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獨立聯盟召集人陳家駒 倫敦首次露面受訪

人氣 1103

【大紀元2022年01月08日訊】(香港大紀元特約記者文苳晴倫敦採訪報導)香港警方在「港版國安法」實施後,通緝多名身處海外的香港反對派人士,包括「香港獨立聯盟」召集人陳家駒等人。陳家駒在去年6月離開港後,一直沒公開露面,僅接受一次網台語音訪問。他早前接受大紀元專訪,講述抵達英國前後的心路歷程。

國安法實施前決定離港

現年31歲的陳家駒,於2013年加入公民黨,2014年參與雨傘運動,2015年轉向本土派而退出公民黨。2018年成立「學生獨立聯盟」。

在2019年6月9日民陣發起的「守護香港反送中大遊行」後,陳家駒聯同大批抗爭者在立法會大樓外通宵集結,被警方拘捕。2020年1月3日,他與另外8人被控以「非法集結」罪。

同年6月,即國安法生效前夕,他放棄保釋金飛往阿姆斯特丹,再選擇了英國作為落腳點,展開流亡生涯。他坦言,自己作為支持港獨的標誌性人物之一,終有一日會成為政治犯。因此他認為若要帶來改變就必先離開香港,「日後已經沒有辦法再在香港宣揚政治理念,因為即使發表一些被認為憎恨特區(政府)的言論都會被捕,完全沒有言論自由可言。」

他表示,國安法的訂立和實施是他考慮離港的主因,過程相當匆忙和驚險。當他身處香港國際機場時,發現很多便衣警察巡邏並監視離港人士的一舉一動。他又提到,陳浩天在2019年8月29日於機場出境前往東京時,先被入境處職員截停,再被警方以涉嫌參與同年7月「光復上水」遊行後的暴動而扣留調查。「從陳的例子可見,他們利用便衣警察去確定社運人士的行蹤,再利用不同理由禁止他出境。」另外他又對香港的好友們感到抱歉,「因為時間緊迫和行程保密,家人也不知道我離港。」

他續指,從自己前往荷蘭後迅速被親共媒體追蹤一事可見,香港的離境系統已被中共完全監控,因為有人將其資料向相關媒體外洩,「我實際是要到英國,但我沒有在香港買轉往英國的機票。因此他們只能報導我前往荷蘭,因為香港機場和入境處都沒有我前往英國的航班資料。」

抵英逾一年 已適應生活

抵英後一段長時間,陳家駒作風都較為低調,先在社交網站表示自己已經離開香港,並在2020年8月初接受加拿大港人網台《離地民主後援》訪問,自此沒有再接受過任何採訪和公開露面。他目前以BNO簽證定居倫敦,亦已經適應當地生活。

回憶起自己剛抵英的情景,陳家駒仍然心有餘悸。由於當時還沒有BNO簽證政策,他只能以旅客身分半年免簽證方式入境,沒有工作權、就業權和租屋權。

「最初是非常艱苦,並非你是一個政治人物就會有人協助。當時沒有BNO簽證政策,我連租屋也有問題。而且人生路不熟,不知道何人值得相信。」最終,他獲好心人協助,逐漸安頓下來。

他勉勵港人在英國要先放下香港的生活方式,特別是生活節奏、物價等。

縱然英國和香港過去有濃厚的歷史聯繫,但英國給予陳家駒印象最深刻的是鄰里之間的人情味,這是他在香港從未體會到的。

「在這裡大家都會互相幫助,不是斤斤計較。地產霸權沒香港那般嚴重,小店生存空間較高,以致鄰里之間較多互動。」

家駒舉例說,曾有一隻家貓走失到他的住處,他在其頸上的名牌聯絡到其主人,更與他成為好友,經常到對方家中聚會。

在英國勞工階層獲得較多尊重,保障也比香港多,「你在英國即使只是一個藍領,都不會覺得自己只是為生活而工作,會覺得自己每一天都在增值。」

申請赴英 BNO簽證申請問題多

BNO簽證實施接近一年,首三個季度已經批出近9萬宗申請。隨著越來越多港人赴英,各類問題也接踵而來。陳家駒認為港人到英國面對不同的挑戰。僅在申請BNO簽證上已有問題,「舉個例子,5年的IHS(移民醫療費)要3萬多港幣,不是每個人都能負擔得了,特別是較為年輕的90後。」但他認為,隨著越來越多港人移民英國,各種組織團體相繼成立,會協助港人排解疑難。

對於部分英國工種要求港人提供簽發「無犯罪紀錄證明書」(俗稱「良民證」),包括醫生、教職員、空中服務員、外賣員等,陳家駒表示,若向香港警務處申請良民證,必須要由有關領事館/移民局/政府部門發出需要申請人的無犯罪紀錄證明書作審批用途的信件正本及影印本。但港府不承認BNO簽證,加上疫情封關等因素,導致他們無法取得證明,最終「有工返不得」。

