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独立联盟召集人陈家驹 伦敦首次露面受访

【大纪元2022年01月08日讯】(香港大纪元特约记者文苳晴伦敦采访报导)香港警方在“港版国安法”实施后,通缉多名身处海外的香港反对派人士,包括“香港独立联盟”召集人陈家驹等人。陈家驹在去年6月离开港后,一直没公开露面,仅接受一次网台语音访问。他早前接受大纪元专访,讲述抵达英国前后的心路历程。

国安法实施前决定离港

现年31岁的陈家驹,于2013年加入公民党,2014年参与雨伞运动,2015年转向本土派而退出公民党。2018年成立“学生独立联盟”。

在2019年6月9日民阵发起的“守护香港反送中大游行”后,陈家驹联同大批抗争者在立法会大楼外通宵集结,被警方拘捕。2020年1月3日,他与另外8人被控以“非法集结”罪。

同年6月,即国安法生效前夕,他放弃保释金飞往阿姆斯特丹,再选择了英国作为落脚点,展开流亡生涯。他坦言,自己作为支持港独的标志性人物之一,终有一日会成为政治犯。因此他认为若要带来改变就必先离开香港,“日后已经没有办法再在香港宣扬政治理念,因为即使发表一些被认为憎恨特区(政府)的言论都会被捕,完全没有言论自由可言。”

他表示,国安法的订立和实施是他考虑离港的主因,过程相当匆忙和惊险。当他身处香港国际机场时,发现很多便衣警察巡逻并监视离港人士的一举一动。他又提到,陈浩天在2019年8月29日于机场出境前往东京时,先被入境处职员截停,再被警方以涉嫌参与同年7月“光复上水”游行后的暴动而扣留调查。“从陈的例子可见,他们利用便衣警察去确定社运人士的行踪,再利用不同理由禁止他出境。”另外他又对香港的好友们感到抱歉,“因为时间紧迫和行程保密,家人也不知道我离港。”

他续指,从自己前往荷兰后迅速被亲共媒体追踪一事可见,香港的离境系统已被中共完全监控,因为有人将其资料向相关媒体外泄,“我实际是要到英国,但我没有在香港买转往英国的机票。因此他们只能报导我前往荷兰,因为香港机场和入境处都没有我前往英国的航班资料。”

抵英逾一年 已适应生活

抵英后一段长时间,陈家驹作风都较为低调,先在社交网站表示自己已经离开香港,并在2020年8月初接受加拿大港人网台《离地民主后援》访问,自此没有再接受过任何采访和公开露面。他目前以BNO签证定居伦敦,亦已经适应当地生活。

回忆起自己刚抵英的情景,陈家驹仍然心有余悸。由于当时还没有BNO签证政策,他只能以旅客身份半年免签证方式入境,没有工作权、就业权和租屋权。

“最初是非常艰苦,并非你是一个政治人物就会有人协助。当时没有BNO签证政策,我连租屋也有问题。而且人生路不熟,不知道何人值得相信。”最终,他获好心人协助,逐渐安顿下来。

他勉励港人在英国要先放下香港的生活方式,特别是生活节奏、物价等。

纵然英国和香港过去有浓厚的历史联系,但英国给予陈家驹印象最深刻的是邻里之间的人情味,这是他在香港从未体会到的。

“在这里大家都会互相帮助,不是斤斤计较。地产霸权没香港那般严重,小店生存空间较高,以致邻里之间较多互动。”

家驹举例说,曾有一只家猫走失到他的住处,他在其颈上的名牌联络到其主人,更与他成为好友,经常到对方家中聚会。

在英国劳工阶层获得较多尊重,保障也比香港多,“你在英国即使只是一个蓝领,都不会觉得自己只是为生活而工作,会觉得自己每一天都在增值。”

申请赴英 BNO签证申请问题多

BNO签证实施接近一年,首三个季度已经批出近9万宗申请。随着越来越多港人赴英,各类问题也接踵而来。陈家驹认为港人到英国面对不同的挑战。仅在申请BNO签证上已有问题,“举个例子,5年的IHS(移民医疗费)要3万多港币,不是每个人都能负担得了,特别是较为年轻的90后。”但他认为,随着越来越多港人移民英国,各种组织团体相继成立,会协助港人排解疑难。

对于部分英国工种要求港人提供签发“无犯罪纪录证明书”(俗称“良民证”),包括医生、教职员、空中服务员、外卖员等,陈家驹表示,若向香港警务处申请良民证,必须要由有关领事馆/移民局/政府部门发出需要申请人的无犯罪纪录证明书作审批用途的信件正本及影印本。但港府不承认BNO签证,加上疫情封关等因素,导致他们无法取得证明,最终“有工返不得”。

