅行支出全部來自當年的售匯,那麼,2020年一年,當年錄得的淨結售匯順差,大部分是由中國旅行支出減少的美元售匯金額貢獻的。

按照這個思路,在2021年繼續下降的旅行支出,也繼續為結售匯順差做出了貢獻。

去年11月,中國旅遊研究院國際研究所,發布了一個「中國出境旅遊發展年度報告2021」,報告中的數據,也顯示了中國出境旅行人數的大幅下降,報告顯示,2020年中國全年出境旅遊人數為2,033.4萬人次,按年減少86.9%。2021年,預測出境旅遊人數為2,562萬人次。

大家看到了,藉著疫情,中共當局是對內封城,對外封國,從中共的角度看,這個好處太多了。不論是當官的走資還是商人投資,甚至百姓只是出去花錢購物,都被一個防疫給鎖在了牆內。

鎖住一個出境遊,就節省了千億美元的售匯,這可給中共省了不少外匯!當然,不許出境旅遊倒不一定是中共進行「清零」封鎖的主要原因,中共當局明知過度的管控會傷害經濟,還要做,就肯定有它的政治目的——就是二十大之前,不能出任何差錯。

不過,這種封鎖帶來的經濟效應能持續嗎?

清零防疫與世界反向 專家:經濟損失不可計量

現在,我們看到的是,為了迎接北京冬奧會,中共當局又在進一步加大對全社會實施控制的力度了。但是,中共的嚴防死守,並沒有阻擋住病毒的蔓延。

有專家認為,北京繼續採取「清零」的防疫措施,不僅造成上下疲於奔命,而且收效遠不如預期,因此造成的經濟損失更是不可計量。如果世界其它地方產生了群體免疫,並且,先於中國全面開放,那麼中國將會面臨更加危險的局面。

1月21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也指出,目前中共政府採取的「清零」防疫政策,越來越像是「負擔」,對中國和全球的經濟復甦都造成嚴重影響,並認為,中方應該重新評估防疫措施。

印度科學教育與研究所的免疫學家貝爾(Vineeta Bal)認為,中國大多數人沒有接觸過病毒,缺少免疫力,所以,「清零」政策恐怕會讓中國更難走出疫情。貝爾認為,世界一旦開放,中國的處境則會非常尷尬。中共如果繼續關閉國門,則中國會更加孤立;打開國門,則會讓14億人面臨巨大的感染風險。

我們看到,現在全球應該走到後疫情時代了,當別的國家都已經恢復正常,走出疫情時,中國卻可能會再次受到重創。所以,不管最終是要打開國門還是接著閉關鎖國,讓中共著急的事兒,還在後面呢。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李沺欣
編輯:蔚然、宇文銘
剪輯:曲歌
監製:文靜
訂閱財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財商天下】開放賭馬 武漢來真的?
【財商天下】「世界工廠」遷移 台商投資領跑
【財商天下】史上最嚴監管 冬奧會倒計時
【財商天下】中共央行急放水 反遭市場冷遇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民航系統不單純 涉黨內倒習操作?
【新聞大家談】中共催生與民斥「最後一代」
【秦鵬直播】不讓戴口罩 李克強和習槓上了?
【馬克時空】德國「俄夢」初醒? 援烏防空導彈、自走炮
【財商天下】核檢日賺一億 錢進了誰的口袋?
【遠見快評】美媒曝東航墜毀是人為 東航回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