曾感覺被中共監視

陳家駒抵英後也曾經接應過其他前往英國的香港抗爭者。不過他也表示,曾有疑似國安人員和中國留學生監視他的行蹤,「所以我一段時間沒有高調行事。」

這也令他回想起曾經在香港坐立不安的境況,「當我在2018年成立『學生獨立聯盟』後,經常被不明人士跟蹤。他們甚至偷拍我和其他人吃飯。還記得在2019年6月前往台灣出席民進黨的座談會時,也被親中媒體跟蹤。」

外界認為香港的選舉步入歷史,甚至連呼籲投白票或不投票都會犯法。陳家駒認為,持BNO的港人在當地是英國國民,可以登記成為英國選民,以選票將港人聲音帶進英國議會,並在當地盡好公民責任,「英國政府為持BNO港人所特別制訂的歡迎小冊子中,有提及BNO身分持有人是符合居住英國的英聯邦公民資格,並且享有投票權,換言之他們在英國符合資格登記做選民。」

他表示在英國成為選民是港人可以團結凝聚力和發聲的機會,同時也是培養公民責任及關心社區事務的過程。「我們過去苦苦追求的民主,遠赴萬里來到英國之後可以實踐她,也可以投身社會,關心當地議題,非常難能可貴,一定要珍惜。」

成立BNO聯盟 為港發聲

除了個人安全外,陳家駒解釋他遲遲不公開露面的另一個原因,是調整自己的遊說工作。他希望先了解英國的政治環境和社會氛圍,再組織集會和遊行,使港人的聲音得以擴大。「當下要解決的是如何在一個國家體制內讓他們接受香港人,特別是民主國家的政黨輪替。因為新一個執政黨可能會大幅改變上屆政府的政策。美國去年的政黨輪替是一個好例子,共和黨和民主黨對華政策截然不同。」

其後陳家駒在英國成立名為「BNO聯盟」(BNO Alliance)的組織,並在2021年12月初在首相府外發起支持BNO修正案的集會,又邀請三名跨黨派的國會議員——蘇格蘭民族黨艾林.史密夫(Alyn Smith)、工黨阿夫扎爾.汗(Afzal Khan)、以及保守黨努斯.加尼(Nus Ghani)到場聲援,「在英國很難看到跨黨派議員同場出席。因為香港議題是國際議題,也是英國遺留下來的一個歷史問題,大家都明白中共的威脅性,故放下成見團結一致。」

2021年12月6日在英國倫敦舉行的支持BNO修正案的集會,由陳家駒(右一)建立的「BNO聯盟」發起。圖中左起為王茂俊、羅傑斯、盧卡斯(Edward Lucas)、黃台仰以及陳家駒。(文苳晴/大紀元)

然而,修正案最終不幸被否決。但陳家駒認為在英港人會繼續向議員遊說,向他們說明港人可為英國民主和社會作出貢獻,有利英國發展。「對抗極權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需要長遠抗爭和一個適當環境。希望有志氣的年青人可以在英國展開新生,繼續為目標奮鬥,並讓港人在當地成為一股政治勢力,在國家和國際舞台發揮政治作用。」

香港問題已經成為英、美以至國際社會經常討論的議程,陳家駒認為目前在國際社會討論香港議題,比以往更有效。

「聯合國在1972年將香港和澳門從殖民地名單中剔除,令香港和澳門失去聯合國容許殖民地獨立或自決的權利,最終導致香港發生今日的局面。」但他仍認為面對中共,國際法手段是有效的,這也是他日後的行動方向,爭取跟各地議員和國際法專家見面,並期望推動國際政界人士向中共施加壓力。

香港議會抗爭已完結

「反送中運動」爆發至今超過2年,陳家駒認為時光飛逝,也慨嘆香港變得面目全非。過去(抗爭)的模式已經不合時宣,因為中共已經不再容許香港出現公平的選舉,「所謂的議會抗爭路線已經完結。」他又指在目前國安法下,港人已經不可能像以往般無所畏懼地繼續宣揚政治主張,要考慮離開香港。

最後,陳家駒提到,早在梁天琦於2018年因「暴動」罪成而入獄後,已經預視到主張港獨的自己,終有一日會成為政治犯,因而已做好心理準備會有流亡的一天。流亡異鄉逾一年,他坦言已經看透很多事物,也已調整好心態,不會太介意個人得失,即使是流亡海外,「我已經算是比較幸運的一個,起碼不用坐『政治監獄』。」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港府通緝6人 羅冠聰等人聲明:不會停止抗爭
中共國安法威脅世界所有人 蓬佩奧再反擊
香港警方以國安法通緝至少三十海外港人
英集會支持BNO 修正案 跨黨派議員出席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習說反腐沒勝利 傳軍頭勸其退位
【財商天下】馬化騰求饒 數字經濟風暴再起
【秦鵬直播】追隨立陶宛 又一國欲與台互設代表處
【方菲訪談】程曉農:2022年美中關係走向
【橫河觀點】冬奧迫使北京承認清零失敗?
【新聞大家談】中共海外「獵狐」 撒多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