曾感觉被中共监视

陈家驹抵英后也曾经接应过其他前往英国的香港抗争者。不过他也表示,曾有疑似国安人员和中国留学生监视他的行踪,“所以我一段时间没有高调行事。”

这也令他回想起曾经在香港坐立不安的境况,“当我在2018年成立‘学生独立联盟’后,经常被不明人士跟踪。他们甚至偷拍我和其他人吃饭。还记得在2019年6月前往台湾出席民进党的座谈会时,也被亲中媒体跟踪。”

外界认为香港的选举步入历史,甚至连呼吁投白票或不投票都会犯法。陈家驹认为,持BNO的港人在当地是英国国民,可以登记成为英国选民,以选票将港人声音带进英国议会,并在当地尽好公民责任,“英国政府为持BNO港人所特别制订的欢迎小册子中,有提及BNO身份持有人是符合居住英国的英联邦公民资格,并且享有投票权,换言之他们在英国符合资格登记做选民。”

他表示在英国成为选民是港人可以团结凝聚力和发声的机会,同时也是培养公民责任及关心社区事务的过程。“我们过去苦苦追求的民主,远赴万里来到英国之后可以实践她,也可以投身社会,关心当地议题,非常难能可贵,一定要珍惜。”

成立BNO联盟 为港发声

除了个人安全外,陈家驹解释他迟迟不公开露面的另一个原因,是调整自己的游说工作。他希望先了解英国的政治环境和社会氛围,再组织集会和游行,使港人的声音得以扩大。“当下要解决的是如何在一个国家体制内让他们接受香港人,特别是民主国家的政党轮替。因为新一个执政党可能会大幅改变上届政府的政策。美国去年的政党轮替是一个好例子,共和党和民主党对华政策截然不同。”

其后陈家驹在英国成立名为“BNO联盟”(BNO Alliance)的组织,并在2021年12月初在首相府外发起支持BNO修正案的集会,又邀请三名跨党派的国会议员——苏格兰民族党艾林.史密夫(Alyn Smith)、工党阿夫扎尔.汗(Afzal Khan)、以及保守党努斯.加尼(Nus Ghani)到场声援,“在英国很难看到跨党派议员同场出席。因为香港议题是国际议题,也是英国遗留下来的一个历史问题,大家都明白中共的威胁性,故放下成见团结一致。”

2021年12月6日在英国伦敦举行的支持BNO修正案的集会,由陈家驹(右一)建立的“BNO联盟”发起。图中左起为王茂俊、罗杰斯、卢卡斯(Edward Lucas)、黄台仰以及陈家驹。(文苳晴/大纪元)

然而,修正案最终不幸被否决。但陈家驹认为在英港人会继续向议员游说,向他们说明港人可为英国民主和社会作出贡献,有利英国发展。“对抗极权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需要长远抗争和一个适当环境。希望有志气的年青人可以在英国展开新生,继续为目标奋斗,并让港人在当地成为一股政治势力,在国家和国际舞台发挥政治作用。”

香港问题已经成为英、美以至国际社会经常讨论的议程,陈家驹认为目前在国际社会讨论香港议题,比以往更有效。

“联合国在1972年将香港和澳门从殖民地名单中剔除,令香港和澳门失去联合国容许殖民地独立或自决的权利,最终导致香港发生今日的局面。”但他仍认为面对中共,国际法手段是有效的,这也是他日后的行动方向,争取跟各地议员和国际法专家见面,并期望推动国际政界人士向中共施加压力。

香港议会抗争已完结

“反送中运动”爆发至今超过2年,陈家驹认为时光飞逝,也慨叹香港变得面目全非。过去(抗争)的模式已经不合时宣,因为中共已经不再容许香港出现公平的选举,“所谓的议会抗争路线已经完结。”他又指在目前国安法下,港人已经不可能像以往般无所畏惧地继续宣扬政治主张,要考虑离开香港。

最后,陈家驹提到,早在梁天琦于2018年因“暴动”罪成而入狱后,已经预视到主张港独的自己,终有一日会成为政治犯,因而已做好心理准备会有流亡的一天。流亡异乡逾一年,他坦言已经看透很多事物,也已调整好心态,不会太介意个人得失,即使是流亡海外,“我已经算是比较幸运的一个,起码不用坐‘政治监狱’。”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港府通缉6人 罗冠聪等人声明:不会停止抗争
中共国安法威胁世界所有人 蓬佩奥再反击
香港警方以国安法通缉至少三十海外港人
英集会支持BNO 修正案 跨党派议员出席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栗战书真出事了?北京2022将很难过
【新闻看点】西安高校监控恐吓 学生情绪近崩溃
【新闻大家谈】中共一带一路门户起火
【秦鹏直播】朝鲜为何“抵制”北京冬奥会?
【远见快评】中亚起烽烟 俄国出兵 北京失算?
【精英论坛】专访黄明志:我的作品 就是自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